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异常鲨鱼的求救
评分: +88+x

天花板正中央那盏日光灯连着闪烁了两次,第三次的时候终于给炸了。整间屋子顿时就暗了下来,只有鲨鱼们滚落的泪珠闪着并不耀眼的光。窗框里镶着的电子屏忠诚地模拟着凌晨灰暗的天色,阴晦昏沉,隐约映出窗边的鱼扭曲着苦痛的半张脸来;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传出了一个疲惫嘶哑的声音。

“我——我要控诉那些恶毒的人类,那些见到鲨鱼不管不顾就一拳打过来的家伙!”它的声带仿佛是泡在无限的哀伤与惊惧里,被细碎的苦难摩擦过又烘干了,声音支离破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被打断了一条腿,仅仅因为一条小鲨鱼对陆地的好奇;第二次见面我被在地上足足翻滚了五米,磨掉了身上超过八成的鳞片。第三次……第三次,我的父亲为我挡了一拳……”

它开始哽咽了,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像是海啸的前奏。另一条鲨鱼接替了它。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打我,就冲着眼睛过来——”这一条鲨鱼非常努力地试图凑近光源,想让大家看清它空洞而形状可怖的眼眶;但这个行为除了使被它挤到的鲨鱼们各自用方言开始咒骂之外没有任何效果。它只能颓然地停在某个角落,低落而压抑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来:“说实在的,各位,我的眼睛有丑到让人类忍不住想打过来的地步吗?它明明那么好看,妈妈说我的红色眼睛是最让她骄傲的地方,颜色又好看又能发光……”

“我想,可能只是因为我们是鲨鱼。”一个怯怯的、音量不大的声音传出来,能听得出那是个孩子。“我妈妈死的时候我偷听到的……那些人说他们在一个叫做打鲨鱼中心的地方。为什么那些人类要打我们?我们还没有在那里吃过人,连海豹也没怎么吃过,我们是刚搬过去的。”

某个响亮的抽噎声停了一下,然后一个更响亮的抽噎声响了起来。“——可怜的孩子!”它试着把哭声压下去,但显然失败了,夹杂在词组的缝隙中的那些怪异声音听着让人有些反胃,“你——你为什么要搬家呢?深海,深海是那么美好——而且没有那些什么打鲨鱼的人类来找麻烦。你的族群还好吗?”

那孩子哭了。在一众堪称鬼哭狼嚎的哭声中,小鲨鱼的抽泣声是那么惹人心疼。“他们都被炸死了呀!”它嘤嘤啜泣着,用短小的鳍去抹眼泪,“本来都还好,可那天遇到虎鲸群——那些虎鲸吃了我们好多兄弟姐妹,我们只能暂时飞起来,飞过了一艘画着奇怪的、灰黄蓝色标志的大船……然后,然后突然就爆炸了啊!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突然就爆炸了,每天都有鱼死!我们必须走……”

它有点崩溃。就在同一时间,房间中的窃窃私语声猛然大了起来;它们低声吵嚷了一会儿,一条鲨鱼突然高声叫起来。“全球轰炸联盟!我知道那群人类,该死的只会扔炸药的混球!你们能相信吗?我被炸了五次,仅仅是因为我会说话!”

别的鲨鱼也附和起来。“他们肯定是看见了你的翅膀,孩子,”一个温和的声音飘出来,带着点儿回音,和其他那些大鲨鱼们厚重的噪音不太一样,“我知道这个组织,他们喜欢对所有不那么普通的东西扔炸弹。想当初他们看见我的时候也是一样的,足足炸了五分钟,把我的墓碑都炸上了天——不过还好,我没事,只是不能回家了而已。他们现在估计还在找我呢。”

“我丝毫不惊讶那群人类这么不尊重死者。”一个分辨不清来源的声音愤恨不平,“对着一副骨架也下得去手炸,我们做了什么?我们只是在那儿飘着,在空中游,也不吃人不伤人的,值得他们这么浪费炸药?哪怕说我吓到人了也好啊!就那么飘着的时候轰的一声!”

“我也是!我那天只是在晒太阳,给我脑子里的小火苗加点油,一个雷过来整片海滩都烧起来了!我尾巴都被树砸断了!”

“我腿被炸断了!两次!还有一次是刚被殴鲨人打完的时候炸的!”

“我养了好久才养得削铁如泥的鱼鳍!我那天就上岸砍个椰子就被炸了!”

“我也被炸过!”

房间里渐渐变得嘈杂起来,每一条鲨鱼都试图喊出它们心底的苦闷与酸楚。这些倾诉的声音与另一些哭泣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乱得要命,一个都听不清。突然,在这房间前方的一个黑暗处,有人拍了拍手:“说完了吗?请保持一下秩序,好吗?”

鲨鱼们仿佛才想起这里有人似的,骤然便安静下来。它们早就忘了阴影里的那个人类了;在和诸多与自己有着类似遭遇的同类在一起,宣泄着那些大家都懂的黑暗过去的时候,不管是这个人类本身还是现在所处的环境都不是那么重要的。就算是有些缺水的鲨鱼也一样;干渴和窒息并不会比突如其来的殴打和轰炸更难以忍受。在这些鲨鱼重归静寂后的那么十秒钟左右,那个人类又说话了:“既然说完了,那我问一下。你们的情况我已经大致了解了,所以今天来基金会……是想要干什么,你们能说一下吗?”

鲨群沉默了半晌。一条年老的、有着奇异的礼服款式鳞片的鲨鱼拄着手杖走了出来,鱼尾艰难地支撑着过于庞大的身体。“我听说贵组织的口号是‘控制,收容,保护’,对不对?”它的脸上有泪珠滚落下来,叮叮当当地掉在地上,语气却仍然十分平静,“您看,我们只是些微不足道的小异常,可能从未被贵组织的工作人员真正注意过;但我们毕竟还是鲨鱼,而且是异常的鲨鱼。现在,我们——异常鲨鱼——不得不请求您从保护世界里分一点儿小小的资源给我们了——”

“——如您所见,我们已经无处可去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