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美鸚鵡螺!
评分: 0+x

00d00h00m

Darklight博士有一頭可靠的鸚鵡螺助理在中國分部並不是什麼秘密。事實上,自從位於書堆中心的水族箱裡多了這位新成員後,Darklight的工作量立馬銳減了七成,這使他有足夠的空閒時間去做其他的事,例如看書,看書,還有看更多的書。

由此可見,當Darklight發現她不知所蹤後,心底裡是多麼抓狂。

一切都是在某天的早上開始的。Darklight起床後,按照標準流程稍經漱洗,就走到自己的辦公室裡,在書堆中隨手抽出一本書,然後就坐在靠窗的位置,一邊吃著小諾準備的早餐,一邊喝著小諾泡的咖啡,一邊看著小諾整理的….

「匯報呢?」Darklight摸向桌面結果摸了個空,他嘀咕著望向四周,沒那精心準備的早餐,沒那奶糖份量適中的咖啡,沒那簡潔而詳盡的一天匯報。望向水族箱,那裡空空如也,連那防水的專用筆記本電腦也不知所蹤…等等慢著!

Darklight在水族箱底部看見一張防水紙條,上面寫著的正是小諾的字跡:

我出去一下,馬上就回來

生怕HD不知道是她寫似的,在角落還畫有一個和農曆年那時的窗花一模一樣的鸚鵡螺圖案。

Darklight輕嘆一口氣,自己去泡了杯咖啡,捧著一盒餅乾走到辦公桌前坐下,打開電腦進行新一天的工作。

當然,這書是看不成了。


03d 16h 15m

Darklight在自己的辦公室外來回踱步,緩解累積的壓力和焦躁。

自那天後,小諾就沒再回來,巨大的工作量使他幾乎連空閒的時間都沒有,更別提分配人手去把小諾找回來了。擔心,焦燥,和壓力,從多方面折磨著Darklight,連那金色的眼睛中,也泛著血絲。

儘管小諾也有獨自離開站點最後安然回歸的先例,但連續離開站點兩天以上卻從未發生過。他現在也開始擔心小諾是不是就這樣一去不返了。

「哦,早阿高清,老久不見了。」Scarlet博士,就在這最不適宜的時間,經過最不適宜的地點,用最不適宜的稱呼,向目前最不適宜招惹的人打招呼了。

未幾。

Scarlet就驚現自己的肩膀被一只有力的手重重壓著,晃如地獄深寒的聲音滲入耳中:

「對阿斯卡麗,老久沒見了,不如我們進去敘敘舊吧?」

「等…等等?!我好像有事要忙…饒命阿喂?!」

Scarlet根本沒有拒絕的權利。


04d07h19m

一隻家貓輕巧地溜入了吉林省的一所廢棄倉庫中。根據情報,那座倉庫現在似乎被一群邪教徙佔據用作集會禮拜之用。

那只家貓事實上是基金會科研部門試制的高仿真偵查無人機"Nyan-Cat”,仿照貓科動物的骨架設計使它能夠輕易穿越複雜的地形。而且科研部門在SCP-529身上得到靈感,在Nyan-Cat身上裝設了一台輕便化的空間相移裝置,理論上應該沒有人或裝置能輕易發現這台貓型無人機。

透過Nyan-Cat的眼睛,偵查特化特遣隊 Gamma-10(又稱"飛貓")的隊員目瞪口呆的看見倉庫中那些教徒的詭異行為。

他們衣著散亂,目中無神,眼裡似乎泛有幾絲血絲,口中說著不明言狀的語言,就這樣在放置於倉庫中央的神壇周遭到處亂走。儘管能看出他們有著圍繞神壇跪拜的傾向,但是他們的步伐和動作毫無章法可言;往前走的教徒,下一刻就猛烈左轉和另一名教徒撞成一團;正要跪倒的教徒,要不向神壇相反的方向下跪,要不剛跪倒地上又馬上站起來。有些教徒更在自己或別人身上撕扯摸索,扯的衣衫散亂破爛,在衣袋或褲袋或裙袋中拿出各種物品直到成功摸出一塊石頭然後高高舉起為止;從放大影像看出,那石頭似的玩意似乎就是那邪教所崇拜的化石。

「赫尼斯大君的子民們唷!」此時,神上傳來的聲音使周圍的混亂逐漸平息下來,教徒們用了幾分鐘掙扎著站起,並望向神壇上。Gamma-10的成員也手忙腳亂地花了幾分鐘時間終於把Nyan-Cat的視野轉移到神壇上,只見神壇上竟站著一隻展翅的鳥。

不,那不是鳥,那只是一名穿上某類鳥類的布偶服的人類而已,他雙手張開,看上來就像大鳥展翅一般。

「是偉大的先知!」「我們的鳥彌賽亞!」「讚美大君!」壇下開始傳出各種帶著歡喜,甚至略帶泣聲的聲音。那"鳥先知"揚手把聲音壓下來,接著說:

「我們一直愚昧地在黑暗中摸索…」在先知的話語中,這倉庫中竟漸漸揚起了風沙。

「…直到大君降下聲音指引我們前行…」

與此同時,神壇逐漸升起一個透明水族箱,盛滿水的箱裡放著一塊幾乎塞滿整個箱子的巨大鸚鵡螺化石,上面還放有一只生物的樣子。

「…今天!大君的化身降臨於此,親自指引我等前行,被引導者阿,歡呼吧!」

在能確認化石上的生物正是上級命令要回收的目標那一刻,Nyan-Cat的精密攝像頭就完全被風沙掩沒了。在它被吹來的沙子毀壞前,只接收到現時Gamma-10的成員所呼喊的,教眾的歡呼:

「PRAISE LORD!」

「PRAISE HELIX!」

「PRAISE NAUTILUS!」


13d02h03m

「HD,剛剛接到Beta-9的消息,他們已經攻陷了鸚鵡螺教最後一個據點了」臨時助理Scarlet博士把列印出來,MTF Beta-9(又稱"弒神者")的行動報告遞給坐在窗邊讀著«鸚鵡螺的生活習性»的Darklight博士。

這十多天來,Scarlet除了幫「那該死的金瞳混蛋」分擔文書工作外,就是指揮站點中閒置的MTF去處理那個自小諾失蹤後不久就在中國境內出現的異常宗教組織,順便從那邊查找小諾的行蹤。

在「在她回來說前你暫時先當著我的助理吧。」這樣的催命符下,Scarlet能做的就是拼命完成那根本就不是他本職的尋螺工作而已。

儘管已經確認小諾似乎被供奉於那個所謂「鸚鵡螺教」中的情報,但亦同時付出MTF Gamma-10全軍覆沒的代價。

在經歷多個MTF損傷慘重及大量裝備損失後,MTF Beta-9終於攻陷了昆崙山上的鸚鵡螺教總壇,起出了大量的鸚鵡螺化石,和大量不同生物的布偶裝;儘管沒有異常性質,但那些穿著布偶裝的「先知」和「主教」卻是造成多個MTF壞滅的主因。當然,還有那塊帶有異常性質,已被分類為SCP-CN-███的巨大頭足綱生物化石。

不過Darklight博士並不關心這些事。

「那小諾呢?我那最能幹的助理你找到了嗎?」Darklight合上了書,死死盯著Scarlet博士的嘴唇,期待著最終的答案。

Scarlet博士開口了:「沒有,雖然……」

"啪擦"

那是Darklight博士理智斷線的聲音。


於是當抱著對她而且略大的筆記本電腦的女孩推開Darklight博士的辦公室大門時,她不禁輕聲驚呼了一聲。因為她看見的,是一塌糊塗的地獄繪圖:

塌陷的書藉迷宮,還放著自己剛剛寫下的紙條的水族箱,電腦桌上散落的餅乾碎和冷透的咖啡,倒在書堆中半死不活,一臉不明所以的Scarlet博士。

還有正舉起手上的«康熙字典»給予最後一擊,卻在低呼聲中愕然回頭的Darklight。

"啪"的一聲,手中的字典掉在地上了

「Nau…」

「筆電壞了所以我拿出去找人修理了一下,忘了幫你弄早餐真抱…呼呀?!」小諾的話沒說完就被高大的身形緊緊抱住,懷中的筆電亦隨著小諾手中一鬆滑到地上。

「Nauuuuuuuuu…」

被緊抱懷中的女孩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微笑著,伸手輕輕摸著抽泣中的頭頂。

就好像,對此習以為常似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