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影子,和国王
评分: +14+x

不要看书上的诗。

脑海里的声音在对我说话。

我颤抖站起,摘下眼镜,用模糊眼神摸索书架,我用胶水将所有书都粘在书架上。

门窗紧闭,拉上窗帘,订购食物和水。

千万不能违背脑海里的声音,千万不要看书上的诗。

我来到浴室,梳头,洗漱。大量头发掉落,粘在梳齿间。有白发,发根带血。

我凝视梳子,一行小字刻在梳上:

旋木雀国王在金枝城中漂浮,他没有面孔,却有一千个影子。

不要看梳上的诗。


我闻见血腥,脚步声从背后响起。

我不该看梳上的诗。

小心背后的东西。

我连忙逃跑,一边逃跑一边向背后张望。

背后有一个脚步声,回头,没有人。

背后有两个脚步声,回头,没有人。

背后有三个脚步声,回头,没有人。

我低头看背后,三个影子在我背后行走。

它们从地面站起,长出脸,露出微笑。


它们的弱点是脸,杀了它们。

我拔出小刀,扎进影子们的笑脸,血如泉涌,猩红在漆黑下耀眼。

无数微小的笑脸从影子体内爬出,宛若寄生虫,这些脸如同瀑布般自影子尸体中爆发,蜂拥而至。

“快跑。”

一个穿防护服的女人冲来,拉着我手奔跑,她扔出燃烧瓶,笑脸被火焰吞噬。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女人嘴角泄露出一丝笑意。

不要 相信她。

我用手捧住女人脸。

“你要吻我吗?”女人说。

我把刀插进女人眼睛,直刺入脑。

“对不起,我不能让你伤害我。”我说。

路灯下,黑衣男人凝视这一幕,他在唱歌。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他用歌声说。

黑衣男人越走越近,他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

“我名叫‘她’。”

乙醚手帕在眼前一闪。


我在一间灰色房间里醒来。

男人在熟睡。

取出男人指甲下的钥匙,从门逃出去。

我勒住男人脖颈,直至他停止呼吸。

拔下焦黄指甲,取出钥匙,打开房间的门。

我没有看见正确的外部世界。


我没有看见正确的外部世界,我看见金色城市在死白中生长。

微光下,回忆在脑海中浮现。

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能感受到声音的颜色,那些涌入耳朵的声响,总是闪烁绚丽色泽。

直到有一天,一个声音自然出现在脑海里:

别在意 脑海里的妄想,别在意 声音的颜色。

自那时起,我一直听从声音的指示。


我摇摇头,甩掉无用思绪。

金枝蔓延分形,无数影子缠绵在金枝中,愈边缘愈稀疏,愈深处愈浓密。在城市中心,我看见旋木雀国王在金枝城中漂浮,他没有面孔,却有一千个影子。

杀了它杀了它杀了它杀了它杀了它杀了它杀了它。

我脚踏金枝,持刀杀向黑影。

黑色影子,越来越深重,影子成为天空。密集的黑色,走进影子的森林。不断穿刺,猩红从黑色漫溢。微笑的影子,咆哮的影子,哭泣的影子,有两张脸的影子,躯体错位的影子,浑身是脸的影子,连体的影子,畸形的影子,脸长在下体上的影子。挖掉影子的眼睛。割下影子的口鼻。拔掉影子的舌头。撕裂影子的脸。刺入影子的太阳穴。锤碎影子的前额叶。点燃影子的脂肪。吮吸影子的血。

死的影子,死的影子,死的影子。

旋木雀国王在金枝城中降落,他没有面孔,一千个影子悉皆破碎。

我冲上去,用尽全穿刺劈砍,国王伤口愈合,在破碎瞬间喷涌影子,我继续厮杀,刀刃崩断,无数影子自刀中爬出。

没有面孔的国王露出不该存在的笑,在它的声音下,我理解了声音颜色的含义。

“不要相信脑海里的声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