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理研究员Picsell Dois的演绎部研讨发言:三明治,叙事的稳定和填充
评分: +15+x

说明:本文转录自供职于Site-CN-02的助理研究员于20██年█月█日晚间在Site-CN-02所做的讲座。

各位基金会同仁晚上好,很荣幸能与大家就演绎部工作中的一些问题做交流与讨论。我是助理研究员Picsell Dois,目前供职于Site-CN-02……呃……麻烦各位静一静,我看起来像一匹天马不代表我就是一匹天马对吧?这个问题如果我有幸能参与关于叙事扭曲或者现实扭曲的讨论的话倒是可以拿来谈谈,不过我想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想必各位都曾经参加过Veleafer博士的演绎部附加讲座,或者说阅读过这次讲座的讲稿。我并不吝惜我对于这次讲座的赞美,它对当前演绎部研究工作中最核心也是最热点的一些问题——包括叙述因、叙事层/域关系、叙事的空白以及代入等问题——做了卓有洞见的论述。但是正如Veleafer博士所言,因为他本人事务繁忙,只是对这些理念做出了一些解释。正因为此,我这无名之辈有了忝立于这讲台,向各位分享我的一些见解的机会。啊,对了,我也是一个Veleafer博士所定义的化身,当然我更喜欢称此为“投影者”。

我今天主要讨论的内容包括三个部分,首先我会对叙事层、叙事域以及“亚叙事”之间的关系做一些讨论,接下来我想由此引出我对所谓“抽象叙事层”和“抽象叙事域”的看法,最后再讨论一下叙事的“稳定”与“填充”机制。

首先,将叙事结构模型从简单的三明治式的叙事分层模型扩展到亚叙事-叙事域模型无疑是一个飞越。但是仅就我个人而言,完全抛弃叙事层模型也是存在问题的,我们需要做的是对叙事层模型进行一个重新认识。

在此之前的普遍认知是将叙事层看作三明治里一片薄薄的乳酪——它只有广度,而没有高度。但是事实上,叙事层是拥有自己的高度的。也就是说,一个叙事层可以分为不同的亚层。亚层的数目是不确定的——可能只有一个,也可能有可数个或者无数个。每个亚层之间看似独立但事实上可以交互,而一个叙事域则可能包括一个或多个位于同一叙事层中的亚层。

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无论是那些老掉牙的“打破第四面墙”的小说或者影视作品,抑或是所谓“作者被迭代进叙事”或“虚构事物被迭代进现实”的事件——这都暗示着叙事层是存在着“高度”的。这种“高度”在Veleafer博士的讲座中被以“叙事域的高维性”的形式提及,同时对于亚叙事的论述中也提到了与此类似的观点。

但是,在关于亚叙事的另一方面的观点可能存在分歧。这一点是亚叙事的整合性——或者说叙事层的整合性。当然这可能只是我浅薄的见识使然。在Veleafer博士的观点之中,位于我们所在的叙事层之下的叙事层可以全部视为一亚叙事,而这一亚叙事与我们所在的叙事层又可以视为我们的上层叙事的亚叙事。“下层世界可任意交互,但不影响本层世界(即作者所在叙事层)。我们之下的叙事层可以全部认作一个亚叙事。”Veleafer博士如是说道。

但是问题也出在这里。

既然下层世界可任意交互,而不能对本层世界造成影响。那么对于我们的上层叙事,或者说“母叙事”,来说,我们所在的层也可以和我们的下层任意交互。

这里似乎有点问题?

因此我认为,立体的叙事层之间,仍然存在隔离。打个比方的话,这类似于一个三明治,从最上面的面包片到最下面的面包片,有很多层不同的东西:酱料、菜叶、西红柿、肉片,不一而足。但是无论是面包片,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它们之间都是相互隔离的。但是每一层相对独立的配料却拥有自己的高度,而且并不平坦。

这样一来,这个问题或许会显得稍微明朗了些。我们的上层叙事构造了一个叙事层,而这同一个叙事层中有不同的叙事域,它们就像细胞膜上的蛋白质一样,插在“叙事层”这膜中,有的只浮在表面,有的部分陷入膜中,有的横跨了整个膜……等等等等。在同一个叙事域的不同高度上,事物可能会发生交互,看上去就好像“上层叙事进入下层叙事”或者“下层叙事进入上层叙事”,但是那只是位于同一叙事层的不同高度之间的事物的交互以及所处高度的改变罢了。但是这种交互是永远无法影响到上层叙事的——即使它们“看起来”影响到了,那也只是位于上层的叙事者在我们这一层相对我们较高的位置建立了一个叙事域并将其纳入了之前所提及的那个叙事域之中罢了。同样地,位于我们这一层的叙事者也可以在位于我们所处的叙事层之下的叙事层之中建立具有不同“高度”的叙事域并如前法炮制,在那下层制造发生的交互同样是与我们这层隔离的。

这样一来,我们便可以谈谈所谓“抽象叙事层”和“抽象叙事域”的问题了。

“抽象叙事层”和“抽象叙事域”这两个概念看起来可能如它们的名字一样有些“抽象”,但是真要做一个稍稍具象化的比喻可能也不是很难:它们就好像三明治不同层次之间的空气以及贯穿整个三明治、让它保持稳定的重力场。

当然,关于“抽象叙事层”和“抽象叙事域”是否真实地在叙事模型中存在仍然有比较大的争议,我向各位介绍这一概念只是因为我个人认为这两个概念有其合理性。各位大可姑妄听之,因为我之后将要提到的叙事稳定及填充机制并不会太多地涉及这两个概念。

这两个概念的定义并不算复杂。“抽象叙事层”是位于两个具象的叙事层之间的叙事层,而“抽象叙事域”则位于“抽象叙事层”之中的叙事域。它们作用可能类似计算机中的缓存——而具象的叙事层则有些类似硬盘这样的非易失性存储设备。“抽象叙事层”并不是叙事,而是实现叙事层之间的作用——甚至可能包括叙事层自身对自身的作用——所需要的接口和/或方法所在的层,就像互联网模型中的协议层一样。至于“抽象叙事域”,则是位于“抽象叙事层”中的,为这些接口和/或方法提供所需的资料,或者存放这些接口和/或方法所产生的临时数据的地方。

想必各位已经注意到了,现在我的幻灯片上“接口和/或方法”这几个字被加粗了。那么,请问哪位能告诉我,您看到“方法”这个词之后,第一个想到的词汇是什么?

……好,就第二排的这位先生……对,就是“叙事流”,或者说,压印流!

没错,正如各位所知,上层叙事实体在对本层(域)叙事进行描述时的主要方式是将“构思”投射到叙事域中的压印法。而这个压印法的主要实现就是构造叙事流,从上层叙事流出,流入本层叙事的目标位置实现叙事压印。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毫无疑问会产生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压印法的主要方式,即点压印和线压印,均无法实现对目标叙事层,或者说目标叙事域,中所有的叙事线的完整覆盖。此外,多个上层叙事实体在对同一叙事域进行压印时,由于叙事流基本制导线,也就是不同上层叙事实体对文字制导做出的调整的根据,或曰“世界观”、“设定”等,必然存在或大或小的不同,由此产生的压印流在作用于同一叙事域时可能发生类似“干涉”的相互作用,使得作用在目标叙事域的压印产生矛盾或冲突。与此同时,叙事框架对文字制导的限制与过滤作用会导致叙事漏洞的产生。在这些问题下,叙事结果中会出现大量的空白、矛盾等现象。

第二,上层叙事的“构思”行为同样会作用于目标叙事域,而“构思”产生的压印流是一种不稳定的压印流。它通常是零碎的、不完整的。如果直接将这种压印流作用于目标叙事域,可能导致目标叙事域出现不稳定、甚至暂时或永久堕入PK级“一体化”存在性万魔殿情景的泥淖。

针对第一个问题,结合我平日的观察,我认为,在套用叙事的过程中,事实上经历了一次“叙事自补全”的过程。这个过程在接收上层叙事者的压印流后,会将其与当前叙事框架进行匹配,并基于叙事框架对叙事中的空白进行填充。在上层叙事没有送来压印流,或是没有下达套用压印流的命令的时候,它也会结合叙事框架、叙事模板等对叙事进行自补全与自填充。

这个机制,我将其称为“叙事自填充”。其作用就好比:上层叙事书写时只需要汇出故事的草图建起连缀故事的“桥”的蓝图,而叙事自填充机制则让这“桥”真的能飞跨于两岸,并让“桥”下有流水,而“岸”上有林泉屋舍。

这个机制同样是一个容错容灾的机制。对于某些可通过历史/现实扭曲处理的矛盾点,若上层叙事实体未作处理,那么这个机制会通过在一定程度上扭曲历史和/或现实实现叙事稳定。不过我认为在这里用“现实扭曲”这个词可能不太严谨,因为这种扭曲未必伴随着休谟指数的波动。或许涵盖范围相对广些的“叙事扭曲”会更加合适?

同时,这个机制还是代理上层叙事实体完成叙事域分割/合并、叙事模板变更等操作的工具。它可能还提供了维护下层叙事的下层叙事的基本架构和方法。

这个问题不禁让我想到了演绎部同仁们常常争论的问题:自由意志究竟存在与否?

假如不把它上升到哲学那么高的层次上,只从对“自由意志”这四个字的字面理解来看,我认为自由意志还是存在的——得益于叙事自填充机制。

这一点的论据可能很多,至少就目前而言我们的时间线还是连续的,没有出现间断或者跳跃。不过我更喜欢拿SCP-CN-642作为论据。正如各位所知,这个项目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上层叙事实体们“未必永久在线”的特征,那么,当上层叙事实体们“临时离线”的时候,我们在做什么?

对,我们的工作,我们的生活,看似平淡无奇,但是必须继续。

上层叙事实体不可能时时刻刻书写我们的生活,那么此时我们的生活,是如何被“书写”的呢?

或许这就是因为自填充机制在工作吧。至少在这些时刻,我们还是相对“自由”的,不是吗?

“自由意志丧失的说法一直都在,但你们能够凭着自己的想法活动手脚。或许作者已经安排好了你们的命运,但在我们所处的现实中,你是自由的。”我认为Veleafer博士说得很有道理。

针对第二个问题,我认为在叙事自填充机制的上层或者下层,存在一个“叙事自稳定”机制——不过我更倾向于这个机制位于叙事自填充机制的上层,因为这样的架构可以大大减轻叙事自填充机制的压力和负载。

叙事自稳定机制可能是叙事自身的自保机制,它的主要功能是将上层叙事实体对下层叙事产生的压印流重定向到一个或多个“缓冲叙事域”,并且仅在收到明确给出的写入信号时才将压印流重定向下级机构进行叙事压印。

至于所谓“缓冲叙事域”,它可能是一个针对特定需求构建的、动态的、不完整且“可丢弃”的临时叙事域,该叙事域从相当于该压印流之目标叙事域的精减化副本,只是动态地提供支撑该压印流所需的基本叙事框架。其叙事总基调、旧有叙事流等部分则可能直接继承自母叙事域,但是删除了与需求无关的部分。

关于这一“缓冲区”的存在位置尚无明确的定论,它们可能位于我们所在的叙事层的平层,也可能位于“抽象叙事层”之中。

正如前面所述,叙事自稳定机制的主要意义可能就在于避免广泛存在于上层叙事实体中的叙事推演、无意义构思、娱乐性构思、平层推演性构思等现象产生的非稳定压印流对下层发生过度影响。并且可能可以减轻叙事自填充部分处理此类非稳定压印流的压力。它同时可以减少在处理此类非稳定叙事流的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错漏,进一步避免可能由此导致的非预期性叙事域分裂和/或叙事域碰撞和/或叙事域合并和/或PK级“一体化”存在性万魔殿情景。

到这里就已经接近尾声了,希望这张图能够帮助各位理一理我们先前所讨论的一些概念的层次关系。

DeductionDemo1.png

本次讲座就到此为止了,放心,哪怕这只是一个基于SCP基金会世界观的故事——而且它也很可能被上层叙事实体们Downvote掉。但是,得益于自稳定和自填充的机制——可能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在上层叙事在结束叙事之后,我们仍然能“活着”——毕竟我们现在只是处于SCP基金会叙事域下的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子叙事域罢了。

再次衷心感谢各位的出席和陪伴。如果还有什么问题或者希望交流的话欢迎现在提出或者稍后与我私下讨论——我可以请您吃三明治,放心,不是干草馅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