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目建議書 2014-1221:"終於醒來"

2014 三波市藝廊展

認可證書

獎項:薩爾瓦多獎

獲獎者:Elisabeth Arturo

目的:表揚使用異常創作愚蠢、有​​趣或滑稽作品的異常藝術家。



項目建議書 2014-1221:終於醒來

標題:《終於醒來》

所需材料:
一台投影機 (連接到電源插座)
一台筆記型電腦 (連接到投影機)
一個 USB 隨身碟,裝有特別選擇過的圖像 (已經持有)
一塊空白畫布
一張木凳子
一塊防水篷布
一名助手
一把上彈的手槍 (只需要一顆子彈)
我自己

摘要:一旦藝廊開放,我會敦促盡可能多的觀客來我的展位觀看我的表演。一旦聚集了足夠大的人群 (足以讓我的行動所代表的話語傳播開來),我就會坐在畫布旁邊準備好的凳子上,畫布將作為投影機的布幕。

然後,我將發表以下獨白,助手依據我命令變換圖片。

這張是我七歲的時候從腳踏車上摔下來。我的膝蓋真的傷得很嚴重,我從來沒有見過我爸爸笑得那麼厲害。

這張是我表演獨角喜劇的照片。我流鼻血了。觀眾開懷大笑,但並不是因為我的笑話而笑。

這張是我試圖為小學一年級授課的照片!孩子們是天使,但我在上第二堂課的時候很難不被紙割傷。校長確實因為我過量使用 OK 繃而感到愉快。

這是我分娩時的照片。醫生認為這是個真正的玩笑。我從來沒有機會替那孩子命名。

投影片到此結束,然後助手會在觀眾繼續笑的同時準備防水布。當這件事發生時,我會站在畫布前面並將槍放在我的口中。

然後我會扣動扳機。

子彈將伴隨大量血液和一些來自我的大腦的大塊物質離開我的頭骨。我的血會飛濺到畫布上寫下留言:哇賽 窩殺了我自wowwee im kill mysefl :( 。因為我總能透過墨水精確表達我想呈現的思緒,所以它會描述我的血將不會再有不同。在此之後,我的身軀會毫無生氣地倒在地板上,然後我的助手會把防水布覆蓋在我的屍體上,這樣它就不會讓觀眾的注意力脫離作品的核心。

任何目睹這件作品創作的人都會以居高臨下的語調提及它,並惡毒地嘲笑它的藝術價值以及我與我的死亡。任何在事後前來鑑賞這件作品的人也會做同樣的事情,但不會嘲弄我的死亡,因為他們無法看見我。

這次表演無法重複,所以在展會的剩餘時間將展示畫布作為作品的焦點。

意圖:這件作品旨在扼要表述我擁有「不尋常」的血而忍受的苦難。他們稱之為「認知效應」。

自從我小時候第一次去看醫生做抽血時,他們一見到血就大笑並嘲弄我。我的母親、我的兄弟、護士、每個人。我不知道我的血為什麼這麼好笑,但我真的不這麼認為。一點也不。

作為一個容易流鼻血和被紙割傷的人,我在這個世界上終生都是被取笑和嘲弄的對象。我不想要這樣。我不想要被困在這場惡夢中。

藉由創作這件作品,我希望能夠做到我最想要的兩件事:

  1. 從這場惡夢中醒來。
  2. 留下讓人們記得我的紀念品。

也許在我死了之後,我的血液將不再那麼奇怪。也許每個人都會理解我經歷過的那些狗屁遭遇。也許他們會理解我對自己維生所需的那個東西的仇恨。也許。但我對此感到懷疑。這份申請、我的公開自我處決,以及這個作品可能會被視為一場玩笑。因為那就是我曾經是的一切。

一場血腥的玩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