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中幽灵

狂风在城市的街道之上咆哮着,两个孤独的身影匆忙躲进了胡同中。他们将衣领翻了起来以便阻挡风雨,即使在清晰映照出墙壁之中一个肮脏小洞的霓虹灯的照耀下也完全无法辨认出他们的身份。他们不停地跋涉着,踏过深深的水洼,朝着从一扇敞开的门中洒出的光亮而前行。第三个人影站在那扇门前,耐心地等待着他们的到来。他看着他们走进门后,关上门,并挂上了两道沉重的门锁。比起被烧毁的面对着街巷的正门,医院的这部分相对来说显得更加完整。

“所以,呃,Sloane先生,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把我叫来这里呢?”两位男人的其中一个开口问道。另一个前来的人则是一声不发,帽子戴得很深,遮掩住了面貌。

“好的好的好的,没问题,”房间的主人高声说,“我作出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东西,所以觉得你可能会感兴趣。虽然Marshall那群人已经出价了,但是看在咱们以前的交情上,你们可以优先。”

“谢谢你,呃,Sloane先生。可不可以给我展示一下呢?”

Sloane一马当先的带着他们向一段台阶下走去,而那更加善谈的客人则是紧紧跟在后面。他们两人没有一个转头看看那另一位较为安静的男人将沉重的门锁又一次挂上,微微敞开另一扇门,然后才跟了进去。走下这段台阶,他们现在身处于一条有着一排排沉甸甸铁门的长走廊之中。

各式各样的标牌挂在天花板上,在一层厚重的尘埃下,一个个字句难以辨认。尽管如此,Sloane还是抬头看了看它们,然后才突然转向右边疾步走去。Anderson加快脚步跟着前面较矮的男人的步伐,而男人则是大步流星地走向一组在楼道末端不太显眼的门。那第三个男人不紧不慢地走着,时不时打开路过的一扇扇门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

“言归正传,Anderson先生,我记得你跟我说过的那个猎隼项目,还有你们遇到的问题,那个把意识移到机器之中的问题,”房间的主人一边说着,一边停在了双开门前。

“叫我Vincent就好。还有没错,呃,那个小问题迫使我们放弃了这个项目原来的计划。真的是非常,呃,非常遗憾。”

当他们走进布置得像手术室的这个巨大房间后,Sloane伸开双臂,“瞧!”

墙壁与地面上布满了许久以前的烧痕,但里面的设施却是完好无损。Anderson走向一张轮床,用带着手套的手抚摸着柔滑的仿造皮,抹下一层厚重的灰尘。虽然完全看不出银色面具下的情感,但是垂下的双肩透露着他的失望。他长途跋涉并不是为了来看一个古老的废弃医院设施,更何况这里又古怪又隐蔽。

“请告诉我,Sloane先生,这就是你想展示给我的吗?我觉得,呃,很失望,”他又环顾了整个房间一遍,说道,“希望你不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吧。”

“哦完全不是!”低矮的男人看出他这客人语气中夹杂的不耐烦后急忙解释。他赶忙走到一个装在天花板上巨大仪器旁。一块厚厚的防尘布包裹其上,电线从防尘布下伸出来,沿着天花板与墙壁连接在门口边的一个固定在原地的大控制器上。“我还没给你展示这个设施最好的部分呢!”

他兴奋地揭开防尘布,展现出一只机械手臂,比起医院里其他的设备,看起来与Anderson公司生产线上的东西更加相像。机械爪掌点缀着它的末端,而一段橡胶软管则是从它的中心沿着整个手臂,另一端接入了控制器中一个奇怪的仪器之中。

Anderson不得不去赞叹这件机械设计得是多么精巧,虽然他完全不知道它的用处是什么。不管它是什么,它表面上也有着与房间墙壁上相同的烧痕。

“Vincent,我打赌你从来都没见过这种仪器。虽然研究与做实验花了一点时间,但我终于把它做好了。”房间的另一角Sloane的笑容闪闪发光。

“嗯,呃,但是它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Anderson问着,耐心一点点地被耗光,“看着就像一只用来帮助病人站立的手臂而已。”

Sloane脸上充满了骄傲,“这个仪器可以将意识,也就是人类的灵魂从躯体中提取出来,然后把它储存在一个罐子里。然后你可以将它重新放回躯体之中,不管是同样的躯体,还是一具不同的躯体。我猜它可以解决你们在猎隼项目上遇到的问题。”

Anderson走到机械旁边,用对待爱人一样的温柔轻轻抚摸着光滑的金属。他缓慢但仔细的观察着眼前机体的每一颗活塞与螺栓,尝试寻找着任何缺陷,却揪不出一点瑕疵。它真的是一件机械中的杰作。

“Sloane先生,你究竟是怎样,呃,制作出这件机械的。我希望你不是做实验时碰运气制作出来的吧。”

“没有的事。我有仔细读过说明书!”

Anderson又将注意力转回低矮的男人身上,“那么除了这个机械,你有没有配套的说明书呢?”

“当然,当然,它现在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等我们确定交易后,我会把它带来交给你。我觉得大概七十万英镑吧,你觉得怎么样?”

“谢谢你给我看这个,Sloane先生。请给我和我的同伴几分钟来写张支票,然后我们,呃,就没问题啦。”

另一个男人从外套内取出一本厚厚的支票簿,然后开始书写。Sloane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他原先还想用现金交易,但已经从挣到一大笔比预期利润大很多的钱,所以也不想尝试再进一步。不管怎样,他也是估摸到了这两位企业家对这个设备有多么大的兴趣与这个设备对他们来说有多么重要。

一言不语的男人写好支票后把它从支票簿里扯了下来,并递给Anderson。后者兴奋地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转身将其交给了Sloane。而低矮的男人虽然欣喜若狂,但还是保持着面目上的震惊,“你确定我兑现金不会有问题吧?”

Anderson笑了笑,“完全不会有问题的,Sloane先生。我跟,呃,银行那边已经说好了。他们知道怎么处理这种事。”

“太谢谢你了,Vincent。我现在马上就去取那个说明书,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就如他所说的一般,Sloane几乎是跑进了楼道,完全没有注意到路过Anderson同伴时挂在他外套边上的银色小球。

“62?”Anderson确定邀请他们的人离开后,开口道。那安静的男人看向自己的主人。“告诉76跟着Benny与Sloane先生去取说明书。然后,呃,确保我们的这些商业机密不会被泄露。授权码kappa-1376,然后完事后做好清理。”

猎隼个体点点头,已经在将命令传达到站在城市街道上的第三位个体那里。Anderson转过身,又用手轻轻来回抚摸着金属手臂。“然后告诉,呃,告诉Phineas,让他该兴奋一点。我们终于拿到了可以使猎隼项目开花结果必要的东西了。”


Rikhart特工将滑到眉头的汗水抹去,身处于正在向Anderson的设施深处下降而去。他只来过几次,而之前从来没有不请自来过。他身旁的男人用空洞的眼神一动不动地盯着墙壁,或是另一个Anderson的机器人?他从来分不清哪些是人那些是机器。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电梯停了下来,而电梯门则是吱呀的打开了。眼前是一个朴素的前厅,一位看起来非常无聊的接待员坐在桌前,几盆在金属花盆里濒临枯萎的植物遍布在整个房间内。Rikhart走出电梯,然后转过身,以为那男人会同他一起走出电梯。当他发现男人并無此意时,他耸了耸肩,然后走向了前台。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瘦小的女孩问道,看着电脑屏幕几乎头都不抬。从她拿着鼠标的手的动作,Rikhart可以看出她在玩在线纸牌,办公室的蓝领们无聊时常玩的游戏。最起码这个女孩是人类。

“是的,我需要跟Vincent见面,是很紧急的事。他在吗,还是我应该等会再来?”

女孩将视线转向屏幕旁边的一张纸条,“Anderson先生现在正好在开会,但是如果你愿意等的话,会议应该马上就结束了。你可以坐在那里。”她看向房间另一边的一排椅子点点头,比起建议来说更像是命令。他在楼梯门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Rikhart越来越对自己别在背后空空如也的枪套感到不安。地表入口安保人员的检查非常彻底,一一排查出了他身上的一切武器,就算是他袖子里藏着的小刀也躲不过他们的眼睛。上几次他来这里时,安保还不是如此严密,但一位被邀请的客人与一位不请自来的客人终归是不同的。

当特工在等待的时候,有几个人经过了前厅。他们中的几位很明显是客人,他们都非常小心翼翼,而接待员总是会看看他们。而其他人则是昂首挺胸地走过了她的桌前,并进入了她背后一扇扇有着编号的门中的一个。在他等了大约一小时后,三位男人从最大的那扇门中走了出来,而陪同在他们身边的则是Anderson本人。他伴着他们走到电梯边,Rikhart正好能听清一点他们的谈话声。

“我知道,呃,你们需要尽快有个答案,Marshall先生。但是我们的项目有一些,呃,新的发展,所以我需要一些时间来重新考虑你的提案,”Anderson对三人中最高的一位说着。听到他的名字后特工精神了起来,尝试在记忆中寻找着这个名字的相关信息。

“没事的,Anderson先生,但如果你等太久的话,我们就去找其他公司了,而这也不是一个你可以随手丢掉的提案。”说完后,高大的男人走进了电梯,他的同伴则是跟在两旁。电梯门关上,Anderson独自一人立在电梯之前。他转身扫了一眼前台,面具在明亮的荧光灯下闪闪发光。过了一会,他的视线停在了Rikhart身上。

“哦,Rikhart特工,很高兴,呃,见到你。”商人在特工能将一缕缕思绪从脑海中移出并站起身前走到了那排椅子边。Anderson伸出了一只带着手套的手,Rikhart尴尬地握了握。他总是感觉这面具令人不安,而这灯光使其比平常还要怪异。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Vincent。我今天来是想和你聊聊我工作时发现的一些关于你们前一段时间行动的事。”

“当然没问题。请来我的,呃,办公室聊吧。”

他带着不安的特工回到了那个他不久之前刚走出的门中,走过了一段长长的楼道,停在了一扇不伦不类的门前。门内是一件同样不伦不类的办公室。从斯巴达风格的装饰中完全看不出在这个房间内办公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公司的创始人。

Anderson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但是并没有坐下,但是Rikhart却选择坐了下来。两人对视了几秒,直到Rikhart意识到他大概应该开始说话。

“Vincent,我听说你的一个同伴,Daniel Sloane前几天失踪了。在那之前我们曾准备搜查他的库存,然后一个小队也准备好抓捕他,但现在整个调查都完蛋了。”

“调查失败听起来更像是,呃,UIU的日常便饭吧,Rikhart特工。不过听起来你们那边的人已经离成功不远了。恭喜。”

Rikhart强忍着不去为这满是讽刺的夸奖而动怒。Anderson可能心情不怎么好,要么就是他完全没注意到他的一字一句有多么尖锐。“我会转达给他们的,大概。但是我担心是因为几个说你获得了一些很厉害的设备的报告。听着,Vincent,我知道你想扩张你的公司,但我能介入的就只有这么多。有了新的避风之处他就想搞事情了。”

“什么意思?”

“嗯,你看,他已经造成了我们更多的调查失败,而且他看着也对你的这些行动不太满足。如果你接着去催促他的话,我没法保证你们不会被他影响。”

“你是在说你不能,呃,做到你所保证的吗?”虽然几乎无法看出Anderson脸上的任何情绪,但特工可以发誓当时房间内的温度瞬间降了几度。他在座椅里挪动了一下。

“也不是。你看,我……因为我还是对你和你公司的调查总管,还是唯一一个真的在干活的,所以没有介入过任何其他调查。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只要你不搞出什么大动静,我就可以帮你打掩护。但是如果你做不到的话……”看着Anderson慢慢地绕过办公桌并走到他的身边,Rikhart的声音慢慢小了下来。

“如果给你造成不变的话,我很抱歉,Rikhart特工。但是你必须要理解,呃,作为一个小公司的所有者,我不能忽视任何一个机会。我们准备推出一个新产品,我已经,呃,在着眼于未来的发展了。”一只带着手套的冰冷的手搭载了Rikhart的肩膀上,他控制不住地颤抖了一下。就算Anderson注意到了他这细小的移动,他也装作没有感觉到,“所以Charles Ogden Geirs会是一个问题吗?”

“你怎么知道谁——”特工话只说到一半,就被颈部传来的刺痛而打断。他倒在椅子里,一只如同蜘蛛一般的小机器从他的肩膀上跑到了他的大腿之上。它发出了一阵尖锐的叫声,Anderson对它点点头。

“我同意,Benny。是时候,呃,该好好管教我们自己的人,呃……人,对,在UIU里的。我会让人把我们以前的朋友叫来这里,他会将猎隼们打扮好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