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

先生或先生们:

我五岁时曾在剧院造成一场火灾。一场真正的火灾,不是那些愚蠢的青少年开的老套玩笑。经过思考,我认为引起一场真正的火灾个疯狂的想法——这个观念很老套,不是吗?——但话说回来,那时剧院里就开始允许吸烟了,所以我认为这并非罕见。

起火时,其他一些孩子,可能还没我大,他们开始尖叫,当时正在放映一部早期的恐怖电影,Murnau导演的,所以所有观众都早已产生了一种荒谬的紧张感。所有的孩子都开始尖叫起来。我的母亲掐伤了我的胳膊,把我拽出剧院,有四个人在逃离的过程中被踩死。那时我意识到它有多么危险。

当然不是火灾。没人被烧死。人们死于恐慌。死于其他白痴。没法在每个人落在他们连上,脖子,或胸口的脚下保卫自己并被踩踏致死。其中一个也是个孩子。有时候我在想,这是否是对所有人的一个警告。触摸病态,不过我知道你们没法对我做出判断。绝对的完美会是怎样?一声高喊拯救了所有人,却被被他帮助的人们活活踩死。如此美妙的苦乐。近于崇高,但更令人无可挑剔。在如此可喜的悲剧中超脱。

那时我意识到了。想法。什么会是更致命的?对火灾的想法,还是实际的火灾?更糟的是:在你的牙齿建磨碎一份文件的想法,还是实际去做?把一根针滑进你的眼睛然后猛拽出来的想法……和某个人真的对你这么做哪个更糟?一条鲨鱼会比某个想法更糟吗?一个都没有吗?但后来,我向著名的合唱团布道,我相信。

我出色地完成了。我必须承认,起初我怀疑过你们的愿景,但现在,我可以看到你们所希望达成的那种理念。我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在事物中建立起比它们的起源更美丽的反思想。当然,我们会为你们的下一个作品提供资金。毕竟,我们是伟大的艺术赞助人,而这些作品比我们在过去受到的任何东西都要高雅。

对你们的工艺致以热切的钦佩,
J. Carter先生。
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CEO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