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

☦一个老人的影子.☦

在一个无人知晓的肮脏,潮湿的地窖中,有一个人坐在摇椅上。

一盏挂灯照在那人光秃秃的头上,光模模糊糊地映着他的汗水。敞开的皮制背心露出了他那灰色的、肿胀的肚子。

他焦躁地前后大幅度的摇晃着,在那张满脸皱纹的脸上他咧着嘴笑着。他伸手去够他的酒,然后开始在空无一人的地窖里轻声哼唱。

笨拙的熊在丛林中游荡

它捡起松果开始哼唱

他闻到一种今他无法描述的气味,像是“臭氧”,但又不像。他听到了模糊不清的压抑的尖叫,随后听见门闩开始发出“沙沙”的磨擦声。

接着又是一阵尖叫,但是他无法确定声音出现的位置。老人摇了摇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松果冷不丁的弹回他的脸上

这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老人比他的很多朋友更能接受异样,他可以看到每一个人的死亡。他甚至可以看着自己死亡这样的事情发生。事情发生太多了,你不应该在它们上面沉缅太久。一个黑色的泥潭在他面前的地板上出现。

这使得熊很生气

于是它重重的踩了踩地!

老人唱着歌,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动,但他的眼睛里却流露出困惑。这困惑足以使他借酒消愁。他看到他的脸的倒影,正微笑着,从黑色的泥潭中升起。

熊大吼道:噢!噢!

他又踩到了这颗松子。

“不要这样。”他稍稍转过他的头,慢悠悠带着好奇的语调说道:“去你妈的。”

他的倒影正对他微笑,因为那是他。他又沉陷进冒泡的黑圈子中,而老人继续坐在摇椅上摇晃。


受试者感到因为皮肤被腐蚀感觉到痛疼,在他穿梭于“口袋次元”中那永无止境的酸性走廊时。他也感到胃部不适。

笨拙的熊在丛林中游荡

它捡起松果开开始哼唱

那歌声是从那里传来的?找到这歌声的来源,是他发现这是这里唯一能做的事。

才出火坑,又坠地狱。他感到安慰的是,痛苦唯一的极限是更大的痛苦,等他恢复完毕,他继续朝远处一扇用链条锁住的旧木门走去。

他的眼部神经开始传来刺痛。这很难让他忽视掉。他闭上他的眼睛被动的冲进了门。所有的东西都腐烂了,所以这些木头也因此腐烂。

没有东西不会腐烂。

松果冷不丁的弹回他的脸上

这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他睁开眼睛,眼前一白,在他短暂的痛苦中,他并没有看到潜伏在附近的角落里的老人。

但是他的眼睑又开始出现灼烧的感觉,他的皮肤又开始出现缺失,这意味着相比止血等有价值的事情,不如说这会造成更多的问题。

这使得熊很生气

于是它重重的踩了踩地!

歌声就在门的那边,他听得见,所以…………不,该死,他现在什么也听不见了……他的耳膜开始损坏失常。

这件事让他头痛,让他倍受痛苦。

熊大吼道:噢!噢!


他拖着这个人穿过墙壁,花了点时间,进入了迷宫深处。

他现在正在异常平静的穿行着,看着这个人跑过迷宫的走廊。他接近那个人,就像接近一切一样:大概每小时4公里。

他一头扎进墙壁中,穿行,躲藏,在那个在走廊里的人的旁边。他吸收吞噬,腐蚀着的肉,这给他带来无法表述的满足。他不在乎,他不在乎,他真的没有你所说的高级脑功能。

他只做了一件事,后来……

这让熊愤怒

他再也没做什么了。

他的头伸出地板,呆呆地望着坐在摇椅上的自己。

“你不想这样,”他微微转过他的头,慢悠悠带着好奇的语调说道:“去你妈的。”

随后他又陷入了地板中。


他暗暗的轻声嘲笑自己。

他坐在椅子上,缓缓摇晃着。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如同迷宫般的地下牢房中,而它的下面,则是一个巨大的,腐朽的场所,位于死亡世界的寒冷角落中。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