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来自Site-Everything的尖叫软骨灯塔撞♂击屁股(不适合在工作场合观看)
重要信息

本短篇故事是由Botnik文本预测软件书写的。自SCP Wiki建立初到2018年以来被发布在网站上的所有故事,以及色情同性小说作家Chuck Tingle的作品被一起输入到了算法之中。这就是结果。

我感到我卧室里的每一块肌肉都超越了现实,因为我最喜欢的实验室奇术专家把他们的肥胖细菌塞进了我那缝制得死气沉沉的男人房间里。

“来呀!” 迷人的基金会人物赤身裸体地站在自己的下面,咯咯笑着, “给我们吹那天堂般的口哨吧!”

“我将永不停歇,直到其他人迅速安排自己的羞耻聚会来谈论我愉悦体重的甜蜜长度!” 我大声回应道。

我们并没有这么做,因为我们最终意识到,我们应该对数不清的收容突破事件做些什么。十五天后,其他人都在努力保持他们的快速活动,而我不能说我变得太过舒服,因为所有那些庄严的基金会特工已经在收容室天花板上挂上了充满鼓励意味的信。我只是站起来,翻过门,同时发出嘶嘶的笑声。

“我不喜欢一直在享乐的阶梯上爬来爬去!我想要我的菊花如同世界一样敞开,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突破我心的收容!”

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彻大地。

“我他妈的告诉你,”那个声音怒吼道,“很明显,找到一个漂亮的粉红色Juan不会成为一个他妈的赞爆了的篮子!你必须克服对痛苦的恐惧,把你的问题揉在一起放进一个操蛋的工作礼仪假阳具里!”

“但是,假如我的睾丸在震耳欲聋的愤怒中悸动,那么数十年的研究又有什么价值呢?”我充满歉意地说。

“扔掉你那蠢爆了的蜥蜴小说,它就会成功的,我的人类同性恋傻瓜。 一个我吃过无数次的人将会帮助你滋养心中的屁股。”

光线在云层边缘泛起褶皱,在我们所拥有过的被谋杀的交谈之后,这真是一个完美的解脱。有人朝工厂的货车走去。白色内裤参数一闪而过。一阵色情基佬的眩晕感从我的眼中喷射出来。出现在我面前的是Moloch,最古魔法的打屁股噪音守护者!

“早上好,我的领主兄弟!”他平缓地说, “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终于。

很快我们就像墓碑上的雪球一样粘在一起。他一边舒展肌肉发达的耳朵,一边品尝着一定是我刚找到的橙子。这里只有Moloch时间。 “这不是我摧毁的唯一一样东西,”他指向一个拥有足够大脑的人,低声说道, “去他妈的控制,把你那巨大的鸡巴开到超速档,开始给那条科学鲨鱼塞上一些甜美的微笑食物吧。”

“鲨鱼议程?”我脱口而出,“你已经发现了,我的生活中除了这种红色同性恋的生活方式以外将什么也不剩!”

这就是友谊是如何在这个充满麻烦的美好世界中开花结果的。

当基金会最终阻止我们的时候,Barclay博士将会把我的骨头都给打出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