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式破坏者

“被偷了!?它怎么会被偷的?”

“抱歉Emma,但我不知道。”Pherson博士看上去很疲惫。“我一直试着在搞清楚,但没人能告诉我任何事。”

Pherson博士的眼睛心烦意乱地扫过实验室,就好像SCP-012可能出现在一堆文件顶上。Emma不得不克制住向后看的冲动。相反,她注视着她的上司,他绷紧了肩膀,平常的那种苏格拉底式的平静消失了。

“我该怎么办,Emma?过去五年的工作,都白费了。”

Emma感到了迷失。在与Pherson博士合作的十八个月里,他一直看上去那么权威,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她从没见过他这样,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像看着父母哭泣一样。

“先生,这没有白费,”她开口。“我们还有所有的测试数据,而且——”

“你根本就不明白!”就在他猛一拍桌子时,Pherson博士突然后悔了。“抱歉,我很抱歉。我不该吼的。但你真的——问题是,他们把我踢出这个skip了。即使012再出现,我也不能再研究它了。”

“可为什么?他们肯定不认为……”剩下的话堵在了Emma喉咙里。

Pherson博士苦笑一声。“最开始,他们是这样认为的。看到实验室了吗?什么都没被扰动,锁没坏,所以肯定是有权限的人打开了锁。一夜之间发生五起收容失效,唯一一样被拿走的是012?他们当然觉得是内鬼干的。所以我想出了一个绝妙的注意来告诉他们为什么不可能是我。”

“你什么意思?”

“昨晚,有人进来偷走了我的实验品,那时我估计我都睡熟了,看上去有半个站点都睡着了。所以我告诉安保人员,当我醒来的时候,有很多目击者都能作证,突然间有个医生问我我梦到了什么。就在我要告诉他们那是012的时候,他们告诉我我已经被踢出了这个项目。”

“你在退休派对上?”Emma沮丧地抬头看着Pherson博士,感到不舒服。“但你——那是说)”

“哦是啊,他们告诉我了。你也梦到过,不是吗?所以你只是个潜在累赘,就跟我一样。”Pherson博士继续着,而Emma几乎听不见。“我们有四个星期被关在站点里做定期心理检查,然后就是重分配。拿上你的东西,他们要我们在十一点前离开实验室。”


“所以就这样了,”Emma说,跌跌撞撞地坐进宿舍的沙发里。“我刚刚被从我第一个分配研究里炒了鱿鱼。”

Mike悲伤地回头看她。“你觉得这很糟糕?我的MTF在我加入后第一次进行外勤任务,而他们把我留在后方。”

“哇,那的确糟透了。抱歉,Mike。”

“是啊,我也是。为你感到抱歉啦。”Mike的笑容没法一直被压下去,即使这个笑里带着点沮丧。

Emma知道她应该试着换个话题。“不管怎样,你怎么会到了Eta-11的呢?”

“我告诉过你了,我喜欢这些曲子。”Mike看见了Emma的表情,继续说。“我认真的。当基金会接触我的时候我还只是个孩子——很明显,他们看到了我一直在发布的一些免费软件。他们请我加入一个保护世界的秘密结社,而我说‘当然好啊!’。但拯救世界结果是一天做十五个小时的编码,还和一群太把自己当回事儿的家伙一起。我想真的做点什么,所以我要求调进一个特遣队里。”

“而你选了这儿?”

“他们给我选的。我想大概是有人想给我个教训。但其实这些家伙可酷了。而且如果我想搞我感兴趣的项目,我当然有大把的时间了。”Mike皱了皱鼻子。“不管怎样,你呢?你是怎么加入基金会的?”

Emma感到一种熟悉的尴尬和戒备的混合。“我一直都在这里。我爸妈都是研究员。”

“你是个站点宝宝?那可太酷了!”

“是啊,超赞的,谢了。”

“天啊——抱歉,Emma。我没想到。”

“不,没关系。只是——人们意识不到这是什么感觉。在任何一个特定的时间,站点里都只有几个孩子,所以这并不是什么正常的童年。至少我见到我父母成长了。”

“而他们……”Mike的声音减弱。

“是的,是真的。在我十七岁的时候,他们把整个人生都给我安排好了:有保证的大学学位、信托基金、记忆删除混合物。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但我怎么能?我几乎没再见过我的父母,我也不知道我能否应付外面的生活。我这辈子都是基金会的一部分了。”

“对不起,”Mike又说了一遍。“我不是故意打听的。”

“没事。我没生气。我只是一直在想012,和在我付出这么多之后,这一点有多么不公平。我比任何人都了解那个skip,你知道吗?”

Emma的声音越来越强。“我知道它的效果是什么,是怎样运作的。如果有人想完成它,我会能看出端倪的。我应该是那个寻找它的人,因为我能找到它。”Emma的眼神匆忙间和Mike对上。“我会找到它的。”

“见鬼,算我一个。”Mike的微笑带着十足的力量回到了他的脸上。“你打算从哪儿开始?”

Emma考虑了一下。“嗯,Roger被困在档案室,没有他做介绍我们就不能和他的联系人搭上线。也许能找另一个了解异常音乐的人?”

“哦,我有个好主意,”Mike用一种听起来就像所有种类的麻烦的语气说。“你听说过SCP-2992吗?”

Emma抽出她的平板电脑开始阅读数据库条目。“一个人形skip,潜在Keter,”她含糊其辞地说。“这也太冒险了吧?”

Mike已经开始从他电脑旁边的抽屉里刨东西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我有个小东西想测试很久了。来,戴上这个。”他丢给Emma一条布头带,上面却覆盖着电极和电路。

当一个念头出现时,她正不确定地盯着头带。“让我先回我的房间拿点东西。不管怎样,我们该怎么进去和他聊聊呢?”


“授权来自机动特遣队指挥官Richards的四级权限,”Mike对着站点安保警卫说。“应该能涵盖任何被归类为‘听觉影响’和‘音乐性’的东西。我和我的研究助理将进行一次采访。”

“您的权限似乎合格了,”警卫回答。“请吧,Carter特工。”

他们沿着走廊走到收容单元门口,Mike得意地看着Emma。“那个授权许可用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很方便。你不高兴有一个像我这样的上司吗?”

尽管很紧张,Emma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眼睛转向Mike。“如果我们能离开这里而不被拖到站点主管面前,到时候你再问我一次。”

Mike朝她夸张地眨了下眼,戴上头带,将手放在门锁上。

这扇标准人形收容单元上的门打开了,里面有一些基本设备——一个简易音响系统,旁边摆着几张CD、一对鼓槌。坐在床上的非裔美国男性看起来比他三十五六岁的年纪还大——多年的监禁使他的脸显得疲惫不堪,但抬起头看着他们的那双黑眼睛里却闪着亮光。

“欢迎,”SCP-2992说。“是什么风把两个孩子吹到这里来听一张破旧的旧唱片呢?”

“你好Jayden,”Mike说,听起来很谨慎。“如果你愿意说话的话,我们有些问题想问你。”

突然,年长的男人警觉起来,他的声音变得急切。“你们是来见我的朋友的吗,孩子们?如果父母让孩子们自己照顾自己,那他们就必须照顾其他孩子。”

“嗯,好吧。不过我们不是真正的孩子啦。我们是基金会的研究员。”

“基金会所有人都是孩子,我的孩子。欺凌、虐待其他孩子。害怕伸出手去爱他们。”SCP-2992的声音被夸大了,就像他在对着一个看不见的观众演唱一样。

“是的,但——”Mike叹了口气,翻了个白眼。“那不是——这不是我想问的,你知道的。”

Emma想插话,想转移Mike累加的挫败感,但她犹豫了。毕竟,这是他的主意。也许她应该再等等。

“真威严啊,这孩子,”SCP-2992不对任何一个特定的人说。“准备好敲响他宗教裁判所的鼓而不等着其他乐器的加入。继续吧,鼓手先生,演奏——”

“闭嘴!”Mike厉声说。“就——就闭嘴一秒听我说。”

穿着他的连身衣,SCP-2992几乎不自然地坐着,但他的手指开始在床架上敲出复杂的节奏。Emma的脑袋立刻开始眩晕,她的思绪变得模糊。她愈是试图专注于节奏,她就愈无法集中注意力——这只是变得模糊了,她的头脑无法跟上节拍。在最初的震惊之后,Emma发现只要她忽略敲击,她的思绪就会更清晰。相反,她看着房间里的两个人——Mike咬紧牙关,但还在微笑着,而Jayden好奇地看着他们。

“你现在可以不敲了,”Mike说。“这行不通。”

Emma能感觉到她的注意力回笼。Jayden转而开始踏地板,但对Emma而言节奏仍然是支离破碎的。

Mike继续道,他的语气里隐隐约约地流露出一种自满感。“我可不是这个意思,Jayden。我们不会替你放出你的歌,因为我们感觉不到你的节拍。”

“你这是什么意思?”SCP-2992听上去就像被刺伤了一样。

“我们的大脑没法处理你的节奏,Jayden——它们在听觉皮层就被截断了。”Mike指着他的头带。“这是个模式破坏者。你的‘孩子们’不会对我们造成任何影响。”

“不要谈论孩子们,”Jayden用一种充满怨恨的声音说。“你们想假装他们不存在,把他们关在寒冷中,遗弃它们。但他们必在你们的高塔外歌唱,他们的声音必拆毁你们的高墙。”他的脚停了下来,但他还是轻轻用手敲击着大腿。“而破碎的节拍仅仅只是一种不同的节奏。”

“既然你这么说了,”Mike说。“现在轮到我们的问题了。”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回答你,小子?你来找我,而你假装没听到那些可怜的孩子们?他们不会变成什么背景噪音的。滚。你没什么可给我的。”

两个人都因愤怒而紧绷着神经。他们在听见Emma轻柔的声音时转身。“我们有这个。”

Emma拿出了她在宿舍里找到的CD盒;一个廉价、可以覆写的CD,贴着纯白的标签。Jayden的注意力立刻集中在她身上,忘却了他的怒火。

“你给我带来了什么,安静的女孩?”

“这是——好吧,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它们可能不是很好,但在当时它们感觉就是对的——它们感觉是真实的。”Emma不顾自己的尴尬翘起下巴。“从来没有别人听过它们。”

Jayden轻快地跨过房间,从Emma手中接过CD盒,就好像它是水晶做的一样拿着。“没有别人?”他重复道。“洞穴中绽放的花,没有让它们凋零的阳光。在单一的头脑中找到的旋律,孤苦伶仃。这是份罕见的礼物啊。”

“那你能回答我们的问题了吗?”

“是的孩子,我会回答你的问题。即使你残忍地拒绝聆听其他孩子们,你也没有忘记你自己的孩子。”Jayden坐回床上,大张开双臂以示邀请。

“你的……朋友。你说它知道一切,所有存在的音乐。是那样吗?”

“如果我朋友是个雄伟的DJ,那我就只是个低劣的MC。他的播放列表是无限的。”

Emma向坐着的男人走近一步。“我想了解一首特别的歌。一段用血写成的音乐。”

“有很多孩子都是从血中出生的,”Jayden回答。“许多那些孩子的父母在血冷却之后就忘了他们。”

“不,”Emma坚持说,“这不一样。这音乐——它被完成。它名叫‘在各各他山上’。”

Jayden退缩了。“骗子!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她在做和它有关的工作,”Mike说。“研究它。”

“不,不,不,不。”Jayden的脸上血色褪去,他的肩膀反射性地弓了起来。“这是不对的,你绝不能这么做。”

“你不是想帮助音乐被人听到吗?”Mike用责问的口气说。“不是说要爱每个孩子吗?”

“这个孩子不行——这个孩子不行,”Jayden说,在原地摇头,晃动着身体。“如果这个孩子成长起来,它会毁掉所有其他孩子。他们所有的声音都会消失。他们的美都会消逝。一个没有音乐的世界。你们不能让这个孩子成长。我的朋友是这么告诉我的,我的朋友在害怕。”

甚至Jayden晃动的节奏对Emma来说也趋于模糊。他的紧张是显而易见的,但她不得不继续。她又向他走了一步。“你的朋友告诉你什么了?为什么音乐会终结?”

“不只是音乐!”Jayden喊道,眼中闪烁着沮丧的泪水。“当最后的音符响起,圣Alagadda回归,所有的东西都会被压在一起——音阶和音阶,每个音区的每个音符成为永远单一的一个音调,没有限制。直接在心里响起的钟声!不,不——我的心灵就像是摔在墙上的唱片的碎片,但这不是关乎心灵的——这是关乎存在、关乎完整、关乎人类的。你得把这份总谱毁掉!你必须阻止它再次被演奏!”

Emma还没来得及开口,Mike就说出了他能说的最愚蠢的话。

“我们不能。它被偷走了。”

Emma难以置信地转向Mike,当她感觉到SCP-2992抓住她的手臂时,她跳了起来。Jayden在她面前跪下,手指嵌进了她的手腕。Mike开始朝他们走去,但Jayden大叫“不!”带着如此强大的力量,使他吓呆住了。

Jayden绝望地抬头看着Emma。“你得保护我。当他们集齐了所有的总谱他们会教我的,利用我将它传播到整个世界。我会帮他们杀掉几十亿的孩子!”

他声音中强烈的感情使Emma的血液都在发冷。“但我能做——”

“藏起我。杀了我!你不能让他们带走我。”

他和Emma对视,握住她手腕的力道很狂热。突然,Emma被拉开了,两个警卫从她身边挤过,他们的泰瑟枪开火。Emma惊慌失措地看着可怜地在地板上抽搐的Jayden,随后第三个警卫把她护送出了房间。Mike已经被带到外面,站在一个高大的男人面前,Emma从她的安全简报中认出他是站点安保负责人。

“我不知道你们到底以为自己在干嘛,”他疾言厉色地说。

Emma瞥了Mike一眼,试图想出自己应该说什么。

安保负责人继续说。 “尽管如此,你还是有权限的。就试着以后对人形skip采取更多预防措施就好。你很幸运我碰巧下来了,特工Carter——我有条口信给你。你的特遣队想让你和他们一起去德州参加他们在那里计划的一项行动。七点向后勤部报告。”

“真的?”Mike表情的其他部分看上去简直难以置信,但他的微笑显示了他的喜悦。“谢谢你,先生!”

“不客气,特工。”安保主任点点头,转身离开。

Emma不敢相信她即将失去另一个朋友。她试着尽量不在声音中表现出来。“太好了,Mike——我相信你肯定会干得漂亮的。”

“谢了Emma,”Mike说,“但我很抱歉——”

“Emma?”安保主任在走廊半途停下说。“Emma Stark?”

“呃,是的。”Emma感觉胃里有一种下沉感。

“正好是我要找的人。站点主管想跟你说几句。请你跟我来吧。”

Emma觉得顺从开始冲刷过她,却被突然袭来的一阵暴躁的愤怒挥到了一边。

“不!我不会‘跟你去吧’。”

“Emma,你还好吗?”Mike的表情让Emma更生气了。

“我不好,Mike!我受够了。受够了被一群带着泰瑟枪的站点安保从skip旁边拉开。受够了温顺地去别人叫我去的地方、回答问题、被瞧不起。受够了被告知关于我的项目的一丁点信息!”

安保主任举起手慢慢朝她走来,但Emma继续说着,没注意到。“我不需要被拯救。我不需要做别人的研究助理。我得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我要去!请原谅……”她转身走开了。

越过她的肩头,Emma听见Mike和安保主管在身后喊她。她没有停下,也没有转身,只是继续走着,喊道“这样你就可以告诉站点主管他可以——”

就在那时泰瑟枪击中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