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化
IMG_1646.JPG

你知道什么与它们有所感情牵连的地方?比如说情感与某个实际物理位置相关联。像是在那地方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会影响它的气氛。

最初,除了在亚利桑那州石化林国家公园的乡间露营外,没有其他露营。太多珠宝状石化树被窃取。但是外面有一个“免费”的露营地。

别呆在那里。这是一个邪恶的地方。那里能量很坏。所有的车都在那里停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是五六十年代的型号。每一辆都有布满灰尘的窗户和轮胎。它们的所有者发生了什么?店里唯一一个人,那是个中年西班牙裔或印第安裔的收银员,无论从外表看上去还是说起话来都像个死去的女人。店里摆满了琥珀中的动物标本和昆虫,还有无法辨认的生锈工具和其他“前沿”古董。营地里满是巨大的石化树,被用来充当停车标记,丑陋的假木头圆锥形帐篷外面印着奇怪的假印第安人图案,可里面却住着大蜘蛛和蝎子。这两件事似乎都有点亵渎神灵。

我们无法决定要做什么。那时我们和孩子们在路上已经有两个星期了,在那之前我们有很多愉快的露营经历。可这次我和Stephen都失去了信心。Jack想回到20英里外的霍尔布鲁克。Larry只是害怕。这是我们在旅途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我们都在努力战斗却又如此崩溃。

空气中有一股恶臭从一条敞开的沟渠中散发出来,狂风呼啸,时速超过40英里。商店里那个奇怪的女人断然地向我们保证它会在黄昏时消失。她撒了谎。唯一可以避风的地方是在一个小山坡上的一个巨大的混凝土广告牌后面。但我和Stephen立刻都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或什么人被埋在那里。

就在太阳开始落山的时候,两辆房车开进了营地。里面灯火通明,居住者似乎相当满意。我们做了一个决定。我们就待在车里,睡在车里,因为风太大了,没办法把帐篷搭在唯一余留的光秃秃坚硬的沙漠上。我试着在黑暗里在野餐桌上做晚餐,但食物就是无法烹饪好。施特罗干诺夫产面条开始变黏糊了。沟渠里的恶臭迎风吹过我们的就餐区,使我们失去食欲。Jack和Larry用胶带把防水布缠在野餐桌上,我在炉子前努力奋斗,而Stephen重新整理我们的车,让我们睡在里面。最后,食物终于热好能吃。我们在黑暗中吃着。我努力洗碗,然后我们爬进车里睡觉。

从那时起,这个地方真正开始影响我们。Larry无法安定下来。Jack感觉自己要哭了,并大声公然哭了起来。睡在驾驶座上的Stephen和我给孩子们讲了一些有趣的露营故事,试图让他们振作起来。但最终我们还是失败了。那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大约凌晨两点,Stephen醒了。后来他跟我说起这件事,他说他听到狂风低低的呜咽声。

最终黎明到来。我们感到很害怕,便匆匆吃了早餐,包括咖啡、西班牙香肠、土豆和鸡蛋,然后把车重新装好就走了。我进去向那僵尸一般的收银员抱怨,但她不在,而且似乎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她曾经在这里过。

它一定就是那种地方,因为我们一离开去公园,我们又都很开心。这只是一个恶业果报的地方。这里确实有什么问题。当我们离开的时候,我记得我又看了看那些房车,想知道他们是否和我们有类似的经历。

他们的轮胎瘪了,窗户满是灰尘。

IMG_1641.JPG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