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火

基金会对于使用类似于“魔法”之类的词汇很不爽。我们知道魔法存在但是这个名称表明利率它们没办法用科学的,可以度量的方式解释。比如,他们试图用“通过操作地球的电磁场以达到热的突然爆发”来解释火焰咒语。基金会不会用“魔法”,因为其始终在变化。但是,我仍然每天都在研究它。想想看吧。

- Montgomery Reynolds,Site 87 宗教学部


“噢,Vesta,炉边的淑女。我操你,我操你。噢,Vulcan,火焰之主,我操你,我操你。”一个带着头罩的家伙举起一把刀。“我操你!带给我火焰的知识!”钢刀片突然挥下,轻易地穿过了兔子的皮肤。一阵风刮过然后……

寂静。

持续地寂静。

……在更长时间的寂静后。这个带头罩的家伙叹息道:“操!卡车。”Katherine Sinclair博士站了起来,取下头罩怒视着隔着单向玻璃的另一间实验室。“我告诉过你用一只标本是没有用的!它须是活的!至少,比这新鲜。”

“你想我们怎么做,Katherine?征用一只牛然后你再试一遍内脏仪式?”Monty在玻璃的另一边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他的另一只手摁在对讲机的按钮上。“基金会没有对你的研究投入那么多预算,很遗憾。奇术研究—”

“看在见鬼的份上,Monty,叫它魔法。这样简单很多。”Kat走出实验室,脱下了她的祭祀长袍。

“—对基金会没价值,除非我们能得出始终如一的结果。你记得你通过梦境占卜语言Site 87会被沙鼠占领吗?”

“我也完整地预言了整个“Keter级蚊子”事件,即使那只存在在Hendricks的大脑里。她对Montgomery皱了皱眉。“魔法天然就是不确定的。有时你只能从火焰符咒中得到点闪光,有时候你从一颗遥远的星球抽取了一大堆等离子固体……有时,你不得不接受用一只兔子标本当做祭品,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Kat摆弄着火热的头发然后叹气道:“下一个实验是什么?”

“我们得到了一个亚述卷轴,它能立刻制造一片风暴雨来灌溉作物,想试试吗?”


稍后,被淹没的实验室中……

“嗯,至少我们知道它有用了。”Sinclair博士咕哝道,扭干自己的白大褂。“下一次,我们在外面做。或者某个温室啥的。”

Reynolds用毛巾擦着自己的头。“我们能不能休息一会儿?去自助餐厅?”

“当然,只要让我拿点东西。”Sinclair博士回到宗教学部,然后带着一本叫做《你能在家学的基本咒语》回来了。作者未知,但是那很可能是类似Hector Oaks或者是Charlie Tan的语句。“这里的一些确实带有完备的魔法理论。也许我们在午饭后可以试试。”

Monty摇了摇头,“只要不是真的那么强力的的多维文本就好。”他和Sinclair博士走在一起,后者在路上基本快把鼻子扎进书里了。怎么会有人对这些如此着迷?他想要研究关于魔法的传统,这不像她的做事方式。他不想最后只能成为邓布利多教授,到处挥着木棍和盯着一个该死的水晶球。

一边想着这些,他拿起了一个托盘,现在正在播放的歌曲,《你相信魔法吗?》,让他不禁皱了皱眉。作者是……某个他从不想知道的乐队。这歌就像是听觉癌症一般。而正相反,Sinclair博士听得精神振奋。

“你真的很喜欢这些是吗?Katherine。”

“是的,我小时候一直听这个。”Kat舀起一些沙拉并随着歌曲哼了起来。“Heck,有些人说这些音乐就一种魔法。”

“这些对我来说就是钻心咒,”Reynolds咕囔道。而这让Sinclair不爽地皱眉。“我了那个理论了,是。艺术和魔法是不能区分的。写作是一种魔法,用符号调用各种感情和回应,改变意识的魔法。”他对着收音机轻轻的瞪了下。“而现在,这歌让我想一头撞在墙上。”

Sinclair揉了揉眼睛,然后走到桌边,坐下开始读她的书。


15分钟后,他们回到了他们的实验室,Sinclair博士还在读着书。Reynolds正看着他们之前尝试的祭祀。他在考虑为什么一个仪式要同时祭祀Vesta和Vulcan。Vesta是圣火女神,Vulcan只是火神。也许和圣火神有点联系。

“或者这只是Nero发明的纵火咒语,哈哈哈。”他继续阅读着这个仪式的文档。“Katherine,你用的是钢制还是黑曜石刀去砍那兔子?”

“钢制的。”她好奇地从书中抬起头。“怎么了?需要用黑曜石的吗?”

“应该有问题,考虑到了所有的因素。Vulcan是火山之神。”

“他也是熔炉之神。钢制的也应该可以。”

Monty吐了口气——不算叹气,但几乎是。“我想……”Montgomery挠了挠光头然后四周看看。实验室其他的地方都是空的,没人会被实际操作的魔法干扰到,不必再定这个那些古老的咒文书,然后在翻译之后把它们都塞进文件库。

那么,为什么他不那么做?也许他只是想要见见真的而不仅仅是读一些相关的东西。也许他不想看到Sinclair博士成为S & C塑料公司的女巫,一直待在实验室和办公室里,试图通过某种无法解释的方式制造风团。也许……他应该停止考虑这些然后回去考虑那该死的火焰咒语。


“嗯……至少比动物标本是进步。”Katherine拿起死掉的实验小白鼠,然后放到了实验室的地上,带上了祭祀长袍的头罩。她的目光穿过了这个房间,对面有一个轰击目标,以防止万一真的成功。“设备在运行吗?Montgomery?”

“好嘞。等一下热成像摄像机……好的。你可以开始了。”

她点燃了两支蜡烛,又从小白鼠身上切下了两片肉,各在一支蜡烛中点燃,然后用火焰加热刀锋。她向Vesta和Vulcan祈祷,感谢他们赐予火焰和火炉,并恳求操纵火焰的能力,以及不被其伤害。最后,一个巨大的,戏剧性的结束。”

“噢,Vesta,炉边的淑女。我操你,我操你。噢,Vulcan,火焰之主,我操你,我操你。”她举起刀。“我操你!”一下,黑曜石刀锋切入了死老鼠的心脏。

寂静。

热成像摄像机捕捉到了温度逐步上升,然后突然明亮的橘色光点出现在Katherine的手边。她站了起来,然后把它们掷向目标。目标立刻被焚毁。摄像机捕捉到温度上升到700摄氏度。

“太棒了!奏效了!”Sinclair博士手臂乱舞,试图熄灭那魔法火焰,但是没能成功。她又试了一次。突然,她的手感受到尖锐地疼痛。她尖叫起来。她的手着火了,她能感觉到。火焰顺着手臂向上,她只能大声呼救,气味弥漫了整个房间。

Reynolds带着一桶水冲进了房间,并把水泼向倒在地上的Sinclair。火焰在熄灭前已经烧到了她的肘部。火焰在她的右臂上留下了明显的文字形状。拉丁语里意味着:

不满足

Katherine Sinclair痛苦地叫着,像孩子一样叫骂着手臂上的烧伤。Montgomery Reynolds按下了医疗警报,然后小心地把Katherine拖出实验室然后放在地上。“Katherine,没事的,Katherine。医疗小组马上就会来……”
Katherine痛苦地发出声音,从嘴唇里蹦出一些词。“你……你……”
“Katherine?”

“你相信……魔法……在年轻姑娘心中吗?虽不知……从何开始……音乐……是如何……解放她?”她已经神志不清,但是至少在说话。Montgomery用手捂住脸然后松了口气,身体还在不断颤抖着。在被带到医务室的路上她还在不断地唱歌。

|中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