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與工作
评分: +9+x

你們幾個,不要玩了,快滾去工作!
就算過了春節,Site-CN-██依舊沒有工作的氣氛,而且不只春節;畢竟他們看守的,不是作怪,就是不作怪。與怪物作戰者很容易會變成怪物,然,非與怪物作戰者,或與非怪物作戰者,或與怪非物作戰者,或與怪
你們幾個,別工作了,快點滾去玩!
轟!
警告,警告,警告。SCP-958收容失效,這不是演-
警告,警告,警告。站點正受到不明勢力攻擊,所有人員立刻向安保中心回報,重複一次-
Darkequation暗自慶幸自己沒有去食堂打噴嚏或大發雷霆什麼的。

Gears博士曾經說過,異常許多時候並沒有一個由來或是意義,它們是「存在先於本質」最佳的詮釋。畢竟「這些能把人逼瘋的存在,會使你所珍視的所有理論全都作廢」,包括因果、認同或界限。在基金會活的夠久的話,你會漸漸與現實社會脫節,直到某一天,同樣存在於物質世界的異常,用最基本卻視而不見的常識打腫你的臉。當你凝視深淵久了,深淵也會反過來凝視你。

Dr.Wondertainment和工廠一直是基金會中,人造物SCP的大宗,所以許多這些實體被收容在同一個站點也是無可厚非的。但是從來沒有人注意到兩者的衝突。事實上,Dr.Wondertainment和工廠之間的戰火也是在基金會「介入」之下才加劇的,但我們堅定的錫兵對此渾然不知。

我們通常會認為,玩具跟工具至少就感覺上而言應該是截然不同的,玩具輕快而愉悅,工具穩重而可靠。在實驗室的一隅,當幾名研究員面對一台不具備上述任何特徵的機器人,質問他們在工作還是在玩,沒有人想過,玩樂與工作有一天竟會以同樣致命的方式找上他們。玩具把殺戮視為遊戲,而工具排除效率低落的零件。


現在,Darkequation正與前方一米處的長方形深淵相互凝視著,失效警報或走廊上的騷動他充耳不聞,爆炸造成的震動或斷電他眼都沒眨,他的高度專注在研究室單薄木門被兩枚發出環狀雷射光束的LED飛盤碳化時也沒有中斷。

SCP-598-A與三名手持各式SCP-598-B、身穿高度改造的亮橘色工作服的D級人員踏進房間。O5-CN最新通過的命令,將療養院裡心智年齡低於12歲的成年人也視為D級人員的招募來源,而Dr.Wondertainment顯然也把他們視為客群。

「博士,」它試著用無關節的手臂敬禮。

Darkequation沒有回應。

「博士,一場與工廠的對抗賽正在進行當中,我做為Dr.Wondertainment的智能資產,誠摯邀請您,Dr.Wondertainment在SCP基金會的合作夥伴,加入這場遊戲。」

Darkequation沒有回應,視線也沒有從螢幕上離開半秒。

「您想必知道,Dr.Wondertainment是一家玩具廠商,我們深信創造歡樂的工作是崇高的,」

Darkequation沒有回應,操作鍵盤與滑鼠的雙手也沒有絲毫停頓。

「所以,」SCP-598-A的雙眼從水平轉為V型,「所以,您如果不停下手上的工作,就表示您已經站在工廠那些冷血同情的機器那一邊。」

Darkequation沒有回應,當工廠的多足機器與生化奴僕在一個小時前破門而入時,他也好端端地坐著。

它終於放棄了勸說,對D級人員做出前進指令。就在三人把武器指住Darkequation的時候-

斬掉啦啦啦啦啦啦!」Darkequation猛地從椅子上彈起。撞翻了電腦桌與前面的D級。「北上終於肯打王啦啦啦啦!」

嘩嘩將軍®的處理器努力地想理解眼前的情況,到底是在玩還是在工作,卻被中斷了。工廠的機械怪物揮舞著噴燈和圓鋸從門外攻入,在一陣打鬥以後,滿目瘡痍的房間中只剩下殘破的焦屍與難以分辨的扭曲零件,同樣的戰場散布在曾經是Site-CN-██的各處。但這些事情並沒有在Darkequation身上或心中留下什麼痕跡。
相反地,他拿著螢幕,踢過木門的灰燼,興高采烈地逢人就說:
「我打通E-3甲啦!沒人能叫我鹹魚非提了。」
「大鳳來我家了!只差武藏我就大造畢業啦!」
「皋月改二超可愛的!」
「今天我生日喔!」
「你知道我有十六分之一的荷蘭血統嗎?所以我當然是歐提,歐提!」


(…)機動特遣隊終究從兩敗俱傷的雙方手中重新奪回了Site-CN-██,這場多重收容失效與入侵造成的傷亡與損失難以估量,迫使基金會本部重新檢視他們對相關組織的政策(…)首席研究員Darkequation作為少數的倖存者之一,顯然陷入了非常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雖然工作如昔,但社交能力退化到幼兒水平。

有鑑於Darkequation對基金會的貢獻,Site-CN-██高層一致認為,應該讓他繼續待在目前的職位,同時盡可能安排心理輔導(…)


(…)於是在工作與玩樂,絕對的理性與絕對的瘋狂之間,暗黑方程式像狂風暴雨中的孤燭一般閃爍著,如此渺小卻又明亮(…)他對自己昭示的真理,或是玩得甜與工廠的商業競爭,或是第五教會和地平線倡議的宗教戰爭,或是血肉教會與機械神教的永恆大戰可能一無所知,但那感動(…)是真實的,是完備的,他(…)說

遊戲與工作,享樂或辛勤,終歸一字曰刷(Grinding)
活著就是刷,刷怪、刷錢、刷聲望、刷寶物。
無適也,無莫也,無義也,無比也,無無也,萬宗歸一,一字曰刷。
-佚名,《暗黑方程式福音》,第三章


閱畢,Parallax幾乎要把手中的飲料盒捏爛。
他就只是宅死了而已吧!銀河聯邦難道是為了你這種人送命嗎!?給我滾去工作啊啊啊啊啊啊!

落地窗外,春色漸漸降臨在基金會中國分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