往事其壹

« Volucres的蓝玫瑰 | 本篇 | 未完待续 »

评分: +12+x

寻得彼岸便是抵达极乐之地,Aquarius扣动扳机。

黄铜色金属弹壳在瓷砖地板上弹起,又落下。他拿出打火机点燃血泊中的尸体,在涤纶制衣物还未升起黑烟弥漫屋中之时悄然离去。

晚霞浮动在都市天空,Aquarius拨通电话。

“我是宝瓶座。”短暂停顿,此刻他想着一个名字,“先前囚禁Caspar的那个傻逼被我杀了。”

“第一个问题解决。”Lacerta看着窗外孩子们正在踢球,“带着Volucres来吧。”

“Volucres?”Aquarius些许犹豫,“Volucres不是那么合群,况且我想培养他成为MC&D中的干部。”

“Caspar携带的异常需要媒介进行转移,这两个孩子的能力在今后会有大用。”Lacerta嘴角上扬,“等你见到Caspar之后再来决定谁成为MC&D里的新干部也不迟。”

“我先挂电话了,几天后见。”
Aquarius将手机放进衣兜,又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背影在幽径尽头的路灯下消失。
Caspar,能让Lacerta引荐的人不多。
“事情变得很有趣。”Aquarius在黑暗中自言自语。

黑白相间的皮革块球体在Caspar脚一记侧踢,飞速滚动于草坪。

Lacerta在站在福利院门前,目光穿过熙攘人群落在一辆黑色桑塔纳2000之上,那里面坐着他期待已久的孩子还有带着他来的旧友。

“Volucres,记得到那儿不用太紧张。”Aquarius抬头看着后视镜内的少年,“没来过乡下?”

“没有。”他摇了摇头,“这里的阳光很足。”

“我们深陷混凝土之中无法自拔。”Aquarius转移视线,看向车窗外的马车,“嘿,Volucres,你知道我怎么收拾那些畜生不如的混蛋吗?”

“我不想知道。”Volucres一口回绝接下来他要讲的血腥故事,但是没用。

汽车在红灯口缓缓停下。

“最早的时候,有个混蛋,他把我的右腿跟腱挑断了。”
Aquarius提起裤腿,极致丑陋的疤痕印在腿上,Volucres明显感觉到这不仅仅是他所谓的‘刀伤’。
“接着我被一辆面包车运往六百公里外的城市,他们把我绑在一根电线杆下面,想让我在那成为乌鸦的盘中之餐。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我活了。”

“你怎么脱身的。”Volucres开始有些好奇,这件事自从跟着他相识之后第一次知道。

“MC&D,救我的人是一位‘绅士’。”Aquarius快速应答,“我甚至能想起那天他举着的黑伞内置伞骨有几根,现在才知道,若不是那天腿上流出的血在柏油路面淌了一大片,他们可能认为我只是一个将死之人罢了。”

“后来呢?”

“后来?我也成为了MC&D中的一位‘绅士’,不过净干些脏活,是他们的狗。”他点燃一根烟,拖着腮帮子,“之前杀我的那帮兔崽子被用水泥浇铸成石墩沉入太平洋海底,故事讲完了。”

“我能多问一点吗?”Volucres有些畏怯,声音变得很细。

“不能。”

“欢迎。”

Aquarius与Lacerta见面后简单聊了两句,接着便让Volucres待在侍女的身旁。

“小姐…您好…”Volucres手中拿着一块点心,他从未品尝过口感如此油腻的桃酥,“请问Aquarius跟着那个老爷爷去哪了?”

“应该去忙其他事情了。”侍女半蹲着打量眼前少年,“想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吗?”

“我…Aquarius不让我随意走动。”他变得支支吾吾,“我不是很喜欢运动。”

“那跟我聊聊天吧。”她搬来两张椅子放在窗前,示意Volucres坐下。

“我叫Selena,Lacerta养子之一。”她笑的很温柔,很美,“你叫什么?”

“Volucres。”他看向窗外,尽量避开Selena的目光,因为Volucres发觉到她能让他变得脸红。

“有点害羞的小孩子嘛。”Selena轻轻揪了下他的脸蛋,“今年多大了?”

“十…十五周岁。”窗外孩童嬉闹。


“Volucres今年满十五岁。”此刻Aquarius在吧台前点了两杯哥顿金酒。“我准备把他培养成干部之一。”

“他不太适合打打杀杀。”Lacerta与他碰杯,“我们多久未见?”

“算来三年。”Aqu燃起一根香烟。

“时代过去了。”
长叹,他盯着木质天花板上随门缝内涌来微风摇曳不定的灯泡。
“关于Caspar,你有什么想法?”

“之前你说的那个蓝玫瑰?”Aquarius轻抿一口酒。“既然你提起来了,我肯定感兴趣。”

“打个赌吧。”

“不打。”

“那做个买卖。”Lacerta忍不住笑了,“你跟原来一样,没多大变化。”

“Nirvana的东西很久没见过了。”Aquarius掐灭烟。“说说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这东西不是Nirvana造的。”Lac喝下第二口酒,“之前我让Mount那边的人去治好Cas,最后送回来的他昏迷不醒,胸前放着这张卡片。”

“巫血传承者。”Aquarius盯着Lac,“我记得你也是其中之一。”

二人之间出现短暂沉默,落日,黯色夕光侵染酒吧。

“怪不得你联系到我去清理碍事的垃圾——”Aqu拖着长音,“你想让我去培养Casper。”

“需要一段时间磨合。”Lacerta点头,“况且若你能培养骨干,Peit应该会很高兴。”

“弊是什么。”

“Volucres让我来培养。”这是Lacerta顿了顿,“Stream-19的状态二在我手上,它给这个孩子。”

“你每次都能给我惊喜。”Aquarius端起酒杯,看着弯曲玻璃内他的黑影。“成交。”

“好痛快。”Lacerta看着他变得沉闷,“怕Volucres跟着你死了吗。”

“这是我弟弟。”Aqu接着他的话继续往下说道,“若他出现闪失,我会跟你翻脸。”


猎隼-07的头颅穿插在金属矛之上。

“Jeffery Wilson。”Aquarius轻敲壁挂式液晶电视屏幕。“滚出来。”

“我不认为你损坏安德森机器人公司的财产MC&D会睁一眼闭一只眼。”
频闪。
“你是个怪物。”

“等我把你脑子洞穿再说。”他将矛从猎隼-07的尸体中迅速拔出,接着转头看向他。“还有一点你要注意,Wilson。”

“地上仅躺着一具机械残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