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爪逸闻:Inukai 和 Tekisasu !
评分: +14+x

欢迎来看我们的饲养员 Inukai 和他的挚爱 Tekisasu 的故事!
本文由他们的好组员 Yorokobi Sekirou 编写(好啦好啦不要扎我)

主角们呐!

wolf-1.jpg

姓名:Tekisasu

物种:Canis lupus monstrabilis

首席照护员:Inukai Hakase

饮食:几乎所有人类可以食用的食物,尤其喜爱百奇

安置区:Inukai的家里




man-1.jpg

姓名:Inukai Hakase

物种:Homo sapiens

首席照护员:Tekisasu

饮食:几乎所有人类可以食用的食物,也很喜爱百奇

安置区:Tekisasu的心中

就相遇了!

很久很久以前,也就是一两年前,我们小组在无聊镇旁无聊地巡林时,突然卡啦的一声,一只野生的???从草丛中跳了出来!啊,当时速度真是太快了,以致我们根本没看清。除了刹那间的雷电般闪光,就只留下了满地的枝条。这时候我们的大侦探 Inukai 俯下身子,拨弄树枝,发现了断裂处都整整齐齐就像被切割过的一样。然而,不幸的是,在里面还发现了点点血迹,这意味着肯定有小家伙受伤了,可我们甚至不知道那跑哪里去了!

不过好在我们有 Inukai ,我们最棒的巡林者。他从空气中的气味就能判断出生物的去向,从爪印的泥土凹陷程度和抓痕则可推测其体型,从残留的毛发鳞角便知是什么物种。“是一头成年的雌性灰狼,受到过魔法攻击,超能力大概是切割物体,在三点钟方向,去救她!”说完,他便用钩爪飞到树枝上,指了指前方,又自顾自地跑了。真是拿他没办法。

我们跟着他留下的印记去到那里时,发现当时她啊浑身脏兮兮的,就像掉进了灰坑里。而她的口中叼着一把闪闪发光不知道附了几次魔的利剑,侧卧在地上微微喘息,样子像极了任天堂游戏里面的那只封面神兽,一度令人怀疑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剧场。但那把锋利的剑看起来多么危险,似乎有寒风吹了过来,没有人敢靠近,除了我们的傻狗 Inukai 。

他丢下了武器,举起手,慢慢地靠向那头狼。嘴里还哼着奇怪的歌谣。我们觉得他肯定是被那些二刺螈给洗脑了,不然他为什么要干出这种作死的事情?他还以为自己是不死身呐,次次都将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果不其然,当他更加靠近的时候,一把小刀刺向了他的脚下。天哪,他这时候应该约束一下的行为,不然医疗人员会很困扰的。但他就像平常一样给医疗人员增加麻烦,他又靠近了,被小刀刺穿了肩胛骨和肋骨。我们想要用麻醉枪给狼狼镇定一下,可刚要举起就被切断,但我们傻乎乎的 Inukai 非得要继续靠近。

够了够了,再这样下去就得发抚恤金了,可 Inukai 依然不知死活地靠近了,还突然跳起来抱住她,要知道那把剑离他的脖子不到5厘米,我们的心里不厚道地构思出了讣告。好在狼狼愣住了,瞪着琥珀色的眼睛看着他。而他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碎了的百奇,递到她的口前。那包百奇被他手上的鲜血沾染到了,我们很担心这会刺激到狼狼,依然在为他的讣告打稿。

好吧,Inukai 可能有某种超能力,或许就是主角光环吧,反正和动画片里的一样,狼狼放下了口中的利剑,开始吃他的百奇,而他则是边吐血边揉她。我们很无语,看着 Inukai 和狼狼血液和唾液融汇在一起,不知道该干什么。好在我们的老医生见多识广,直接一梭子打晕两个家伙,并给抱在一起的他们止血疗伤,运回了镇上。

与此同时,另一组的巡林者报告说有一些穿着黑色衣服的家伙,在树林周围鬼鬼祟祟地翻找些什么,他们手上还拿着危险的东西。天哪,那些超龄玩具肯定是用来打猎的,我们可绝不能让这些人去伤害任何朋友!好在我们用安德森的仿生小玩意略施小计,就把他们耍的团团转。很好,他们肯定是联邦探员,不然怎么会如此无能?

那些日子!

在 Inukai 和 Tekisasu 醒后,差点闹出了大乱子,幸好 Inukai 及时贡献了他的百奇安抚了她。一开始她还警惕着大家,没过多久就不去理睬周围人了。然后 Inukai 打算给她个洗澡,她很抗拒,但他揉啊揉啊她就松软了下来。不过她倒是向我们射了几枚匕首,我们知趣地散去了。

洗完澡后,喔喔,多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好了,接下来到了我们都喜欢的命名环节,我提议叫她“Lappland”,但看上去她不喜欢。然后我们的取名废 Inukai 见她是灰狼,就按照她种族的繁殖地,取名为“Tekisasu”,喂,这也太随便了吧!不管怎么说,这头被UIU从南方一路追击过来的灰狼,从那天起就在我们这里安定下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Tekisasu 不喜欢我们给她的住所,真不知道啊她是怎么做到的,无论我们用何种材料加固都没用,她总能切断围栏,然后沿着气味跑到 Inukai 的家中。我们可怜的 Inukai 每天回家不得不睡沙发吃泡面,以及从工资里扣除修缮费用了。最后我们打算干脆就放养在他的家中,和给 Tekisasu 的腿部加个定位装置并祈祷她不要把装置连同他的家给一齐拆了。

大概是傻狗和傻狗之间相互吸引吧,有一天她就追上了正在出任务的他,从此以后就成为了他的搭档,只允许他一个人撸。我知道这很那个啥,但不得不说的是,他们两个真是绝配,真是形影不离,任务也完成的很出色。我们大家见他老大不小了,还一个人默默地独居,就笑他干脆和你家狗子结婚吧。

我知道这确实很那个啥,但他们两个还真在一起了。一天,Inukai 回到家后发现,家中原本毫无人类美感的摆设(我去过他的家,我没有说错),突然变得井井有条,而卧室中也突然有一个拿着把剑的女人。我知道这不管怎么说很那个啥,但她确实是 Tekisasu 。原来,她本是因魔法力量而卡在兽形形态的会变身的纳瓦霍人,他们一族从白人踏上这片土地开始就被杀戮。在近代美国安保收容协会的一次行动中,他们一族几乎被屠戮一空。而如今,美国政府似乎依然打算赶尽杀绝以掩盖那一段历史。至于美国安保收容协会,却是转型为什么什么基金会,继续搜捕和关押他们。Tekisasu 就是从基金会用石头和鲜血围成的怪兽海中逃出生天,去追求她的自由。毕竟,一头孤傲的狼执意要浪迹天涯,如何会被束缚?除了与他人建立起羁绊。糟糕,我也被二刺螈给影响了。

嘛,我们的主角 Inukai 很幸运地遇到了他的海螺姑娘,准确来说是狼耳兽娘,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祝他们能像童话故事里有一个幸福美满的结局吧!不过话说回来,真难以想象我们不得不和基金会那些恶魔签订协议。但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将 Tekisasu 交出去的,她一旦是我们的同伴就一直是我们的同伴,虽然她现在跳槽了,我们绝不会抛下任何成员!

来做访谈!

Yorokobi:哈罗,Inukai !对了,你家狗子呢?

Inukai:啊呀,她不喜欢和别人过多交流,还望见谅。

Yorokobi:哈哈,如果她来的话估计不久我就得找医生了。

Inukai:哈,哈。

Yorokobi:对了,你当时为什么要不顾一切地靠近她呢?

Inukai:也许这就是命运吧,我第一眼看到她时,被她的眼睛给吸引住了,那冰冷的眼睛的背后是无尽的忧伤,我想我很明白这种感受,我想我想要救赎她。

Yorokobi:命运可真是神奇的东西呢。我们觉得你们当时就好像动画里的一般签订下血契了,你们谁是主谁是仆?

Inukai:什么鬼……但我听她的。

Yorokobi:哦,被反向契约了呢,这样你们就永远在一起了。

Inukai:是啊,能永远在一起也是不错啊。

Yorokobi:哟嚯,不过你家狗子为什么离开了小队呢?

Inukai:额,啊,她只是想去更多地方,去见识更多的任何事物,所以就加入了大企鹅物流Great Penguin Express。但我知道,她的灵魂一直在这里,而这里,也是她的家。

Yorokobi:哈,那你的灵魂如何与她相连?

Inukai:我一直记得那一次当我陷入了血肉怪物的包围时,我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没有相互看见对方,然而我们就是这么心有灵犀,我们各自配合,在九死一生的情况下,突破围攻。不必多言,我当时就很确信,Tekisasu 做得到。

Yorokobi:嗯,看起来你们挺有感情的嘛。对了,一开始见面时,她可是裸体呀,你不但摸摸抱抱还给她洗澡了,你们后面有没有感觉到尴尬什么的?

Inukai:咳咳,打住打住。你小心哪天被送刀子。




重要通知:嘿,大家快来参加 Tekisasu 和 Inukai 的婚礼吧!

flower-1.jpg

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们陆生组的两个狗子都要结婚了,快来参加他们的婚礼吧!
什么都不用带,就只需要带上祝福,为新人欢呼吧!

就在今年的6月1日,就在我们的野生动物中心礼堂,
来吧,除了基金会和UIU之外的人,都来吧,
都来为这天造地设的一对献上美好的祝福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