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万圣节寻找南瓜是否搞错了什么
评分: +56+x

最后检查了一遍平稳运行的代码,他输入指令,退出数据层。

上浮至浅层意识的抽离感总会带来胡乱联想,比如松软泥土里提起的土豆,或者墙上摘下的粘钩,今天则是从红酒瓶口拔出的木塞子。二级研究员Infas任由脑子放空了一会儿,耳边持续不断的嗡嗡声终于清晰了起来。

“Trick or treat!”一个面色青白、嘴角淌血的僵尸大叫。

“鬼啊!”Infas也大叫。

“什么鬼!是我!”僵尸用力晃了晃他,Infas这才认出这是他所在工程组的组长Noah。定睛一看,整个大办公室里除了僵尸、幽灵、骷髅、恶魔这些传统妖怪,甚至还有奥克、哈斯塔、弑君者以及白盔风暴兵……堪称群魔乱舞。

而且这群牛鬼蛇神正黑压压地、整齐划一地盯着他看。

Infas顿感不妙,当场试图开溜。没等他成功走出两步,Noah已经一把摁住了他。

“Infas啊……”

“头儿你害怕点,我不正常。”Infas下意识地就接。

“放心,不是什么好事,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你那半死不活的仙人球的。”Noah慈爱地说。

“这听起来更不妙了啊!”

惨叫归惨叫,Infas还是在自家老大的暴力镇压下明白了自己被抓壮丁的原因:万圣节当天,Site-CN-39搞了个游园活动,要求每个部门至少出一个人去当小白鼠,完成一系列挑战并争夺最终大奖,而且名字是非常俗气的“南瓜大冒险”。

“道理我都懂,”听完一系列前因后果的Infas沉痛地点了点头,“十九个小组里能抽中咱,你的非酋程度我已经明白了,所以为什么不是你去?”

“我画过妆了,”Noah一摊手,“活动提供服装道具的,我们只能选一个还没有装扮好的人。”

全办公室的牛鬼蛇神纷纷点头作证。

“靠啊,我说你们这帮死宅怎么今天这么勤快,原来都在这里等着我啊!”Infas快投降了,不过他决定垂死挣扎一次,“最后一个问题,奖品是啥?”

“奖金,”Noah比划,“很多很多。”

“……我去。”


Infas怀揣着一种“我本不想答应的奈何他们给的实在太多了”的心情,走在去找研究员Lyrics Linn的路上——她是挑战线路上的第一个NPC。

“啊,fas,果然是你!”Lyrics蹲在写着“服化道”的牌子后面,从一个巨大的箱子旁抬起头,兴高采烈地招呼道。她一身典型的女巫装,尖尖的巫师帽顶部挂着个小南瓜,像绒绒球一般垂了下来。

“你这是……找啥呢?”Infas谨慎地问。

“给你的装备啊,虽然剩下的选择不多,你大概是最后一个,别人早开始了,你要加油哦……”Lyrics一边碎碎念,一边从箱子里头往外掏东西,堆了满满一桌子。

Infas一眼就看见了某件形状可疑的毛绒条状物,“呃,我可以换一套吗?”

“没别的了,除非你想穿泳装,女款的,”Lyrics把箱子敞给他看,里头还有条意义不明的红色的……虎鲸一类的玩偶,“并且得全程抱着这个粉红毛毛鲸。”她补充道。

“好吧,不必了,谢谢。”Infas苦着脸道,并迅速开始换上这些装扮。长着恶魔角和小鳞片、额前还有一根独角的浅蓝色假发;一件夹克,脊柱部位有一溜凸起的骨刺,以及下摆处缝着刚才让他犹豫的部件:长长的、深蓝色的、同样点缀着骨刺和鳞片的尾巴。

“你好呀,小恐龙。”女巫看着他的样子,满意地挥了挥魔杖,给他一块太妃糖。

“Ruaaaaa——!这样?”恐龙迅速进入了角色。

“不错!很有气势!”

总之,女巫的糖很粘牙。

xkl1.png

路过的研究员Hersing的速写


糖纸上写着下一关的地点和提示。Infas揣着不明所以的“背刺”二字,在桌游室找到了Dr. Stse Wake——寒暄了几句才知道,这位02站的干将在附近出外勤,借住39站的时候被抓了壮丁,来布置一个跑团残局关卡。

“你说我一个算命的,怎么就卷入了这种查案的事呢?”Stse摇头晃脑地说,他扮成了一个民国时期的风水先生,异常入戏地作着剧情导入。

一番心怀鬼胎的唇枪舌剑,当然也少不了用骰子丢好几个“心理学”之后,Infas开始焦躁起来。怎么看这都是一个繁杂模组的开头,到底怎么在短时间内结束?

他翻看着预设好的人物卡,突然领悟到了提示词的意思。

于是,在Stse的角色下一个转身之时,Infas毫不犹豫地背后一枪,1d10=10,Stse的风水师扑倒在地,HP=1进入濒危状态。

“不许动,我是警察!”

正义之友小恐龙如此说道。

“……你猜对了,我确实拿的邪教徒卡。”Stse在递出小熊软糖时不禁调侃,“不愧是‘被刺之王’Infas,反向背刺也非常熟练嘛。”

“少来,背刺我的人中有你一个,什么林中古宅,什么APP18的骨头架子……”

时常一起跑团的这二人,总是抽到警察卡的Infas,与总是抽到反派卡却希望当个正道之光的Stse,相视苦笑,惺惺相惜。

接下来的几关都十分简洁。抱着一把死神镰刀的特工Phage的要求是大声朗读自己的人事档案,Infas不得不一手捂着脸,从指缝里挤出:“……二级研究员Infas……啊啊啊太羞耻了,我死了,呃啊……”

他很快就知道这话说早了。

就在下一关,一身魔法少女袍的研究员Bread举着卡片念道:“对照视频,模仿任意一位魔法少女的变身动作,”她瞅了瞅某人,一摊手,“别看我,不是我写的。”

Infas面如死灰。

“或者跳一遍新宝岛也可以。”Bread很善解人意地补充。

几分钟后,Infas一脸菜色地拿着波板糖,漂浮着离开了。

“魔法少女……真……可怕……”大喘气。


等他好不容易从特工Doll的网球游戏暴杀中逃出生天,发现自己循着提示,来到了一个看着很眼熟的人眼前。

“啊,我超行上学部的,张红鹤,不过大家一般叫我小红。”这位一脸忧郁的男子说道。

“哦哦,你好你好,我是不是和你合作过?”

“没,可能只是因为我是个纯粹的工具人吧……本职理论物理却被上层叙事拖着四处打杂什么的……”小红说着,愈发像一朵掉光了花瓣的向日葵。

“……不要这么容易枯萎啊!”

这位尽职的工具人给的任务是写一段代码。

“我怎么感觉自己也变成了工具人?”Infas一边写一边吐槽,“前面这部分到底谁写的,仿佛在修改sh*t山……”

小红沉重道:“难道这不是编程的本质吗?”


这回的糖纸上画了一张由线段和矩形组成的简笔画,上书两个字:“南瓜”。

Infas翻来看去,不得不承认背面空空如也,“就这?”

“是的。附赠提醒,最终关卡的目标是找到个特殊的南瓜,你是最后一个通过我这里的挑战者,不过你前头还没人成功,加油吧。”小红挥挥手,开始收摊。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在万圣节寻找南瓜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啊!!!”

一声长长的、悲愤的哀嚎冲破云霄。

Infas认命地行动了起来。人群中什么装扮风格都有,但显然有不少加上了南瓜元素,谁知道哪个人会是主办方安排的NPC?更别提墙角、窗台上、门边……到处堆满了南瓜。好在,伦理道德委员会大约还是发挥了作用——经过一番涂抹,Infas发觉那张简笔画其实是39站最大的食堂,而且一整个楼层都包含在画的范围中。他在食堂附近游走起来,期间也看见过另外几个动作相似的身影,各怀鬼胎地一碰眼神,又心照不宣地散开。

十分钟后,Infas泄气地坐在了南瓜凳上。

他已经把目力所及的每一个南瓜都查看了两次,还有往来路人身上的配饰,包括Phage的南瓜灯、Thirteen的南瓜眼镜,和Lyrics巫师帽上的南瓜绒绒球。

“好悲伤,哈哈哈。”他棒读着,准备去喝一瓶快乐水,目光再一次地扫过整个餐厅,最终,福至心灵地定在了角落里的南瓜马车上。

这个巨型南瓜足有一人多高,他已经检查过了一圈,不仅没有任何标记,连车窗都没有。

……但是除了四周,还有“上面”!

Infas环视一圈,趁着没人注意,溜到南瓜背后,哼哧哼哧往上爬。很快,他验证了自己的猜测:南瓜顶部有一条隐蔽的缝隙,盖子可以掀开;里头是空的,还躺着一个……南瓜人?

确切来说,是带着南瓜头套的人。除此之外,南瓜人没有做任何伪装,这让Infas很快从那身极为眼熟的风衣、分叉成两股的USB数据线尾巴认出,这是他的老朋友SilverIce。

不知怎的,Infas一瞬间有些晃神。

接着他反应过来,压低了声音:“Silver,Silver!醒醒?”

南瓜人睡得无知无觉。

“SilverIce!……傻冰!”

“!欸,谁叫我,怎么回事,”SilverIce晃了晃脑袋,爬起来,摘下南瓜头套,“!原来是你啊傻fas((”

“你怎么躲在这儿?把你南瓜给我看看。”Infas说,心里已经认定了这人就是最终大奖本奖。而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推测,南瓜上明确地刻着挑战游戏的logo。

“!嗯,因为懒得和这么多人玩躲猫猫嘛……就干脆藏起来了,”SilverIce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没想到睡着了欸。搭把手,让我出去((”

“你差点害我跑断腿……哦哦好。”

Infas接过南瓜,把对方拖了出来。一番折腾,两人终于好端端地站在地上,SilverIce这才看清了Infas的全副装束,后知后觉开始狂笑。

“笑啥啦你这个南瓜冰!”小恐龙恼羞成怒。

“!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嗯,没想到居然是你这铁球赢了,不过还得赶紧把南瓜交到领奖处才行。啊啊,对了……”SilverIce作举目远眺状。

“怎么了?”

“!好像有人发现我们了,正在冲过来。喔,还不止一个人欸(”

“……那还不快跑!”

Infas一把拽过对方的手腕,开始狂奔。

“啊?!?”

顶着往来同事好奇或好笑的目光,他们跌跌撞撞地在一地南瓜和幽灵之间跑过;晃悠的恐龙尾巴这时碍事起来,更别提后面还缀着一群“有本事别跑”的吱哇乱叫。

只有风记住了那些浩浩荡荡的笑声。

xkl2.jpg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红先生记录下了这一幕


Infas从梦中惊醒。

或许是又一个万圣夜的触景生情。他把脑袋埋进枕头,发觉自己仍在懊恼当时的失策:他完全可以丢下SilverIce,直接抓着南瓜跑路,也不至于差点被追上……还好最终仍然是有惊无险地赢了,而且奖励真的很丰厚。

接着他想起了更多。比如他的导师Noah在那不久后于一次事故中牺牲,而SilverIce也早已在一年前叛离了基金会。

“啊,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在微明的清晨里,Infas对天花板静静地说道。

应和一般地,他的终端一亮,屏幕上闪出一条信息:“工程师Infas,今日的工作安排为前往数据层调查未解明地点UE-CN-9848,你的搭档是……”

生活和任务总要继续,太阳也会再次升起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