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PeppersGhost的提案吧

你已连接。
[13:04] 主题是“操他妈凭证,操他妈密码,操他妈保密,操一切。总之就是操。世界末日一样的去操,因为就是如此。操我吧,求求你我好孤独 | 欢迎!如果你还活着读到这些,很走运能有人说话"
[13:04] DrTsega: 你好?有人吗?
[19:32] DrTsega: 那么就当没人了。
[22:48] DrTsega: 我不能是最后一个了吧。
[22:49] DrTsega: 嘿Queg,你还在运行吗?
[22:49] Queg: 你好,DrTsega。我能为您做什么?
[22:49] DrTsega: 谢天谢地
[22:50] DrTsega: !backscroll 10
[22:50] Queg: [04:33] SgtYitay: 我已经搜过了整个建筑
[22:50] Queg: [04:33] SgtYitay: 所有人都死了
[22:50] Queg: [04:33] AgentCaleb: 不我操
[22:50] Queg: [04:33] AgentCaleb: 我知道没人用这东西但该死都空了
[22:50] Queg: [04:34] AgentCaleb: 你觉得就我们俩了?
[22:50] Queg: [04:37] AgentCaleb: 你还在吗
[22:50] Queg: [04:39] AgentCaleb: 军军军士
[22:50] Queg: [04:50] SgtYitay已经断线 (Ping超时)
[22:50] Queg: [18:22] AgentCaleb: 好好好好吧行我想叫这是两清吧。如果有人看到告诉我老公我爱他
[22:50] Queg: [18:22] AgentCaleb: lol 哈哈开玩笑我要亲眼看这个狗脸婊子下地狱 👍🕶👍
[22:51] DrTsega: 嗯
[22:52] DrTsega: !seen Agent Caleb
[22:52] Queg: AgentCaleb最后出现于8天前说:哈哈开玩笑我要亲眼看这个狗脸婊子下地狱 👍🕶👍
[22:52] DrTsega: 操
[22:53] DrTsega: 操蛋
[22:53] DrTsega: 操猴
[22:55] DrTsega: 从头操到尾
[22:55] DrTsega: 好吧

[11:16] DrTsega: 早上好。如果有人看到了就发信我,我尽力留在这周围。

[09:48] DrTsega: 我还在这

[14:26] DrTsega: !quote CaptSumner
[14:26] Queg: CaptSumner: 我也许拉裤子里了但操你妈我会走开
[14:26] DrTsega: 哈哈咋啦
[14:27] DrTsega: 好时机,好时机。
[14:28] DrTsega: 我希望Summer没有死在浴室里
[14:29] DrTsega: 或者随便哪里
[14:33] DrTsega: 但特别不要是浴室

[08:01] DrTsega: 我还在这

[12:55] DrTsega: 伙计,如果以后有人看到我会真的很遗憾

[05:51] DrTsega: 好吧我睡不着所以我还是做这个为好
[05:52] DrTsega: !settopic 检查记录。搜索“从这里开始”
[05:52] 主题为“检查记录。搜索‘从这里开始’”
[05:52] DrTsega: 从这里开始
[05:53] DrTsega: 如果你还活着看到这个,恭喜。你活下来了。
[05:54] DrTsega: 而且你还得有工作网络访问权限,以及对影子政府的足够了解,才能访问到这个(曾经的)私人通讯频道。所以,嘿,干得挺好。
[05:55] DrTsega: 作为对你如此优秀另类的奖励,我要告诉你我们如何终结世界的故事。
[05:55] DrTsega: 但为了背景知识,你可能需要先读一些文件…
[05:56] DrTsega: 其实你可以直接跳过。很多都对你没意义,管他做啥?
[05:57] DrTsega: 总之。我要找找链接。如果没记错,他们在发现我们都要死翘翘的时候就全部解密了。
[06:13] DrTsega: 这些服务器怎么还能用的?这不就是最疯狂的事吗。
[08:22] DrTsega: 找到了。

中央情报协调与计划运作指挥办公室告示

当前对SPC-001没有新东西可报告。

croppedflex.jpg

测试对象展示使用SPC-001的结果。

计划编号:SPC-001

鲨类殴打性能:以SPC-001强化的人员在拳击技能上表现出巨大提升,即便不经训练也在模拟中能稳定、轻易击退90%鲨类实体。此外,SPC-001对象还报告在海岸复静位置保持中出现激进度提升,即使在受到外加沉积武器攻击时也是如此。

项目组成:SPC-001是一种人造化学物质,可以强化人类生物力量和敏捷度。在最初暴露于SPC-001后,对象会在72小时内出现肌肉组织增长,同时得到活力程度、对周边感知敏锐度的提升。肺活量和抗深海水压能力提升为常见副效应。

恐怖鼠海豚集汇及后续的全体上甲板协议启动后,潜伏于食品产业的SPC特工开始在多种产品内掺入适量SPC-001供公众摄入。中心研究员预计到████年可以实现SPC-001全球饱和。若恐怖鼠海豚集汇在全球饱和达成前发生,可采取更激进的SPC-001扩散方法来避免世界末日K/O失败情景全面发生。

发动根据:于████年5月16日,全球范围内所有已观察的鲨类实体同时消失,包括在SPC控制下者。此后再无鲨类实体或鲨类实体持续存在的证据出现。执行拳击议会很快宣布最高紧急状态,此情形被定为恐怖鼠海豚集汇。议会确信鲨类正在集合准备发起最终争战,Azmanititas长老拳击领主已于1451年在中心的原始宪法文件内对此事件进行了预言。

[08:23] DrTsega: 明白了吗?

[08:23] DrTsega: 没有?好,我给你解说下。

[08:26] DrTsega: 我属于一个叫鲨鱼殴打中心的组织。组织致力于对抗荼毒我们海洋的威胁。“我们在水下殴打,你们才能活在陆上。”我们这么说的。

[08:27] DrTsega: 我知道你在想啥。

[08:29] DrTsega:是的,是我们一直保护你们的安全。中心几个世纪以来守护着人类。如果不是我们,我们所知的文明将不可能存在。我们的影响力无可匹敌,延伸到每个政府的每个层级,改变世界事件的进程,而又对所有人完全保密,真是非常诡异。

然后,有一天,鲨类威胁消失了。我们一开始的反应是不相信,接着是狂欢,接着是粗狂的庆典。我们手舞足蹈。我们喝到傻。我们为前辈歌唱。狂欢不会被正式惩罚,当然了,但天哪我的妈真是太盛大了。

不幸的是,我们的狂欢注定不能持久。

"恐怖鼠海豚集汇",议会是这么叫的。预言中所有鲨类的大聚会,不分大小。那让我们睡梦难安的尖厉、黏滑、卑劣之惊惧,全都聚集到一处,为我们美丽的绿色星球上的一切生命带来终结。

"但不必害怕," 我们敬爱的议会如是说。他们告诉我们说人类可以还击。他们说当鲨类带着它们的大军和杀人无人鲨卷土重来,我们将早已准备就绪。

他们是对的。我们准备。感谢SPC-001,我们让全人类都有能力反击。一开始人们发现所有人都莫名其妙变得肌肉发达,但接着他们开始觉得这非常酷炫,恐慌随之渐消。几个月内,所有男人、女人、儿童都成为了精瘦残忍的拳击机器。就是吃奶的婴儿都能撕烂你的衣服。看起来一切安好。

一开始的两年是这样的:安好。当然,当人们可以打出牛顿力等于车祸的一拳,拳击自然就变得违法了,还有因为背心短缺闹过几次骚乱,但大部分似乎一切正常。

第三年,人们开始变得烦躁不安。我们在中心一直忙着开放新兵器对抗鲨鱼大战,但每一次创新后伴随的都是空虚,因为没有用武之地。我们越发无精打采。进攻总有一天会来到的,对吗?

第四年。整个组织笼罩在恐怖之中。我记得坐在Site-71的餐厅,和战友一起吃着腌甘蓝和奶油玉米沙拉,终于我听到了有人大声发问,那在我们脑中黑暗角落里一直想知道的事。

"要是它们不回来了呢?"

Simmons把话说了出来,当然了。当然了。我打了他的脸 - 会让他真的受伤的一击 - 但伤害已经留下了。这是种可怕的想法,失去存在的意义。面对这种存在性的虚无,毫不奇怪所有人都做出了诡异的反应。Hersberger狂叫着,把她的沙拉扇得满脸都是。 Gertzler面无表情地把叉子扎进面颊。

但Schwartzentruber全然愤怒了。开始喊着各种脏话。说要用拳头塞进Simmons的喉咙里,把他的脚指甲从里面拔下来。而Simmons一直在辩解:“你们都这么想的”那之类。两人就这么对峙着。我们不应该就这么坐着看热闹,但没人觉得应该助拳。我们怎么可能知道?

我记得整个餐厅都陷入了沉默。前一瞬间,两名同事还在争吵。我们接下来知道的,就是Schwartzentruber已经把Simmons的脸套在了胳膊上,有如手镯。拳头直接打穿了过去。没人知道该说什么。Hersberger只是把头发上的脑浆子扒开。这种事之后没人吃得下晚餐。

我们想把这当成孤立事件,只是某个错乱的员工在情绪激动下一时忘记了自己的力量。这种幻想很快破灭,其他站点传来了报告。一样的事故在全世界到处发生,几周不到就不只是SPC人员了。这些胳膊为殴打而生,于是也就这么做了。

时间流逝,我们要止痒变得越发困难。一开始拳击沙袋很可笑,我们发明了钛-混凝土成分的拳击砖块。甚至把它们做成鲨鱼的样子来帮助我们脱离苦海,但这不够。每当我们接近某种解药,总会有人手腕一弯把它轰成汽化,我们只能重头开始。

终于有一天,我走进餐厅时发现地板上铺满了两尺深的血水。我以为是管道爆裂,但Bühler就座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这货全身沾满内脏,手臂上就跟串手镯一样套着人头。我问他想说什么,他没有作答。他就这么盯着拳头颤抖着。然后,一眨眼,他死了,壮实的胸脯上多了一洞,大到我能把奶奶的沃尔沃开进去。

我想这就是压垮我的事。我从来没见过有人如此自殴。我不知道Site-71还有几人活着,但我知道不能让这种屠杀继续。我从手术强化实验室找了些医疗物资,在我发达有形的肱二头肌上捆上止血带。我给自己小心地打入最接近麻醉剂的东西,把我的枪扔得远远的。

在尖嚎与抽搐中,我用一对生锈的脚指甲刀剪掉了我的胳膊。不消说,疼痛、失血还有5CC的绿苹果泰克尼鸡尾酒注射让我近乎昏迷,但我居然能拖着自己来到餐厅,用火炉封住伤口。靠着仅存的意识,我把火炉调到预热,用锡箔把断肢裹上塞了进去,定时调节让烧灼均匀,还会用点油来保持湿润。

当流血停止,我退回来对着另一条胳膊重复了一遍。第二次要更难我想。没有手可以用了,我只能用牙齿操作指甲剪。我也没油可用。这大概是我能想象最痛苦的经历了。但我还在。活着。我炮弹般的三头肌还在鼓动着拳击的活力,但残肢已不足以致命。

所以就这样了。这是我的故事。这就是我如何被困于此,独自在这地下设施里用舌头敲打键盘的经过我还没能和其他中心站点取得接触,我也没法离开这里。每天我都失去一些些希望。我的个人卫生也是堪忧 - 不哭出眼泪来我没法找来指甲刀。我的脚指甲真是长太长了。大概得用上剪刀之类的才行。我甚至可以用上生日收到的电动雕刻刀。我记得在储藏柜里有链锯。我没的选,真的。

虽然我现在还活着,也没法保证还能活多久。偶尔我听到有人在殴打强化门,急于破门而入,找寻受害者宣泄他们已经满溢的拳殴欲。也许有天他们将能得逞。这里的食物足够让我撑一阵子,一阵子。我会看Dr. Cavender的行尸走肉盒集来让自己打起气来不分心,但我感觉第六季后的质量下滑已经隐约不远。

也许这一直就是它们的计划。也许它们就是离开了星球,很清楚我们会为此自我毁灭。也许当最后一个人咽下最后一口气,鲨鱼就会重新归来,狂饕我们紧实健美的尸体。也许它们就不回来了。我希望不是这样。我要无比痛苦地说:我想念它们。

我想念鲨鱼。

[23:19] DrTsega: 做了这么多深蹲,我大概可以用大腿把它们的脑袋挤扁吧。

[23:20] DrTsega: 像浆果一样挤扁。天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