剂量学

……两片药被用于实验217-█████-█████,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还有47片药。

对于精神强迫症而需要SCP-500的实验请求遭到强硬拒绝,原因是过于琐碎。
节俭是很难的。

使用SCP-500的申请书每日堆积,每一天,O5议会都要盖下新一轮的否决图章。许多情况,例如基金会特工过于接近目标,研究员因防护服不充足而遭遇挑战,站点主任暴露在异常下的时间太长,及所有为之承受巨大痛苦的人。

只剩下47片药了,O5拒绝了那些申请。

最终,不可避免的,他们将会屈服。拒绝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极度痛苦的悲伤故事,又是新一轮的申请,更多绝望的人们带着希望走向死亡。监督者议会审查每一份申请,监视器仁慈地记录下每一个遗愿。有时,申请也会被批准。

很快,只剩下40片药了,监督者开始施加压制,并且拒绝。

当然,更多的例外被开启,像他们总是做的那样。基金会经受住了数十年,甚至几个世纪的考验,岁月或许会在脆弱的时刻中流逝,但时间对事物的宏伟计划来说无关紧要。监督者把握的越紧,越多的亮红色药片从他们的指缝间滑出。

基金会将千年不朽。现在只剩下了一片SCP-500。

所有记录都被消除,这非常容易,现在他们只是过去的文件了,成千上万特工和博士的记忆瞬间消失,没有人会再发出申请。SCP-500被妥善保存,监督议会将隐藏它世世代代。

没有人会知道SCP-500。议会仍然知晓。

监督者召开了会议,每个议员向他人说明自己的情况。他们一个接一个地站到同伴面前,为自己恳求。

O5-1已毫无生机,他需要SCP-500比他们中的任何人更久,并为此遭受了苦难。

O5-4作为局外人已经很久,他被提升到今天的位置是他们的错误。

O5-2数百年来一直遭受着空间旅行所固有疾病的折磨,她颤抖着,憔悴地仅仅伸出了一只手,默默恳求着怜悯,她怎么可能被拒绝呢?

O5-5并不像其他有长寿器械的人一样幸运,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同,他曾经是个年轻人,尽管他能够永远活下去,但生命到底是什么?

接下来,议会其余的成员一个个说出自己的情况,每个议员面面相觑,他们所确定的事实是他们的同伴将听从他们的恳求,最后一枚药片将会属于他们。投票计数完毕,13个人不分胜负。

O5-6不知道是谁先开的枪,但他是唯一一个由特工提拔而来的监督者。即使现在,几千年后他已过了鼎盛期,他也比他们更清楚如何生存下去并制造死亡。

他拿起药瓶,将最后一枚药片倒在他的手心。片刻,死亡的恶臭和黑火药烧伤了他的鼻孔。接着,他捏住鼻子,将它吞了下去。药片通过他的食道,被他们称呼为牛仔的特工感到他的骨头滑入了原位,肿瘤卷缩为虚无,所有创伤和疼痛都被洗涤殆尽。接下来,他听到一个声音,和口香糖机器注满时的声音一模一样。

他低头看去,SCP-500满到了瓶口,并有一个新的标签。"你还剩余[无限!]次续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