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想起了那个粉色的雪日
评分: +11+x

成功遏制次数: 33

我似乎做了一个相当温柔的梦。

醒来之后我就躺在床上,望着透出冷色的天花板。可梦中的景象越回忆越是遥远,被淡粉色的光雾笼罩,最后只留下“温柔”这样模糊不清的形容词。

闹钟不解风情地响起,催促我穿衣洗漱,今天的部门会议是无论如何不能迟到的。拖鞋不知被踢到哪去了,我直接踩上冰冷的地板,穿戴结束后快步走向厨房。冰箱里的特价面包足够我一周的早饭,还可以配上站点免费供应的速溶咖啡。为了偿还养父母资助我上大学的费用,只能如此节俭度日了。电水壶坏了,我大力搅拌着冷水与咖啡粉,顺便给自己塞上一口干掉的面包。耳机里开始放一首从未听过的歌,但歌手的声音很熟悉。我顺着这股情感摸到了记忆的一点丝线,清晨那温柔的美梦,大概是名可人的少女,她的声音与这歌声是如此相似。
“这种模因的初始状态是一种温和的情感,它会促进感染者不断对其进行概念扩充,以此渗入现实。”


八点钟,我准时抵达会议室,与同事点点头就算是打招呼。投影屏上显示的题目是《潜意识锚点植入对梦境演进过程的控制作用》。标题长的诡异,其实是对近日发现的新型模因收容措施细节的改善计划。演讲人还带来一个模型帮助听众理解,一个纵向盘旋五圈的管子,其头尾又在盘旋内相连,像是花哨一点的衔尾蛇。

演讲开始,我开始忙活着记笔记。但是……我总是在想她,她说了什么,又做过什么? 手上的笔不由自主远离文字,描绘起她可能的模样。我又想起了一点,她有着十分明亮的眼睛,应该是与我年纪相仿的苗条女子。嗯,继续,她应该梳着低垂的双马尾,头发是黑色的……我不断画下去,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想象,哪些她在梦中真实的样子。

“梦中环境对锚点的出现有所限制。因此,为了提高锚点作用频率,我们将其形式从具体物质、声音、文字更改为思维意识意象,例如:冷,凉……”

“……该锚点会在其渗透现实的最终阶段发挥效力,用模型表示就是在这个位置。后排的那位先生,请注意听讲。”

我下意识抬起头,发现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赶紧调整坐姿作出认真态。演讲人指着模型上螺旋首尾相连的位置继续讲了下去,我摸摸通红的双耳看向笔记本,已经完成了幅不错的素描,与她的相貌分毫不差。


会议结束,我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将笔记本上她的素描剪下来贴在桌面最显眼的那个位置。那里还贴了张她的照片,好像之前没有的……无所谓了。那相片上的娇小少女,明亮的眼睛,乌黑的头发束成松散的双马尾,我可爱的……妹妹妻子,恋人。对,她是我的恋人,从小就玩在在一起的青梅竹马。

“这些今天都要看完。”摞起来十几厘米厚的各种书籍“啪”的一声放在我的办公桌上,打断了我的思绪。

这就是我平日的工作,持续阅读各式文本,发现模因异常就报告上层。今天的分量都是晦涩难懂的长篇著作,像是有股寒意笼罩着,我不愿翻开它们。坐在椅子上转几个圈,从抽屉角落里搜出几颗万圣节遗留的薄荷糖全部塞进嘴里。待清凉的甜涂满味蕾,我终于决定从向最高的山顶发起攻击。于是我翻开了那本最厚的《瓦尔登湖》。
“就像是…随口编的故事成真了?” “ 嗯,我们现在正在集中追查它造成的现实产物,光上个月就已经处理了两条狗,五个小女孩和一头七色鹿。”


午餐时间,我以最快速度奔向食堂。捧着份土豆泥找了个靠窗的好位置,一切完美。她会喜欢吃什么? 窗外渗进的冷气在新出炉的土豆泥上卷起白雾,天空中是浓稠的云层,像是要下雪了。

我又想起了她,我唯一的朋友,我的青梅竹马。唔……她很喜欢吃甜食,她会为了一块草莓蛋糕和我撒娇。这方面有点孩子气,但内心成熟又温柔。她会是……唯一理解我的人。无需言语,当望向她的双眸我就会知道的,她理解也包容我的一切。
应该叫……艾丽娅。
“他是唯一成功植入锚点的个体,所以即便他是研究员也……” “真可怜。”


今天罕见的没有加班,我穿过一道道安全门,似乎是有什么约定催着我走的更快些。啊,今天是她约会的日子,我要去车站接她。通过最后一道大门,豁然开朗的视野令我有几分失神。夕阳溶解在云层里将其渲染成淡粉色,在加上寥寥数笔淡紫与金黄。细小的雪花不住飘落,街上不知何处传来了Bossa Nova的调子。行人越来越少,逐渐被铺上白色的道路,和在路尽头等待的她。艾丽娅,就差一条马路了,我加快步伐奔向她,忽视了耳边愈发急促的鸣笛声……

成功遏制次数: 34

“第34次梦境观测结束,锚点‘cold’正常运行” “辛苦了,两天后再来看他吧。”

我似乎做了一个相当温柔的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