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雀台计划附件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首先要说明一点:之前的药不是白吃的,上面带的东西能让你脑干里的人体自燃机制不被模因启动。药都吃了一个月,肯定不在乎我多啰嗦几句吧?

先从你知道的说:铜雀台计划包含数个部门,其中“斥候”是保证计划不被CN-300干扰的。但“斥候”其实还有一个职能:甄别CN-300可能存在的,针对其他技术领域的变种。当前的项目被编号为CN-300-α。

只说结果:希腊字母几乎用完了。

如果没发觉这一点,你根本看不出CN-300有多能干。就拿爱迪生来说,他其实也是个作家。当初为了阻止交流电的推广使用,他写过一本《当心》,还作过一篇《电灯之危险》。他还推动纽约州监狱把绞刑改成电刑以塑造交流电的负面形象,至于电小猫小狗以证明“交流电有害”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关于爱迪生用种种可笑或可鄙的手段反对交流电的原因,科学史一般归结为他与特斯拉的“利益之争”和“意气之争”。后来“斥候”从基金会渠道获取了《当心》的一份原件并加以分析,结果完全出乎意料:

这份曾经被爱迪生下大力气推广以攻讦交流电的小册子上携带有CN-300。

对科学史上类似事件的追溯使我们意识到:CN-300对各个技术领域看起来置身事外实际上极尽干预。从卢德运动开始,鬼知道多少社会运动/经费短缺/政治干预/同行倾轧/突发事件阻碍技术进步的事情是它用蝴蝶效应引发的。

而这种阻碍的效果早已显现:想想公式已经写进高中课本,却依旧停在“五十年后”的可控核聚变;想想人类基因组测序基本完成后,没有突飞猛进反而步履维艰的生物工程;再想想吃了多少年补贴,仍然没法解决成本问题的光伏发电?

事实上信息技术很可能是CN-300唯一不能完全控制的领域。而它之所以放弃小火慢炖改用爆发感染解决问题,主要是因为信息技术给人类文明打造了一条科研快车道。过去的技术研究就好像各个文明自己扔摔炮,几百上千年才听到一声响。今天的信息技术就是把各个文明的摔炮串起来的导火索,一点着就能让创新炸个不停。

而且信息技术把很多资料的查阅门槛放得极低,使得科学研究者乃至爱好者都很容易发觉各个领域技术进步的停滞或减速,从而察觉它的蛛丝马迹。换句话说,CN-300狗急跳墙了。

我知道你想问始作俑者,但这个我们还在调查。这种堪比超级AI的模因绝不是05或者什么敌对组织搞出来的,他们制造的异常跟这东西比只能贻笑大方。目前最合理的解释是:CN-300是某个高等文明在宇宙间下的绊子,能够自动扼杀所有可能与制造者产生竞争的文明——分析和一份月壤样本有关,报告只有O5才能看。

我们原本打算尽快在各个领域肃清CN-300,却发现时间根本来不及——就算我们能成功,到时候化石燃料肯定耗尽,而聚变堆会因为CN-300的干扰做不出来。如果化石燃料这根小火柴点不着聚变堆这个大火炉,人类连现在的生活水平都没法维持,未来必然退回城邦时代。想想头顶上的寂静星空,你就会明白费米悖论与CN-300的关系了。

我们现在别无选择,只能抢在火柴烧光之前点燃聚变堆。有了聚变堆,我们才有和CN-300对决的本钱,否则我们连上战场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

一、打开房门走出去,吃一个月的药忘掉这一切

二、按下旁边的按钮,加入铜雀台计划“燧人”部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