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飘零
评分: +26+x

2020 2 16

20:10 福州 Site-CN-19中央区

吴荇钊长叹一口气,小心确认办公室中无人后,戴上手套,打开上锁的抽屉,抽出那份要命的文件——《关于Site-CN-19副主管龙安违法乱纪的二十项举报材料》。没署名。

吴荇钊小心地翻开这份文件,杀气扑面而来。从挪用公款,非法持股,到在实验场合穿搭不规范等无所不包。甚至捅出例了那个全站点都知道的罪名:敲诈勒索公私财物。

作为CN-19站点的老牌成员,吴荇钊自然知道站点大量资金通过非法途径得来。但站点每年也能正常运作,福利照发,职员也是赚的盆满钵满——这都离不开站点大量的灰色收入。

他迅速做出判断——这是一次政治打击。

但是谁?为什么是现在?这些年来有太多的人员变动,而龙安一直屹立不倒,为什么在现在祭出这一发毫无作用的炮弹?吴荇钊从头到尾再次阅览这份文件,自己并不是检察出身,这些条目的真假性,一时间竟然无法辨别。

不论如何,在现在这种特殊时期,这份文件无疑是烫手山芋。吴荇钊深刻认识到,自己绝对不能失去龙安的大力支持。

他决定给龙安发一封加密邮件。


20:12 福州某KTV

吴荇钊不安地交错着手指,身旁的公文包中装着那份文件。

门咔哒一声旋开,一眨眼的时间,顶着一头轻快的粉红色短发跳跃着进入房内的Site-CN-19的站点副主管就坐到了吴荇钊旁边。

“我们时间很紧,所以长话短说……”

“我知道。”龙安一把脱下外套,“时间是很紧,我那边还有文件——”

“我不是那个意思……”吴荇钊迅速制止了龙安脱下衬衫的举动,“我不是——咳,姑娘,正常点。”

龙安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她背过脸去捡起地上的风衣。

尴尬的四万五千毫秒后,吴荇钊开了口。

“我这里有份材料,是几天前那位死亡的职员手中的。关于你的。”

吴荇钊吸了口气,戴上手套,缓缓地将那份举报文件举到龙安眼前。后者看到封面上的文字,倒吸了一口气。

“你什么意思?弹劾?”

“我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我只想知道里面有多少水分。带上手套,副主管。”

龙安接过那双一次性pvc手套,接过文件,急不可耐地翻阅起来。吴荇钊饶有兴趣地看着龙安皱起眉头,听着哗啦啦的文件翻阅声。他端起那瓶七喜。

“我看完了。”漫长的七分钟后,龙安说。吴荇钊差点没把嘴里的饮料喷出来。

“我想要知道的事,这些事情究竟是不是空穴来风。”吴荇钊放下饮料瓶。龙安叹了口气,表情凝重起来。

“我可以负责地说——这里有没有窃听器?”

“检查过了,没有。”

“好,那么听清楚。举报有真有假,鱼龙混杂。但仍然可以对我构成威胁。我不知道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假设——只是假设——我们没有站在对立面的话,你必须再给我一周时间善后。”

“恐怕没那么多时间,还有那位死亡的职员需要考虑。”

“你必须给我,如果你还想要调查继续下去的话。”

“您似乎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女士。”吴荇钊看着对方额头上的汗珠,“您现在只能按照我的时间表来做。”

“我以为我们是一边的。”

“我们的确是一边的,所以你才需要听我的……里面有多少文件能让你下台?”

“大概三分之一,剩下的罪名都可以洗掉。”

“我只能给你三天。”吴荇钊叹了口气,“别插嘴,这是我所能给你的最长时间。”

“或者也可以更快……你能找到举报人吗?”

“时间足够让你下去了。”

“好吧……我没办法这么快处理掉所有的事情。”

“那就挑重点。拍照回去,选择威胁大的优先处理。之后——”

“不需要你教我怎么做,老吴。”龙安掏出手机拍照,“我自有分寸。”

“但愿如此。”吴荇钊喃喃到。


趁着深夜无人,吴荇钊驾车回到自己的住所,拍照后烧掉了那份该死的东西。

他倒在床上不安地辗转反侧。脑海中的疑点如同幽灵一般在他四周盘旋着。

其中一只写着“WHO”的幽灵从天花板俯冲下来,带着阴森冰冷的气息,张开那满是腐臭味的血盆大口,用它上下两排由碎玻璃组成的牙齿向吴荇钊狠狠地咬了下去——

“喝啊!”

大喊一声,从梦中惊醒,擦去眉间的汗珠,吴荇钊将脸埋入手掌中。

2020 2 17 7:01

摆好两个枕头,拉开窗帘和窗户。贪婪地大口呼吸着来自窗外的新鲜空气,仿佛新生婴儿一般肆无忌惮。

接着一阵紧张的敲门声又将他拉回了现实。吴荇钊整了整自己花白的头发,极不情愿地走到门厅打开大门。自己的下属孙仁杰正拎着一袋点心站在门口。

孙仁杰总是给吴荇钊一种亲生儿子般的感觉。那一头永远理不直的卷发也成为了这位刑侦部小年轻的象征。加上他无话不说,身先士卒的奉献精神,使得吴荇钊对他颇有好感。

老人将年轻人让进屋内坐下,从柜子中取出玻璃杯。

“普通茶就好,您知道的。”孙仁杰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吴荇钊笑着泡上一壶铁观音茶。

“所以,无事不登三宝殿,什么事?”

“没有……只是路过这……顺带看看您老。”

吴荇钊咯咯笑了起来。

“你小子少来这套。私下过来看我还会拿公文包?是什么事让你在上班路上打扰一个老年人?说吧。”

“我就这点小心思都能被您发现……是,我昨天受到了一份报告,其中列出了一条可能的作案动机。”

“哦?”吴荇钊努力装出感兴趣的样子,“说来听听。”

孙仁杰抽出手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清清嗓子。

“据昨日赵琉光他们对李欣怡做的笔录来看……似乎死者生前曾起草了一份针对龙安的举报材料。原本是想要交给纪检,但现在看来……那份文件是找不着了。”

“你的意思是……这事是龙安办的?”

孙仁杰两眼网上一翻:“我可没这么说啊。”

“得了得了。如果真的是的话……那我们现在可就被动了。”吴荇钊喝下一口茶。

“是,所以我今天早上过来问您,我们怎么整?”

“怎么整?该怎么整就怎么整呗!她是副主管了不起啊,上面不是还有一个主管吗?按着你自己的想法来做。小心点,别被人给阴了。”

孙仁杰激动得站起身来:“多谢!有您这句话我就安心多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走吧走吧,”吴荇钊晃了晃手,“别让老头子耽误你的时间。”

孙仁杰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向吴荇钊点点头,随后大步流星地走出公寓。吴荇钊走到窗边向下俯视着,看着孙仁杰钻进那辆凯迪拉克,从辅道拐上城区主路。


“怎么样?”

“我不敢打包票,那是老顽童啊。潜龙已经给了他方向了,要怎么走是他自己的事。”

“会是个威胁吗?”

“我已经考虑到了。”

“好,我们这里也只需要两天。下一批猪肉就从冷冻厂运出,到时候还请多多配合。”

“那是自然……当心,厦门那边的话……还有‘锻钢’。”

“我们自会处理。”

“我知道你们会。上头很有信心。”


上午 8:02

“比我想象得快了不少啊。”吴荇钊打趣。

“我从来没见过刑侦部干活这么神速。”龙安握着方向盘,“文件的事情他们已经知道了?”

“是。你快成为嫌疑人了。”吴荇钊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时间不等人啊。你那边呢?”

“还没完。我还在想办法处理山庄股份的问题。有不少买家愿意帮忙,但具体哪个家伙靠谱不得而知。到头来得感谢下Ting论坛的同志们,他们伪造证件真有一套。其他超出规定范围一些股权‘已经在2018年'转交给一个无名小卒了。”

“你的进程还得加快。一旦移交给纪检处理,事情就不在我的控制范围内了。而且仁杰那小子,铁了心往你那查——你这几年究竟得罪多少人了?”

“可能……我数不过来。”

“得了。现在阵营已经分出来了。你自己看着办。我没法帮你太多……”

“好,先这样,我要进隧道了。”

放下电话,吴荇钊脑海中思绪万千。自己的下属究竟是满腔热血,还是有意为之?

他感到从业四十余年来的第一次迷茫。

似乎前方有着一片看不真切的烟幕在静候着他。而他却还在边缘徘徊,思考着要不要进局。

长叹一声。吴荇钊拿起电视柜上的相框。照片上是一家三口,年轻的自己和孩子笑得很灿烂。

“南……你怎么想呢……”


晚上23:07

龙安叹了口气,目送着情报贩子的传送奇术幻化成漫天飞舞的蓝色EVE粒子。看看自己空空的支付宝余额,心头一阵紧缩。

不论怎样,买断了所有有关自己的情报,这六个月的工资算是没有百花。她拨通了吴荇钊的电话。


十五分钟前,会议室内。

助理收容主管徐艾迪,助理研究主管Dr.MZK,指调部主管Dr.Hsiashih,装备部主管DRXI,首席研究员Asher Book,刑侦部主管吴荇钊和监察委1的顾凯章书记围坐在桌旁。吴荇钊心不在焉地搅着咖啡。

“这么晚把我们叫出来,有什么事吗?”MZK向后伸着懒腰,“主管和副主管在哪?”

“是这样的……”吴荇钊打开会议室的投影仪,“我们近期在针对站点内死亡事件的侦查中,我们发现了一封与站点副主管有关的举报材料。”

一片哗然。五个人炸开了锅。这完全能理解,自己的上司被审查可不是每天都能碰到的。

“诸位,诸位。”吴荇钊站起身来,叩击着桌子,“稍安勿躁,目前情况还不明确,在此是来收集各位意见。下面让顾凯章介绍一下情况。”

顾凯章站起身来,吴荇钊赶紧坐下。几乎同时,他感到口袋中的手机振动。他解锁手机,忽略掉顾凯章的长篇大论,看着微信上来自Dr.MZK的信息。

什么情况?

我也是下午才收到的消息,让我开这个会。

我说的是龙安,人呢?

今天周六放假。有点自由空间也不怎么奇怪。

都没有知会一声就要直接抓人?真有你们刑侦部的。

现在案子这部分交到纪检手里了,不归我们负责。

通知主管了吗?

已经通知,他现在在鼓浪屿。

在厦门?纪检这是要干嘛?谋权篡位吗?

您要是再这么授人以柄,别怪我查你。冷静下来。

吴荇钊收起手机,对上桌对面Dr.MZK的深色眼眸。他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看着PPT上的文字报告。

“——综上,各位有什么看法?老吴?”

“我尊重你的意见。”吴荇钊点点头,“不过要我说嘛,先进行监视吧。”

“我不同意。”装备部主管DRXI敲着桌子,“我主张直接进行抓捕。我们和龙安共事这么久了,她的能耐大家是知道的。”

指调部主管Dr.Hsiashih哼了一声:“抓捕?在哪?市区?考虑影响啊,DRXI。龙安是不是会拒捕呢?这点似乎谁也不能保证。”

“H2,我的看法有所不同。我们在省内进行了那么多次的抓捕行动,并没有面纱破碎事件发生。”

“我想你们诸位弄错了重点。”Dr.MZK放下水杯,“我们现在的问题是,这里的证据足以定罪吗,顾书记?”

“目前仅有这份文件存在。纪检的人员正在加紧核实。”

“Ta-Da。诸位,没有定罪,我想,谈拘捕应该是没有多大意义。”Dr.MZK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反倒有些浪费时间了。没记错的话,合法拘捕是需要手续的——对吧?”

“是的。”一直沉默着的吴荇向前倾着身子,“而且龙安是管理层人员,对她发出拘捕除了证据,需要站内至少三名四级人员的签字确认,我们才能进行拘捕。”

“不如这样吧。目前还没有定罪的情况下,不如先召回龙安如何?至少让她处在我们的监控范围之内。”助理收容主管徐艾迪说,“这样一来事情会方便很多。”

“我赞同艾迪的想法,考虑周全一些。”顾凯章点点头,“不如这样,问问主管的意见吧。”

“不用问了。”一个低沉的男性嗓音从扬声器中传出,“你们相机决断。”

“看来问题解决了。感谢主管同志。”Dr.MZK拍了拍手,“诸位,行动吧。哪位愿意发通知?”


希望你处理的速度够快,纪检这边已经给你发了通知了。

我说你怎么不接电话。大问题已经处理完了,剩下一些小问题就不去处理了。不可能一干二净的。

军火案子还没结束就有人要让你下台。这事情做的还真是明显啊。

会议上有问题吗?

你和DRXI闹矛盾?

是啊,最近几天嘛……工作上的事情。

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吧,这样起死回生的机会不是每天都有的。我去开门,有人来了。

等下,老吴,我还有一件事。

对方离线或隐身

老吴?

吴荇钊?

对方离线或隐身

见鬼。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