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既往的平静三里屯
评分: +31+x

这座城市是这个国家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

张妈妈为自己是一个北京人儿而感到自豪。不过张妈妈不是很喜欢三里屯这个地方。

“哎呀忒闹了,一帮子男男女女不知道干啥一天到头儿除了喝大就是喝大,搁哪儿蹦迪,忒闹了。”张妈妈是这么说的,不过没办法,她是位于三里屯儿的一栋写字楼的众多清洁工阿姨之一。

是的,世纪安保大厦(Security Century Plaza)。

不提闹不闹,张妈妈还是挺喜欢她工作的地儿的。那地儿的主管是一白白净净小姑娘,管着恁大一栋楼,这叫什么?唉,对了,“女权”!

这种新词儿当然是别人交给张妈妈的,是被叫做棱镜的一老头儿,对咱们可好了。张妈妈低头忍住笑容,老大不小了想那玩意儿干啥。


三里屯今晚格外热闹,因为今天是2018年1月1日凌晨,刚刚度过了跨年狂欢的年轻人们挤作一团,兴奋的交谈着。

“每年都要跨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每年都这么开心呢。”Hannah博士问Tictoc。

“那不然每年都要不开心吗?新年快乐。”黑衣的神父对她如是说。

“新年快乐。”Prism研究员对张妈妈说。

“快乐啥快乐啊。”张妈妈脸红了,“我整个儿一后娘养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谢谢您了啊……”

张妈妈的话声戛然而止,眼前Dr.Prism递上来的崭新的清洁手套让她感觉喉头有些哽咽。


快乐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这是所有影视文学作品的共同套路,本篇自然不例外。

负责监控天空的研究员突然打开了站点广播:“这是什么!!”

成百上千的长着翅膀穿着铠甲的人形生物从空中云雾缭绕的破洞中飞出,它们铠甲上……

“Ooooooooooobrilliant传媒在新的一年为您带来减压的地球RPG游戏!真正的智慧人类供您捕猎!仅售████星球币!”

“这次Ob把人类卖给外星人了啊…….”Hannah望向转播着实时情况的大屏幕。“我们的直升飞机和轰炸机呢?他们还有多久能到达地面?”

“根据他们的时速大概15分钟。”Svba回答。

“我们有多少地对空武器?”Hannah问。

“不多。”

“请求增援。然后我们的飞机去把他们引到郊区….总之是没人的地方,如果他们降落在三里屯的话后果太不堪设想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们还在源源不断的从入口出来。”Tictoc神父沉吟了一下。“我和MTF-庚午-01 “唯有暗香来”一起出去。”


[两秒未知语言]在他的星球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上班族,每天飞去上班,翅膀都挥的要断掉。那种神奇的粒子科技之类做出来的虚拟现实或者找个小星球作威作福的富人的玩意儿他也是从没想过。

但难得有个机会,这次[两秒未知语言]的公司新年福利就是来一个████光年以外的有智慧生物的星球来做做游戏。

想到这里[两秒未知语言]就有点小激动呢。

[两秒未知语言]的兴奋还没持续3分钟,他的眼前出现了他不认识的大型机器。

[两秒未知语言]不认识,但我们认识,地球人一般都叫它“直升机”。

[两秒未知语言]发现自己和那架飞机的距离已经到了一个令人惊慌的距离。近到他能通过Ooooobrilliant公司配备的铠甲的翻译系统听清直升机里传来的女声“我要抓活的。”

然后[两秒未知语言]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和头晕目眩的感觉。


张爱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空军[数据删除]师的普通一兵,今年24周岁。

对张爱国而言,在新的一年的第一天在基地中驻守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但也正因如此,他才有机会在防空警报撕裂清晨的平静之时第一时间集合,然后全副武装进入武直10迎接他人生中第一次——有可能是唯一一次——实战。光是能参加实战这一点,就已经大大超出了张爱国的预料了,而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在基地中还出现了不少陌生的人影,似乎在和上级交涉着些什么,其中几个人还走进了随时准备起飞的直升机驾驶舱中,这可和他想象中的实战不太一样。

张爱国打量了一下那些在基地中穿梭的陌生人的造型,普通的面孔,奇奇怪怪的作战服,左胸的梅花标志,头盔上的一个圆圈三个箭头。和雷达屏幕上的识别符号一样写满了“未知”两个字。唯一的例外是一名身着白大褂、此刻正坐在自己背后的女性,似乎是那些陌生人的指挥官。

尽管这铺天盖地的“未知”让他稍微有些紧张,但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根据指挥部的命令,张爱国娴熟地让直升机起飞,飞向三里屯的上空。眼前的景象随即让他倒吸一口气——天空中满是铺天盖地的“虫子”,而这些虫子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出。他随即将手指挪到发射钮上,想用红箭10给这些虫子一点教训。
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因为——

数百枚红旗-2、S-300PMU1、红旗-9从部署在京城周边不同位置发射车中同时腾空而起,原本宁静而肃杀的气氛被导弹尾焰喷射的怒号与突破音障的尖啸所打破,密集的钢铁箭雨划破苍蓝——可能没有那么蓝——的天空直指目标,不明飞行物被弹头直接击中绽放出致命的红莲,原本遮天蔽日的黑影瞬间化为乌有,只剩下铁屑与烟尘与PM2.5……将来犯之敌尽数消灭是火箭军的工作,张爱国的任务只是载着“客人”近距离观察目标而已,他所能做的,只有在一边半是激动半是羡慕地看着防空导弹在哪里耀武扬威。

看到铺天盖地的“虫子”一个一个坠落,这让张爱国回想起了小时候妈妈下饺子的场景,他想到自己已经一年没回家了,不禁叹了口气。

MTF-庚午-01 “唯有暗香来”的队员们也想起了小时候妈妈下饺子的场景,他们想到自己已经两年没回家了,不禁也叹了口气。

但他们的兴奋没有持续太久。掉下地的长着翅膀的人形“虫子”们站了起来,抖了抖翅膀,又一次飞了起来。


张爱国张大了嘴。

“所以Ob把我们卖给你们做减压的战斗游戏?”Hannah瞪圆了眼睛,扭过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两秒未知语言]觉得很恐慌,他只是想要放松一下顺便公司送的游戏不玩白不玩,然后自己什么“智慧生物的高难度捕猎”都没体验到,就被捆得严严实实的问话。

“能沟通吗?和他们说让他们回去之类的?”Hannah不抱希望的问。

[两秒未知语言]茫然的摇了摇头,心想地球女性生气的样子很好看。

Hannah转头把盘问到的情报传送到前线,她突然感觉到背后的那玩意儿好像想说话。

“干嘛?”

“你是不是…嗯…代表了地球女性的普遍水平?”

“我觉得我可能略高于平均水平。”


Tictoc和Svba趁着火力的掩护把基金会黑科技特制材质的金属网层层叠叠在外星友人们的头上铺开。

“他们要干嘛?”张爱国问他身旁的“唯有暗香来”队员。张爱国想不到有什么办法阻止这些战斗机都轰不死的怪物。

“位面跳跃,网住它们然后扔到另一个位面去。”机动特遣队队员如是回答。张爱国一脸茫然。

“这货比UIU的还没见识。”机动特遣队队员心想。


它们的Ob传媒特制的铠甲能够抵御绝大多数的攻击与轰炸,但根据我们刚刚的测试,铠甲对于攻击有一个反应时间。空中的外星人位面出口根据情报每次仅容两名个体通过。所以,去堵住门然后把他们一个个劈开吧。- Hannah博士

小特工Raki握着特质金属做的斧子的手已经有些微微发抖,在他脚下的是堆叠起来的被劈成两半的异星生物尸体。

“不给他们的铠甲反应机会,然后一斧子劈下去。堵住他们的出口。”小特工Raki默念着,他的虎口稍微有些开裂。

“换我来吧。”在他身后已经砍了两轮的Nobel说。

Raki摇了摇头,死死盯着出口。

一阵巨大的冲击波把小特工和Nobel震飞出空中云雾缭绕的异界出口。

出口被撑成了诡异的形状,原本够两人通过的出口被无限挤压,然后,一只巨大的可怕的手伸了出来。随着异界之门的彻底碎裂,一个身高15米的长着黑色翅膀的人形生物出现在了地球,中国,北京市,三里屯上空。

Nobel打开了自己身上的降落伞,小特工也伸手去摸按钮——他把伞包忘在上面了。自由落体的速度让人害怕,他迅速坠落,Nobel远远向他无力伸出手——

一团粉红色的雾气包裹住了下落中的小特工。

空中的Nobel和地下紧张地盯着的Hannah都松了一口气。


空中的Nobel和地下紧张地盯着的Hannah都松了一口气。

四次位面跳跃,地面的异星生物所剩无几,像失去了方向的苍蝇。

Svba精疲力竭的出现在了被特工控制住的人群中间。他已经没有体力精确控制自己的降落点。

“是这个孩子把那些虫子收拾了的吗?”一位中年妇女低下头看着几乎昏迷的Svba年轻的脸庞。“他真年轻啊,和我儿子差不多大。”人群中此起彼伏的附和声让前去援助的特工放慢了脚步。

巨大的人形冲着人群飞了过来,无视冲它聚集的火力,渐渐变成了与正常人身材无二的体型。一步一步的走向Svba。

“你把我的子民带到哪里去了。”火焰一般烧灼着在场每个人的耳朵的声音让人油然而生一种焦虑感。在场每一位都感受到了面前强大存在的怒火。

但Svba周围的人群没有散开。

平民与特工们围住了昏睡的青年。

它的眼睛变得赤红,仿佛马上就要喷出火焰。

一道光线破空而出,揪住了它的衣领,直飞入天空。

Hannah看着天空中,迅速恢复成15米体型的外星古神,和他战斗着的同样体型的人类外形的不知名者。

“蓝调博士还在岗位吗?”Hannah拿起通讯器。得到的答案正在意料之中。

一拳,然后又是一拳。吃痛的外星古神拉开距离,从手中释放出灼热的紫色火焰。而那位人类外形的不知名者笑了一下。

三里屯下雨了。


“准备记忆删除程序吧。”Hannah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