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的非异常
评分: +11+x

—Site-CN-06██方向███km处一露天实验场—

装甲指挥车内,Dr. Swamp再次浏览起本次体质测试的文件。虽说是体质测试,却囊括了轻武器射击、物理抗打击能力等几乎所有类型的异常人形鉴定实验。
而要一次性做如此多的实验,自然是归功于SCP-CN-491那过于“平常”的异常性质和最近的事程安排。

合上新华字典般的文件夹,Swamp向身边的大忙人提问:“你确定让SCP-CN-491拿回设备不会搞出什么幺蛾子?”

“不确定,但这是无奈之举。”
林丰博士将转移器材的工作交给助手后,活动了下筋骨:“你也知道,自从1233的那次事故后,整个大东北的站点是有多忙。几乎每天都在处理残余的1233-1个体,还要提防那些不安分的家伙。”

“这次算好运的,组织肯空出时间和场地让我们测试,有些项目的实验都得排到明年呢。所以我们得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把能做的都做了。”一把抓起桌上不知是谁喝过的矿泉水,一饮而尽。
“呼~,爽。况且,SCP-CN-491曾在事故中做出过贡献……”

“‘而它又一直想拿回PDA,这次正好奖赏一下,以便顺利进行未来的实验。’乖了给糖不乖挨打这些我都懂,只是……对于这个PDA,我们现在除了基础操作和异常性质外一无所知,就怕491会做些规则外的事。而且,今早它说的一句话让我感觉有猫腻。”

Dr. Swamp打断了对方几天前就说过的话,并表达了自己的担心。
作为SCP-CN-491的项目负责人,且不说知心知己,至少在6站没人比自己更了解这个性格有些暴躁、放肆的“恶魔”。
以往的实验中,SCP-CN-491总是乐于搞些刺激的小动作。尽管无伤大雅,有时还能活跃现场气氛,但更多的还是让研究员们感到心累。
Swamp对此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难得有项目会这么积极地配合基金会,甚至主动找实验做。一点打闹,还是能够容忍的。

而这次的体质测试也本该如他预想的那样,在曾出不穷的小麻烦中顺利结束,直到今天早晨听项目说了这么一句话。

“它说了什么?”
“‘我们有机会再见。’。”

林丰博士沉默一会儿,突然明白了对方在想什么:“哦~,你尽管放心吧。这次测试的安保是由10站的Dr. Chaoz负责的,现在就在对面装甲车里呢。那人虽然在异常性质研究方面有缺陷,还是1233事故的‘罪魁祸首’,但在设施防御可谓是丧心病狂的负责。”

他随即翻开测试的文件,指向几个划掉的段落:“喏,别跟我说你看到的时候没吓一跳啊。在整个测试场地的地下铺满现实稳定锚,三支专门应对K级情景的MTF负责外围压制和警戒。对一个异常性质简单且微弱的项目用这种程度的安保措施只有他想的出来,完全不考虑经费的。”

手指接着移向一旁的便利贴,只见上面写着“六台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以100米的间隔均匀放置于测试场地地下3米处。MTF-CN-Beta-06-A‘血清’负责本次测试的安保工作。”

“要不是我前天跟他讨价还价,这次的经费起码倒贴几倍。”
排排Swamp的肩,让他不用多想后,林丰开启话筒,通知各单位准备开始测试。

“SCP-CN-491,本次体质测试的目的是为正确区分你的异常人形类型并基于此对你的收容措施进行适当改进。尽管你在以往的实验中表现出了极高的积极性,但仍需在此提醒你:请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听从基金会的指挥安排,否则安保人员将对你采取强制措施以完成测试。”

位于场地中央的SCP-CN-491仍在食用批准的零食,一副完全没听进去的模样。可从顺利完成了200米冲刺、承重极限等常规测试项目来看,它不过是想用事实说话罢了。只是……这成绩并不突出,其过程也没让实验人员们产生什么兴致。

直到在“300米轻武器射击”中,情况才发生微小的变化。

“SCP-CN-491,拾取前方的步枪,依次摧毁1至10号靶标。”
此刻的SCP-CN-491却并未按照林丰博士的命令行动,而是举起手用上课提问般的语气说道:“博士,可以用自带的吗?”

【自带?那个PDA里?】

作为基金会资深成员,Swamp和林丰对这种设定自然是不陌生。于是,两位稍稍交流了眼神,便通过场地喇叭传达指令:“批准使用。”

项目随即一脸愉悦地打开手腕上PDA操作起来,研究员们也通过它耳边的微型摄像头将所有细节记录、上传、备份。

“和我们平常使用的完全不一样,而且这操作……直接生成一把.50口径的手枪……越看越像是从RPG游戏里跑出来的啊。”
“这有啥?总部那边一大堆差不多的项目。”

装弹、上膛、打开保险,完成以上动作后,SCP-CN-491瞄准1号靶,快速扣动扳机。
“BoomBoomBoom……”
不过5秒,10个标靶全被炸得粉碎。

“……‘300米轻武器射击’测试完毕,SCP-CN-491,前往‘集群目标射击’区域待命,批准使用自带武器。”

随着491继续敲击虚拟键盘,那把手枪凭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把未知型号的大口径枪械。根据无人机拍下的细节来看,可以大致确定那是一种40mm榴弹发射器。

“嘣~”
榴弹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不偏不倚地落在1号靶群的正中央。爆炸将原地炸出一个深1m、直径4m的大坑,不远处的2号靶群也因冲击波的影响倒下近半。

看着屏幕上一连串的爆炸画面,Swamp频频点头:“.50打出了40mm榴弹的效果,而那个真正的40mm榴弹……威力与130杀火卜齐平。这PDA还是个能生产异常的异常。不,便捷式914也有可能啊,有点意思。”
尽管他在各国分部了解了上千个项目,也见识过五花八门的异常性质。像这种本就是异常物体却能生产出与自身异常性质完全不搭边的另一个异常,也属于少数。

本还期待着项目能用这异常设备搞点什么新花样,但事实证明,他的期待破灭了。SCP-CN-491除去这两次展示异常性质外,毫无阻碍也毫无惊喜地完成剩下的测试。
而这种期待让他不禁思考,是不是自己被它带坏了,不搞事不舒畅?

【嗯?491不搞事?】

Dr. Swamp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平日里“肆无忌惮搞破坏”的491,在今天的体质测试中表现得像个三好学生,异常安分,只有成绩平平无奇。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491极有可能依然在隐藏自己或设备的异常性质,甚至有展示一部分来蒙混过关的想法。于是他立刻叫停准备结束测试的林丰博士,拉来Dr. Chaoz一同商量。

三人在十分钟后得出一套强制性方案:派遣四台履带式武装无人机攻击SCP-CN-491,以刺激其表现隐藏的异常性质。
执行方案时,外围安保人员将开放致命性武器使用权限,以防SCP-CN-491消极应对。
确定之后,Dr. Chaoz便回到岗位,向所有安保小组队长传输方案。Dr. Swamp和林丰博士向491进行伪装解释。

“SCP-CN-491,进行最后一项测试,‘瘫痪武装单位’。前往0号地点。”
不出所料,项目非常乖巧地前往目的地。也如Swamp说的,未对“武装单位”提出任何质疑。

“释放09至12号机。启用B类攻击模式。”
在Dr. Chaoz的命令下,四台2m高的战车越过外围电磁屏障,驶向整个场地中央。

而面对这些铁王八的步步逼近,SCP-CN-491像是见惯了这种情形,托着下巴正在琢磨什么。
随后头也不回地朝反方向的A号模拟库房跑去。

“嗯~,这算消极应对吗?”
“不,说不定它这次认真了,准备用PDA搞点大动静……你看。”

491快速点着屏幕上的图标,还没等几人看清它在操作什么,便把PDA放置在地上,跑到库房外吸引武装单位的注意。

“β3,β3,查看A号库房内部。”
接到指令,一架四翼无人机不一会儿便来到入口处。
然后“Boom”,被先前那把异常手枪打爆。
后来企图飞入库房观察的小飞机们也无一例外地返回出厂设置。

“在无人机的攻击下除了防御就是躲,完全没有反击的意思。还不让我们进去查看PDA。它到底在想什么?你不是项目负责人嘛,有什么想法不?”
“可能……是在等待库房里的东西完成吧。通知Chaoz,全员提高至一级戒备。”
“不用你说就在做了。而且已经向敏感事务办公室提交了‘血清’的高级指挥权限申请以及MTF-甲亥-02‘末日星云’的安保协助申请……刚通过。这里是Dr. Chaoz,‘星辰’洞幺立即抵达Site-CN-06███露天实验场,完毕。”
“‘星辰’洞幺收到,五分钟后到达,完毕。”
“连空中编队都出动……会不会太大动干戈了?”

忽然,让Swamp无比熟悉的声音再次于指挥车内响起:“嘿,博士们,准备十秒倒数哦~”
紧接着一阵爆音,墙壁上的其中一个屏幕也只显示着茫茫雪花。

【十秒倒数?】

三人不约而同地从装甲车内探出身子,只见SCP-CN-491飞似的从无人机头顶越过,一头冲进先前的库房内。
几秒后,库房东南处的混凝土墙大片倒塌,一辆形似二战德国“猎豹”坦克歼击车、却在车顶装载小炮塔的巨大载具碾过瓦砾,亮相于众人面前。

“What the ████?”

“砰——!”
一瞬间,10号、11号的武器站被完全摧毁。方形炮弹撞击在外围的电磁屏障上,被硬生生弹进地面。
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又是砰的巨响。
09号身下绽放出赤红与灰黑的鲜花,金属零件向四面八方飞散,冲击波将其周围的同伴轻易吹翻。

“那个…是异常?”
“启动斯克兰顿!”
见此状况,林丰博士立即启动地下的六台SRA,试图稳定场地内的现实,但他忽略了一个细节。
除去SCP-CN-491以及那把榴弹枪外,康德计数器显示的载具读数与周围环境完全一致。

与此同时,那辆载具突然掉头,朝Dr. Chaoz所在的方向逐渐加速。
“全员自由开火,注意流弹!”
霎时,载具所有的移动方向都被铁雨和黑烟所覆盖。

即便被连绵的爆炸声震得头晕脑胀,林丰和Swamp也不忘通过车载透视仪查看浓烟内部的情况。
“它……就这样不动了?”
“两条履带都因主动轮和诱导轮损毁而脱落,你还想它怎么动?”
“但是很奇怪啊,为什么只有履带损坏,车体却几乎没有受损的痕迹?就算准头再差也不至于这样吧。”
“确实,也许还有异常性质尚未被观测到。a1、a2派无人机上前查看,其余人员保持警惕。”
六台与先前同型号的履带式无人机分别从侧后方缓缓靠近,临时加装的98式反坦克火箭筒随时准备在这大家伙身上打几个窟窿。

然后,意料之中的事发生了。

在无人机接近到100m距离时,载具车顶上的炮塔突然开始转动。
它还未做出进一步反应,六发破甲弹便已接近侧后装甲,却一头撞上凭空出现的“玻璃”。
足以击穿800mm均质钢装甲的金属射流就这么卡在其中,并随着“玻璃”的消失泼洒到地面上。
紧接着,可怜的无人机们便在30mm机炮的扫射下变成马蜂窝。

“果然,可防御反坦克火箭弹的半透明屏障,真麻烦。”
“我倒觉得不是事儿,就算这屏障再厉害也总有个耐受极限。找16站借电磁炮打一发试试,不够就来个几十发。”
听了这话,林丰和Swamp不由得眉头一皱,庆幸这个火力不足恐惧症晚期患者不是6站职员,不然站点非得破产不可。

“报告,这里是‘星辰’洞幺,全队已抵达场地空域,请指示,完毕。”
“洞幺幺洞幺两,使用导弹攻击目标载具,完毕。”
“收到,完毕。抛弃副油箱,空地导弹准备。洞幺幺准备完毕。”
“洞幺两准备完毕。”
“发射。”
“发射。”
两发KD-88导弹靠自身重力脱离挂载后,发动机立刻点火,不断改变着轨迹飞向载具。

“它又动了!”
浓烟早已散去,林丰使用望远镜观察到,与之前的异常枪械类似,长方形的发射仓取代了机炮的位置,并迅速指向上方。
两发小型导弹脱壳而出,同样不断修正着轨道,拦截来袭者。

巨大的火球在高空中爆开,丝毫未影响到正在研究载具扫描图像的Chaoz。
自SCP-CN-491进入载具坐好后,即便是履带被击毁、防御火箭弹袭击,它也没有做出按按钮或拉操纵杆之类的任何动作,心跳和呼吸也异常微弱,如同进入假死。
这不禁让他想起,曾经六站还在顺利进行爱蒂塔计划时,自己偶然见到的其他基金会的技术:
提取出人的意识,再输入机器的特制控制中枢内,使得人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机器,或获取常规感官无法感知的信息,而肉体则在别处呈现出类似假死的状态。他们甚至可以在机器损毁时立刻将意识传输回来,保证这个人的存活。

“林丰、Swamp,SCP-CN-491是从其他平行宇宙来的对吧?而且还接触过那边的基金会。”
“没错,怎么了。”
Chaoz随即将扫描图像拷了一份传给对方。
“还记得以前爱蒂塔计划施行期间,我来串门那次不?当时我还用另一个基金会的科技好好嗨了一把。”
“当然记得,我还得感谢你帮我们‘翻新’收容设施呢……等等,难不成现在的491就像你那时?”
“很有可能,快找找资料库里还有没有记载,说不定有办法,我这边继续尝试瘫痪它。”
“懂了,这就去。”
“‘血清’全员移动至目标侧后方攻击。‘星辰’洞幺全力攻击目标,注意避开其防空火力,完毕。”

“‘血清’收到,正在移动中。”
“‘星辰’洞幺收到,完毕。全队打开所有武器保险,放开打,这次Chaoz帮我们报销。”
“洞幺两收到。”“洞幺三收到。”“洞幺四收到。”“洞幺五收到。”“洞幺六收到。”

不到一分钟,外围安保人员全部就位,数百支漆黑长棍齐刷刷地指向场地中心。
同时,在久违地收到全力攻击命令后,六只银翼飞鸟两两一组分散开,接连从四公里的高空开始俯冲。

“全员开火。”
“编队开始攻击。”

通过透视仪,Swamp切身体会到了何为“火力优势学说”。
硬芯穿甲子弹、破甲榴弹、反坦克火箭弹、空对地导弹、激光制导炸弹,真正的钢铁风暴毫不留情地扑向那孤立无援的怪物载具。
遭受火力打击的对象只能龟缩于“玻璃”屏障之后,用小炮塔那贫弱的武装寻找间隙进行反抗。
并且,不过短短10秒,原先让他感到棘手的屏障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薄,装甲上也开始出现金属射流留下的坑洞。

最终屏障不堪重负直接破碎,载具的后部装甲被导弹完全炸烂。Chaoz也立即让所有人停火,派出小队将其内重伤的SCP-CN-491重新收容。
…………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喂喂!它的前面和履带是怎么回事儿!?”
在Swamp的高声叫喊下,正在查找文件的林丰猛地回头,见到了那真正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幕。

载具厚重的前装甲突然左右一分为二,借助其连接的内藏式机械臂,重重砸向旁边的地面。
损坏的履带也在相同结构的操纵下,经历数次旋转拉伸,配合着两块前装甲将车体撑起数米。

“咚!”
指挥车的桌面传来一声闷响,Chaoz紧接着怒吼道:“你██的还是个汽车人!?”
显然,由于十站太久没有收容这种类型的异常项目,Chaoz主动忽略了载具拥有异常变形能力的可能。
本还想继续骂下去,只见原本朝向前方的主炮已经对准自己这边。
“掩护!!!”

“轰————”
爆炸产生的火球伴随着滚滚黑烟,冲向上百米的天空。
爆心附近的建筑物被瞬间夷平,电磁屏障在极近距离的超高温高压下直接过载失效,装甲车纷纷底盘朝天。
原先火力全开的安保人员也全被强烈的冲击波吹开数十米远。
虽然全身防护式的外骨骼不至于让他们高速撞击坚硬物体时立即毙命,但粉碎性骨折、内脏破裂出血等依旧无法避免。而这些,距离死亡仅一步之遥。

“报告,这里MTF-甲亥-02-γ‘星辰’洞幺,███露天实验场发生重大收容失效事故,请求立即支援!重复!███露天实验场发生重大收容失效事故,请求立即支援!”

…………

—120小时后,石菖蒲医院██区███号病房—

“啊……啊……这是……哪儿……”
从长时间昏迷中苏醒过来的Swamp尝试着睁开双眼,却发现完全做不到,像是有根针扎进了眼,稍稍移动眼球都能感到一股刺痛。不仅如此,全身各处都传来程度不同的痛感,让他不敢再轻举妄动。

“呼~你终于醒啦。”
Chaoz的声音从左侧传来。只是听语气,他的状态似乎比自己好不到哪去。

“Chaoz?我们在哪儿?491它现在……”
“我劝你最好少说点话,待会伤口撕裂了对你和医生都没好处。要说也慢点。”
“呼……了了……林丰呢?”
“隔壁病房,跟你差不多。”
“491?”
“放心吧,早被重新收容了,而且还是毫不费力的。顺便一说啊,现在491分成A、B两个项目了,我A,你B。”
“盲猜……它是A。”
“对,六站可经不起它折腾了,所以一周后送到十站来管理。”
“细节。”
“哪个?”
“收容。”
“哈,还挑了个最气人的。哎呀……啊~”
Chaoz按下床边的按钮,挪了挪身躺好。

“当时,所有的地面人员都被炸昏迷了,‘星辰’就叫了支援。恰好看到491从载具里出来,还把载具收了回去。然后你猜怎么着?491直接原地躺下了,直到其他MTF把它重新收容,都没有任何反抗。”
“呵……好家伙……这是……针对我们?”
“哈哈哈哈,刚听到时我也这么想的。结果Erica说491认为我们的安保措施不值得它专门为了逃跑去突破。你说,这不狗眼看人低吗?”
“确实……那么……伤亡…”
“伤亡?那可是个奇迹。全活着,有的特遣队队员都回岗位了,就你是最晚醒的,睡了整整五天。”
“哈哈……它说的…是这意思啊。”

“怎么,还有要了解的不?Erica的报告我全记着。”
“……载具。”
“载具啊……这么跟你说吧,它不是异常,但反常或超常的地方很多。”
“比如?”
“它大部分的装甲材料都含有5%的镧系元素,其中钬、钕等一票强磁性元素占了将近一半。”
“这很……正常吧。”
“完全不正常。且不说如此高的含量会导致装甲钢的力学性能大幅下降,Erica她们研究491A和B之后发现,含有镧系元素的材料可以抑制一部分异常性质,而这个含量的最低有效值正好是5%。491A再怎么傻也不可能让我们如此轻易地知晓克制它的方法吧。”

“或许……它在给自己……增加难度。”
“是吗?那它可是增加的够彻底啊。研究人员还从实验场内挖出了一枚实心的方形炮弹,同样含有镧系元素,其含量更是达到了惊人的37.9%,破损无人机体内残留的30mm炮弹也拥有同样的特征。而在把那枚炮弹放到491A身边后,它首次公开表现出了厌恶的情绪。”
“……难以置信。”
“没错,这些武器简直就像是为了猎杀491A这样的存在而被制造出来的。而且,从底盘发现的一长串号码来看,这玩意儿还实现了远超我们想象的大批量生产,名称也被李文欣找到了:KCA-100-1/E。唉,只可惜自她们进入内部调查过一次后,入口就莫名其妙地封锁住了。”
“听着像是……一个国家…生产的…装甲单位。当然,也可能…是另一个…基金会。但问题是,491A…怎么得到…这种武器的。”
“……偷来的?”
“感觉…缴获…更符合…它的性格。”

“缴获……那问题可就大了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