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SD
评分: +15+x

异常和基金会消失三个月后,心理咨询室


“在那件事发生一个月之后,我逐渐似乎适应了新的生活。但当我切菜时无意间划到了手指,流出了鲜血,那些令人作呕的画面闪过我的记忆。我看见尸体,那些断臂残肢,还有一大滩血。我听见人的尖叫和哭泣。我甚至闻到了血腥味混合着腐烂尸体发出的恶臭。我开始恶心、呕吐,像是要呕出心来。在这以及此后的两天,我根本吃不下饭。”


“我明白了。”


“在这之后,一切负面的情绪都向我涌来,我感受到了人的痛苦、恐惧和挣扎。这些东西还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闪回,特别是在深夜。先是那些声音,伴随着头的撕裂和痛楚,然后是场景的复现,我仿佛一次又一次地经历了一个月前的事情。这严重地干扰了我的工作和生活。你看过《楚门的世界》吗?我就是那个楚门。或许现在正有一台摄像机对着我呢!他们在偷窥我的生活,他们在拿我取乐。”


“我知道。”


“我的记忆力开始衰退,我开始变得极度情绪化,我开始变得敏感,我还会不知道何时突然崩溃,突然大哭。朋友和家人开始和我疏远,我能感受到到,他们看我的眼光不再是以前那么温柔,反而像陌生人一般疏远。随后我开始躲避阳光和人群,将自己置于一个阴暗的角落。朋友和家人越走越远啊,远到天边,或许他们是虚幻的?”


“恩,我懂得。”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活着没有意义。唯一熟悉的战友和敌人们同归于尽了。而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面目本来不是这个样子的。现在的世界只是一场镜花水月,我有时候也觉得这个世界才是真的,因为一切是那么正常,就像一台稳定的机器,可机器也会有出错的时候!很抱歉,那些名字、那些东西、那些行动是那么熟悉,我不能忘记它们。或许我本来可以忘记它们的,真的,但是我想,上天我活着大概就是为了记住这些吧。”


“好的。请问我能给你提点建议吗?”


“可以。”


“当你感受到那些不好的回忆的时候,你可以试着去跑跑步,用汗水把一切都冲刷掉,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会给你我的微信号,无论随时随地你都可以和我聊聊。请记住,我懂你的悲伤。”


“不,一切都不会过去。”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