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

哐。

哐。

砰。

砰。

砰。

噪音轻柔地摇撼着小公寓的墙壁和地板。

砰。

砰。

砰。

哐。

哐。

Richard Nixon的木质雕刻品在挂着它的钩子上前后摆动。

哐。

哐。

挂着希特勒海报的框架在墙上微微作响。

砰。

砰。

震动打翻了一座钟,让一只实验用老鼠逃了出来,使它向前跳了三分半钟。

哐。

哐。

终于,噪声把睡着了的艺术家摇醒了。

砰。

砰。

“干!”艺术家想。她迅速从床上爬起来,在她冲向门口之前,她挖出了一个小雕像。

在门的另一侧是一只六尺高的水滴鱼,除此之外它是由肉眼看不见的绒毛覆盖着的,并且有着肌肉发达的胳膊,长着蜜袋鼯一样的蹼。它穿着一条宽松的裤子和一件扣子扣到底的衬衫。在伸出自己巨大的四根手指的手之前,它期待的用自己亮晶晶的小眼珠子看着艺术家。

艺术家迅速的把雕像放到这个生物的手心里。“这个叫做清洁乃是虔诚,”她说。

那个生物仔细的检查了这个作品。这是一块真正的肥皂雕刻出来的Mr.Clean,得意洋洋的站在原本的肥皂的部分做成的展示台上。水滴鱼重新望向艺术家。

“好的,内容简介。好吧,如果你把它留在什么地方过夜,到了早上它能够完全根除周围两英尺的任何活物。这是对大众受欢迎文化对于其他文化的破坏的评论,同时也是对于过分追求严格的危险——”

她还没说完,那家伙就张开了两尺宽的嘴巴,贪婪地把雕塑推进去。它在吞咽前沉思了大约一分钟。它显然不满意,但撞着离开了。

一个月的房租付清了,艺术家松了一口气。

在她凌乱不堪的办公桌旁,这位艺术家浏览了她几个月来绘制的几页蓝图。她的公寓不够大,因此不能把所有的图表组合在一起,从而形成完整的蓝图,所以她对自己的最终作品的外观只有大致的概念。

创意是从噩梦中出现的:超过一万个可移动的部分,七十二个非法的模因,四个人脑,以及一个袖珍尺寸的木星。这将是她的不朽之作,当然这是在如果它没有杀死她(和其他人)的情况下。

重新关注回现实,艺术家开始收集她的东西。今天她有事要办。

Backdoorsoho可能是地球上色彩最丰富的地方。在曼哈顿其他地方出现的小块涂鸦扩大到覆盖每一个表面,还有一些不会。甚至天空正在慢慢地通过彩色光谱来改变自己的颜色。现在它是浅绿色的。

在街上,与上层曼哈顿的网格形成对比,伤口前后移动,以空间上不可能的方式相互重叠,使街区在同一时刻又大又小。

店面经常被堆叠在另一个店铺之上,通过楼梯,梯子和通道来建立街道层和街道层。

她的第一站是金工车间,在一个被称为杜尚大道的SéLavy胡同的狭小巷子里。

一个头发乌黑的男人站在工作台前。

“嗨,Jakob,”艺术家走过敞开的店面时说,

“嘿,Kiddo,”他回答道。Jakob把每个人都叫做“Kiddo”。艺术家很确信他不知道她叫什么。

她看了看墙上烧焦的痕迹。其中一个书架倒塌了。地板上有许多像是汽车油的水坑。”发生了什么,”她问Jakob。

“一些教会疯子想我帮他们做点什么。说是’人的意志是完整的’,还是什么废话之类的东西。他们在我说不的时候就疯了,所以我让Hank来料理他们一下。”

果然不出所料,二手车零件的组成的一个七英尺高的模糊的人的形状从店铺后面出现。一张读做“Hank”的牌子被钉在人形胸前。

“当然没有什么事是他不能处理的,你想要点什么?”

“我想拿走我预定的东西。”

“好的,好的。”他走向店铺后面。

艺术家轻点脚尖,看向散落着废弃金属管子的小店。她在想如果出了什么错,能不能获得一些赔偿。然后她意识到如果出了错,她,和很多其他人,都可能会死。

他一分钟后回来了,拿着一大堆闪亮的金属零件。

“看看这儿,”他说,“我们有5个Penrose齿轮。”

他拿出了五个不锈钢齿轮,既不是圆形的也不是螺旋形的。

“三个心灵遮断合金盾牌,30cmX60cmX2cm。”

他拿出了三个金属长方形然后把它们放在齿轮边上。

“十二个定制零件,由虚构金属制成。”他假装把几块金属件放在柜台上。

“你不介意我问问你要这些干什么吧?”

“秘密项目。如果我足够幸运,你能在五年后的“Sommes-Nous Devenus Magnifiques?”展览会上看见它。”

艺术家拿起一个齿轮,仔细检查了一下。它以不服从欧几里德几何的方式扭转了自身,这是一个同时是螺旋体和完全球形的物体。

检查防护盾,她能看到复杂精密的遮断合金层,希望这足够阻挡共振。

她假装检查虚构金属,Jakob做得很好。

“你完全超越了你自己,Jakob。这些真的很棒,”艺术家把这些零件用衣服包起来然后放进自己的包里。

“艺术需要最好的。”Jakob回答道。“所有都是。”

艺术家给了Jakob一把皱巴巴的钞票,拥抱了Hank,离开了商店。

她的下一站是在另一条主要街道的第三层楼上。当她爬上防火梯时,她看到了一个标志,上面写着“生物成分和变化”。临街的窗户从里面关上,而门则是一块坚固的金属。

她打开门,看见Frank在打电话。所以她尽可能安静地关上门。

“最后一次,没有!我已经告诉过你,我可以制造受精卵,但是你得找其他人来植入它。

Frank看向艺术家并且转了转眼珠。

“不,我不知道谁能做这个因为之前没人做过类似的事。”

他把手捂在话筒上。“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你有空吗?”艺术家点点头,坐在鲸鱼的脊椎上。

他转过身去看电话。“听着,我对你比任何理智的人都要理智得多。你所做的是危险的,不负责任的,坦白地说,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做这件事的唯一原因是我确信这不会杀死你,也因为你付钱给我。”

艺术家抑制住了笑声。

“实话实说,我不在乎。你要么做好了之后拿走他,然后给我钱,让我一个人呆着,要么现在告诉我,这样我们就能跳过这个直接到让我一个人呆着的那部分。”

Frank停了一下。

“好,星期五见。再见。”

Frank挂了电话,把头埋在手里。“我向上帝发誓,你们这帮人快把我弄死了。我的意思是,一个子宫内的艺术作品?为什么正常人会想做这种事?我想让她停下来,但她就‘不,我九个月之前就借好了艺术馆的空间了’,我发誓,我有时候都忘了我为什么来这了。”

“租金便宜。”艺术家指出。

“是,大概是这样的。你想要什么?”

“为了你卖给我的钟,我想要一些镇定剂。只要有人在墙上敲,他就总能赢得时间。”

“你知道它不是一个精确的计时器,对吧?

“我知道,但是他现在不听使唤了,我也不能重启它。”

Frank耸耸肩,从柜台下拿出了一个小玻璃瓶。

“一滴应该能够减慢心跳,来让时间赶上。为了得到正确的剂量,你得进行实验。二十四小时内不要超过五滴。”

“谢了,”艺术家说,递给他一把钱和一些零钱。

“还有别的事吗?”

“我的预定到了吗?”

“不,还没。”Frank回答道,挠了挠头,“寄到这里太危险了。所以他们决定通过他们的方式运送,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担心会发生什么事情。你确定我不能说服你进入一个不太可能的世界末日吗?我有一些库存,可能是你想要的。”

“不,谢谢了。”艺术家说,“可能的危险性是主体的核心。”

“我告诉过你了你正在犯错,但是你从不听我的。”

艺术家走向门口,“在那个受精卵的事上祝你好运,”她回到街上时回了电话。

“谢谢。我需要你停止卖给那个女孩东西。”

外面的天空变成了金黄色。一个女孩在人行道边坐着后空翻。一对夫妇在街道的中心跳着华尔兹(在BackdoorSoho没人有车,也没人意识到他们有街道)。艺术家对着自己微笑。

但没有时间细想这件事。艺术家开始向画廊的所在走去。她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