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伟大的O5——皮格·谢特
评分: +35+x

有个伟大的O5叫作皮格·谢特,他前不久去世了。

他有多伟大呢?剩下的O5暂时放下了神祗威胁,k级情景和他们的内急等等急需专门开了个会,然后决定,得用他的真名命名个什么东西。

但是到底命名什么,他们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做出决定后就散会了,在最后一位O5关上厕所门前,他把任务交给了我的站点。

而我们这接到最高指令的站点主管,不慌不忙,放下咖啡杯,按下刻有“O5需求”的按钮,饶有兴趣地看着小红灯一闪一闪,像往常一样成立了个临时事务解决小组——可以理解为一个小型规模的MTF,然后他再拿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这个小组比上次闹菜单荒解决小组少不了多少。而我,一个普通研究员,没什么其他事,恰好被编入这个小组。

“同志们啊,事态很严峻啊!”组长操着他的山东口音在会议开始时一再重复道,其实不管什么事他都喜欢这么说。“咱还有什么基金会专利可以印这位伟大的O5——皮格·谢特先生的名字呢?”

带着厚眼镜的年轻人翻着长长的名单报告道:“先生,基金会从成立起一共45231专利,全称学名未命名的有,嗯…没有未命名的。”

“怎么可能?”

“要么事后加的名字,要么是一开始发明者就要求命名了…”

“那么命名现象如何?”另一个年轻人提议到。

“那什么现象好呢?不能是坏的,显得我们不尊重这位伟大的O5——皮格·谢特先生。”

会上的人像是茅塞顿开的样子,都低下头显示一副沉思的样子,但是几分钟的沉默后,没有什么人吭声。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位伟大的O5——皮格·谢特先生生前并没有涉及什么专门领域,这导致我们不仅无法考虑科学名词,其它学科的学名也很牵强。而且大家都对一点默不作声——这位先生的名字谐音实在不太雅。

“那么非基金会的专利如何?”有人打破了沉默。

其他人像是在沉默尴尬的沼泽中抓住了救命稻草,一个劲的点头称妙,害怕尴尬的我甚至差点鼓起掌来。

“意思是说,“皮格·谢特桌”,“皮格·谢特椅”类似这样的?”我问道。

组长皱了皱眉,“太廉价了。”

“那飞机大炮如何?”

组长咂了咂嘴,“这不显得我们拿这位先生当工具吗?”

看样子组长一开始就不大满意这个主意,眼看眼前局面就要陷入胶着,一位打着哈欠的研究员小声低估:

“既然这么难决定,那把所有东西都叫皮格·谢特呗…”

他从小到大参加的会议应该不超过五场,否则他不会不懂尴尬的现场静的连根针掉地上都如雷贯耳,这话自然也是传到了组长耳朵里。

还好我受过专业训练,在会议上,无论多好笑的事情,我都不会笑。

在我感谢受过的员工选修课程时,我同时期待着组长该如何训斥他。但出乎我意料,组长非但没有生气,脸上的皱纹反而刷的舒张开来,拍案而起。

“这很好啊!就这么定了!”

接着组长宣布散会,留下愕然的我们还有更加懵的哈欠研究员。我怀疑他在开玩笑,回味了会他最后的话,只觉出浓浓的山东味,便也没多想,回去干自己的事了。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就有预案发下来,第三天就批准实施,第四天就题名基金会年度百大点子王奖…

O5同意了这个方案——将我们这个站点命名为Site-伟大的O5——皮格·谢特,而后该站点官方使用一切名词皆要有这个前缀“伟大的O5——皮格·谢特”。

一开始大家都很难接受,要把一切官方用语加上“伟大的O5——皮格·谢特”,无疑是告诉他们每天多加班几个小时,就为了写这长长的前缀。

开始实施的一个月,还有人对上头的做法表示强烈抗议,想要和官方严正交涉,敦促O5停止损害员工休息权利的行动。

但渐渐的,不满的声音小了,不管是别站点的冷嘲热讽,还是自己本身的肝脏危机,大家似乎都已经开始习惯,什么SCP-“伟大的O5——皮格·谢特”-XXXX,MTF-“伟大的O5——皮格·谢特”-xxx,一切在我们眼里竟然显得自然了许多。

我也不例外,每当加上这一前缀的时候,我不是什么时候开始会为自己向那位“伟大的O5——皮格·谢特”致敬的行为感到优越,不由得鼓足干劲埋头苦干,多写了几遍“伟大的O5——皮格·谢特”。

就在这之后的某个普通的日子,我坐在“伟大的O5——皮格·谢特”休息器上(其实就是普通的椅子),使用“伟大的O5——皮格·谢特”数据机(其实就是普通的电脑),翻阅着“伟大的O5——皮格·谢特”档案集(其实就是普通的资料库)。我察觉到了一个不对的文档,我马上打开了它。

嘿,这次我真地要笑掉大牙了,没想到一个失败的模因可以把你们搞成现在这个鬼样子。哦,我的老对手,你肯定不会相信,因为我心情好的不行,那个发明这个模因的小伙子本来的处罚我撤销掉了,现在他应该在某个沙滩上参加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夏日活动,享受我特批的假期呢。
这个“皮格·谢特”?那当然不是他的名字,我再告诉你点东西,这个所谓的“伟大的O5”干过最伟大的事情,就是在察觉到自己中了一个能毁灭世界的模因后,选择了自杀。但我们都没料的是,这个模因虽然威力不足以前,但残余还是波及到了你们这帮傻子。
天哪我心情实在太好了,说了那么多,Site-“伟大的O5——皮格·谢特”的傻子们,继续工作把模因撒向世界吧,我还要继续笑会。
- 05-P,此处“P”代表“Pigh Shet”

我读完后寒毛倒立,冷汗骤出,立马起身,跑出办公室,到组长面前,气喘吁吁地报告。

组长一看,皱了皱眉,咂了咂嘴,“事态很严峻啊。”

“是啊,这个人加前缀竟然偷工减料,竟然还存在不把“伟大的O5——皮格·谢特”先生当回事的人。依我看应该立即处分。”

组长看了看我,又欣慰的笑了笑,我总感觉他笑声里参杂了大蒜与馒头味。

“干得不错!”他拍了拍我的肩,夸奖了我。

我立功一件,也轻松地回了他一个笑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