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与玫瑰
评分: +23+x

人在街上走,花从天上来。

钻戒配玫瑰,抱得新娘回。

小王一边拿着刚刚得来的玫瑰,一边想象着求婚时的各种细节。

七夕还真是个好日子,路上路过的花店抓着了自己,说什么自己是幸运顾客,非要送自己一大捧玫瑰。

再配上刚从钻戒店里取来的钻戒,真是一场完美的求婚标配。

花香提起了小王的精神,也无意间让自己加快了步伐。

求婚这种人生大事,而且今天还是七夕,如此时日,可不能耽搁啊。

等她过几年病死了,遗产可都是我的啊。
.
.
.
这该死的太阳,把地面弄得和板烧一样。

地面的热量透过薄裤,完美的传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

好了好了,胡思乱想停止,周围那么多人围着呢。

小王深呼吸了一口,将手中的花束伸高,让花丛中得钻戒尽可能的显眼。

随后是自己练习了无数遍的台词,以自己最深情的语气脱口而出:

“亲爱的!嫁给我吧!我的心永远属于你!”

……

和想象的一样,她捂着嘴想掩饰,但眼睛中的激动之情已经溢满而出。

小王强忍着想要大笑的欲望,回以她一个微笑。


“尸检报告出来了?”

“出来了,死者心脏部分的那一大块肉被完美的切割了出来,然后出现在了死者女友的胃部。”

“额……我刚吃了鸡心……咳咳,都处置好了吧?”

“没错,记忆消除和假情报都完成了,至于女方那里,我们靠催吐让她把心脏给吐了出来,除此之外没有异常。”


人在街上走,花从天上来。

鲜花配俊郎,女孩回头望。

长着一张帅脸,又拿着一大束鲜花,怎么可能会不吸引目光呢?

“真是蛮烦的,长的帅又不是我的错。”小李回以夹杂着得意的无奈。

七夕还真是个好日子,路上路过的花店抓着了自己,说什么自己是幸运顾客,非要送自己一大捧玫瑰。

既然,玫瑰都送到自己手上了,不物尽其用可不行啊。

于是小李打开手机联系人,闭上眼睛随便翻着目录。

睁眼,看下屏幕,好了就她了。
.
.
.
“对不起啊,今天来的有点晚,因为我,为你准备了点~小,惊,喜~”

刻意拖晚点时间过去,让些许焦急和疑惑产生。

“看,我给你带来了些什么?”

及时亮出花束,上面的焦虑和疑惑会转化成更多的好感。

“这花让你显得更漂亮了。”

“真想一口把你吃掉,我的小甜心。”

情话肉麻的要死,但是换成帅哥来讲可是效果拔群。

差不多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就这样沦陷在自己的怀里。

一张帅脸,两三情话,几份礼物,什么女人都会理智无存。

这可是自己一路下来的经验之谈。

“下次,换几个高难度的吧。”小李一边抱着眼前的女孩,一边想着。


“第二例事件,也是一男一女。”

“真是服了他们…安安心心谈个恋爱不好吗….搞得我饭都吃不下去….咳咳,请继续说。”

“男方吞了她女友。”

“…….What?”

“就是指字面意思上的吞,特遣队发现的时候,他正张着可以一口一个人头的嘴使劲往里塞着他的女友,都吞到小腹那里了。”

“人…没事吧…”

“男方的异常性质已经消失了,当然也已经没救了,女方现在还躺在站点的医疗设施里,不过生命体征已经趋于正常。”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想先歇一会…你先出去吧…..”

“了解。”


他抱着玫瑰,望着不远处的她。

她也远远的看到,被玫瑰挡住的他。

花香配合着炎热,让他的头脑有些不清醒。

不不不,或者说从人家花店那里得到免费玫瑰的时候,自己的脑子就很不清醒了吧。

啊,脑子不清醒的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走到她的面前。

脑子也不清醒的她,也才意识到他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

或许女孩子更喜欢主动一点?她先开的口:

“怎…怎么啦…突然…拿这么大束花…”

“没…没办法…人家花店抽奖送给我的…”

然后是寂静

人们仿佛心有灵犀,无人路过。

风起,花香飘。

哦,大男孩总算认为自己该有一些男子气概,总算开了口:

“你看….这花多漂亮…就这么扔了多可惜….所以…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当…当然了!你以为是什么…”

啊,天气太热了,导致两人体温升高,脸都红透了。

“先去…咖啡店里挡挡太阳吧…”

“对,对呀!今天真是热呢,额呵呵呵。”

是啊,天气,真热啊。


“七夕过的怎样啊?”外出讲座的Gunnarr总算是回到了Site-CN-91。

“……还能怎样啊……话说七夕都过去三天了你现在才问…”抛去上下级关系,Varitas还是很乐意与朋友东聊西扯的,毕竟总比趴在桌子上感叹自己胃部的虚弱要有趣多了。

“正常过的依然是送礼物,秀恩爱,去旅馆此起彼伏;至于不正常的,你可以到李维队长那里要一下七夕的事故报告…”说完,Varitas又喝了一口热水以缓解胃部难受。

“也就是说OB又来搞什么节日大促销了?”

“没错,整个七夕里,我们这儿周围的休谟指数就跟附近的███酒店一样,时不时就会局部地震。”

“比如说?”

“比如说……就上午的时候,MTF报告称‘一对情侣在七夕那天包了房间,结果进去了连续三天都没出来。’服务员说他们‘进来的时候他们就好像要吃了彼此一样亲着’,然后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锁上了门。你猜猜,当MTF破门而入的时候,什么情景?”

“什…什么情景?”

“咳咳…只能说,这酒店隔音还真是不错,里面怎么吆喝都传不到外面……”

“……”

“检查显示那一男一女的各项身体机能都经过了不同程度的强化,当然,包括…那方面的…不过因为是现实扭曲性质造成的,让他们在现实稳定间里待了一会,再记忆删除就没事了。”

“……所以究竟是什么异常造成的?”

“……你自己看吧。”说完Varitas打开电脑,调出了文件。

OnlyBeauty传媒免费送您心意玫瑰!

❤七夕佳节,大声向心仪的对象诉说心底之情吧!
❤手持OnlyBeauty传媒®七夕特供玫瑰
❤你的爱情愿望,一定会在本日实现的!
❤不要被情话的羞耻打倒,今天爱情将成你的一切!
❤拿好你的玫瑰,为了爱情,大声呐喊吧!



哪怕无比羞涩的你仍然无法对最爱的他/她表达出自己的心意,没~有关系!真正的幸福本来就是无法言表的,可是总归需要踏出第一步!拿上花朵,你的羞耻将被踩碎!大胆的表达你的心意吧!你的他/她也肯定会被这份爱意感染的!
订货&售后电话:4008-███-███




*效果因人而异,送出概不退换。

看到这幅宣传图的Gunnarr,仿佛听到了医生们抢救着生命垂危设计师的呐喊。


他抱着玫瑰,望着不远处的她。

她也远远的看到,被玫瑰挡住的他。

此处是五星酒店高层,可惜现在不是夜晚,而她也没有穿着晚礼服。

她是一位糕点师,而他也觉得,厨师服要更适合她。

他觉得,精致小巧的甜品,装饰华丽的蛋糕,比起晚礼服来说,是更为适合她的装饰。

他的记忆里也全是她制作糕点的认真,偶尔也有一些把奶油蹭到鼻子上的搞怪。

比起他的安静,她则很热情,远远的向他招着手。

是啊,没有什么扭捏的,于是他大步迈开步伐,走到她的面前,握着手里的玫瑰,深吸一口气——


“吃玫瑰饼吗?”提溜着大盒小盒的Sowrd走进了办公区。

Varitas盯了Sowrd几秒,又盯了食品盒几秒,然后他转头打开电脑,将早就在记事本上写好的“对Dr.Sowrd偷窃食物的相关处罚”复制粘贴到Site-CN-91的通知布告栏上,准备发送。

“Stop!Stop!Stop!这个是我通过正常渠道买到的!”连忙赶上前去的Sowrd急忙抓住Varitas的手。

“你哪来的闲钱去买甜品吃,别想狡辩。”

“听我解释啊!”

总算是纠缠了一段时间,Sowrd擦了擦头上的急出来的汗,说道:

“那什么,我有个表姐,在一家高级酒店做甜点师,七夕那天我帮她搬了十几箱食用玫瑰做玫瑰饼,这不,七夕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那些没促销出去的玫瑰饼,我就用内部价格采购了不少。”

Sowrd从包装里拿出一盒递给Varitas,又拿出一盒Gunnarr:“吃吧,反正七夕这个日子里,我们既没这个命,也没这个时间,就让用于求爱的玫瑰物尽其用吧。”

“那你们先吃,我去给Asriel、八川、Infas还有李维队长他们送啦,ByeBye。”

望着Sowrd远离的身影,Gunnarr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问了Varitas一句:

“你说,我们明明在恋爱气息浓厚的大学校园里,为什么单身率还那么居高不下呢?”

“天知道。”话音刚落,Varitas拿出一个玫瑰饼咬了一口。

真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