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控服务中心通话记录#17382

评分: +32+x
blank.png




<通话开始 00:00>
“喂…喂?请问是中分主控服务中心吗?”

“站点,姓名,员工编号。”

“429号站点,张…张博士,编号是3827。”

“4级研究员张博士,对吗?”

“对…现在情况紧急,我身处于巨大的危险中,并且这种危险是随时可能降临在我身上的。”

“请问您遇到了什么困难?”

“上个月…咳,从上个月开始,我们站点一直在发生许多异常的事件…非常的异常。从那时起,站点内的设施仿佛突然间变得完善了,甚至多出了食堂。更可怕的是,每当我睡醒,站点中就总会凭空出现一些空房间,甚至不知被逐一谁编上了号。”

“请您继续。”

“好…好。在那之后不久,空房间中多出了许多奇怪的小玩意儿,彩虹糖、大字报、荷兰猪,甚至还有一个充气娃娃!那些房间被重新命名为‘收容间’,通常来讲,有新的项目被站点收容,我们会收到通报的——至少站规是这么讲的,但我天杀的从来没见到过什么通报。唯一一次也只是发现了一张掉在0198收容间门口的废纸,不知是哪个没脑子的货在上面写着小写字母的scp-cn-2918,仅此而已!”

“这边认为这些情况可能只是某个无聊的员工引发的闹剧,如果查明原委这边可以帮您对那个人进行处分。”

“你他妈听不懂人话吗?一个人能干出这些事?建一堆房间,然后造个他妈的食堂?”

“请抑制住您的怒火,这边会尽力配合你。”

“收起你混账的官腔…还没完,从发现纸条之后,站点多出了‘重收容区’——我发誓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听说这个词,那里时不时会跑出一些畸形的怪物,话说你见过通体金光的喷火龙吗?或者生殖器官长在脸上的黑猩猩?那绝对是我最绝望的时光。不仅如此,这帮混蛋极具有攻击性,但特遣队总是能在它们闹个底朝天之前赶来射死这些混蛋生物,我计算过,他们总是精准地在危险距离受害者一公分时赶到。”

“我想这只是收容措施不完善导致的收容突破罢了,如有收容强度方面的问题,这边会请专家给您评估,并及时进行调整。”

“妈的…特遣队!你不会不清楚特遣队是干什么的吧!他们并不驻扎在站点里,更何况这只特遣队的名字——‘中华护卫队’,这是在开玩笑吗?”

“暂时没有‘中华护卫队’的检索结果。”

“我想也是!…还有什么…对了,这些物件总是会凭空转移和消失,我曾亲眼看见一盒化妆品消失在收容间中,随后出现在另一个房间里。一个头竖着分成两半的人突然变成了头分成两半的母牛…这只是些个例。”

“请您继续。”

“就在前天,‘重收容区’旁边凭空多出了一个大型寝室,几百个D级人员几乎同时从床上醒来。”

“我并不认为这有多异常。”

“不异常?大型的人员流动我们连个消息都没有,就这样凭空多出一个寝室和几百个活人?更何况…这帮人就是他妈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我不明白。”

“就是长得一模一样!这已经完全超越了我的认知,我见识过那么多异常,从来没有这么邪门的事情!”

“这边认为这些情况可能只是某个无聊的员工引发的闹剧,如果查明原委这边可以帮您对那个人进行处分。”

“你说什么?”

“这边认为这些情况可能只是某个无聊的员工引发的闹剧,如果查明原委这边可以帮您对那个人进行处分。”

“你在开玩笑吗?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我不知道你是榆木脑袋还是单纯的傻逼,我希望你尽快将电话转接给另一个接线员!”

“您好,主控服务中心128接线员。”

“你已经知道情况了吧!希望你不要和那个弱智一样犯无趣的低级错误!”

“请抑制住您的怒火,这边会尽力配合你。”

“所以我该怎么办?我现在随时可能被不确定因素杀死。”

“站点的其他员工知情吗?”

“其他…我根本不认识他们。”

“我不明白。”

“单纯的…不认识,我从来没和他们说过话,他们也很少交谈。我倒是见过几个人在我面前死去…我不知那时的我为何没有半分怜悯…可能是出于对死的看淡?”

“……”

“很可笑对吗?我身处在这种燥乱之中还想求得安慰的样子。”

“……”

“说话。”

“那么张博士请问您具体需要什么帮助?”

“多派点人,到我们这儿,救我出去。”

“请问地址是?”

“…你在开玩笑吗?你们不应该记载有所有站点的地址吗?我从工作起就没有离开过站点!哪里记得确切的地址!”

“我们只有34号、71号等站点的地址,并没有记录429号站点的地址。”

“原因是什么?”

“它不存在。”

“操!你在说什么屁话,它不存在那我脚底下踩的这块砖是什么?空气?”

“我无法帮助你。”

“你——(咔)啊啊啊啊啊!靠!我的腿被卡在收容间的墙里了!这堵墙是从哪里出来的操!这个收容室凭空出现到我旁边了操!啊啊啊啊啊!”

“我无法帮助你。”

“啊啊啊!定位我电话的位置!救救我!”

“我无法帮助你。”

“够了混蛋,让你做你就做!基金会不把博士的命当人命吗?!”

“我无法帮助你。”

“这个混蛋机构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我的站点不存在?那这里是哪儿?我周围的人又是谁?那些彩虹糖和黑猩猩又是什么?他们看得见又摸得着,现在你跟我说他们不存在?如果这个站点不存在,那我也就不存在对吗?靠!真他妈疼!你大爷的,我们的站点是年度优秀站点,有十几个员工得到了基金会之星!这都是铁一样的证据,我们的荣誉都是真实的!这些都写在站点的大字报上!我——”

“你参加过基金会之星的颁奖典礼吗?”

“…没有。”

“你现在还有疼痛感吗?”

“…没有…怎么会…?”

“你在这里工作了多久?”

“一…一个月?”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假的,这个结果你接受吗?”

“我为何要他妈的接受?!”

“你有亲人吗?”

“我…”

“你叫什么?”

“我叫张…什么…”

“中分主控服务中心128号接线员为您服务。”

“为什么…”

“以上通话记录已记录在案。”

“还有别人这样向你们发出过请求对吗?像我这样的人不止一个对吗?”

“如果对于本次答疑满意,请按#键。”

“这都是假的,这只是个简单的虚拟演习对吧…?”

“如果有不满,请按0键反馈。”

“你还有…人性对吗?你还能陪我说话吧…一定是这样吧,求求你,我不想死的如此孤独,可以多陪我说说话吗?”

“以上便是今天的全部答疑,时长37:20。”

“听听我,回答我。”

“如还需帮助,请再次拨打此电话,中分主控服务中心随时为您服务。”

“求你——”

“接受现实,我对其他人也是这么说的,基金会高层已经在调查原委,请稍安勿躁。”

“所以呢…我到底是什么…?”

“无可奉告。”

“…告诉我,别在隐瞒我什么,我警告你赶紧告诉我真相,老子至少要死的清清楚楚!”

“你以为我他妈知道吗?!我们所得到的全部信息也都只是高层的部分推测,比如什么‘操盘师的手笔’、‘创世神的玩笑’这种没人听得懂的鬼话!如果我们知道该如何救你,你的屁股早就他妈放在我们休息室的沙发上了!祝你好运!”

“你——”

<通话结束 40:12>

来自<O5指挥部 的邮件>:

正是这样,事实往往是残酷的。我今日调取这段录音放在这里是为了引以为戒。受害者很多,他只是其中的一个而已,我们推测这一系列的事件有可能是[数据删除]所致,在以前的部分记录中,“他们”也出现过。关于此类信息的过多描述属于机密,我不能在此提及。再次声明,我们不是有意隐瞒,只是有些事情最好不要揭明为好。
各位站点主任,请积极进行站点心理评估,及时矫正员工的心理状态。如有需要请致电主控服务中心,如果遇到相同状况的话…
祝你好运。

——O5-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