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13+x

我注意那个人已经好几分钟了,他一直在和别人用手机聊天,是关于日历制作,我很感兴趣,之前在另一个人的手机里看到的。

“双井站到了We are arriving at ShuangJing。”

又到了一站,又有很多人进来,那个人走了,我又靠着扶手,扭过头,趁机偷瞄起另一个人的手机,他应该是个老师吧,在和他的学生讲“太平天国”,我挺对那段历史感兴趣的,就顺着看了下去:“太平天国的发起者是洪秀全,他科举不顺,又受到外国传教士的影响,因而创建了拜上帝会……”我觉得中国的太平天国和义和团都挺有意思的,具有一些玄幻的色彩,那人抬起头了,我赶紧别过头去,转过身子,免得被他察觉我在看他的手机。

不要误会,这只是我的癖好,我现在特别喜欢坐地铁,因为这样可以看别人的手机,看别人在聊什么。我喜欢这种感觉:喜欢看别人的聊天记录,喜欢看别人在听什么,读什么。我在地铁上肆意的狩猎,抓住每一个悄悄逃窜的信息,贪婪的读着,读完了,再把它记到本子上,永远封存。

别人攒成一团扔掉的记忆,我将它展开,仔细阅读,并珍藏起来……

地铁上的灯不亮不暗,正合适,五颜六色的广告充满了创意,奇怪的心里作用使我的目光扫来扫去,寻找新的“目标”,这种感觉对我来说很熟悉,真是让人舒适。

左手握住扶手,身子一转,那边有个人在看书,看的竟然是童话,想不到他一个成年人竟然看童话!

走到别处,一个人正用手机聊得火热,我悄悄的靠过去,睁着眼睛,贪婪的看着他的手机,像一个孩子贪婪地吞食一块又一块巧克力,像一个赌徒贪婪地把所赢到的钱收到自己面前,我在享受这一切,享受这给我带来的欢愉……

“劲松站到了,We are arriving at Jin Song。”

“各位乘客,请您务必保管好自身财物,防止遗失或被窃”我赶紧收回了目光,毕竟这时候人总是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可我还是晚了,一个人看见了我,他的目光和我的目光撞在了一起,像一把利剑,直穿心灵,我不敢动了,心跳开始跳动,脊背发凉,我是第一次被别人注视,那种感觉无法想象。

过了一会,我又开始肆无忌惮起来,继续窥视他人无意间流露出的信息,继续享受此带来的快感,甚至忘记了刚刚的紧张,我感觉自己好像一个毒犯,只为求一时的快感而不惜任何代价,并为之所痴迷。

那个人下车了,留下了一个空座位,我可不坐,因为那样就看不到别人在看什么了,旁边一个女士挤了过来,坐下了,她竟然闭上眼睛睡觉,真是没意思。

“潘家园到了,We are arriving at Pan Jia Yuan。”

倚着扶手,回头看见有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在一个本子上记些什么,突然,他合上了本子,看到了我,然后发了疯似地站了起来,把本子攥在手里,疯了似的向车门外冲去……

距离我家只有两站了,可是有多大关系,我常坐过站,有的时候甚至坐过了半圈,那是因为我看一个人聊天看入神了。旁边一个人在打电话,我靠了过去。

“晚上是吃火锅还是去吃牛排啊?今天你过生日,听你的,我马上回来,好好写作业,我回去检查”火锅?我好久没吃了,记得小时候过年我们全家就涮火锅吃,我又借助把手,靠近了另一个人,他在玩游戏,没什么意思……

看到这里,你一定以为我是个疯子吧,可我并不是,在认识我的人的眼里,我是一个勤奋的职员,每天到得很早,唯一不足的是有的时候我会发呆,其实,说实话,这只是我的一个爱好,就像有的人喜欢集邮,有的人喜欢收集钱币……我只是喜欢收集别人日常的聊天罢了。

不跟你聊了,耽误我看别人聊天了,你看那边,有个人在看《三体》,那是一本很好的书:

在三体世界中有几千个,它们全神贯注地聆听着宇宙间可能存在的智慧文明的信息。

我突然感觉我很像里面的“监听者”默默接受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消息,唯一区别是,我并不是在为谁做这件事,只是爱好。

我又坐过站了,赶紧下车,走进对面的地铁,找个位置坐下,现在不看别人的聊天了,从兜里掏出我的小本,把今天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

“潘家园到了,We are arriving at Pan Jia Yuan。”

突然感觉有人在看着我,不,不是单纯地看着我,是注视,注视得我心里发毛,浑身战栗起来,地铁上的灯亮得刺眼,五颜六色的广告晃得我眼花,奇怪的心里作用使我的目光无法久久停留在一处,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都在发烫,可总感觉风吹在身上,心里凉飕飕的,我甚至怀疑我的心脏到底还在不在我的左胸,我感觉有人在看着我,虽然是感觉,可还是那样真切。

最终还是忍不住,我合上本,回头一看,有一个人,倚着扶手,侧着身,回头,全神贯注地看着我……

我发了疯似地站了起来,本子也不顾收起,攥在手里,飞身冲出地铁,回头一瞥,刚刚我之前看见拿本子的人蹲在草丛边,他看见我后,惊恐的跑了……

我更恐惧了,继续漫无目的的在夜色中的北京狂奔,连呼吸的声音都不敢发出……

昏暗的灯光下,树叶打在脸上,影子摇曳,旁边一个老人,挥了挥蒲扇,说道:“又一个地铁里跑出来的,又疯了一个,记得我当年……唉,这东西害死人啊”

跑着,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停了下来,跑了回去,想看看那个地铁上看我的人到底是谁,于是蹲在草丛边。

不一会儿,那个人跑了出来,瞥了我一眼,更加恐惧的跑了,这时,我也屏住了呼吸:那人竟然长得和我一模一样!我也没命地跑了出去……脑袋嗡鸣,知觉无存,只剩下无边的恐惧。

我不敢再坐地铁了,就连看见都会发怵。

我甚至都不敢出门了,每次出门,都感觉有人在看着我,从背后,从内心深处……

……

看着我的那人,是不是也有人在看着他?

看着他的那人,是不是也有人在看着这个人?

那他们是谁?

那么……

是不是总有一双眼睛在监视着我们所有人?

只是爱好?

还是为了……

……

几年之后的今天,我还是忘不了那个夜晚——一个猎手发现,自己成了猎物,我像一只老虎,不仅自己要寻找猎物,可,我还要被当作猎物来逃窜,我拉上窗帘,堵上猫眼,塞住房间里所有外界光能射进来的孔洞,因为,光可以射进来,所以,目光肯定也能射进来。
从此,我的家便变得一片漆黑,可,没几天,我便觉得一片漆黑,也不安全,我的余光里始终有一双眼睛,不,不是一双,是很多双,可我一转过去,那片眼睛便立即消失,然后,在我视野的边缘处,又出现了一片眼睛,我尝试着闭眼,可我一睁眼,眼前又出现了一片眼睛,并且,还多出了一片铅笔在纸上划动的声音,就像……当年在地铁上,我在本子上记录的声音……
我做了一次深呼吸,强迫自己睡去,可是,一觉醒来,眼睛和笔划动的声音,又幽灵般的回来了,这次,我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都在发烫,可总感觉风吹在身上,心里凉飕飕的,我甚至怀疑我的心脏到底还在不在我的左胸——是被注视的感觉,可这次,我瘫软在地,脑子昏昏沉沉,任凭眼睛,铅笔划动的声音……在眼边耳边胡乱运动,是的,我感觉它们在做无规则运动,像整个宇宙的行星,在做无规则运动……
再次睁眼,我躺在病床上,白光亮的刺眼,像那年的地铁,我立刻又闭上了眼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