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题

现在想来,那个老人试图把它抢走,并不是因为他自己想解开它。他那么做是为了阻止我们去解开。当警察抓住他时,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手里还拿着那个该死的盒子。是一个热心市民打电话叫来了警察,他们觉得那老流浪汉持有炸弹,或至少从什么地方偷了什么东西。老人被警察逼到死角的时候,大叫着说 “他们不能拿到它”而且用枪指着警察。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叫来医护人员,那人就死了。

当时我只是一个初级助理研究员。我记不清它是如何引起基金会的注意的,只记得外勤人员把它带了过来,而我们奉命弄明白如何打开它。仔细想想,我甚至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可能知道这玩意可以被打开的。那是一个完美的立方体,边长三十厘米,表面镌刻着数千个符文,拥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美。我们只知道我们必须了解它。我们必须解开这个谜题。

一个由近一百名研究人员组成的团队花了十年时间才搞清楚它。为了揭开它的秘密,基金会里最优秀、最聪明的人被调配到项目中,数十亿美元被花在了设备上,其他一切全被搁置一旁。十年了,我们满怀期望地围在一起,等待着最后一块拼图被放回原处。

我记不清那天接下来发生的事,但我记得第一只那种生物的出现是在三天后。它暴戾地撞进了俄罗斯的冻原,变得像梦魇般可怖,在我们把它放倒前,它用有四个关节的腿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快速滑行着,猎杀着能找到的每一个人类。我们失去了近三十名特工。

几天内,同样的生物在巴西和澳大利亚出现。我们派了三队MTF过去,只有四个人回来了。那些生物全死了,但消息却泄露了出去。那周末,第四只在旧金山降落,全世界都知道发生了令人胆寒的事情。

第三周末尾时,我们与高层失去了联系,这时有将近一百只这种生物降落在世界各地。特遣部队完全被压垮了,全世界的警察和军队都无法击退这些怪物。从监控录像的片段中,我们看到它们在啖食死者的尸体。

我们只剩下寥寥几人,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大多数主要站点在几周内不攻自破。我想,它们成功地从它们吞食的尸体中吸收了信息,并利用这些信息找到了我们的藏身之处。只有那些可以找到无人知晓之地的人才能够活下来。我觉得这个谜题是关键,是一盏灯塔,当我们变得足够聪明,聪明到能够解开它时,它就会把那些东西引导到这个世界。它们利用我们自己的的智慧,把我们彻底消灭了。

我们已经好几年没出门了。食物和水越来越少,我们迟早要到外面寻找更多的食物。但外面有怪物。如果将来有人发现了这条信息,请听听这些跨越了时间的话语。总有一天,一个谜题也会出现在你家门口的台阶上。抑制住你想解决它的冲动。把它永远锁上。这种聪明是不值得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