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既往的平静陆家嘴
评分: +36+x

王奶奶今年六十有二,丈夫早逝,膝下一女,一个人拉扯大孩子甚是不易。

王奶奶辛苦拼搏了大半辈子,终于靠着自己攒下的十二万存款和宝山区的老房子拆迁分的17套房使全家人过上了中产阶级的生活,王奶奶的外孙女目前在美国读初中,所以奶奶最近心情不错因为美元汇率又跌了。

衣食无忧是时候享受人生了,王奶奶卖了几套房换了一套最靠近市中心陆家嘴的房子准备将来做孙女的婚房,她偶尔过去看看虽然那就是个毛坯房而且她孙女结婚估计还要好多年,但是老人家嘛,都是这样的。

这天王奶奶从陆家嘴地铁二号口出来,抬头看了看上海最近还算是蓝的天,映入眼帘的依旧是各式各样的现代风格建筑特色的商业楼,国金中心,正大百货,未来资产大厦,太平金融大楼,还有不知何时建起来的“世纪安保大厦(Security Century Plaza)”。

王奶奶收回视线刚准备往前走,突然感觉到稍微有点刺眼的太阳被什么阴影遮挡住了。



广告飞艇在上海很常见,但是…….

巨型飞艇上大型的广告字样是:OOOOOOOOB传媒竭诚期待你的试用产品反馈!

雪花片一般的广告传单从空中落下,随之而来的还有所谓的“试用装”。

“服务型巨兽”白绒龙族。数量众多的奇形怪状不属于地球的巨型生物在顷刻间堵住了国金中心大门,引发一片尖叫。

“产品推销机器人”稳稳落地,一辆辆自行车,铺天盖地的相亲传单被它们从主躯干中源源不断的运送出来。

异常,正在发生。



小林是新媒体记者,废话,现在谁还搞纸媒?每天上班,下班,有爆点的新闻总被别人抢了先。又往往要半夜起床就为了明星半夜宣布恋爱,宣布离婚,开始撕X,放出实锤这类事赶通告。

主编告诉她有个大新闻让她去跑一下,小林顶着巨大无比的黑眼圈点了点头。

她一边走出写字楼一边刷着最新微博,当她抬起头的时候。

面前的景象让她惊呆了。



“OB传媒的产品试用装发布?就用这种方式?”Hannah不可思议的隔着落地玻璃在Site-CN-34所在的大楼的最高层看着下面的状况,下一秒她播放了站点广播。

From:Hannah博士

To: Site-CN-34全体一级权限以上工作人员

站点常驻特遣队MTF-庚午-01‘唯有暗香来’,MTF-庚午-07‘都市牛皮癣’全部出动,争取以最高效率解决目前的突发状况。驻站特工留下30名保护站点其余全部出动。准备大型记忆删除程序。

然后Hannah转身往楼梯口跑去,她的目的地是这栋大厦的天台。



王奶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六十多年饱经沧桑的认知被颠覆了。在那些奇奇怪怪机器人和巨兽出现之后,又出现了一队穿着奇怪制服的人。

“啊是在拍电影啊?撒么子啊。”王奶奶试图表达自己的不解。

那队人对着巨兽集中火力,目的是至少让巨兽远离人群聚集区。震耳欲聋的爆裂声让王奶奶觉得有点腿软。

一个准备去上学的小学女生被缠着她“推销”的机器人逼到了墙角,王奶奶想说点什么去阻止这一切。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前的混乱景象超出了王奶奶的认知范围。

这时王奶奶听见了一个声音。

是轮椅划过地面的声音。



小林的嘴形成了一个暧昧的“O”的形状,似乎能塞进一根香蕉。她看着从那些超现实主义风格的机器人躯干里出来的自行车,在转瞬间成为了满地乱跑的白鹿。

看着满天乱飞的相亲传单,浮在空气中的船。

这一切都是超现实主义风格,让小林想起了她视觉艺术专业大四毕业的毕业设计,那时候她还有梦想,现在她觉得自己宛若一条咸鱼。

“哇塞,大新闻啊。”小林迅速拍了两张照片。又开启了录像模式。

被MTF-庚午-01“唯有暗香来”的火力逼迫的暴走的白绒龙族巨兽接近了她背后,但她没意识到。

震耳欲聋的爆裂声提醒她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这时她感觉自己的腰被什么人搂住了。



Hannah站在Site-CN-34站点所在大楼的天台上,高处风很大,她直奔那台大型的执行记忆删除程序的机器。

“预估受影响人口……陆家嘴现在的人流是…….”

“不,这个alpha值太高了,一个记忆删除程序下去陆家嘴人民都得傻了不可……计算公式……”

仪器巨大无比,辐射范围是整个上海市,密密麻麻的操作盘让人头晕眼花。

“这个omega值…….取中值吧,不然控制不好辐射范围,无关人群总是执行记忆删除程序可能会伤害到脑神经。”Hannah一边计算一边自言自语。

“接下来基金会工作人员的删除豁免,不能把他们也执行了记忆删除程序……”

Ob传媒的飞艇渐渐接近“世纪安保大厦(Security Century Plaza)”,Hannah专心致志的盯着仪表盘。驻站特工正在上楼保护执行记忆删除程序的Hannah博士的路上。

Hannah感受到了巨型飞艇渐渐笼罩过来的影子,她歪了歪头仔细分辨周围的声音。

她听到了熟悉的齿轮声。



坐在轮椅上的老人以让王奶奶眼花缭乱的速度和操作把已经被逼到死角的小学生带了出来。从他的轮椅上不知哪里发射的子弹让那个推销机器人瞬间就成为了碎片。

“Calm down, I’m Prism.”Dr. Prism 对小女孩说。

小女孩一脸茫然。

“牛津英语教材词汇量确实不如新世纪,我说的是‘冷静,我是棱镜’。”Prism把小女孩带到地铁入口,“先下去躲着,很快就好了。”

“你也一样。”Prism转头对王奶奶说。



小林还没看清楚搂住她腰的那个青年的脸,就惊恐地发现自己在一个比刚刚的环境更莫名其妙十万倍的环境。

太阳是紫色的,天空是黄色的。这个对比色真丑,小林条件反射的想。

抱住她腰的男青年在喷涌着水晶的瀑布旁边停住。

“没事的,‘唯有暗香来’在三分钟内就能解决那只白绒龙族,那时候我们就位面跳跃回去。”Svba研究员喘了口气,对小林说。

小林没听懂什么是“唯有暗香来”也不懂什么是“白绒龙族”,“位面跳跃”的意思她其实也不是很懂。

但是大龄单身女青年见到男青年会想什么我们都很清楚的。



Hannah微笑,继续操作仪表盘上的各种数据。

在她身后的Tictoc把飞艇上放下来的推销机器人一一解决。

“谢谢神父了。”Hannah没空抬头。Tictoc明白。

“需要帮忙吗?”Tictoc问。

“不,快好了,只要局面控制住就执行程序。”Hannah输入了最后一个数据,回头看着天空中的飞艇和混乱的地金融中心。“你觉得,干掉这个飞艇,能不能解决问题?因为他们肯定是用空间异常传送过来的,飞艇应该是动力源吧。”

Tictoc举起自己机械化的左臂瞄准飞艇。

与此同时。

背后仪器显示的休谟指数上升到这台仪器能显示的数值的上限,现实开始扭曲。

飞艇仿佛从未出现过,天空很干净。

“不是我……”Tictoc一贯稳定的声线也有点惊慌。“我知道不是,你是不是现实扭曲者我还是判断得出的。”Hannah说,“盯着点Dr. Blues,蓝调博士真的有点可疑。”

地面上的各种巨兽和机器人随着飞艇的消失渐渐地变得有些透明,半透明,最后消失在了空气中。

“就是现在。”Hannah按下了按钮。



王奶奶今年六十有二,丈夫早逝,膝下一女,一个人拉扯大孩子甚是不易。

王奶奶辛苦拼搏了大半辈子,终于靠着自己攒下的十二万存款和宝山区的老房子拆迁分的17套房使全家人过上了中产阶级的生活,王奶奶的外孙女目前在美国读初中,所以奶奶最近心情不错因为美元汇率又跌了。

衣食无忧是时候享受人生了,王奶奶卖了几套房换了一套最靠近市中心陆家嘴的房子准备将来做孙女的婚房,她偶尔过去看看虽然那就是个毛坯房而且她孙女结婚估计还要好多年,但是老人家嘛,都是这样的。

这天王奶奶从陆家嘴地铁二号口出来,抬头看了看上海最近还算是蓝的天,映入眼帘的依旧是各式各样的现代风格建筑特色的商业楼,国金中心,正大百货,未来资产大厦,太平金融大楼,还有不知何时建起来的“世纪安保大厦(Security Century Plaza)”。

王奶奶收回视线刚准备往前走,一位坐在轮椅上和她年纪差不多的男性和她擦肩而过。

同时抬头对她微笑了一下。

王奶奶觉得自己久违的又恋爱了。



小林和Svba尴尬的对视,小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工作单位门口搂着一个男青年的腰。

但是大龄单身女青年见到男青年会想什么我们都很清楚的,她想说点什么。Svba也想说点什么。

“那个…….有眼屎……..”Svba伸出手。

小林气愤的打开了他的手,扭头就走。

神经病,小林心想。



“最近来应聘食堂阿姨和清洁工的人有点多啊,狗子说的八卦你听了吗?”Hannah在自助餐厅遇到了Tictoc。

“嗯,棱镜的人格魅力啊…….”神父摇头笑了笑,“听狗子说棱镜还包了王奶奶广场舞团的扇子。”

“你说Svba怎么就不行呢?还得我帮他存着工资娶媳妇。”Hannah一边笑一边往自己的盘子里夹水果。

“棱镜卖小龙虾收钱的时候买主但凡是女性都给人家抹零,然后收钱的时候必然捏手,这个Svba学得来才比较奇怪吧。”Tictoc努力忍住笑。

“也是。”Hannah专心的和一块怎么都夹不起来的菠萝斗争着。“再夹不起来就把它当异常物品收容了吧!”

“对了,某个研究员儿给我们画了画。”Hannah拿出手机。

site34.jpg
Site-CN-34不知名工作人员画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