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知者
评分: +18+x

东京23区内街边野狗在路灯下狂吠

繁杂琐碎的编号被标注在半透明墙体左侧的青色金属牌上。牌子下方挂着的是一份监管人名单,上面写着五个已被划去的人名。服部秀一正坐在米黄色叠敷上,捧着一杯微热的煎茶,看着玻璃墙外移动着的模糊人影。

“SCP-3216-JP。”
玻璃门搓开一条缝,被横截仅剩一小段的手臂连着手掌与十指由内向外伸出,捏着四根铅笔和一块塑料橡皮。
“画纸和画架,还有画板马上送过来。”

“北海道还在吗?”少年将茶放在桌沿,抬头盯着静止的影与手臂交错。

“只有惠山还剩下一小块。”

“我想去一个地方。”

未定义的应答于人影消散之后回荡长廊。

神经断裂声促使秀一起身,然后低头正在打量着自己脚面扩散的淤青和瓦解后的血管,随后是浮肿紧接着干瘪,双脚露出白骨。房间四角的链栓被红棕锈沫吞噬后留下重演跌落刹那的片甲。他踢开锁在小腿骨的脚铐之后伴着叠敷发出的霉臭离开此地。

通明

金属伞骨收纳远方起伏城市燃起灯火时而明时而暗,Nobel站在墓前接过他人递来的一支烟。凛风对白雾升起的线路进行微调,使它们从黑伞边缘划过。

“猴子在哪。”
四分钟后皮鞋碾灭至尽的烟嘴,他侧耳倾听凑近身前的女人细语。

“Kily已经前往下一站了,它也在那儿。”

“但CavitiesScattered在我们这里。”

“Nobel。”
她用手指尽量抹平西装袖口与衣肩的凸起折痕,声音变得更加低沉且带有磁性,
“这次是实验,可以证明Ambiguity Disintegrate与Premise引料之间的容错率大小。”

“阈值?”

“目前Site-19启动CavitiesScattered最多可以达到140%。”

“先静置,跟我去趟中国,找Kily。”


深蓝色雪佛兰Malibu合金轮毂出现叠影,Nobel坐在副驾驶位上盯着一份被强气流贴在侧窗外的纽约时报,油墨印下的刊登日期模糊不清。

“我们距离接种Character过去了多久?”
Nobel瞥了一眼手腕上停摆的机械表,接着点燃一支烟。

“三十分钟。”

“而外部是三十年。”
长长的一声“操”从他嘴里带着烟气喷出。

车辆从悬浮在市中心上空的立交桥急驶而过,消失于暗灰色纱雾之中。

".Auf der anderen Seite"

| DATE: 15/12/2017
| FROM: Daniel M Herz <noitadnuof.pcs|ur61.tsugua#noitadnuof.pcs|ur61.tsugua.>
| TO: O5-2 <noitadnuof.pcs|ces55o#noitadnuof.pcs|ces55o>
| SUBJECT: Re: threshold value test


| 本次阈值试验尝试上次所述的三个突破口。刨除未成功的处决试验之外,Premise的收集相比去年增长了19.6克。当然这只是第一件比较值得高兴的事。第二件振奋站点内成员的事情是来自于SCP-CN-1703的新消息。网络信息部门监管通过采集莫斯科以北地区的部分视频信息,以及都市传说论坛上的一些反常现象得出的结论:关于MON·KEY(monkey)的实质化认知危害(Substantial Cognitive Harm)正在步入一个低谷期。总而言之,一切都顺着计划进行。

| DATE: 11/02/2019
| FROM: Daniel M Herz <noitadnuof.pcs|ur61.tsugua#noitadnuof.pcs|ur61.tsugua.>
| TO: O5-2 <noitadnuof.pcs|ces55o#noitadnuof.pcs|ces55o>
| SUBJECT: Re:D-812154


| 拒绝再次处决D-812154,并申请将D-812154使用A级安保措施运送至Site-19本部。他作为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剖面产物必须离开这里。16站已经做的足够完善,关于D-812154的部分信息泄露并非是本站内成员所为。你根本无法想象…通过截取MON·KEY的阈值试验目前为止达到了150%。这是目前实验数据的最高记录。并且D-812154是自身被Ambiguity Disintegrate抽离了,他在不断地重演被九毫米半自动枪械击毙的那一瞬间。直至现在为止,仍在继续。

| DATE: 10/09/2019
| FROM: O5-2 <noitadnuof.pcs|ces55o#noitadnuof.pcs|ces55o>
| TO: Daniel M Herz<noitadnuof.pcs|ur61.tsugua#noitadnuof.pcs|ur61.tsugua.>
| SUBJECT:CavitiesScattered


| 枪(CavitiesScattered)处决个体能力需要再次提升。直至将Ambiguity Disintegrate这个概念开始自我坍缩。首先需要告知你的一个不错的消息是D-812154在阈值到达120%变成碎沫。但是关于MON·KEY这就是一小块边角料,我不知道这件事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但是从中国传递的试验资料表明SCP-3930与其本身存在的特殊性几乎一致。不论如何,下个处决试验必须在本月内完毕。我们的认知范围内不允许出现第二个具有扩张能力的“SCP-3930”。

天国之扉

暗色曼陀华沙凹痕的火漆被一双手沿着信封“V”字形边缘扯开,变成两段。

Kily坐在皮革材质的椅子上,从身旁的淡色帆布挎包中拿出一支钢笔。短发被从窗外而来的微风吹动,文字书写时掺杂着过往人群的熙攘,直至暗为光。除Kily以外,车厢内的个体正在触碰着它们所能感知到的概念集合。

两个位面偏差破碎的片段,从金属笔尖中的褐色墨水流淌而出。接着是一段过往和寒暄,然后留下未来。窗外涌进的风带着一股由夏日水汽不断蒸腾散发而出的壤锈味。

INT.136

此刻休谟值应是105,梦中有着一具长满红玫瑰的骷髅。它正在缓缓向我走来,像18世纪英国绅士样的躬下身子,邀请我跳一支舞。

留声机内有一首Tango响起,我与它像彼岸鸟,又或是化蝶?翩舞时我留意到,湖底有一位画家,他用着手中的铅笔为我作画。

浪费过往淡紫色朦胧,视线与瞳孔倒映的结局焦距,我与命运耳鬓厮磨。

it's a perfect circl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