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不太平静的世纪公园
评分: +57+x

2███年11月9日。12:00(GMT+8)

我一直以为███是全世界最无可能讲冷笑话的人类实体,直到他站在报告台上,清了清嗓子,然后对来自华东地区各地的合计323名蓝型说了这么一句话。

"为面对即将到来的1111事件,你们,奇术师,将需要协助启动世纪公园。"

一半的人原地呆住,另一半戳了戳邻座同事试图问清那秃子到底说了啥。我属于后者。

他似乎发现了台下的躁动,于是又清了清嗓子,把麦克风拉近了一点,重复了一遍。

“你们需要协助启动世纪公园号战舰。即,SCPS Century Park。安静一下,我们没有多少时间。”

在我们反应过来前他已经点开了PPT第二页。里面只有一张鸟瞰图。那是个超不错的公园,中央是个滴水状的湖,延伸出数条蜿蜒的小河环绕绿地周边。仔细点看湖上似乎还停了几条船,小黄鸭外形的。小学和初中每年我都会被丢到这里趴着晒太阳,美其名曰春秋游个那么一两次。毫无疑问,这是世纪公园。

可是周围的建筑看上去是不是太小了?

哦,世纪公园在天上呢。

嗯,在天上。

拉普达?索科维亚?淦?

全场一片寂静。台上那位依然自顾自地继续放着PPT。讲座内容很重要,但我不觉得自己能很好的接受"世纪公园火力世界第一","世纪公园可以独自突破大气层","世纪公园是基金会目前外层空间的主要战力之一"这些狗血设定般的现实情况耶。

在震惊与懵逼中我们被塞进了巴士然后往世纪公园送去。疏散完成后的街上空空荡荡。我从未想过世纪大道居然能有朝一日空得像飞机跑道。(事实上,路旁的确停着几架昆式,看上去刚刚才降落。)车停了,每30个奇术师就有一个特工带队,向世纪公园各处走去。要是这家伙带顶蓝帽子穿件蓝马甲再摇个小旗子,这大概…真的就和春游没啥两样了。

我们被带到草坪一角。特工拿出PDA点了几下后周围地面整个陷下。在绕了大概30多个弯之后我们抵达C7发动机组。

带队特工刷了卡按了密码测了指纹又把眼睛对着锁照了半天后安全门终于打开,他示意我们赶快进去。

奇术引擎是一个大铁锅一样的设备,中间有个立起的圆柱,一般型号的尺寸和篮球差不多大,最大的也不会超过饭桌的大小。这玩意,一般我们戏称为火锅,虽然不能用来真的吃顿好就是了。

但面前这引擎,看上去,是用来炖整牛的,两百头一炖那种。

虽然早就见过示意图,但实物依然令我震撼。嗷,有一种心动的感觉啊啊啊!这种怪物简直性感。能亲眼看到甚至操作它,跑这一趟已经完全赚了。我们按照说明在引擎周围站成一圈,然后拿出提词器开始碎碎念。引擎上投影的法阵开始旋转,变换,放缩和扭曲,最终固定成了数个同心的正16边形。

一个戴着面包发饰的女生缓缓飘到了引擎中央。在空中转了好几圈后她终于定住了自己的姿态。她抽出一根看上去挺香的橙黄色法杖开始瞄准法阵中心。确认瞄准好后,她红着脸叫了声“Abi”。

是真的魔法少女啊!真不错。我这种只会用电脑的法师真是太可悲了。

她缓缓地飘回了原位。法阵图案开始扭曲,图案收缩至中心一点然后消失不见。引擎开始旋转,发出阵阵蓝光。导管被接入,向其中源源不断地输送着EVE。

我们被送回地面塞进车。我以为这就可以收工回家了。但是车没有回机场的意思,往另一个方向开去。沿着世纪大道一路开…就能看到世纪安保大厦。

那是我最初遇见基金会的地方。

在临近高考的一个夜晚。4名佩戴scramble的特工冲进我的住处,给我套上眼罩和呼吸机然后把我一堆诡异涂鸦中扯了出来。我还模糊地记得自己坐的出租车似乎飞了起来。窗外的建筑越缩越小。俯瞰之下那就像块299的双飞燕键盘,底盘会发黄光的那种。当时以为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跑马灯了(之后他才知道那和光污染没有任何关系),不由得为自己的人生之廉价哀叹。不过我还是发现了自己大概还死不了:窗外的夜景很眼熟,貌似是陆家嘴。

再醒来时,三年记忆已被基本删除,脑内飘忽的字符也随之而去。然而不幸的是,记忆植入对我几乎不生效,三年的空白无法被填补。我的存在,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异常”。基金会不希望因我惹上麻烦。所以…我被逼着签了一堆的保密协议,还植入了几个模因来防止我真的说漏了嘴。

之后的故事?没什么值得多说的。接受现状之后,在基金会监管下普通地念书和训练而已。最后当然也毫无疑问地加入了这个鬼组织。然后现在,大概是要在这边准备和异常拼命。


2███年11月11日 00:00(GMT+8)

一道无形的屏障开始凭空浮现,隔绝了一切。
自这一刻起,地球真正地分为了两半。
几乎全世界的目光都同时投向了这里——因为这是Ob为人类送来的第一份真正的大礼。

来了。他妈的真的来了。

雪花片一般的广告传单从空中落下,随之而来的还有所谓的“试用装”。
“产品推销机器人”稳稳落地,一辆辆自行车,铺天盖地的相亲传单被它们从主躯干中源源不断的运送出来。

奇术师小组开始和OB的机器人交火。虽然我们的火力更占上风,但OB总是有几乎无尽的兵力。天空中出现颗颗流星,敌军不断落下。显然,大气层外面有只老鼠窝。

地面开始振动,西南方向传来一阵巨响。

所有人都安静了,不论敌我都朝那边看去。

一些东西越过周边的高楼露了出来——先是几颗树,然后是依然在往地上淌水的河。最后是这个怪物的底部…密密麻麻的巨型反重力引擎。

是世纪公园,世纪公园特么的起飞了。

世纪公园侧面的地表掩体开始不断脱落,土块与石头脱落后露出的是银白色的船壳。湖水逐渐流干,从湖心缓缓抬起了一支巨大炮管。根据“世纪公园号”这种可悲的取名方式,我敢赌五毛这支炮的名字大概叫做“湖心亭”之类的。

OB的部队似乎意识到了更大的威胁,开始往世纪公园底部涌去。HUD上出现了禁止追击的提示,并显示了一条警戒线。机器人开始朝天空开火。

世纪公园底部一侧的引擎开始熄灭,然后渐渐开始往一侧倾斜。

卧槽,世纪公园,世纪公园要翻了?这么几下就打爆了一边引擎?说好的旗舰呢?说好的最强战力呢?

大家开始四散寻找掩体。我懵逼地看着继续翻转摇欲坠的世纪公园,想起了某个殖民卫星和悉尼的故事。得,跑啥,死定了啊。通信平台上传出了此起彼伏的哀嚎声,直到指挥官开了全员禁言。

“冷静,有啥大不了的,调个飞行姿势而已慌个鸡毛?难不成世纪公园从天上掉下来?干活去,都特么给我干活去!”

我再次望向天上的公园。它现在已经旋转了九十度,然后以一种惊世骇俗的方法侧立着。除了几颗卡在船壳上的树以外,原本的地表掩体脱落殆尽。露出的是…

更多的引擎。

所以我听了半天讲座你们连船到底怎么放都没告诉我们?基金会保密制度天下第一啊。

“湖心亭”和战舰上的机炮不断射击,像是子弹和建筑统统不要钱一样向地面倾泻火力,爆炸响声的大小和次数足以补齐外环线内数年来不能燃放烟花爆竹的遗憾。出于泛位面的超人道主义,我发自内心地为OB的机器人感到同情和难过。

世纪公园的引擎发出更亮的光芒,曾经被无数人践踏(物理)的战舰终于上天。

空中落下了更为密集的炸弹雨,OB的机器人企图强行登船。也许没有什么能比一颗商人坚定信念誓死推销的心更为强大…除了冒蓝火不断哒哒哒的机炮。机器人被撕成零件再被撕成碎片。妈耶,天上下芯片了呢。

世纪公园消失在了视野中。

ERROR的字样在空中破碎。这他妈是我见过最棒的烟花。

那个晚上,无数孩童的春游噩梦为一群异位面商人带去了噩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