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薪日

于这个宁静小镇上又一日的宁静时光。

在城镇东边坐落着一家银行。它不是一家大银行,也不是一家小银行,就只是一家银行。这个社区很小,最重要的是银行从不询问太多问题。这就是尽管他们中没有一人居住在这城镇上,人们通常还是会到那家银行来兑现存款的原因。不过,嗯,他们为死尸肥皂制品股份有限公司1工作,最好不要对任何从事这类工作的疯子关心太多。

两辆车停在了银行前面。一辆已褪了红色油漆色的老大众汽车,还有一辆大概是老蓝色福特野马。它们都没有特殊标识,这就是他们的主人喜欢它的原因。任何花时间检查它们牌照的家伙都会说出几个不存在的男人的名字。车门开了,五个男人从车里出来。如果他们的衣服还不足以泄露他们的意图,那么他们的枪就已够说明这点。9毫米手枪和泵动式猎枪,至少有一种是自动的。这家银行相较于他们的通常口味来说有点小,不过唾手可得的钱财总能用得上。他们推开银行的门,举起枪。

“每个人都趴下,现在!”

大多数人都照他们说的去做,男人,女人,甚至包括两个保安。然而这群人都很显眼地聚集在一个出纳员附近。镇上其他人都只将他们看作死尸肥皂制品公司的员工。这群看起来实在不像肥皂制造商的乌合之众表面上看来都有些疲惫,或是心不在焉,或是仿佛他们正赶着时间。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盯着银行抢劫犯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

“你他妈跟我开玩笑?在发薪日?”

一阵介于紧张和尴尬之间的沉默,手持武器的男人们首先反应过来。

“你聋了还是怎么样?傻逼?趴下!”

穿着白大褂的那一群人仍然站着,彼此互相看看,直到他们当中一人——一个又矮又粗壮,有着扎成马尾辫的长黑发的女人——响亮地噗嗤一声,把一只手按在嘴边闷声大笑,拼命忍着不弯下腰来。男人们在他们的滑雪面罩下皱起眉头,眯起眼睛,而另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重重地叹了口气,把手抬起来遮住自己的脸。

“Rights,停下来。”

“我在努力。”

“听着,先生们,这显然很滑稽。”那个满身刺青的黑人看上去格外不协调,特别是和他脖子上金光闪闪的珠宝,“你真的打算以这种方式抢劫这个设施吗?我的意思是——”

“他妈的闭嘴,不然我就射杀你。”

“那来吧,这种谈话完全没有必要,而且毫无用处——”

砰!

那个高大的黑人低头盯着他身上的窟窿,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我刚得到了这个体型合适还让我想要的身体。”他的眼珠后翻,瘫倒在地板上,死透了,那漂亮的项链在地板上滑行。

“该死,”那个被称为Rights的女人喃喃自语着,但还是咯咯笑个不停。

一个剃了光头的高个子男人从那群人中走上前,他看上去对目前的情况非常冷静,用一种奇怪语调的声音对其中一个男人说话。“先生,我请求你们立即离开此处。你们的行为可能会导致我们不必要地推迟履行任务。此外,你对Bright博士的无效化已造成延误。”

一个留着细长头发和小胡子的男人走上前,用猎枪指着秃顶男人的脸。“你是认真的吗?你劝告我们出去,因为你要迟到了?”他笑了,用枪管戳着那个秃头男人。“这儿没人明白吗?没人看到那个死人?我们不是在胡闹!”他朝天花板发射了一颗子弹,吓得大多数银行顾客蜷缩或跌倒在地板上。秃头男人继续盯着,泰然自若。

“你的恐吓意图被误导了。即使不考虑我个人不同寻常的精神状态,一把猎枪也不是诱使我或我的同事们顺从的合适工具。枪支和枪击威胁在我们对危险状况的评估中相对较低,以至于一些工作人员几乎把它当作一种打招呼的方式。”这时,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和另一个长着鹰钩鼻、咧嘴笑着的男人开始窃笑起来。“你缺乏激发立即满足你要求所需的恐惧水平的能力。当前的行动方针不会以任何方式达成你想要的决议。”

那个留着长发,拿着枪的男人歪着头,很困惑。“见鬼……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耶稣,安拉,佛祖,Gears……少说点。我想你把这个可怜的抢劫犯弄糊涂了!”女人又打断说。

其中一个持枪者——这群人中最矮的一个——从地上抓起项链,沿着脖子把它戴上。嘿,战利品毕竟是战利品。他甚至未曾注意过自己的头脑已被取代。然而他这么做了,巧妙地把枪转向另一个方向,对其他人眨眨眼,竖了个大拇指。

“你认为这是一种游戏?”长发男人继续说。最矮的抢劫者开始缓慢改变他的目标。本来是瞄准那个女人的,现在却指向那个光头男人。“这对你来说是什么玩笑?”矮个子男人的枪朝着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移动些许。“你认为这把枪是假的?”最后一个微小的变化是,枪管直指那个长发枪手的背部。与此同时,长发枪手用猎枪指着还在咯咯笑着的Right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