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皮

电视正在播放着暴力色情的画面,发出刺耳的响声,但她没有在意,她正在想着她那该死的起泡的胳膊。她一边无所事事地用指尖按着胳膊,一边在心底暗暗咒骂自己,这已经是她又一次在周末的时候忘带防晒品了。这本来是一个让Adam注意到她的大好机会,但她却因被晒伤和被耻笑了失去这次机会。本来有人愿意给她防晒霜的,但却被Tammy看见了,她窃笑着说着一些关于“鬼马小精灵,一个纯洁的鬼魂”之类的事情,所以她拒绝了,说她正在把自己的皮肤晒成棕褐色。现在,如果她的皮肤更红一些,就很有可能被人错认为一颗小红萝卜。她挠着胳膊上像洋葱皮一样剥落的皮肤碎屑,试着无视她起泡的胳膊的奇怪质感。

她快速地切换这频道,试图不去注意她胳膊上、脸上、身体上灼热的瘙痒感,这些地方不断明白无误地使她回忆起那天所受的羞辱。她揉搓着胳膊,尝试着重新发现一些她没注意到的地方,她的胳膊一直在流出液体,肉也在不断剥落。

等等……液体?

她看着她的胳膊,惊呆了的喉咙深处升起撕心裂肺的尖叫。她正浸在血泊中。血从她皮肤上那个撕裂的,颤动的大洞不断流出。肉形成一条条又窄又薄的碎片剥离。她不由畏缩了一点,却不经意间瞥见了自己的骨头。她吓得脚底一滑,跌下了沙发,这撞击使那个剥开的伤口裂得更大了。身体奇怪地变得麻木,她试着去够自己的脚,急促地大口喘气,裂口仍在不断着渗漏着血。她试着把那剥离的、鲜红的肉条压回伤口里,但它们只是垂落着摆在那里,又一股鲜血飞溅出来。

她小心翼翼地走动,试图走向门口,但她的每一个行动都令她剥落的肉越来越多。她轻轻拭着胳膊,想要把流血的伤口看得更清楚一点。一块手掌大小的碎肉块啪嗒摔落,新脱落的肌肉上的血亮晶晶地闪耀着。这疼痛几乎要让她窒息了,她发出刺耳的尖锐的叫喊。她呻吟着,把手举起去摸她的脸……只感到她的脸像一张廉价的不合适的面具一样滑落,那种灼热的痒痛愈来愈烈,她开始剥自己的皮……

几个小时后,她弯起手指钩在眼睑下,令人疯狂的痛苦迫使她急于摆脱她最后的,叛逆的皮肤碎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