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议合体

它已在太空深处漂流了千年,沉寂而庞大,异星物质中潜伏着令人恐惧的能量。它的目标是那栖息在某颗小而不起眼的太阳的第三行星,一颗蓝绿相间的星球上的拥有高度智慧的头足纲生物。制造它的存在让它去摧毁那些他们所认为的,谦逊的触手原住民的心智,但他们犯了致命的错误。在侦查时,他们浩大的智慧竟认为那些凝胶状的原鱿鱼最可能成为未来的支配种群,而不是那些散乱的,老鼠般的陆地哺乳动物。

如今,这武器已到达了地球大气层的边缘轨道,用死光轰击着这不幸的世界以展现它的技术光辉。数十亿的章鱼在顷刻间死去。但那些双足哺乳动物聚集到了星球的表面……不。他们直直瞪着天际的巨大机器,就在死光溅射到他们心智之时,突然……单击。


在地底深处,一个仅有十三人知晓的高度机密场所,O5-1深吸一口雪茄,然后调了调他盖在赤裸胸膛上的火焰纹样碎斗篷。

“女士们先生们,”他的吼声响彻整个房间。“现在我们已经确认。那个物体……它——”

O5-7微微一笑,金色长发如帘般倾洒在她的轻薄军装上。

“我们明白的。它是魂与热血之火!它不可能成为我们的阻碍!”

一声咆哮从委员会中传来,O5-1一跃而起,用他的黄铜指虎在大理石会议桌上击出一个大洞,生生将咆哮打断。

“它被劫持了……是那个玩具商干的。”

四周响起惊愕的吸气声。


当那古老的武器意识到那固定在它外壳上的小小亮色飞船时,已经来不及了。那个小小船舱的气密室打开了,一个纤细活泼,身穿紫色太空服的女性轻轻跳上武器的外壳。她用夸张的动作将手伸进一个带有“W”条纹的背包,然后从中取出一个细小的,似乎是远程操控的设备,它闪着吓人的古怪光芒。她将它高高举起,然后按下了一个按钮。在她身下,武器颤栗起来,它的开火协议已经屈服于她的意识。

“太棒了,”Wondertainment博士对着虚空狂笑道,“五千年了,古代武器终于到手了!征服地球的时候到了!”


O5-2狠狠瞪着监视器,他的愤怒逐渐累积,绿色头发中鬼魅更深,紧缩的牙关中已透出咆哮。

“不可能!即使Wondertainment也不可能驾驭这种力量!”

桌子的另一端,05-12挥出一只戴着手套的手,他的大衣在一股不可见的微风中飘起,怒吼道:“基金会全体对空对太空资产,以大义之名,发射!”

“蠢货!”,05-1驳斥道。“它们的武器对这样的力量毫无作用!”

O5-4,她红蓝双色的眼睛在绿色尖刺太阳镜下似乎要射出雷电,愤怒地用武士刀柄猛击桌子。

“那我们还能做什么?!”,她哀嚎道。

“我们可以启用‘那个’协议,”一个柔和的声音传来。它如同匕首般穿过房间。瞬间鸦雀无声,所有目光都聚焦到桌子尽头一片狭隘的光芒上。那是O5-13,所能看到的只有他厚厚玻璃眼镜上的反光,以及戴着手套,如塔般搭起的手指。

“你不会是想说——?”,O5-1答道,雪茄从他的嘴中掉下。

“但这是被禁止的!”,O5-7提出抗议,她的脸一片苍白。

“这是唯一的选项”,O5-13吼道。“我们必须实行……合体协议。”

显示器闪烁了一下,战术读数被不断重复的“合体协议”所替代。一根机械柱伴着蒸气从房间的中心升起,它光滑的表面上仅有十二个钥匙孔,树脂玻璃外壳下是一个红色的按钮。

“全体同意?”,O5-13轻声说道。一段交头接耳之后。O5们,除了依旧处在黑暗中的O5-13,都站了起来。从他们充满男子气概的热血之躯中取出钥匙,一把接一把地插入孔中。O5-12从她的钥匙上收回那因兴奋而微微颤抖的手时,中间的按钮开始放出红光。

“准备完毕,”O5-13说道。“随时可以启动。”

所有的目光都朝向O5-1,他用在大拇指上擦燃的火柴点着了雪茄。深深吸了一口后,他走到柱前,将拳头高高举起。

“禁忌收容秘术:基金会协议——!”

正如所期望的,他暂停了一瞬间。随后,他将拳头朝着按钮挥去,将树脂玻璃砸成碎片。

合体!


Bright博士知道Site-19举办过几场年度奇装异服竞赛。说实话,还是挺正常的。但是,当他急匆匆地经过被红灯照亮,上方紧急警笛嘟嘟作响的走廊时,他还是忍不住被那帮穿着……诡异服装朝他反方向跑的工作人员吓到。特别是某个人的头发。虽然Site-19的着装规则相对宽松,但一般不会有人留着暗紫色头发外加金色突起。还有斗篷。今天看到的斗篷太多了。几个安保人员明显在他们的头盔上画了华丽的龙,似乎还在随身武器之外多带了把剑。

不过这还是在紧急情况中。他什么通知也没收到,这让人挺揪心。他晃过一个穿着露脐装外加至少十五条腰带的年轻的女研究者,急匆匆地冲进电梯里,在别人能够进来之前不停捶打着关门按钮。当他按下Site-19中央指挥部的按钮时,电梯里的小平板屏幕亮了起来。他看到屏幕中的脸后眼前一亮。

“Agatha!感谢上帝,发生了什么鹅鹅鹅?”

一般而言,电视屏幕上Rights博士的脸还是挺让人心安的。但这回不大一样,她似乎是全裸的,浮在一罐蓝色凝胶之中。她的头发(之前有这么长吗?)保留了她的矜持,但这景象还是有点超现实。她微笑了,虽然嘴唇没动,但她的声音从电梯的音箱中传出。声音有些机械般的尖锐,这让Bright吓得不轻。

“Bright!我们找到你真是太好了。合体协议已经启动!我们需要你来驾驶Site-19!”

“什么。”

“你没有看那份笔记吗?Site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机甲模式!”

“啥?!”

Rights用很不像她的方式咯咯笑着。在他说什么之前,电梯的一声停了下来。敞开的门后是一片黑暗,某个东西猛地扯他的腿。他拼命挣扎但毫无意义,一件紧身大衣迅速地裹在他的身上,随后他又突然被放到一间喷射机驾驶室一般的小舱中,不过舱中有四根操作杆(对应四肢吧,他这样想道),还有一个取代了罩棚的大型环绕式电脑。屏幕上除了色彩的漩涡以外什么都没有,直到他犹豫地伸出手去(天哪,他到底穿着啥?斯潘德克斯弹性纤维吗?)触碰其中一个把手。屏幕闪烁着变得明晰起来,显示的是Site-19外的360度视角景象。Rights的脸出现在一角,她的声音传入耳中。

“你已经准备好了,Bright博士!全体基金会人员,注意!协议合体的准备已经完成!”

一个轰鸣般的声音对她做出回应——它听上去几乎就是O5-1,不过……不仅如此。

“Rights,你已经集合完毕五名个性突出的研究者了吗?”

“是,长官!驾驶员,依次报道!”

“什——”,他抗议道,但被屏幕上突然出现的四个窗口打断。天哪,他见过这些脸。第一个,胡须林立的家伙,他是——

“伟大蝴蝶骑士Kondraki,准备突破天元!”

下一个是Gears,他在……得意地笑?

“才智超群天才Gears!任务成功率:99%。推荐行动:彻底毁灭!”

Strelnikov的穿着粉过头了。还有一堆缎带。

“魔法少女战士Dimitri君!我代表祖国征服你们!”

Clef看上去……挺正常。除了那头盔。还有那汤。

“杂烩炖汤游侠Clef:正义……新鲜出炉!”

坐在Clef膝盖上的金色猎犬应声而吠。

“Kain?”,Bright喘了口气。“这TMD发生了什么?你也被影响了?”

Crow,正穿着某种狗紧身衣,又一次高兴地叫了一声,然后调了调眼镜。

“嗷我还挺正常的,Bright。虽然不知道这是啥,但是它只影响人类。不过现在我们也没别的可做。”

“你怎么能这样说?这是XK末日的先兆,就在这里!”

“说实话,我觉得现在超——有趣。就随它去吧!嗷呜!”

Rights再次开口说道。

“协议合体正在进入第二阶段!所有驾驶员准备同步!”


整个星球的大地开始震动,基金会的设施(明显不是设计成飞行式的)在巨型火箭喷射器的作用下脱离地面,以难以置信的高速在星球上穿梭来到Site-19的所在地,现在全部悬在约一千米的高空之上。随着它们互相接近,各自不同的扩音装置撕心裂肺地放出Rights令人宽慰的声音。

“Site 15,17和06已到达!主躯干联锁装置开启!发电机转速125%,持续上升!结合系统已连通!”

各个Site以异常的流畅互相撞击结合在一起,暴露出的地基展开形成复杂的机械结构彼此结合在一起,随后紧紧相连。

“Site-28!-36!-38!组成左手!”

最初,它不过像是一个模糊的大纲。

“Site-66!-73!-76!组成右手!”

随后,慢慢地,逐渐有了形状。

“Site-77!-103!-104!组成腿部!”

它在阳光下放出耀眼的光芒。

“Area-02!-12!-14 -179!组成火箭背包!”

它长出了巨大的四肢,铬白色的装甲上黑金相间的装饰闪闪发光。

“Site-19……组成头部!”

巨大的机器成形了。一个机器人。一个大得有些愚蠢的人形机器人,毫不动摇的自信在它脸上凝固。当Rights说出下一句话时,所有工作中的基金会人员的声音融入了她凯歌般的喊声中。当然,Bright除外。

“协议合体!巨神O5!好戏开场!


高空之上,Wondertainment得意地笑着。

“哼,”她嘲笑道。“他们以为这小小的可动玩偶能打败我?Jeremy,给他们看看真正的玩具制造者的力量!”

在遥远的下方,巨大机器人的脚边,一只小狗应声而吠。Wondertainment从她的背包里掏出一根细小的,五彩缤纷的短杖。

“WONDERTAINMENT博士TM的万象创生超级娱乐时光之杖TM长大吧我的柯基!”


突然,Bright的屏幕上被一条狗所占满。他惊讶地了一声,向身后胡乱抓去,而机器人的手则抬起以防御那可爱而满是口水的猛兽的巨嘴。其他人则是……并不那么惊讶。

“安保……踢——!”

“收容……拳——!”

“守护者……猛撞——!”

在他从在驾驶舱到处乱撞中恢复过来之时,那条狗已经爆炸了。

“这——这TMD都是……?”,他有些失魂落魄地喃喃说道。然后,不由自主地,“这——这是以牙还牙。”

随后一股疼痛从他全身穿过,机器人随之摇晃起来。他紧咬牙关,用双手双脚牢牢抓住控制杆。

“妈的,发生什么了?!”

“它……它在攻击我的心灵!”,Rights尖叫道。

“警告,”Gears阐述道,“正受到破坏性能量攻击!系统即将崩溃!”

Strelnikov正用俄语骂着脏话,不过不知为什么这样他还闪着光芒。

“这……不比——不比把你的舌头放进滚烫的杂烩汤里好到哪里去!”,Clef用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Wondertainment!你拦不住我们!”,Kondraki咆哮着。

“她——呃啊——干得还不错嘛!”,Bright反驳道。“除非我们能想个办法来——来收容这次攻击,否则我们TMD就完了!”

Kondraki倒抽了口气。

“收容?就是它了!”

Clef朝他竖起了大拇指,然后Gears点了点头。

“你果然天赋异禀,Bright君!”,Strelnikov欢快地高声说道,虽然一个人到中年,脸上带着深深伤疤的斯拉夫男人明显不可能发出这样的欢快高音。疼痛开始减退了。

“能量效果衰减!护盾强度持续上升!”


“什么?!不可能!他们怎么可能抵御我的力量!去吧,我的武器!彻底摧毁他们!”


Kondraki站了起来,双手交叉。

“愚蠢的Wondertainment哟!你可以伤害基金会!你可以破坏基金会!你甚至可以试着收容基金会!但是你无法收容……”

他们一齐说道,Bright也加入其中。他不清楚他是怎么知道该说什么的,不过他依旧说出了口。

“你无法收容人的灵魂!”

然后,从他的类人猿嘴唇中跑出了一句他在平时怎样也不会说出的话。火焰在他心中燃起。

“我的四肢正在熊熊燃烧!数据删除之光高声让我将你击败!接招!我之Safe!Eculid!Keter!

THAUMIEL级XK末日必杀!正义突破收容!

他咆哮出最后一个字,颈上青筋暴起。

去——吧!


在那奇迹般的一瞬间,数千的SCP以近光速突破了收容。他们朝着Wondertainment疾行,在被它们所集合的能量冲刷之前,她仅够留下最后一句充满愤怒和恐怖的喊声。

“下一次我一定要打败你,SCP基金会!就在下一次——!”


Bright咧嘴笑着,对他自己已经长到六英尺高,并戴着一条帅气到难以言状的围巾毫不讶异。

“你已经被处决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