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
rating: +12+x

你从冰箱里取出一听百事可乐,叩开拉环并将它丢进垃圾桶,接着举起可乐,稍稍抿了一口。

就着气泡和舌头的刺激甜麻感,你走回到电脑前,开了机,输了密码,登上各种网站,看看这一天内又错过了多少新信息。

你刷了会知乎和微博,又聊了会QQ,接着忽然想起今天是 “世界真相” 更新的日子。

几个月前,你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贴吧,里面的用户经常会分享一些光怪陆离的都市传说和诡异故事,但真正吸引你时常回来查看的还是一名“执着”的用户,其名叫 “世界真相”。

“世界真相”是个阴谋论者,他认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操控着整个世界的神秘组织。而为了把普通人和那真相隔离开来,这个组织也在网络上和现实中尽量掩藏着他们的行踪。而“世界真相”就一直在调查和证明此事。

与其他吧友自写的故事或者自转载文不同,“世界真相” 发布的内容千奇百怪,通常是从某些名不见经传的神秘学网站或是博客上扒下来的,贴几个世界各地的新闻链接,加上点不知是从那里搜到的图片甚至音频,再配上一段其自己写下的分析和内容之间的联系,伪纪实的恐怖气氛甚浓。

时不常会有其他吧友说他杞人忧天,或是有人夸他小说写得像真的一回事似的。但无论真心还是嘲讽,一旦表露出认为其调查是虚假编造的,“世界真相”就会直接开骂,甩下几个之前发的链接,指明了告诉人家自己的调查都是百分百的真实;结果等真有大佬发帖开始扒 “世界真相” 的那些调查来源都是些特设电影和艺术作品后,这人却又鸵鸟埋沙子装作看不见了。

但若抛开那不可救药的阴谋论幻想,无论是资料质量,其个人的分析,还是各种链接和图片,“世界真相”的创作和搜罗都是上上乘,所以只把他当成消遣的互动式猎奇文看也是挺有意思的。当时你刚了解到“世界真相”后,更是一连好几个下午都在看他以前的帖子。

每周一北京时间下午5点整,“世界真相” 就会准时发帖,误差仅会在一分钟之内,周周如此,从未断更,至少已经持续了三四年。

一边想着,你已经随手登上了那个吧,而在上面最新发布的贴子便是…

bd0.jpg

“诶,今天这有意思了。”

现在是下午6点02,你看到“世界真相”的帖子是发布于一分钟前。

不仅晚了一个小时,而且今天的标题还与往常的“我找到了新线索证据!”有些不同。

你点开帖子。

bd02.jpg

一楼和之前没什么不同,直接给出链接,有时候是一个,有时候是几个。这些便是“世界真相”的信息来源。

你刷了刷,没有任何回复,毕竟才发布于一分钟前,就连“世界真相”那平时直接占据二楼的惯例个人分析也还没发出来。

那就先点进去看看吧。

http://edbap.scp/s?ac=BMyJLP$N$4EPO/j&=7Y6o8LjMe09hlaeRqs4_ZvjKPN-PRmY4

你又喝了口可乐,把鼠标悬浮在上面,QQ安全管家立马冒了出来。

"未知网站可能存在不必要的风险,blablabla。”

你嘟囔道,随手点了进去。

title.png

网站看起来很是奇怪,周围没什么广告,左上角是一个标志,圆形周围插着向内的三个箭头。旁边写着SCP基金会。

视线向下低去,你看到了一行警告。

warn.jpg

“哇,不会真的是有什么东西吧…弄得这么诡异…”

当然不会真有什么东西,这也不是你第一次点进去这人发的链接了,以前确实有不少的私人网站布局挺唬人的,什么暗网丝绸之路银河联邦觉醒大学,好几次还给你转到了土耳其伊朗那边的某个伊斯兰教交流论坛,也不知道这人从哪找到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一个比一个猎奇。但可惜后来都被扒出来了,要么是假的,要么是些不着边际的牵强附会。

你想到,但又看到那行警告,心跳稍微加快了些。

你轻击鼠标,选择访问数据库。

这个网站打开了一个新的标签页,你切换过去。

一个列表映入眼帘。

menu1.png

“嚯…这么多…”

这网站有点意思,这么多链接,一个一个点开也不知道要看到什么时候…

既然如此,那不如找几个特殊的先点开看看。

你的眼神被SCP-001吸引,别的SCP几几几都没有跟字,就这个有,估计有什么不同。

你挪动鼠标,点了上去。

网页缓慢的加载着,你看到浏览器右边的滚动条随着页面加载被扯出老长。

warn.png

你稍微瞄了一眼那些字,就开始向下滑起鼠标滚轮,就像无视QQ安全管家一样,丝毫没把这些奇怪的警告放在心上。



















笑话,要想禁止陌生人访问某个页面,编网页的时候有的是方法,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的写这么一大串乱七八糟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你拿起可乐罐,又喝了一口,然后说道。

“‘最高机密’…还‘已锁’,真的搞…”


















m1.png

你笑着停住了嘴,最后一个音节并没能发出声音。

这是一张漂亮的图片,上面栩栩金环闪耀转动着,你的目光一接触到它便没能再挪开。

fractal-Jan19_1.jpg

模因抹杀触媒启动

实在是太迷人了。

这金环。

f2.png

这红刻。

f3.png

这相交点。

f4.png

这图片的构造彻底吸引住了你,现时,你的脑海中充斥的它的图像;因为你的眼神直盯这电脑,无法离开,所以仅仅能用余光来辅助手,把可乐罐被平稳的放在桌子上。

然后你伸出双手,握住电脑显示屏两侧,将脸尽可能的贴近屏幕,意识全部集中上去,企图把这图片中那些深邃的几何分形全部刻印入你的记忆中,永不遗忘。

但是…

但是为什么?

bd1.jpg

为什么这里有个斑点?

你伸出手指,刮了刮电脑屏幕。

bd2.jpg

你发现这个图片的左下角有一个斑点,与整个图片的金红旋刻格格不入,几乎就像是硬嵌在那里的。

你试图无视它,但你意识到它的存在后你便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无视它了。

你试着把注意力集中到图片的其他地方,以此来忘记那斑点的存在。

f5.png

比如这个金红旋环的中心,扭转着,闪烁着芳华的鲜艳。

但是你做不到!你知道那个斑点的存在,而它一直在那!

你稍微把目光移过去一点,它似乎变大了,变得更加突兀了。

bd3.jpg

啊..或者..或者先看看什么别的地方…比如这里..

f7.png

或者这里…

f6.png

在这一瞬间,你撇过视线,睁大双眼,紧紧盯住那个斑点。

bd4.jpg

没错。

这图片的左下角确实有个斑点。

它的存在令你感到相当不适。

它不应该存在于那里。

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

这个想法如同泄洪般占据了你的所有思想空间,你的眼中不再存在有什么汽水,电脑显示器,网页,图片的其他部分。

所剩的,只有那个斑点,而它正在不断蔓延扩散。

你忽然惊醒,意识到自己这一诡异的状态,意识到你仍坐在电脑前,意识到你的额头不知何时已经布满汗珠,背衫被汗水浸透,胸口的心跳扑通扑通直响,震得两耳鼓膜生疼。

但你也意识到那个占据了你大半视线了的黑色斑点,你不想再看到它了,你不想再想到它了,你不想再知道它了,你要它滚出你的思维!

你伸出手去挡电脑屏幕,却不小心碰倒了可乐罐,它倒在机械键盘上,酸甜的汽水渗淌进了键帽间的缝隙。

而那黑色斑点却如同黏在你的视网膜上一般,穿透过你的手,继续它的蔓延。

你试图把它从图片上扣下来,但手指和电脑屏幕的摩擦只能发出一阵阵“沙沙”声,而那个斑点却仍然横在那里,继续它的扩散。

你尖叫出声,想要表达这个斑点没有任何理由会出现,它不应存在,你想要它消失,但没有任何办法,你能听到的却只有惨白压抑的电脑散热风扇响声和那越来越快越来越宏亮的心跳声。

恐慌在不断累积,黑点依旧颤抖着,遮挡着那本应反馈的正常视线。

你伸出手指,作出了选择。

血汁横流,强烈的疼痛自鼻梁以上渗透进你颅骨的每一寸质地,视野陷入模糊,你痛嚎着。

但是…

“它依然在那里!它依然在那里!”

你吼叫着,即使周围的一切布满血红与黑暗,你却知道,那斑点还没有消失。

四面八方传来落锤般轰响的心跳声,间断越来越短,接着,戛然而止。





























fractal-Jan19_1.jpg

模因抹杀触媒启动

未检测到生命迹象

访问终止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