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职仪式:一场植物屠杀
评分: +28+x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卡普兰德温室研究所的部长办公室里,鼻青脸肿的研究员与叼着烟的黑衣女子窃窃私语。

“她能行吗?看起来挺普通的。”研发部部长Aran满脸狐疑。“另外你把烟掐了,我们这儿严禁明火。”

“放心,我手下都调查清楚了。她登上过十五家花店的黑名单。”人事部部长Dahlia信心满满。“她有着非凡的天赋。”

他们谈论的对象,Parasa就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大脑一片空白。几十分钟前她还在自己家楼下倒垃圾——她死的第二盆仙人球,突然间一辆轿车在身边停下,几名西装壮汉把她扛上车一路拉到这里。

“真的没问题吗,她怎么看着傻乎乎的啊?”

“这个怪我。”Dahlia走到Parasa面前拍了拍手,“好了,小姐,现在面试正式开始了!”

“面试?”Parasa逐渐回过神来,“面试?!我要报警!你个变态绑架犯!”

“你老毛病又犯了?你家到底是不是干过黑道啊?”

“冷静——”Dahlia站在抓狂的二人中间,“冷静,我们今天聚到一起是解决问题的。”

她转向Parasa,“你穷的快吃不上饭了急需一份工作?”

她转向Aran,“你是不是要个心狠手辣的人进实验室采集样本?”

二人点头。

“这就对了,小姐,我们目前有份福利待遇丰厚的工作。非常适合你。”Dahlia把一份签约合同推到Parasa面前,她敏锐的察觉到对方在看到工资与奖金一栏时咽了咽口水。

“但是……样本采集是什么工作?”

“小姐,你平时种花吗?”

“种一个死一个。”Parasa回想起枯萎的君子兰,萎蔫的绣球花,发霉的水仙……

“告诉我,看见它们死你有什么感觉?”

“它们活该死。白费我非那么大力气照顾。”再加上今早上发黑的仙人球,她气不打一处来。

“那么这项工作非你莫属,Aran,你来介绍一下。”

顶着乌眼青的研究员走过来,“你应该听说过我们公司,做各种奇异植物的。我这里是研发部,所以需要定期采集实验样本做指标分析。但之前研究出的具有智能的拟形植物温蒂尼,有一盆最近拒绝合作,还煽动整个培养室的植物抵制我们进行采集。现在研发工作没法进行下去了。”

Aran朝门外招了招手,十几号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呼呼啦啦走进来,身上都挂着彩。

“因为对自己无数日夜研发出的植物下不去手,最后变成了我们被单方面的殴打。这位,被菟丝子捆起来了。这位,被飞驰而来的不明手推车撞翻了,这位,与拳兰单挑失败了……”

“那两个看起来没事啊。”Parasa指向队伍末尾的两名研究员。

“他俩被温蒂尼变成的小萝莉给策反了,”Aran回头狠狠瞪了那两人一眼,“败类!”

“那你脸上的伤也是被植物揍的?”

“不,是被他们打的。因为温蒂尼是我主手的研究……”

“你们工作氛围真和谐。”

“总之,我们需要你潜入培养室,取下变色凤梨的茎上果实,全程不能被其他植物发现。培养室蓝图与其他安保权限方面,将由Salan为作为你的代理人。”

在他身后的电脑屏幕上,一个有着米色眼睛的棕发少女跳了出来,热情地向Parasa打招呼。

“酷! 是AI吗?”

“是真人,百分百的人类少女灵体。至于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现在讲下具体行动方案。”

“我们的培养室有三层,配备有电梯。根据机械蜜蜂传递回来的讯息,凤梨目前在二层位置。”屏幕上显示着三张蓝图,名为Salan的少女在第二张中某个位置标上了星号

“你不必记住这几张图,目镜会自动导航。”

“现在一层已经完全被它们控制,并对穿着研究服者或陌生面孔保持高度警惕。但培养室最近的供水系统出了问题,你可以扮成水管工,它们会放你进去。进去后想办法抵达二楼,取下果实迅速离开。”

他拿起办公桌上一只钢笔,整个桌面立即翻转起来,黑色骨架外露,将藏在桌下的机密盒子呈现出来。

“来熟悉一下你的装备,这两瓶,可以提升你的运动神经与反应速度。”他把盒中两瓶橙色液体交给门罗。

“是什么超级士兵计划研究出来的药物吗?”

“只是我爱喝的运动饮料。”

“蓝牙耳机,Salan可以和你直接沟通。”

Aran给她戴了副特质目镜,又在她右耳别上只耳机。

“左耳朵那只我丢了,你对付一下。武器,最重要的是你的武器。”

他拿出个修理工具箱,Parasa心里琢磨着里面是狙击枪还是PPK,满怀期待看着对方打开盒盖,金色的光芒随之从缝隙里射出来。

那是园艺剪的反光,还有工兵铲和安全锤。

“只是维修工具?”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枪? 给你你会用吗? ”

“……不会。”

这场面太像间谍电影了,可惜是完全低配山寨的那种。Parasa换上工装服,拎起工具箱,调整好耳机音量,在研究员们热切目光的追随下走向培养室。

“请千万不要伤害我的胡藤,它们有点调皮但都是好孩子!”

“我的青蛙蔷薇,它的花瓣很娇嫩千万别碰啊!”

……

人民的期盼在她身后回荡。


Parasa站在培养室门前,压低帽檐,礼貌的敲了敲门。

那门自动就打开了,内部的生机与绿意仿佛打开了另一个世界。

这哪里是培养室啊,简直称得上是迷你热带雨林,浸透着兰花甜香与魔芋恶臭的闷热湿气软绵绵打到脸上。草苗、灌木、青藤,尽情绽放着它们鲜活的生命,枝条、叶子、花朵,一切都在微风中摇摆,令人头晕目眩。金黄的黏菌在根茎间闪电般穿梭,构成植物们的信息高速网。

一根藤条戳了戳Parasa的肩膀,想把她从震惊中拉回来。

于是她更加震惊了。

“对,我们都习惯了就忘记告诉你。培养室是不会有风的,你之所以看到枝叶在摇摆……”

“其实就是植物们自己在动。”

草!Parasa心里骂了一句,本以为研究员被植物殴打其实是中了花粉还是什么毒素产生的幻觉来的。植物会自己动,这辈子再没见过更扯淡的事了。难道那叶子里长出了肌肉和神经? 还是体内的生长激素抽风一样瞬间分泌又分解? 这玩意儿的脑子长在哪里,它们是用根思考吗?

那藤条对她的反应倒并不吃惊,等着她走进来。还不时用茎尖点地表示它很不耐烦。

足足二十一秒后,她僵硬地迈出了第一步。藤条在她身侧蛇一般滑动前行,为她引路。

“这种速生藤蔓是类似保镖的存在,过长的枝条覆盖了整个实验室,也因此是植物中除温蒂尼外第二能自由移动的,是它们的主要战斗力。”Salan在耳机里解说,Parasa快速环顾了下四周。果然,墙壁与地板上都盘结着粗壮的茎条,她还注意到导航的指向,目标位置就在电梯正上方。

“虽然具有感知视野,但它们不理解人类语言,小声说话还是没问题的。”

“都什么怪事……我看到目标的位置了,现在最好想办法进电梯上去对吧?”

Parasa一边跟着藤蔓走,不断留意着到电梯的距离。同时还要注意脚下冒出的花花草草,这里原本的道路已经看不出样子了。杂草枯枝堆叠的小径两旁,几十株蔷薇、波斯菊、舞女兰围绕着红色的致幻菌子绽放,向彼此艳丽的花瓣涂抹着花粉与柱头的粘液。

“大型嗑药乱交派对……”她嘀咕着。

“你说什么?”Salan从未听过有人这样形容花朵。

沿着小径蜿蜒前行几十米后,一株高大的龙骨木挡住他们的去路,树干被四五只菟丝子紧紧包裹着,纤细的藤条上开满一簇簇可爱的小白花。在菟丝子们日夜吮吸下,这株龙骨木不久将因营养耗尽而死。

“劫匪杀害受害人的血案现场……”

“真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总结。”

角落里还有照射不到阳光的区域,一些白毛毛的东西窝在阴影中,像是只小兔子。

“它是食腐植物,只能从动物尸体中汲取营养。没有尸体就自己造,用毛茸茸的外形引诱兔子狐狸靠近,再用叶尖剧毒的芒针杀死对方。有它生长的地方都堆满了动物骨头。”

“所以这个是……人们公认的好好邻居暗地里是变态诱拐杀人犯,没人知道他家院子里埋着十几具小孩的尸体。”Parasa思索片刻得出结论。

“你的生物知识是重案组警探教的吗?”

“抱歉,养死的东西太多了我现在有阴影。”

Parasa一路嘀咕着,将充满热带气息的培养室改成遍地凶杀抢劫的罪恶都市,而她与她隐形的助理行走在肮脏黑暗的小巷,在黑帮打手的引导下赴一场危险交易。她们被领到坏掉的水管前,给二楼供水的管子破了个洞,正在向外漏水。现在二楼的植物们应该渴的不行,十分虚弱,这对Parasa来讲是好消息。

“这个洞太大了,我没法补,只能整个换水管。”Parasa摆出副无奈的样子大声说,“必须把一楼的供水也暂停掉。”

“好,那就听你的。”

仅一秒过后,稚嫩的萝莉因自温室内的广播回答她。

“她就是温蒂妮。”Salan低声说。“煽动整个温室造反的植物。但我们一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管子漏出的水流渐小,最后变成了水滴落在地上。

滴答,滴答

行动开始的倒计时。


Parasa故意忘记拿工具拖延时间,她的动作都开了0.5倍速。以她的经验,已经看出这些植物的枝叶开始打蔫,行动也迟缓。

她摸到一个通向电梯障碍最少的角度,蹲下系鞋带做出预备姿势。

三,二,一——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她冲了出去,卷起一地尘埃落叶。周围植物都没反应过来,几个慢悠悠伸出枝条想要拦住她,都被她飞奔的身子折断了。藤蔓似乎还意识清醒,几根枝条团团围住电梯口,但这正中Parasa下怀,她就没想做磨磨唧唧的电梯。临到近前向上一蹿,踩着盘绕的藤蔓当梯子就上去了。一套漂亮的冲刺,翻滚,格挡,突袭。意识昏沉的藤蔓不是她的对手,二楼干渴数日的植物更是无缚鸡之力。她成功抵达凤梨所在位置。

按照之前Dahlia所说,这里应该摆放这成排的凤梨盆栽,塔型叶子上顶着黄澄澄香喷喷的凤梨果。

但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一片空地。

情报不准啊,谁之前把凤梨挪走了?Salan对此也很意外,把电话打到Aran哪里。Parasa刚要开口,突然感觉后脑一阵剧痛,倒在地上。

她趴在地上,耳朵边嗡嗡直响。她看到藤蔓在自己眼前摇晃,叶子上隐约带着血迹,刚刚就是它动的手。其他植物一扫颓态,有节奏的摇晃着枝叶,似乎在欢迎谁的到来。

温室用来运货的花车在欢呼中驶近,一个小姑娘趾高气昂的坐在车上,看着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头发是墨绿色的,面容像瓷娃娃一样精致

“爸爸说过动物肥料最有营养了。把她埋到我的卧室去。”她俯视着自己,发出一道杀令。

温蒂妮!

Parasa脑子清醒过来,奋力挣扎着缠在身上的藤蔓。她看到一条软管从窗户的缝隙接进来,源源不断的给土壤输入水分。被骗了,她想,有人给这帮植物送水,还告诉它们自己会来取凤梨的事。那帮研究员是想让自己变成人体肥料给植物们加餐!

她大声咒骂,使出浑身的力气抓住眼前能看到的一切。可藤蔓越缠越紧,当她终于没了力气,才听见耳机里有人叫喊。

“快点把耳机给温蒂妮!”Aran喊到,声音紧张的破音。

“喂,有人要跟你说话。”Parasa恨恨地看着对方。

温蒂妮皱了皱眉头,跳下车来摘下蓝牙耳机。听到对面的声音时她神色一变,示意藤蔓把Parasa带下去。

“什么?爸爸,我为什么不能吃她?”

Parasa就听清了这一句,语气委屈又可怜。

“Aran,可恶的叛徒。”

脑后又是一痛,Parasa晕了过去。


当她醒来,发现自己被捆在工具间里。一只巨型熊掌多肉在看守她,厚厚的爪子上长着木质化的尖刺,被打到一定很疼。

“你终于醒了。”广播里又是温蒂妮的声音。

“你想怎么样?”

“爸爸不让我杀掉你,所以我们只能谈条件了。”

Parasa刚要骂出口,看了看跃跃欲试的熊掌又把脏话咽了回去。

“你得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要被卷进来?”

“其实和你没关系。原本我作为实验材料,就要被拿去肢解了,但爸爸他不忍心。他都会提前把实验员来取样的时间告诉我。”

“我想董事长应该听听这些”Salan的声音又出现了,“Dahlia女士出于担心又在你身上秘密放了个微型通讯器,看来她的怀疑是对的。我已经联系她派人来了,不过还要等一会儿。”

“有个穿着黑衣服的坏女人说是要挫挫我们的锐气,拿枪把水管打坏了。也是爸爸晚上悄悄来接上新水管的。”

“你这次来,他当然也悄悄告诉我啦。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温蒂妮的语气通着满满的崇拜与敬爱。

“真是令人作呕的父女情,我是来拿凤梨的,跟你又没关系。”

“爸爸说了,只要你这次成功,坏女人下次就会让你来抓我。他说,我们之间最好达成‘互利关系’。”

“我是由Dahlia女士聘请的,她才是我的直接领导。我可不会帮你们演猫抓不到老鼠的戏。”

“我会开出你无法拒绝的条件。”

“谢谢,Dahlia女士出的工资很高,我不缺钱,也不缺房子。”

“那么……听说你一直是园艺噩梦吧?”

Parasa心头一动,熊掌多肉推过一个雾气萦绕的大盒子,透过浓雾能看见个圆圆的剪影。

“它的颜色,永远都保持着稳定的钴绿色。无需浇水,无需照料,不会生虫,不会掉叶——”

“这难道不是你见过最易活的植物吗?”那声音循循善诱着。

“是什么?”

“清醒点! 她在骗你”Salan提醒到。

“这难道不是你见过最绿的植物吗?”

“快告诉我,是什么?”

Parasa现在根本听不进Salan的呼喊,她眼里只有雾气后那神奇盆栽的剪影。

雾气散去,她看见了! 那绝不会死掉的梦幻盆栽! 那是一盆————

仙人球

“你他妈的在逗我。”Parasa脸色瞬间黑下来。

温蒂尼也没料到她是这种反应,气氛尴尬的沉默起来。

“你知道我今天早上扔的是什么吗?”一片死寂中,她的牙齿磨得咯吱吱响。

“我哪知道,我们早上还不认识呢——”温蒂尼话一出口才反应过来,“不会吧,不会还有连仙人球都养不活的人吧?”

“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干掉你!”

刚被当面揭伤疤,这漫不经心的一句话直接引爆了Parasa的心态。她猛头一冲,把熊掌顶的倒退两步。对方挥起爪子,她却没太夺,胳膊上留下道血口的同时绳子也被划断了。她抄起墙上的工兵铲拍倒熊掌,两脚踹开了门上的锁。出了门,她又回到了温室一层,四周植物欲成包围之势。

带着势要摧毁一切的怒火,她抡起工兵铲一击砍断了室内暖气管,带着铁腥气的自来水柱射出瞬间就打掉了前方围观植物们大片的花冠与叶片。大量热水涌进土壤,耐旱植物们将率先迎来末日。而地面上升腾起的雾气不过多久就可以造成叶面气孔封闭进而演变为大规模窒息。木本无法移动只能等死,草本想要去堵水却又怯与强大的水压。在一片哀嚎中,速生藤蔓不得不放弃她支出所有枝条围堵水流。

拳兰挡在前面,打算使出它引以为傲的上勾拳,被Parasa用铲面拍翻。刺玫暗戳戳的盘索在她的脚边,锋利的刺时不时扎向她的脚踝。蒲公英与粉红胡椒吹起呛人的旋风,瓶草向下倾倒酸液,波及到了地上的喇叭百合,长长的花筒被灌进酸液发出刺耳单调的喇叭音。

更多植物舒展叶片挡住前方的道路。但丝毫抵不过不留分寸的工兵铲,一通劈砍下,Parasa踩着苜蓿与酢浆草开出条绿色的血路,两旁残花败柳分不清谁是谁的枝谁是谁的叶。她找到楼梯冲进广播室里,凤梨们就整齐摆在地上,正在瑟瑟发抖。可小小的人影不见了,而窗户上破了个大洞。

她的胸膛起伏着,怒火仍未得到平息。她向窗外望去,山坡上郁郁葱葱。

“它躲进了后山。不过你现在已经拿到凤梨,已经可以回去交差了……”Salan小心翼翼地劝说着。

“不,这故事必须要迎来终结。”

“以我喜欢的方式。”


温蒂尼变成兔子趴在草丛里,双腿因外界的寒冷不停发抖。这是它第一次离开温室,干冷的空气,贫瘠的土地,还有身边丑兮兮的草木,一切都让她感到不适。

“真是疯了,这女人居然敢直接砍暖气,爸爸怎么会把这种人放进来啊。”

温蒂尼焦急地想要出去寻找水源,离开花盆太久,它的叶尖已经开始萎蔫了。可每当它向林外走就能听到铲子刮在地面上哗啦哗啦的声音。

从白天等到傍晚,又渴又饿。身边也逐渐安静下来,没准那个疯女人已经离开了呢,它试探着走出密林。

外界的山坡上一块块的草丛隆起,环绕着中心的池塘。清凉的水啊,温蒂尼再也忍不住了,拔腿向前猛冲。

接着它感觉脚下一空,隆起的草丛突然塌了下去,它整颗植株一头栽进坑里。它急忙拍打头上的土,发现这坑有一米多深,自己根本爬不出去。洞口上方,铲子刮着地面的声音又像索命咒似的响起,Parasa一瘸一拐的走来,在洞口边站定,二话不说抬起铲子开始填土。

“等等,我说你等一下啊!”温蒂尼挡着不断拍下来的黄土,“你什么时候挖了这么多坑啊!”

“大概是,”Parasa用力填了一大捧土“平时的东西太多熟练了吧。”

“你要埋了我!? 你疯了! 杀人是要坐牢的!”

听到“杀人”二字,她停下手中的动作,低头看看坑里的温蒂尼,突然笑了出来。

“是盆栽就该摆清自己的位置。”

“我现在在做的不过是,将生长异常的植株重、新、栽、种。”

那眼神冰冷可怕,与Parasa之前给她的印象完全不同。温蒂尼瘫坐在地上,它的脚嗅到湿润的泥土已经开始伸出根须,今天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了。

它绝望的想再看一眼洞口外的太阳,可黄土无情地盖住了它的双眼。潮湿肥沃的泥土层层叠叠将它包裹严实,它感觉很困,根须不断延伸,新的幼芽开始在体内孕育。

Parasa填好了坑,又仔细平了土,最后去池边提了桶水浇了下去。

“要好好发芽哦。”


几个星期后,山坡上的温蒂尼重新长出了叶子,看起来人畜无害,似乎没有母株的记忆,但Aran认为植物的记忆应该是可以继承的。没人知道它是不是在谋划着新的复仇。

培养室重归和平,植物再不敢提造反的事,每天都在努力生长,有时研究员忘记施肥也没有叶子会萎蔫。Parasa成了它们口中代代相传的“工兵铲恶魔”。每当她从门外路过,又或者听到铲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培养室内的气氛都会变得极度紧张,哪怕是最娇贵的仙女绣球也会在这时尽力绽出几朵花来。

研究员们对这样的结果颇有微词,人事部收到几十封投诉信都在控诉她在培养室的野蛮行径。

英雄在拯救世界后就会被世人抛弃,她时常感叹道。

不过转念一想,反正自己也不是英雄。

她只是每月领薪水的植物杀手。奉命行事,带薪杀人。

.


.


.


.


.

“你是从哪里找到她的?”

“怎么?,还在心疼你培养室里的花? 董事长只抠你半年工资已经很仁慈了。”

“不是,我是说她的任务,你不觉得有点不对劲吗?”

“嗯?”

“她展现出的那些技能,战斗技巧。有点……真的像一个特工。”

“另外,你没告诉我她合同上写着一切行动直接受你领导,跟我们研发部只是合作关系。我看了她的人事档案,该死的,那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我怎么都看不清她的真名是什么。”

“别想多余的事。现在公司准备拓展新市场,专心你的本职工作。”

“基金会可比异质学部难对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