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建议书 2014-027:“我是个噩梦/我今日所拥有的”

姓名:Leonard “小” Milton

标题:我是个噩梦/我今日所拥有的

所需材料:

  • 1台Magnadeus级微型计算机(已获得)
  • 1台二进制输入-奇术输出转换器(已获得)
  • 500ml薰衣草香精油
  • 1台脑电波(EEG)记录系统
  • 各种电子元件(已获得)
  • 1杯热巧克力
  • 1个人类大脑(已获得)
  • 1段《Goodnight Moon》的复制录音

摘要:

当一名人类的思维摄入信息,大脑将它作为一种模因影响摄取。使用一种我发明的方式,可以通过对大脑的分析在它摄入模因时将该模因元件隔离。这一模因部分可被精炼并重指向一名人类的思维,从而引发特殊的事件。

作为一种概念的证明,我发明出了这一作品。

我将在自己身上使用EEG机器,同时以刺激物诱导睡眠。该结果数据将导入微型计算机中的一个程序,将之处理为一种简单的模因,让我处于一种理论上无休止的睡眠之中。我将把自己暴露在这一模因中。

我将在这一永恒休眠的前六个小时中进入REM睡眠状态。因此我开始一场梦,得以对所有伟大的作品进行预加工。绘画、音乐、舞蹈,一切将由我掌握、进行处理。我已努力达到清醒梦,让这一可能性达到最大。

相关奇术输出将在半径三米范围内广播,内容是我的思维同一时刻的活动,令附近的所有人类得以与我一同体验这梦境。

因此,我将是那展出品。

含义:

对我来说,这世界已经变得空乏无味了。

这并不是什么特殊东西的错,但是它只是变得了。有趣的东西中的三分之一都被封锁,三分之一被杀害,而最后的三分之一只是不再如常能够作为娱乐。

稍微有点驴口不对马嘴,我一直相信我脑中艺术的潜能是无限的。然后,这一不幸的现实本质加入了例如“物理”、“社会”以及“体面”这样错综复杂的东西,阻止着艺术家认知他们视野的真正潜能。当我理解限制之下的工作是如何带来相关的伟大作品,我相信我已经竭尽了我能在现实中能做的事情。然而,若是在一场梦的无限自由之中呢?

所以,便有了这一建议书。老实说,我找到了一种对所有人而言的胜利方式。我得以活在一场梦境提供的无限可能性之中,而群众能够参与这人类大脑能够得出的最无加工、最纯净的创造之中。另外,我正进行研究,能让这一科技为未来艺术家的工作所用。我肯定不会只用着它的。

我很自信,我会作为一件展品在期间照顾好自己。我并没有详细计划醒来的时间,所以可以如你所需自由将我进行展出。

你也许需要在展览中放一块警告牌,我更倾向于做噩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