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8+x



“砰。”

又碰掉了,他总是喜欢碰掉东西。

他总是把它乱放,茶几上,书柜上,书桌旁,床头边,每次碰落,还是翻来覆去地自言自语:“真是的,下次我还是小心点。”然后继续乱放。
玩具上早已伤痕累累,划痕,撞击痕,擦不掉的黑色斑点,不过它的刷漆依然清晰可辨。
一脸正气的面孔,红色的底座上用金色线条勾勒出了“无畏勇士”几个字。
刷漆自然是上等的,这是用他初中时瞒着父母辛苦积攒了几个月的“黑钱”偷跑到店里买的,官方正版。也算是看这动画几年来铁杆粉丝对制作公司的回馈。
一个平凡无奇的世界,孩子们只能靠着这些斩妖除魔维护正义的动画来催动自己内心中渴求冒险和异常小小火苗快快燃烧。

初中,高中,大学,工作,他早已不再爱看这些虚构的作品。对现实生活没有任何意义。在这里只需要工作,赚钱,工作,赚钱……过着一成不变的无聊生活,便能活下去,也许还能活的挺滋润。
在这个无比现实、平凡而充满着小打小闹着喧嚣的世界,人们甚至只能以哪里出了大车祸,什么国家又发生小规模集火的内战,这种可怜的小新闻来暂时敲打敲打自己早已麻痹的神经。
这神经,麻痹到他总是怀疑自己缺失了一段记忆,不,不止他,他公司的同事,还有很多人都这样觉得。
这段缺失的记忆,他不想找了。自己肯定是病了,他总是想。这个现实地对变革都麻木的世界哪会有这种不切实际的事?这简直就像这广场上会突然钻出一个大怪物,然后居然还会有一个无畏勇士把它抓住并关起来一样不切实际。

“怎么可能?”
说着,他将碰倒的玩具匆匆拾起,提起公文包打算去公司。

他是个喜欢给自己很高目标的人。朋友们经常说他好高骛远。果然,最后只去了个工资一般的去处。这个公司的名字也许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奇怪点了吧,他想。
童心未泯啊,他这么告诉自己。只是因为明明是一个公司,可名字却叫SCP基金会这样不合乎常理的事再次让他内心那朵羸弱的小火苗可怜地又扑闪了一下,扑闪出了初中时的记忆。
这下倒好,这破事干扰了他一生的伟大抉择,他总是这样抱怨。但他还是选择留在了这儿,从没有一次跳槽,即使那些奇怪的称自己O5的老板给的工资根本进不了他的法眼。

普通的饰品,普通的装潢,一切都和其他公司别无二致,似乎异常之处只是这可笑的名字。毕竟,一个研究高端科技的公司也没什么可奇怪的。虽说少,但也不是个例。

今天他来到公司时,心中的火焰好像又跳跃起来了。久违的奇怪气氛,他心想,但是内心居然不可原谅地出现了一点激动的心情。
“可不能这样。”他自说自话道,将这个可怕的苗头压了下去。与其拿这些时间去激动这些与现实相隔甚远的东西,不如好好准备工作多赚点钱。在这破公司只能这样抓紧一分一秒来养活自己。

他没有压下去,平日的普通工作再次被久违多年的好奇心打败了。好奇燃烧着,激活了内心的火苗,复燃,熊熊燃烧。

“我们是唯一异常的。”一个人说。
“我们是唯一异常的。”他们说。
“我们是唯一异常的。”同事都在说。
“我们是唯一异常的。”公司那边涌动的人流七嘴八舌地说。

他跟着人流走了,走进了人流,拥抱住了人流。一反平日不知道做给谁看的恶心的“与众不同”的行为。

他听着身旁的跟随人流攒动着的同事们聊天。
一个人说:“公司昨天才公布研究成果,这回是全球首例了,那些GOC什么的科研竞争对手根本都没有研究出来。”
“是啊,听说这次特别奇怪,公司竟然打算把这个辛苦成果公布给全世界。据说是关于平行宇宙的?也好,那些一天对着平行宇宙喊奥卡姆剃刀的也该闭嘴了,不知道公司通过什么方式看到其他宇宙的图像的,好像还是平行宇宙的地球文明诶!”

这些话不知道触碰到了他哪一根敏感的神经。他是做财务的,不懂科学。但是这些有关科学的话似乎对他来说有着神奇的魔力。不过当然了,这个世界永远不可能出现什么魔力。

内心的火焰已经开始肆虐了。

他开始像人流的方向疯跑,横冲直撞。这里刚刚撞上一个同事,他没有看一眼,那里又撞倒一个女职员,道歉都没有说一句。他发狂了跑。

“那个人怎么回事?不懂礼貌。”
“这种人怎么在社会上混下去的?居然还能进我们公司。”
“你不知道吗?这个人性格有点古怪,反正干啥都挺与众不同的,虽然总的来说也还是偏正常的啦。”
“偏正常?你看他这样正常?”
“他平时表现的与众不同倒也没到这种程度。奇了怪了”
四下的职员们议论纷纷,他根本不管。继续跑,卯足了劲跑,像是期待着什么。

到了。他到了人流的目的地,公司的地下室。一个月之前他才来这里办事,当时的装潢还是普通的令人恶心。他也听说了,后来地下室封闭了二十多天。但是现在,原来的景象早已一去不复返,现在在原地的,竟然是一片……墙?当然了,由一块块小屏幕组成的墙。他感觉自己进入了新闻播报时的后台,只有电视上播报新闻时,主持人身后的那片地方给他一点类似的回忆。

只是,这些屏幕,播报的是一个个平行宇宙地球的光景。

他仿佛身处足足一个宇宙那么大的新闻播报台。“现在开始播报新闻。”他想起了熟悉的那句话。他喜欢看新闻,能让缓缓复燃的火苗带给自己兴奋的感受。

嗯,现在开始播报新闻。

他激动得颤抖。

一团奇怪的黑色东西出现,另一个也叫SCP基金会,但是看上去更加高科技化的地方被吞噬了。这个屏幕永远的黑屏了。
“大怪物!大怪物!”他兴奋的像个孩子。手指着的,是另一个屏幕,一只大蜥蜴和一堆奇形怪状的生物在尽情地肆虐。另一个屏幕上,又一个也叫SCP基金会的公司又永远地毁灭了,同时陪葬的,还有世界。
他兴奋得大叫,比之前任何一次还要兴奋,因为他又看见了附近的一个屏幕。那里,还是叫SCP基金会的公司的职员,拿起非常先进的武器,抓住了一个奇怪的生物,然后关入大狱。

这些新闻,很有趣啊,很有趣。有趣得他内心的火苗吞没了他。一个模糊不清的画面在他脑海中循环地播放着:无畏勇士抓起怪物,制裁并永久地束缚起来。

他几乎看向了所有的屏幕。公司似乎做了调整,所有的屏幕都聚焦平行世界的SCP基金会……公司。
一切的屏幕中几乎都上演着怪物毁灭世界,或是“无畏勇士”拯救世界的故事。他突然想起了同事们的话:“我们是唯一异常的。”

冷汗惊落,恐惧顺着躯干蔓延全身。记忆里的某个地方在发烫,我们,是唯一异常的。他害怕了,恐惧了,火焰蜷缩在内心深处,几近熄灭。

这个世界,是唯一不异常的,又是唯一异常的,或是说它从未异常过
自始至终。

有记载以来,这里,从未异常过。

突然,恐惧怪异地向兴奋感转变。他想起了屏幕中那个伟大的公司,又想了想自己的公司,并再次回想起屏幕里发生的事。

兴奋得发抖。

他开始像人流的方向疯跑,横冲直撞,发狂了跑,卯足了劲跑,仿佛刚刚一幕的逆向重演。

他冲出公司。
他想看见,外面广场上疯狂杀戮的蜥蜴怪物,他想看见璀璨的星空突然变位,他想看见世界被无尽的黑色吞噬 ,他想看见一个突兀出现的文明和人类交战,他想看见一个个拥有着智慧的古怪非生物,他想……

但。
他更想看见,一群群穿着自己员工制服的无畏勇士,一片片金属洪流,各种琳琅满目的高科技产品,组成不可逾越的钢铁城墙,将它们永生永世囚禁。
当然了,如果还时不时伴随一点囚禁的突破,那就更有意思了,更让他兴奋了。

他渴望变革,他渴望异常,他渴望冒险,他渴望着他从小就埋在他心中的火苗的种子,绽放整个世界。他希望这里,成为“新闻播报台”的一员。

他跑出了公司,身体有些颤抖地抬起头。澄净的天空中,是一片绚烂的流星雨。流星坠落,晦暗了夜空。

末日情景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让他的大脑近乎爆炸。看着下坠的流星,他回想起了刚才,在某一个屏幕黑屏之前,那个宇宙的基金会上空划过的一瞬和这同样的美丽,和那美丽带来的冷酷而残忍的末日终结。

他很开心,很激动,很兴奋,眼中燃起从未有过的光明,光明似乎在变亮,光亮燃尽了心中那一个个末日。流星艰难地在他眼中留下模糊的痕迹,最终还是抵挡不住他内心火焰的烧灼。他想成为第一个无畏勇士,第一个把这个末日情景的新闻宣告给公司,让公司派出它肯定早已隐藏许久的部队和战车。
他要让这里也进入多宇宙新闻的播报范围。

他想让这里不再异常/变得异常,而自己成为首个宣告这异常的无畏勇士。

双眼放出无尽不灭的光芒,如永恒的星空。

老毛病又犯了。他总是喜欢碰落东西,方才手机在推送新闻,他刚拿出来,这不自觉颤抖的手便把它碰落了两次。“真是的,下次我还是小心点。”

“A市发生一起车祸,造成一人重伤,事故具体……”

“T国最近以军事援助的理由向X国出兵。而我国并未……”


“狮子座流星雨于今日晚九点出现,专家称这次出现的时间很正常,依然于估计时间完全相符。建议大家观赏时……”

他总是喜欢碰落东西,在看见第三条新闻时又把手机碰落了,但是这次他似乎忘记了安慰自己。

火焰灭了,永远地灭了,再也不会复燃。
绝望,荒凉的绝望。
变革?平凡。
异常?没错,是异常的。
冒险?工作,赚钱。
新闻?新闻。

他总是喜欢碰落东西,手机在公司楼下碰落了,几乎快碎了。但是竟然还能用。手机软件推送的新闻点亮了黑屏的屏幕。

“我市一男子今日于某公司坠楼死亡,死因未知,疑似自杀。而且……”



他总是喜欢碰落东西,把自己在公司楼下碰落了,几乎快碎了。瞧,那绝望暗淡的眼神。

粗心的他还是第一次因为碰落东西伤害到别人,因为,他把其他人心里的火种一起碰落了。
当然,虽然这不是多大的损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