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梅天
评分: +11+x

逢梅雨季,Site-CN-77以北的全面氣候都會偏向潮濕悶熱,這是Lee最討厭的節氣。

不如說,這個小島的氣候就是個玩笑,前一秒晴朗後一秒暴雨也是常態,出勤要不要帶雨具已經是個不必思考的問題,管他天氣預報怎麼說,通通帶上就對了,最好還帶上點防曬用品,曬傷的後續處理非常麻煩。

對於一個需要全副武裝的特工來說,Lee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自己在從澎湖出勤調查回來之後的嚴重曬傷讓她就診了三次以上的皮膚科,原因只是戰術裝備帶來的摩擦與悶熱,讓人體面積最大的器官紅腫又脫皮。

「吃屎的梅雨季。」

「慶幸點,至少不是乾旱。」

站點以南的區域確實在這種老是下雨的氣候也發生過缺水的問題,Lee完全不懂這座3.6萬平方公里的小島,為什麼只差個一百多公里氣候就可以完全不相同,一邊陰雨連綿潮濕難受,一邊晴空萬里烈日當空。

「都是中央山脈的鍋,我們頭頂上。」Simon像是讀懂了Lee的表情,逕自的開口回答,順便將手上的出勤文件遞了過去:「你不會還想著暑假吧?特工Lee。」

「那是小鬼的特權。」她不滿地接過了文件,眼球只掃了書面資料兩秒便大致閱讀完畢,她大嘆一口氣:「博士,你說你沒故意我真的不相信,這種季節這種氣候這種鬼都不敢出來神都只想吹冷氣的氣候,你讓我去台北?」

「我想妳得克服這個問題,撇開一切不談,我們確實需要有人去發現SCP-CN-1120的現場進行確認,我們從不能有任何疏失。而妳應該很清楚,當時妳便是現場的人員之一。」

「再屎不過,Simon。」

「這次妳的身分是記者,妳可以盡情發揮與提問當前的狀況。」

「Simon,你讓我難以移開對你的視線,因為我從未見過造型這麼像人的屎。我看人就看不慣,年輕的噁心老的討厭,你卻要我去扮演一個熱情的記者?我看這工作Charlie挺適合,何不派他去?他肯定能在那邊交上一卡車的好朋友。讓我扮演記者,我搞不好會在一對喇舌的小情侶腦袋上轟一個洞,重聽的老人家耳朵上鑲個大喇叭。」

Simon預料到Lee的反對,但是每個人都惡言相向個幾句就可以推辭工作的話,站點早就垮了。

「Charlie不能過去,他碰上了一點麻煩。」

「洗耳恭聽。」

「Lee,隨意打探他人的消息並不是個好習慣。何況我沒有義務要告知妳。」

「是,但我只是要有個理由,一個充分能解釋這份出勤資料根本只是用取代功能把Charlie的名字換成我的名字的理由,說實話,這份資料上的適用對象完完全全可以對應在Charlie身上,並且,叮囑你的下屬好好校稿。」

Lee指著假身分的欄位,上頭赫然寫著██電台的男性記者。這頓時讓Simon感到頭痛,他這三天下來合計沒睡超過八小時,畢竟這個季節容易使1120浮躁,忙得焦頭爛額的他摘下了眼鏡捏了捏眉心。

「他患流感。三天前快篩檢查出B型流感,現在正在吊著點滴,燒得像個智障嚷著想吃冰。」

「這不好笑。而且現在才五月半,他憑什麼流感?」

「妳指的是季節性流感,而這一切都會有意外。Lee,麻煩妳再明天出發,文件的部分我會進行修正。」

Lee感到啞口無言,她能說什麼?說實話,這一切就是一場鬧劇、一顆餿水裡撈出來的爛饅頭,而自己的任務不僅要把這顆饅頭硬生生地啃完,還得豎起大拇指擺出噁心的假笑說著好吃。

這除了犯太歲還能用甚麼來解釋?

「好,那至少我去探望探望他,那個狗崽子,我想用我的雙眼確認他是真的臥病在床。」

「行。」Simon並沒有阻止,反而從抽屜裡拿出了紙口罩:「不過請戴好這個,雖然我知道妳的免疫力比Charlie好很多。另外……」

Simon又遞過來一個常溫的塑料包裝果凍,大約一個巴掌大,桔子味的。

「把這個給他,然後幫我轉達一句話。」


「吃了這個後閉嘴休息,死不了人的。」

Lee將果凍扔在Charlie病床旁的櫃子上,扭頭就走人,不管Charlie在後頭哀號著些什麼都沒想去理會。

因為她接下來要花一個晚上的時間練習如何當一個操蛋的記者,在這令人煩躁的梅雨季節耐住性子不要掏出槍來懟一句:去他媽的。


為期不長的一周值勤時間,搭配上優秀的西南氣流竟能讓人感到度日如年,Lee感覺自己一面灌水一面流汗,電解質已經快要流失殆盡,搞不好下一秒就要脫水了。

事發地點就跟當時前來收容1120的畫面差別不大,唯一的差別大概是地上的積水真的是普通的積水,而不會在人體內沸騰或者逕自遷移。

Lee的訪問充滿了困難。這樣的氣候會感到不舒服的不只有她,這裡只是條狹小的巷弄,旁邊還有間小廟在那燒紙錢製造空氣汙染。在訪問了五位住戶之後,Lee發覺自己離忍耐的限度不遠了,她再不去消暑休息一會兒,她就會開始用槍口代替嘴巴進行訪問。

拐過了彎穿過了巷口,Lee憑著印象走進了一條商圈內,二話不說便往刨冰店的招牌直奔過去。進店後,她終於能夠在有冷氣的地方坐下來喘口氣,好好地擦擦汗。

這種老式的刨冰店通常都是客製化的自己選配料加在刨冰上,要不然就是點菜單上的冰品,然後微調自己想要加入的或者避開的配料。

Lee猶豫了點時間,她現在不想吃煉乳或楓糖那種甜膩的東西,水果類又沒有個確切的想法。苦惱了老半天,老闆娘看著這大汗淋漓的客人拿不定主意,便親切地過來提出酸味能夠消暑的建議,梅子或者金桔檸檬一類的都很適合夏季,這倒是讓Lee大幅縮小了選擇範圍,也讓她覺得刨冰店老闆娘是目前看起來最順眼的人。

她最後點了金桔與柳橙,以及少許黑糖漿伴酸甜,入口的一瞬間她感覺自己能夠在日落前把活幹完,提早回去少受幾天的罪。酸味解暑到底是不是真的,Lee也不清楚,但她確實被刨冰給解暑了,並且沒有甜膩的口味留在口中,這讓她欣喜無比。

在咬下桔子時,酸味刺激著自己的味蕾讓臉頰有些微刺痛,但不能否定那是一股爽快的感覺,下一口配上黑糖冰簡直絕了,她感覺Simon在出勤前賄賂一碗這種口味的刨冰給自己,或許她那天就不會發那麼大的脾氣。

「嗯……?」

轉腦一想,出勤的前一天去探望Charlie之前,Simon提過Charlie燒得像個智障嚷著想吃冰,又委託自己轉交一個桔子味的果凍。

Lee一口接一口地吃完刨冰後付過帳,仍然小有意外Simon會主動關心下屬,畢竟Simon在自己眼中的印象就是一板一眼的,挺嚴肅、聊不太上來的一位博士。

「……操,都幾點了。」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差不多快傍晚了,Lee想要一天內解決待辦事項的念頭灰飛煙滅,畢竟沒有記者大晚上的還去訪問民眾日常生活。

老娘還得工作,她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