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目-骄傲的王
评分: +12+x

剧本: 《骄傲的王》
原创性: 改编自古代亚历山大与大流士三世相关传说。
体裁: 舞台剧
导演: LG


开幕前


夏夜,Rinnosuke在基金会站点办公楼门口擦着汗对保安说:“实在抱歉,有些东西我忘记去取了,它们有点难保存,我只好现在过来取。还请您帮忙开一下门,谢谢。”

“那还请您出示通行证。”门前的保安温和的对Rinnosuke说。

“在这儿。”Rinnosuke将通行证交给保安,对他说:“请您在这里等会我好么,那些东西有些重,我没办法一个人抱上车。”

“一点小事,当然没问题。而且您不出来我就得在这里守着。”保安对Rinnosuke说,“不过还请快点。最近天太热了,我不太想一直在外面站着。”

“还请放心,我拿完东西就出来。多谢您的帮助。”

保安打开办公楼大门的锁,让Rinnosuke进去。Rinnosuke快步走进办公楼电梯。

“我记得是送到八楼了,假期没有它们可什么都算不上啊。”Rinnosuke按下“8”的按钮。

电梯往下运行。

“这什么情况?我不是应该去楼上么?闹鬼了?”

电梯地板突然打开,Rinnosuke掉了下去。

Rinnosuke坠落了很久,最后掉在一家剧院的观众席上,用屁股就位。

“疼疼疼疼疼啊!!!!等等,我不是应该在办公楼里么?”Rinnosuke一脸茫然的看向被幕布遮起的舞台,“这什么情况?我在哪?”


开幕


幕布缓缓拉开
两列军队在舞台两侧对立,而舞台中央站着一个男子。

“那么多人,那么多贵族,竟无一人敢上前与我阵前单挑,”那男子说,“看看你们懦弱的样子,战场不适合你们这些孬种!还是说,波斯现在只剩下你们这群胆小的麻雀了?”

“我的兄弟们只是在争论谁来拿下这荣耀。”声音的主人从舞台一侧的军队中走出,“这白来的功劳我的兄长们不屑弯腰捡拾,正如高傲的天鹅不屑品尝家禽的食物。”

“那便将你的名字说出,好让这片土地知道,待会是谁在她身上痛哭流涕!”

“我的名字是阿塔沙塔。”阿塔沙塔拔出挂在腰带上的利刃,指着舞台中央的男子,“现在,拔出你的剑。我要用你的血证明我的骄傲。至于你的名字,还是等你赢了再说吧。”

阿塔沙塔高昂着头,走到舞台中央。舞台灯光聚焦在二人身上。

逐渐急促的鼓声响起

那男子率先出剑,虚刺向阿塔沙塔胸口。阿塔沙塔把剑竖在面前,将刺向自己胸口的剑锋挑开,朝那男子横砍过去。

男子转动手腕,挡开砍向自己的利刃。阿塔沙塔不减攻势,踩着舞台上鼓点的节奏连续挥剑劈砍。

阿塔沙塔再虚刺出一击,被男子侧身闪开。阿塔沙塔趁机挥动利刃将男子手中的剑挑飞。剑在舞台上划过一道弧线,最后刺进舞台,而男子仓促间下腰避过这利刃的致命一击。

阿塔沙塔用剑锋指向男子的喉咙:“你已经没有机会说出你的名字了,而我也不屑于取无名之辈的性命,你走吧。”

阿塔沙塔收剑转身,回到波斯军队中。
幕布缓缓拉起



幕布缓缓拉开
穿着华贵的男人和瘦小的男孩站在舞台上,马商牵着一匹黑色的骏马缓步走上舞台。

“腓力二世陛下,还请您看看这匹骏马。”马商在华贵男子面前鞠了一躬,将黑马牵到他面前,“只有如此强健英武的良骏才匹配的上您的身份。”

“看得出来,是匹骏马。”腓力二世认同地点点头,“那么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价钱才肯将这匹马卖与我?”

“十三塔兰同,陛下。还请您不要认为这价格过于高昂,因为只有这价格才能与这匹马相衬。”马商回答。

“那就让我看看,这匹马能否配上这价格吧。”腓力二世跨身上马。

“还请您当心,陛下!这马的性子烈得很!”马商连忙向腓力二世提醒,但黑马已经在舞台上驰骋。

马匹载着腓力二世在舞台上转了两圈,最后停在马商面前。

“这么烈的马,我倒是从来没有见过。”腓力二世气喘吁吁的从马背上下来,“要知道,一匹野性未驯的马没什么用。”

瘦小的男孩走到腓力二世面前,对他请求:“父亲,还是让我来试试驯服这匹马吧。”

“亚历山大,不要逞强!你才十三岁,我不认为你能驯服它。快收起你心里那因无知而诞生的傲慢。”腓力二世拒绝了亚历山大的请求。

“请相信我,父亲。这并非是因无知而诞生的傲慢,而是因自信而诞生的骄傲。”亚历山大昂起头,看向腓力二世,继续请求,“还是让我来试试驯服这匹马吧。”

腓力二世让开身子,对亚历山大说:“那就让你试试,希望你不要被傲慢遮蔽了双眼。”

亚历山大牵着马,让马头正对着舞台的灯光,昂头直视着骏马的双目:“马儿啊,不必害怕,更不必慌乱,你所惧怕的黑影已经消失了。”

亚历山大轻抚着骏马的背部,安抚它急躁的内心。

然后一跃而起,骑上马背。骏马载着亚历山大在舞台上漫步,绕着舞台边走了一圈。

亚历山大让骏马回到腓力二世旁,翻身下马,对腓力二世说:“我的父亲,您看,我做到了。我并没有被傲慢遮蔽双眼,而是让我骄傲光辉照亮我的前路。”

腓力二世将亚历山大抱起,对他说:“我的孩子啊,快快成长吧,你的未来绝不限于这小小的马其顿!我的孩子啊,快快成熟吧,马其顿对你太小了,去找一个配得上你的王国吧!”

幕布缓缓拉起



幕布缓缓拉开

舞台上摆了桌宴席,而穿着朴素的阿塔沙塔坐在宴席的主位上。他看了一眼手边翠绿色的酒杯,将它与一个赤红色的酒杯互换。

宴席上逐渐坐满了人,这时一个穿着极其奢华的男人举杯走向阿塔沙塔。

“大流士三世陛下,还请您喝下这杯我敬您的酒。我的王,这酒代表了您的臣子巴古阿,向您献上的忠诚。”巴古阿高举翠绿色的酒杯,递向阿塔沙塔。

“巴古阿,你的忠诚我收下了。可这宴席怎能无酒?既然你将忠诚和这杯酒一同献给我,那我就将我的宽恕和仁慈与这杯酒一并赐予你。”阿塔沙塔举起手旁赤红色的酒杯,递向巴古阿。

君臣二人接过对方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巴古阿倒地,阿塔沙塔安然无恙。宴席上的其他人发出了慌乱声。

“无需惊慌,我的臣民们。”阿塔沙塔起身高呼,“巴古阿是死于他自己的贪婪。”

“我已给了他宽恕与仁慈,是他自己拒绝了我的宽恕。”阿塔沙塔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

“他曾设计毒杀阿塔薛西斯三世,毒杀我的兄弟,只为满足他那无边的贪欲。”阿塔沙塔举起那翠绿色的酒杯,将杯中的酒饮尽。

“而我本打算宽恕他。”阿塔沙塔将酒杯放下,“只要他真的肯向我献上忠诚。”

“现在,让我们继续享受宴会吧。”阿塔沙塔坐回宴席主位。
幕布缓缓拉起



幕布缓缓拉开

个头矮小的男人正静坐在舞台中央的宝座上。从舞台一侧快步走来一位男子,跪在宝座前。

“亚历山大陛下,您已经登基为马其顿王国的国王了,还请您对我们下令,好让整个王国都顺从您的旨意。”

“那么,马其顿的国库是否充盈?”亚历山大对跪在面前的男人问。

“国库亏空,物资紧缺。”那男人回复。

“那么,马其顿的男人是否能奔赴战场?”亚历山大继续问。

“军队随时可以出征,陛下,但后勤难以保障。”那男人回复。

“那么,马其顿的国内是否有不愿臣服与我的?”亚历山大从宝座上站起,扶起跪在面前的男人。

“底比斯,陛下。给底比斯一个机会,他们就必然会反抗您的统治。”那男人低头回复。

“那么,我们的盟友是否愿意与我们一同出征?”亚历山大昂起头,看向面前的男人。

“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土地,足够的奴隶和一个足够开战的借口。”那男人回复。

“那么,你去散播谣言。”亚历山大在宝座上坐下,“就说,我淹死在了多瑙河畔。”

“然后,去准备,从底比斯和我们的盟友那里拿来财富填充国库。”亚历山大继续对宝座前的男人发令,“得来的财富,就用在出征波斯身上。开战的理由,就用解放小亚细亚希腊城邦。”

“是,陛下。”那男人跪在亚历山大面前。

幕布缓缓拉起



幕布缓缓拉开
阿塔沙塔与亚历山大在舞台上对立。

亚历山大抬手招来仆从,对他说:“搬空国库,携带三十天的口粮,我们征服波斯。”

阿塔沙塔挥手招来仆从,对他说:“让地方军队集结,从国库拨款给他们,阻止希腊的入侵。”

亚历山大拔剑走向阿塔沙塔:“全力进攻,不留后路。”

亚历山大的仆从:“是!”

阿塔沙塔举剑防备亚历山大:“烧毁田地,一点不留!”

阿塔沙塔的仆从:“陛下,不能烧!”

亚历山大刺向阿塔沙塔:“掠夺当地粮草,补充军备,继续进攻!”

阿塔沙塔转动手腕,挡开亚历山大的进攻:“搬空国库,出动波斯所有军队,阻止入侵!”

亚历山大的进攻逐渐被阿塔沙塔压制。亚历山大由于矮小的身材,难以与阿塔沙塔抗衡。

“我们的国力比希腊强盛,军队更是希腊的十倍有余!”阿塔沙塔利用自己身高优势,直砍亚历山大面门。

“但希腊仍有胜机,而我必会将胜利带回!”亚历山大艰难地挡下阿塔沙塔的进攻。

阿塔沙塔抓住了亚历山大的破绽,砍向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的仆从突然扑向阿塔沙塔,让这致命一击落空。他从怀中掏出匕首捅向阿塔沙塔,却被一剑挑开。

就在阿塔沙塔被纠缠时,亚历山大抓住机会一剑刺向阿塔沙塔后心。

在亚历山大身后,是阿塔沙塔的仆从。他没有向前跨出半步。

阿塔沙塔跪倒在亚历山大面前。

“征服波斯不是结束。”亚历山大扶起自己的仆从,“波斯的灭亡只是开始,我的征服刚刚开始!这片土地上我找不到任何一个能配得上我的王国。所以我将亲手打造它,用我手里的剑打造一个配得上我的王国。”

幕布缓缓拉起

闭幕


剧院里的观众给出了致敬的掌声,然后纷纷起身准备离场。

Rinnosuke揉了揉自己被摔痛的屁股,起身向舞台幕后走去。

“这都什么情况,坐个电梯能被扔到这鬼地方。”Rinnosuke走出观众席,从舞台前走过。

就在Rinnosuke经过舞台时,舞台上突然响起了拉动幕布的声音。

幕布突然拉开

Rinnosuke看向舞台:“这又是什么情况?”


返场加演


舞台变为一座阶梯

铜管组紧随弦乐声吹奏

阿塔沙塔肩披红色披风,手持弯刀,站在阶梯顶层。

亚历山大肩披蓝色披风,手持利剑,站在阶梯底层。

亚历山大走上阶梯,持剑咏唱:“征服的路,举步维艰难登攀。”

阿塔沙塔站在顶层俯视亚历山大:“可我早已在尽头驻站。”

亚历山大:“纵我身材矮小,起点低微,但我心中志向非凡。”

亚历山大逐步走向顶层:“登顶之路,你莫阻挡。”

亚历山大站在顶层下,挥剑刺向阿塔沙塔。

阿塔沙塔挡开攻击:“总有人想挑战,心怀激情,似怒涛。”

阿塔沙塔居高临下砍向亚历山大:“可群星仍各守其位,未曾改变轨道。”

亚历山大在阶梯上连连后退。

阿塔沙塔收起利刃,俯视亚历山大:“王者正如天之骄阳,其余暗星理应跪拜。”

亚历山大快步上前,刺向阿塔沙塔:“但暗星亦能绽放璀璨星光。”

阿塔沙塔提剑回砍:“那便让荣光落于刀锋之上。”

剑锋相交,阿塔沙塔肩上披风从舞台顶层落下。

亚历山大登上舞台顶层:“可胜利终归于王冠之下。”

幕布缓缓拉起


闭幕后

Rinnosuke在幕后找到了LG,问他:“这什么情况?我为什么突然在这?这又是你整的花样?”

“不是,只是故事需要你过来一趟。”LG挠了挠头,“本来我们最近不打算开演的,可是突然几天前我脑子里蹦出了一个灵感,就开演了。”

“那为什么我会在这里?”Rinnosuke揉了揉自己余痛未消的屁股,“我就坐了个电梯,然后就被摔到这鬼地方了。”

“我们需要你们杂货店1,故事也需要,所以你就得来一趟。至于你为什么会用这么特殊的方式来到这,我也不知道为啥,反正你来了。你过来肯定是有一段剧情被触发的,放心吧。”

“把话说清楚点,我可是感觉下坠了半个多小时才到这里的,屁股到现在还是疼的。如果你只会讲谜语,那今天我们两个只有一个能站着离开这里。”

“就是我们需要你过来当一个工具人。”LG把Rinnosuke带到舞台上,“看见那两把剑了么?”

舞台上插着一把利刃和一把弯刀。

“你们能不能想个办法把它处理一下,主要是那把弯刀。毕竟演完了留点垃圾有点不道德。”

“这不就是把刀么?”Rinnosuke上前试图拔出弯刀。

弯刀纹丝不动。

“我拿撬棍都没法把这刀弄出来。”LG走上舞台,随手拔出利刃,“你得帮我们处理一下这些东西,不然以后这家剧院就只能演《石中剑》了,哦不对,是《石中弯刀》。”

“但是我现在是假期,假期你知道什么意思么?我不需要工作!”

“不错,你这个情感转折就很戏剧性。”LG对着大喊的Rinnosuke挥了挥手里的利刃,强行让他冷静下来。

“至于你的工作,我已经想好怎么办了。”LG将利刃插回舞台,“你联系一下你们杂货店把这块舞台搬走就行,然后别让它们被拔出来,尤其是你旁边那把。做完这些你就可以继续享受你的假期了。”

“可我办公室里订的几大箱冰激凌会化掉啊混蛋!”


办公楼门前,保安擦了擦脸上流下的汗水。

“这小子怎么还没出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