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系展覽日中的相遇
评分: +11+x

於中央塔下的廣場中,與平日的安靜不同,更多的是學生的喧鬧聲與散佈在空氣中若有若無的敵意。

某個人站在這團混亂的中心,就制服左臂上的臂章看來是個已經進入書院一年,準備加了學系的一年級生。

"嘿!兄弟加了我們超理學系吧!"一個男生這個時候突然兩手架住這個學生,打算將他拉往身後的攤位,他劇烈的掙扎起來,但學長死死拉住,但很顯然這不是他唯一的麻煩。

學長"!這就不厚道了吧!這位先說要去我們神話研究系的!"某個學姊突然從旁邊竄出,拉住了超理系的學長。

"不是吧?這位小兄弟可以說先來我們這邊的欸?"

"我不是!我沒有!唔……"還沒有說完便被另一個人直接雙手環抱注少年的腰。

"別碰到我的那裡啊!!!我不是……噗…捂。"一瞬間他所站的地方就不在廣場的大地,而是高聳的高樓頂部,他看了看周圍只有一個人。

"恭喜你成功造成一場大混亂,看看你所造成的大混亂吧。懲戒委員會與巡守隊又要哭了。"戴著巡守隊臂章的少年以戲謔般的聲音說道。

他往下看就看到以神話研究系與超理系為中心,往其他攤位造成的大亂鬥,而統一戴著巡守隊臂章的巡守隊被圍觀群眾阻擋而無法進入疏散人群。

"你先在這裡待著吧。這麼一鬧想必也很難決定要選擇什麼學系,那麼我也要去鎮壓這次事件了。畢竟我也紅外套的一員。"神秘少年往身後一仰消失在天台上,而下一秒少年出現在混亂中心,拿著警棍狠狠的往某個學生的後頸敲下去。看來沒我什麼事情了,少年如此想著。


"我從沒有想到過我會在學校水車跟往人群丟催淚瓦斯的景象。"少年盡可能平靜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這已經算是最瘋狂的一次了。自從校委會設下最高活動資金的量與必須提交申請金費的程序後,各系的明爭暗鬥也越來越激烈,至少這明面上的爭鬥還很好處理。"瘦小的少年看了看天空。

"學長!你可以當我的嚮導嗎? 我小心翼翼的道

"可以啊!畢竟你搞出這麼大簍子,當然那不是你的錯,不過大家都說要盯緊你了。"他說。等等難道我已經被認定成災難吸引體嗎?

"話說學長為什麼你會呃…瞬動甚麼的?"這種問題在書院這屬於嚴重刺探他人隱私,我一說出口就後悔了。

但他顯然並不在意,至少他沒有直接把我從7樓丟到一樓。

"學弟,如果是正常情況其他學生不是對你變冷漠,就是直接給你一巴掌。"他嘆道。

"抓住我的手,如果還有不要尖叫,不管看到什麼或聽到什麼都不要去回應。"

"诶?什麼東西?"我還沒說完他就抓緊我的手,而周圍的景色也已經消失了。

光離古怪的光景出現在眼前,似惡魔的耳語在我耳邊飄盪,而寒冷從心靈與生理的方向不斷侵蝕我,而我看到了許多人,有的是逝世的親人,有一些穿著與我相同的制服,我覺得我認識他們,但我卻想不起與他們的生活,當我想要回應他們時,我眼前重新變回現實世界時,他們變成了……其他東西,而門戶已經被關上,我坐在地上大口呼吸空氣。 

"那些是什麼?那裏是什麼地方?"我對學長道"它們是什麼?"

"我所屬的一族,曾經有人去回應過它們。然後……"學長沉默一下後繼續說下去。"當時來到這邊的東西就讓方圓數十里的生命全部死去,之後現在基金會與聯盟的前身組織們,將那個地方分離出我們的世界,侵蝕才結束。"學長悠悠的說完。

"我們一族稱呼它們為無界之民,在什麼都沒有的地方誕生的未知之物,跟洛夫克拉夫特的克蘇魯神話中的神明很相似對吧?"他沒有再說什麼。

"我們還是去找合適的科系吧!"我不打算繼續深入學長的種族以及無界之民的話題。

"我先為你介紹,機械人學系……

"現實研究學系……

"異常組織交涉學系……

"機械研究學系……

到最後異常藝術學系因為某人的畫作,加強了太多感情與特殊模因,讓所有在場者大腦情感崩潰,而我們很幸運,沒有進去那個恐怖的地方。

"我該怎麼辦?每個都想要卻也都不太滿意?"我抱著頭低聲道

"放心。書院這麼大不可能沒有適合你的科系。"學長拍拍我的肩膀這麼說道。

我們不斷的往前走,走到最後才發覺,除了他們外這個路上已經沒有了其他人,建築物殘破不堪,視野中沒有任何除了他們以外的生命存在。

"這裡是……哪裡?"我困惑的看著周遭。

"封禁區域。看來這個地區的趨人暗示與魔法減弱了,否則我們進不來的。"學長雙手放到口袋中,凝視著街道的盡頭。

"封禁地區?可是正常情況下……"封禁地區將被放逐隔離到香城外。

"雖說是封禁地區,但這裡負擔著維持香城的一個中樞,如果把這裡分離……"香城就會分崩離析,我在心裡默默的想著。

"當初他們以為這裡是個不可侵犯的中立地區,我們是求知者的庇護所,教導者的天堂,我們不需要戰士。"學長半跪在地上輕撫著破裂的石板地面。

"但災難就是如此的快,多麼讓人難以著摸,某些人入侵了這裡,而後杏壇與CC聯手讓這件事被掩蓋被遺忘,因為他們不想讓人知道他們沒有辦法保護自己人。"學長的聲腔越來越低沉,而且似乎包含著憤怒?

聽到他的話,我的腦海中浮現了殘破的畫面,尖叫聲,兵刃交擊聲,慘叫聲,爆炸聲交織,這裡宛如成為了地獄,人們不斷在地上滾動著,黑色的毒氣鑽入我的身體,血肉就像被啃食一樣,而某個身穿防護服的人抱起我,在我耳邊輕語"一切都會沒事的。"而我聽到的最後一句是"該讓那群婊子養的渾蛋知道我們的反擊了。"

我差點跪坐在地上,但由於學長連忙把我扶起來。

"你看到了什麼?"他劈頭就問。

"鮮血,哀嚎,痛苦,某個人抱起我並說出該讓那群婊子養的渾蛋知道我們的反擊了這種話。"我渾身顫抖,但一想起抱起我的人說的話,顫抖就停了下來。

"過去被銘刻在這裡的回憶殘片嗎?"學長如此的喃喃自語著,在書院中學習的我也理解了他的說法,某些時候人或生物在瀕臨死亡時,他們的思考將被銘刻在土地中,例如:戰場,處刑場這種地方,所以那不是我的記憶嗎?

"那是什麼?攤位嗎?"我看到了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東西。而學長則滿臉詫異的說。

"不可能啊!這裡可是封禁區域欸!不對……也許正是因為封禁區域才會出現這些現象。"學長走近攤位,我也趕緊跟上他。

我們走進攤位所在的建築裡,但我卻看到不可思議的奇景,我以為走進的地方只是小店面,但柔和的光芒自頭頂上玻璃透下來,地上不是冰冷的大理石,也不是柔軟的毛毯,而是綠草如茵的大地,而且這裡寬廣的不像話。

"這怎麼可能!這是幻覺嗎?"我驚訝的大喊。

"學弟,仔細想想你進入這書院一年的所學吧!這不是幻術甚至不是轉移。"

"難道是把空間擴充?"我知道這種可能性,但我未曾看到過香城有採用這種技術的建築,而大多數老師也避而不談。

"曾經這個方法在香城很盛行,至少在這個封禁區域出現前,當時入侵者關閉了這個地區的擴充空間,大量的空間被擠回原本的大小,所以到這種技術完善的現在,香城也極少在採用這種技術。"他道。

"歡迎你們來到聖克里斯汀娜書院的博物科展覽間。"身後傳來的人聲,讓他們兩個一起回頭。

"博物學系?但就算是博物學系也應該不可能在這裡辦展覽!"學長道。老實說我也只聽過一些博物學系的傳言。

博物學系可以說是書院最早出現的學系,但到現在卻已經凋零,因為異常學科的研究逐漸深入各自的領域,已經很少能夠應付如此龐大必要知識的天才出現,博物學系逐漸往菁英化的方向發展,它們擁有最好的設備與天資,儘管如此它們還是逐漸的凋零了。

"是的。先生現在的博物學系確實沒有辦法在這裡辦展覽,但過去呢?"神秘的青年微笑道。他身穿陳舊的西裝制服,雖說如此那套制服依舊整潔。

"你是在我們不同時間片段中的過去,還是來自相似世界的迷途者?"聽到這些話,我不禁開始懷疑學長的特殊身分,他所掌握一般學生不會掌握到的東西。

"不。我本來就身在此處,原本我只是個普通學生,在我參加最後一次的招生活動時,我差點死去,為了活下來我藉由當時的展覽物,召喚了一些…..高次元生命或是其他的東西,而代價是我被束縛在現在的封禁區域。"他輕描淡寫的描述自己的經歷,但就算是我也知道召喚祂們的風險,大多不是無法承受所見之物而瘋狂,就是因為錯誤的誓約而死。

"你擁有堅強的心靈與膽識,我的學長。"學長以敬畏的眼神看著青年。

"不!不如說在進來書院前,我很擅長這種事情,我原本是右相位的奇術家族出身,但我選擇了叛逆的道路,我想要看左相位的世界,結果我還是被束縛在這里。"他露出了苦笑。

"我聽過關於一些你的謠言,但我沒有想到你真的存在。"

"你知道這樣子講我好像是個傳奇人物一樣。"青年微微一笑。

"作為一個管理者,我想我必須送你們出去。"隨後青年道。

"不過我想請求你一件事情,既然你說這邊是博物學系的招生展覽,那可不可帶這小子參觀參觀?"什……什麼?

"等等!學長,這樣也太!"我驚訝的看著他們兩。

"我想也不是不行,畢竟有能力闖進來的人一定程度上就擁有著相對應的廣泛知識。"青年緩緩的道。而我的大腦陷入了混亂一般無法做到任何思考。

"那就謝謝你了。"

"等等!學長,我們不是闖進來,而是無意間走進來吧!"我把他拉到角落,對著學長小小生的說。

"這並不重要,重要的事情是這對你有好處就足夠了。"學長悄悄的說完。

"既然兩位商量好了,那我們便開始吧,睽違多年的展覽啊!"青年毫不掩飾話語中的興奮。

我隨著青年看著許多展覽物,並實際操作它們,很顯然的它們在青年的保養下,依照它們原本的功用活躍著。能產生水的杖子,能夠讓人看到奇術力量在現實中流動軌跡的眼鏡,隱身的斗篷,連奇術鎖都可以破解的鑰匙,古老的拐杖內藏奇術劍鋒,只有一個背包大小的移動工房……無數奇蹟之物在我眼前顯現,這就是博物科的實力,輕易的看穿在這裡名為奇蹟的異常,將它們分門別類,找到它們的應有主人與該有的軌跡。

"這個卡你交給博物科的Carr教授,他會知道你是我所帶領參觀的人,他應該會開特例給你參加入系考試。"領走前青年交給我一張卡片,博物科的標誌被繪畫在卡面上,赤與金所描繪的六邊形與智慧之龍的圖章,我趕緊低頭道謝。

"不。這是你應得的,你在裡面所展現的實力表實你有足夠的基礎加入博物科。"青年微微一笑,關上了移動門。

"很精彩的一天吧?你想要加入博物科嗎?"學長拍拍我的肩膀。

"對!我想要進去。"我仔細想想後,我決定加入博物科,雖然我不確定我有沒有能力通過考試……

"對了。你的名字是什麼?我好像還沒有問。"學長笑著問道。

"我的名字是…….?"我想不起來?我想不起來?為什麼我想不起來?我甚至想不起我在今天以前發生的事情!

"為什麼……我…..想不起。"我跪在地上抱著頭,而學長開始用帶著那疑似憐憫的口氣開始道。

"魏明賢,1981年,1996年成為聖克里斯汀娜書院的學生,1997年因為灰霧事件而被異常納米機械侵蝕身體,而被送入返生之廊緊急保護至今。對。這就是原本的你,現在你的身體被封印在返生之廊中,這裡的你恐怕是因為香城位在大世界外,偶然獲得短暫實體的意志而已。"學長看著我的臉龐,我可以感覺到身體逐漸的崩解,我的身體逐漸變成透明狀。

"救救我……"我小小聲的道。

"放心吧!孩子,我們絕對會把你帶回來,今天你所經歷的事情你也絕對不會忘記。"他在我耳邊輕聲細語的發誓。最後我閉上眼睛墮入黑暗中。


最後少年剩下的只有那一張卡片而已,學長拿起卡片放入口袋中。

"在你醒來前,這張卡片就由我這個不稱職沒有守護到你們的校長保管。"校長輕聲細語的說完。

"校長先生,目前已經確認封存在返生之廊的8541人中已經出現了大量的離魂者,恐怕他們……"作為理事會成員之一的嚴,並沒有把話說完就沉默了下來。

"立刻將他們喚醒,並進行再生治療。"校長並沒有回頭,而是看著香城內的夕陽。

"我明白了,不計代價將他們恢復正常,就算要跟冥界撕破過去的契約也一樣。"嚴準備拿起電話前又被叫住。

"還有召集所有人手,通知梁主任與R.D,我們要讓灰霧事件的造成者知道,欺負我們學生的下場。"校長悠悠的說完。

"只要他們還有沒畢業,他們做錯什麼或是被攻擊,我們都會保護他們,因為他們是我的學生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