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蓝调
/*
    Simple Yonder Theme
    [2020 Wikidot Theme]
    By EstrellaYoshte
    Based on:
        Sigma-9 Theme by Aelanna and Dr Devan
        Anderson Robotics Theme by Croquembouche
        Minimal Theme by stormbreath
        Word Processing Theme by stormbreath
        Flopstyle CSS by Lt Flops
*/
 
@import url('https://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theme%3Asimple-yonder/jost.css');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Open+Sans&display=swap');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Fira+Code&display=swap);
 
:root {
    --themeColor: #7E2520;
    --accentColor: #E01F1F;
    --whiteColor: #FBFBFB;
    --borderColor: #C4C4C4;
}
 
#page-content { font-size: .87rem; }
 
body {
    color: #000000;
    font-family: 'Open Sans', sans-serif;
    background-color: var(--whiteColor);
}
 
.code pre, .code p, .code, tt{ /* ---- Code by Croquembouche ---- */
    font-family: "Fira Code", '幼圆', monospace;
}
 
.page-source{
    font-family: "Fira Code", '幼圆', monospace;
 
}
a {
    color: var(--accentColor);
}
 
a:visited {
    color: var(--themeColor);
}
 
h1,
h2,
h3,
h4,
h5,
h6 {
    color: var(--themeColor);
    font-family: 'jostregular';
    font-weight: bold;
}
 
#page-title {
    color: var(--themeColor);
    font-family: 'jostregular';
    font-weight: bold;
    font-size: 2.4em;
    border-color: var(--borderColor);
}
 
/* ---- HEADER ---- */
 
 div#container-wrap{
     background-image: url('https://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theme%3Asimple-yonder/bg3.png');
     background-repeat: repeat-x;
}
 
div#header {
    background-image: url('https://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theme%3Asimple-yonder/logo.png');
    background-size: 7.3rem;
    background-position: 3px 29px;
}
@media (max-width: 767px) and (min-width: 480px) {
    div#header {
      background-size: 6rem;
      background-position: -4px 44px;
    }
}
@media (max-width: 479px) {
    div#header {
      background-size: 4.6rem;
      background-position: -3px 58px;
    }
}
 
#account-topbutton {
    border-width: 0;
}
#login-status,
#login-status a {
    color: var(--whiteColor);
    font-weight: bold;
}
#login-status ul a,
#login-status ul a:hover {
    color: var(--themeColor);
}
 
#search-top-box-input,
#search-top-box-input:hover,
#search-top-box-input:focus,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hover,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focus {
    border: none;
    background: #282828;
    box-shadow: none;
    border-radius: 2px;
    color: #f4f4f4;
}
 
#search-top-box input.empty {
    color: var(--borderColor);
}
 
div#header h1 a span {
    font-family: 'jostregular';
    font-weight: bold;
    color: #f4f4f4;
    text-shadow: 0px 0px 0px #000;
}
div#header h2 span {
    font-family: 'Open Sans', sans-serif;
    font-weight: bold;
    color: #f4f4f4;
    padding: 17px 0;
    text-shadow: 0px 0px 0px #000;
    white-space: pre;
}
 
/* ---- TOP BAR ---- */
 
#top-bar ul li.sfhover a,
#top-bar ul li:hover a {
    color: var(--themeColor);
}
 
#top-bar ul li ul {
    border-color: var(--borderColor);
    box-shadow: none;
}
 
#top-bar ul li.sfhover a,
#top-bar ul li:hover a {
    background: #f4f4f4;
}
 
/* ---- SIDE BAR ---- */
 
div#side-bar {
    font-size: 104%;
    background-color: var(--whiteColor);
}
 
#side-bar .side-block.media > * {
    display: flex;
    justify-content: space-evenly;
}
#side-bar .side-block {
    border: var(--whiteColor) 4px;
    border-radius: 0;
    box-shadow: none;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important;
    padding: 2px;
}
#side-bar .heading {
    border: none;
    border-radius: 0;
    color: #282828;
    font-size: 1.3em;
    padding: 1em 1em 0 0;
    border-top: 1px solid var(--borderColor);
    margin: 1em -0.8em 1em -0.5em;
    font-weight: normal;
}
 
#side-bar .menu-item > a:hover {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05);
    color: var(--accentColor);
    text-decoration: none;
}
 
#top-bar div.open-menu a {
    border-radius: 0;
    box-shadow: 0px 1px 4px 0 rgba(0, 0, 0, 0.2), 0px 3px 10px 0 rgba(0, 0, 0, 0.19);
    color: var(--themeColor);
    border: none;
}
 
#side-bar a:visited {
    color: var(--themeColor);
}
 
@media (max-width: 767px) {
    #main-content {
        padding: 0;
        margin: 0 5%;
        border-left: none;
    }
    #page-title {
        margin-top: 0.7em;
    }
    #side-bar {
        left: -19em;
    }
    #side-bar:target {
        border: none;
        box-shadow: 1px 0 5px 0 rgba(0,0,0,0.2);
    }
    #side-bar .close-menu {
        transition: width 0.5s ease-in-out 0.1s,
        opacity 1s ease-in-out 0s;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right: 0;
        background: rgba(0,0,0,0.3);
        background-position: 19em 50%;
        z-index: -1;
        opacity: 0;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width: calc(100% - 19em);
        right: 0;
        left: auto;
        opacity: 1;
        pointer-events: auto;
    }
    #page-content > hr, #page-content > .list-pages-box > .list-pages-item > hr {
        margin: 3em -5.5%;
    }
    #side-bar {
        top: 0;
    }
    #side-bar .heading {
        padding-left: 1em;
        margin-left: -1em;
    }
}
 
/* ---- TABS ---- */
 
.yui-navset .yui-nav,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
    border-color: var(--themeColor); /* color between tab list and content */
}
 
.yui-navset .yui-nav a,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a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tab background */
    border-color: transparent;
    color: black;
    transition: 0.125s;
}
 
.yui-navset .yui-nav a em {
    background: #f4f4f4;
    box-shadow: none;
    border-color: var(--whiteColor);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em {
    font-weight: bold;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focus,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hover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selected tab background */
    color: var(--themeColor);
}
 
.yui-navset .yui-nav a:hover,
.yui-navset .yui-nav a:focus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em {
    border-color: transparent;
    box-shadow: 0px 1px 2px 0.5px rgba(0,0,0,0.5);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yui-navset .yui-content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content background color */
}
 
.yui-navset .yui-content,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content {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border-top-width: 0;
}
 
.yui-navset-left .yui-content {
    border-left-color: #b7a9a9; /* different border color */
}
 
/* ---- INFO BAR ---- */
 body{
     --barColour: var(--themeColor);
}
 
 .info-container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wiki-content-table{
     width: 100%;
}
 
/* ---- INFO PANE ---- */
 
#page-content .creditRate{
     margin: unset;
    margin-bottom: 8px;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
    background-color: var(--whiteColor);
    border: solid 1px var(--whiteColor);
    box-shadow: none;
    border-radius: 0;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fa-info {
    border: none;
    color: var(--themeColor);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fa-info:hover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color: var(--accentColor);
}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cancel {
    border: solid 1px var(--whiteColor);
}
 
.modalbox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border: none;
    box-shadow: none;
    border-radius: 0;
}
iframe.close-credits {
    top: 1.25em;
    right: 1.5em;
    transform: scale(1.5, 1.25);
}
 
.page-rate-widget-box {
    box-shadow: none;
    margin: unset;
    margin-bottom: 8px;
}
 
.page-rate-widget-box .rate-points {
    background-color: white !important;
    color: var(--themeColor) !important;
    border: solid 1px white;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
    background-color: white;
    border-top: solid 1px white;
    border-bottom: solid 1px white;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a,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a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color: var(--themeColor);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a:hover,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a:hover {
    background: white;
    color: var(--accentColor);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background-color: white;
    border: solid 1px white;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 {
    color: var(--themeColor);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hover {
    background: white;
    color: var(--accentColor);
}
 
/* ---- PAGE ELEMENTS ---- */
 
#page-content .wiki-content-table tr th {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background-color: #f4f4f4;
    /* set border for table title */
}
 
#page-content .wiki-content-table tr td {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 set border for table content */
}
 
blockquote,
div.blockquote,
#toc,
.code {
     background-color: #f4f4f4;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
 
.scp-image-block {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box-shadow: none;
    box-sizing: border-box;
}
.scp-image-block .scp-image-caption {
    background-color: #f4f4f4;
    border-top: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color: black;
}
 
hr {
    background-color: var(--borderColor);
}
 
.hovertip {
    border-color: var(--borderColor)!important;
}
 
/* ---- FOOTER ---- */
#footer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
#footer a { color: var(--themeColor); }

隔离蓝调


Asterisk.png

测试间Echo,Area-09

星期二下午


Sophia Light通过观察窗看着密封状态的测试间。玻璃窗的另一边,机动特遣队Alpha-9和Tau-1,以及Dan博士和Wilford将军不同程度地歪倒着身体,喘着粗气。他们身后的墙上挂着一面全身镜,仅仅在片刻之前其中还能瞥见一个橙色调的异世界。Dan身体前倾,一只手撑在膝盖上,努力地平复呼吸。他的另一只手中依然捏着SCP-093

Lucretia Popescu指着那个碟片,无声地说了些什么——测试间与观察室之间的音频信号中断了——Dan把它扔到了近旁的一张桌子上。碟片立刻竖立起来,沿着桌子边缘开始滚动,随后落到地面,一路向镜子高速滚去。虽然速度极快,但在这个石质圆盘撞上镜子表面时,某种未知的力量阻止了它造成任何明显的冲击。

Dan现在正朝着Sophia这边指手划脚地说着什么。她微微一笑。

“虽然这种‘交流’显然具有滑稽性,但我认为更慎重的做法还是跟队伍讨论我们接下来的计划。”Gat博士宣布。

她转过头看着他。“Irving,这是你对我说过的最有常识的一句话。”

“在Wilford将军那杀人目光的凝视下,我发现自己说话简明到了讨厌的程度。”

“你把我的好印象又破坏掉了。”Sophia打开控制面板上的一个开关,迎接她的是询问她是否听得到自己的一片合唱。

“安静!”他们照办了。“好了,先说最重要的事:你们要接受洗消和二十四小时隔离。”

“为什么?!让我冲个凉,再给我罐红牛,我们就可以开始计划下一步了!”Dan吼道。

“这种情况下规矩就是规矩,Dan。异维度就意味着隔离和杀虫。”

“没有虫,只有粘乎乎的东西。”Lucretia指着他们很多人身上和制服上沾到的橙色物质。

“我想虫只是一个泛指,”Rainer轻轻地说。

“是的,还好没有真的虫。”Sophia摇了摇头。“但是,该做的还是要做。你们休息一下,洗洗干净,把衣服交出去化验,然后好好想想今天的事。接下来马上有总结会,明天早上7点。”

Wilford和他的士兵已经跟上了测试间另一头穿防护服的研究员。Dan刚要张口,Sophia抢在他发出埋怨之前关掉了那个开关;她耸耸肩,指着自己的右耳摇了摇头。

Dan朝她比了个中指,然后跟着Wilford走出了房间。Alpha-09精疲力竭地走在他们后面——The Specter除外,他依然步履轻盈。

Light转向Gat。“我希望你去调查视频资料,和那本圣经。”

“我该——拜托告诉我——我该从中寻找什么?”

“非理性系统,以及灵感。”


Asterisk.png

隔离区Alpha,Area-09

星期二下午

Lucretia把脏污的制服递给穿防护服的女人——对方将它装进一个透明塑料袋里,封上了口——然后走向浴室。Carlotta紧跟在她身后,上交了自己的衣服和那把已经破损的异世界武器。

“你为什么要那样?”Carlotta走进她隔壁淋浴间的热水下。

Lucretia花了一分钟感受热水冲刷过她的皮肤,然后才开口回应。“怎么样?”

“你在我们已经接到撤退命令时又跑回了战场?”

“早就想好了。谁也不能死。炮灰不能真的变炮灰。”

“很高尚,但是指挥官叫你走的时候,你就该走。”

“这又不是军队,要不要服从命令我可以自己看情况决定。你也一样。”

Carlotta从淋浴间一角探头窥视,与她目光相接。“去你妈的,你有可能会死啊。”

“有可能,但没死。而且我知道你有外星大枪。要是情况不妙,你一定会跑来救我的。”

Carlotta缩回自己的淋浴间。“是,我总是会来救你的。但是我们当时并不知道那把枪会不会起作用。”

“值得赌一把,想想前面那些恐怖的军事实验基地。恐怖的军装怪物拿的武器打得了恐怖的躯干怪物,感觉能说得通。”

Lucretia关了水龙头,抓起一条毛巾,快速擦干身体并把自己裹住。她倚在两个淋浴间中间的墙上,等待Carlotta清洗完毕,然后把另一条毛巾递给了她的伙伴。

Carlotta白了她一眼。

“干嘛?你能看我,我就能看你,人人平等。积极的社会主义恋爱观。”

Carlotta大笑起来,尽管她本来酝酿的显然是一段严肃的对话。她把手放在Lucretia胳膊上。“听着,作为你的队友和你的……朋友?这么说会不会有点怪怪的?总之,作为你的朋友,我更希望你不要在我面前被恐怖的躯干怪物干掉。”

“嗯,我也不希望会变成这样。我们出去吧,男生们浑身粘液的都快等疯了。”Lucretia抓起为她们备好的运动衫,走进了狭小的更衣区,几秒钟便换完衣服出来了。Carlotta也换了衣服,她们沿着走廊来到一个像医院病房的房间,里面摆着十几张床,还有监控设备。

“他们就把我们关这里,等到我们不粘为止?”

又一个穿防护服的研究员向她点了点头。“房间那头有两个洗手间,是给你们用的。我们等一下会送饭过来。床边有水。”

Carlotta坐到一张床上,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水瓶。“哇哦,很舒服嘛。”

“挺好的,只要已编辑博士不打呼就行。他看上去像会打呼的样子。”Lucretia坐到了Carlotta身边。

“你碰到它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躯干怪物?恶心,就这样。可是……”

“怎么了?”

Lucretia皱起了眉。那段并没过去多久、却远在另一个世界的记忆仿佛在刺痛她的神经末梢,她不喜欢这感觉。“它不只是接触我的halkost1,而且还钻进去……接触我里面的……细胞?它想侵入我。”

Carlotta一阵寒战,不由依偎到Lucretia怀里,Lucretia伸出一条粗壮的胳膊搂住她,同样紧紧依偎着她。


Asterisk.png

ETTRA指挥部,Area-09

星期二下午

沉睡的不洁者半陷在门厅墙壁中的惊人画面突然出现在主屏幕上。

“等一下,停!啊,就是这里,看看我们的敌人的杰作。”Gat连着咂了三次舌头。“研读它的形象,它的情感能量……尽管它们是这副模样。”

ETTRA研究员Nate Frewer开了口。“你认为它们有情感?它们曾经也是人类?”

“毫无疑问!一大群吵吵闹闹的人,融成一团异常粘浆,打包套进那个实体的皮肤里,就像活人做的‘神秘的肉’2。”

Frewer脸色发白,垂下头望着自己的电脑屏幕。

“请继续播放影片,不过要用二分之一的速度。”Gat一边看着来自Carlotta便携摄像头的画面沿着实体陷于墙中的身躯渐渐上仰,一边兀自发出各种声音。莫名其妙而又不成调的“哼”或“嗯嗯嗯”让ETTRA的职员们面面相觑。

“真有意思!”

“什么有意思,Irving?”这个声音是从门口传来的;Gat回过头,看见Sophia走进房间。

“啊,你好!呃,你看……这个实体是缠在门檐上了,对吧?”

“对,事发当时我看的是实况,补充一句,当时你就在我身边。你看到了什么我没有看到的?”

“它在穿叠!你知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把你的原子结构整合进另一个物体,然后从中穿透过去而又不破坏你自己的整体构造?”

“不知道,你呢?”

“当然不!可是你看看它!这个实体就在这么做,但是……”Gat指着那个生物周围的墙壁,当Carlotta从下方经过时,可以看到墙壁在开裂,混凝土碎屑洒落到地面上。

“它看上去就像拿不定主意该用哪种方式穿过这面墙一样,”Light思忖着说。

“对!但是假设这是一种无意识的行为,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它……无法自行控制这个能力。”

“没错,没错。另外,它会在穿叠和碰撞固态物质之间快速地切换。穿叠不会对这个生物造成任何伤害,但维持不了多久。假如你开始穿过一道墙,但穿到一半时突然想起你不知道如何穿墙,我想你也会闹出很大的乱子。”

“那又怎么样呢,Irving?我们知道它们免疫伤害;子弹对它们是没用的。”

“这说明它们是被有意制造成这样的!不洁者只能短时间穿透固态物质,所以它们对穿叠效果消失所引发的伤害有抵抗力,换句话说就是对一般物理伤害有抵抗力。”

“也就是说这是他们实验的目标?”

“只是他们希望实现的可能性之一,我敢肯定。这种使对象得以潜入物质化学键之间的诱变程序,一定还有其他值得一提的地方。这种变化实质上不仅仅是细胞层面的,甚至还会影响到对象实体的量子缠结。要不然就是某种诡异到我们完全无法理解的把戏了。但不管是怎样,这绝不是随机的变异,我推测它是为了实现某个特定的目的而有意引发的。”

Light盯着不洁者看了一会儿,然后又转回来看着Gat。“什么目的?”

Gat耸耸肩,目光仍然没有离开屏幕。“简单来说,我们一无所知。但是既然我们发觉了这些缝合怪身上的智慧设计痕迹,我们就可以开始在这一谜题上发挥我们的智慧。符合这些实验结果的理论性超构造体应该是可以被重现出来的;说到底,这个异世界不过是我们世界的黑暗一点的镜像吧?他们能做到的事,我们一定能做得更光明lighter。抱歉用了双关语。”他拍了拍刚刚消完毒的那本Alpha-09带回来的圣经。“当然,这本著作中展现的文化框架也能帮助我们解读我们的发现。我记得Dan博士是这么说的——他们的世界是一个‘基督教科学’的世界。在这里,‘基督教’和‘科学’两个词同等重要。”

Light把自己脑海中大片随着Gat飘忽的独白起舞的红色危险信号甩到了一边。“发现什么跟我说一声,”她一边干脆地说着,一边走出了房间,她的目光直视前方六英尺的空间。


Asterisk.png

隔离区Alpha

星期二晚间

Lucretia和Carlotta一起坐在床上,亲昵地聊着天。Wilford和他的MTF士兵躲在一个角落里。Dan博士刚刚洗完澡出来,而Rainer躺在自己床上望着天。除了The Specter之外的所有人都穿上了基金会制式运动服。

来去如风的复仇者好奇地打量着他的朋友。“你在想什么,正义的同伴?”

Rainer吓了一跳。“我在想那些生物,那些变异的守卫,或者士兵?管它是什么呢。有个混蛋差点杀了我。”

“但是你把他扔进了虚无,那不就没事了!”

“我以前从没做过像这样的事……我经常取出东西,或者凭空变出火来。但我从来没有把一整个生物塞进过口袋维度。我根本不确定它管不管用。我当时吓傻了。”

“这是一条值得尝试的修炼之路,朋友!这不会是我们在追寻正义的路上最后一次遭遇邪恶的力量。我们应该进一步研讨你的综合技能。”

SCP-4494的床响亮地嘎吱了一声,是Dan博士突然坐了上来。“他能从口袋维度里扯出数不清的东西来,数量似乎没有上限。而且,很显然他也能把东西塞回去。至少跟人差不多大的没问题。”

在Rainer说话时,The Specter转过去瞪着Dan,用口型反驳他。只要他们看不出我的嘴在动,这就不算是无礼,他提醒自己。

“博士说得没错,我抽取东西唯一的限制只有大小。我一直都没法抽出太大的东西,但是我自己也不太确定这个尺寸的上限在哪里。而且很显然,我可以强行把比较大的东西塞回去。可是……我估计那对它不会是一次轻松的旅程。”

Dan笑了起来。“对,我想也不会。很可能更像是把肉从香肠里挤出来。”

Rainer发出呻吟。SCP-4494举起一只手阻止Dan再说下去,然后转向Rainer。“别想太多,朋友。你很可能是给了那东西一个解脱呢,它们显然活得很痛苦。还有,记住——它们是邪恶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觉得……没有准备好。”

“我看过你的服役档案,Rainer,”Dan说。“你有过与MTF合作的经验,有相当不少。这一次又有什么不同呢?”

“也许是因为那些东西太怪异了?它们一下子扑向我们,突然间那只怪兽已经跳到我脸上,变异粘液眼看要滴下来。可是……不是因为这。不能算是。”

一时间,房间里只能听到角落里的Wilford向一名士兵抱怨着什么的声音。

Rainer做了个深呼吸,闭上了眼睛。“说实话,我受不了的是对活的生物使用我的能力。”

“杀生就是杀生,”Dan耸耸肩。“别管它了。”

“好心的博士,求你别说了。”The Specter暗自吃惊,因为他察觉到要称Dan博士为好心是一件多么违心的事。“内省是英雄之旅的必要元素!惩治罪恶的法则十一也是‘认识你自己’。”

“等等,那不是苏格拉底说的吗?”

“谁?他和艾略特·内斯3共事过吗?”

Dan憋住了笑,再次望着Rainer。“好吧,所以你是因为把那个生物放进了你的口袋维度而感到不舒服。那又是为什么?我看你以前也制造过火焰和武器,这一次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

“你知道我开的传送门通往哪里吗?”

Dan摇了摇头。

“我自己也不知道!说不定那个倒霉的变异杂种已经被折叠成了极小无比的一块肉丁,深藏在体内的某处。也许才是那根香肠,Dan!就像不洁者一样。也许下一次我把手伸进传送门去取电源线,或者子弹,或者通信转发器,我会抓出一小撮的变异圣骑士!”

Dan向The Specter抬起一侧眉毛,后者则做了个“您先请”的手势示意他来接话。

“这种事你以前遇到过吗?伸手进传送门,却拿出了预料之外的东西?”

“没有。但我总忍不住会去想。折叠一个活物,把它放进天晓得是哪里的地方……这让我很不安。”

Dan不知该说什么,于是他什么也没有说。

“老友,听我说……要避免发生这样的事,最好的办法就是提升你在其他方面的技能!我们可以练习武器技能,提高你的熟练度,我们可以练习控制你的传送门。法则四十七:练习。不断地练习!”

Rainer微微一笑。“你和你那些白痴法则。”

“正是我这些白痴法则确保了罪恶和随之而来的苦难永远占不到上风!我的白痴法则只为正义而存在。”

Dan站起身,开始踱步。

六米之外的床上,Carlotta身边的Lucretia喊了起来。“喂,已编辑,放松一点嘛。大任务完成了,大家都很开心。如果这儿有伏特加,我一定会干上一杯。”

“你说得倒轻巧。你这种人去了哪儿都是这一套;但我在这里真的什么也做不了。”

“你走得很不错。但还是坐下吧,看得我有点心烦。”

“我做计划,Popescu!那就是我的工作,计划。但是隔离的时候我他妈的根本不能计划。”

“别抱怨了,护目镜,”Wilford也加入了进来。“我敢肯定我们能想出些消磨时间的活动——比如说打爆你的脑袋什么的。”

“啧啧。你一定是累了,将军。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威胁,”Dan咕哝道。

“说真的,坐下,瘦子。他们马上就送饭来了,你看上去活像个快要饿死的беспризорник。”

“喂!你骂我也至少用我听得懂的语言来骂啊!”

“就是街上的小孩……你懂的,像什么花一样。”

Dan瞪着她,从牙缝吹着气。

“她是想说小叫花子,”Carlotta说。

“Da。街上流浪的小孩。没有家,很脏,几星期没吃饭。看上去像要死了,已编辑。”

“很贴切,”Wilford附和道。

“你瞎帮什么腔,大块头。给老娘闭嘴。”

Rainer噗哧笑出了声,The Specter震惊地瞪着她,而Carlotta向Wilford举起了手。“她是新人。抱歉。”

Wilford站起身走向她们的床。“听着,欲肉教徒。我对你已经忍无可忍了,又是不专业地与队友公然亲密,又是在任务中不服从命令,现在都敢直接跟我顶嘴了?说话给我当心点。”

Lucretia放开了Carlotta。当她下床时,她已经只比高大的将军矮一点点了;当她逼近到距离他的脸只有一英寸时,她已经比他高了整整一英尺,泛红的肌肉在全身涌动,威胁着随时要撕碎他那身运动衫和里面的一切。

“你对我喜欢抱女人有什么看法,mудак4?你对喜欢抱女人有什么看法?女同性恋碍着你什么了,老王八蛋?”

“什么玩意?不!老天啊。”Wilford仿佛泄了气般地向后退去,显然是出于尴尬而非被她的体格吓倒。“你爱睡谁是你自己的事。我不满的是你感情用事,背弃职责。”

“第一,我们不是士兵,将军。第二,就算我们是,我们也不受你的指挥,”Carlotta指出。

“更重要的是,Wilford,你没有足够的社会资本一次惹恼超过一个Light主管的资产。”Dan说话时显然故意没有往将军那边靠近。“所以来陪我一会如何?我才是真正值得你发火的对象。Popescu的‘不服从命令’救了你和你手下们的命。别这么摆架子。”

Wilford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过身去。

“还有,天啊,你们谁劝劝Popescu,免得她把血管都他妈气炸了?”


Asterisk.png

ETTRA指挥部

星期三早晨

“好,很高兴看到你们都休息充足,很有精神。”迎接Sophia的是Alpha-09的一片抱怨声,Dan狂饮着红牛,而Wilford两臂交叠,默默投来愤怒的目光。“或者该说……你们都已经准备好撕开彼此的喉咙了。真不错。”

Dan打了个嗝,然后举起一只手。

“我们已经仔细看过视频了,”Light无视了他,“也对那本圣经做了初步的审阅。要彻底了解这种变异,显然还需要进一步地调查你们带回来的物品和样本,但是Gat博士倒是已经有了一个假设。”

Dan站了起来,两手在空中挥个不停。Light叹了口气。“什么事?”

“我们接下来干什么,还有再过多久我才能看到那些文档?”

“坐下。Gat,说吧。”

穿着破旧的西服外套和背心、没有打领带的瘦高白发男子站了起来,转身面对众人。他朝ETTRA职员们打了个响指。

“喂!只有我可以欺负他们,轮不到你,”Dan抗议道。

Gat脸色一红,指了指Frewer。“劳驾您播放一下会前我说过的那段视频好吗?”

研究员看了Dan一眼,后者一边翻着白眼一边转动双手做出“快点”的手势。Sophia真想知道把这两个失礼的动作混合在一起他会不会觉得头晕。

远端的墙亮了起来,大屏幕上再次显示出了不洁者在混凝土的牢笼中挣扎的景象。“很好,”Gat继续说道。“这些大可爱想必你们已经非常熟悉了,确实非常惊人。但是它们的特性多少揭露了它们的起源,或者至少是引导它们行动的理念。”

画面开始放大,穿过巨大的人形生物蠕动的上肢之间,模糊地停留在墙壁的某处。

“这不是单纯的巧合,它们——”

“是通过神之泪有意诱发的可能的终极变异状态之一。”

Sophia眨了眨眼。“你已经知道了?”

“是的,这其实很明显。我们找到的日志里提到了一些科学程序,或者说是类似的东西,将神选者暴露于泪中——还分了控制组和实验组,那帮狗杂种——这至少可以说明他们除了‘净化’之外另有目的。”

“说得没错!”Gat喊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实验的本质早已被隐藏在祂的圣经的经文中?”

Dan再次耸了耸肩。

Gat挥舞着那本偷回来的书。“它的每一段都在向另一个世界的我们以及他们的当权者灌输一种对纯净和升格为神圣的痴迷。这些概念与神之泪在意识形态方面结合到了一起。书中用大量隐喻和象征把这种粘稠的物质与精神上的纯净和实现军事成就等概念挂钩。他们的整个宗教信仰设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创造一个好战者的世界,让他们不顾一切地利用神之泪打造越来越强大的武器。”

Dan坐了回去。“这我还真不知道。”

“目前我还没有分析完所有的文本,但可以确定,激发这部宗教狂热之作创作灵感的那位人物的众多目的中至少有一个是建立永久的冲突状态。祂最为关注的就是为测试致命武器创造一方沃土。”

“等一下,你是说这整个世界被烧毁只是为了让某个又老又坏的神寻找更好的杀人方法?”Lucretia问。

“精辟!接下来你们应该问我这样一个问题:这个世界烧焦的废墟……究竟意味着祂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Dan朝他打了个手势。“你说呢?”

“你来问我!”Gat满面笑容。

Dan皱起眉头。“祂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你实在是太幸运了,Dan博士,回答这个问题的重任也交给你了。”Gat笑得更灿烂了。

“是的。这就是我们下一阶段的任务。”见Dan脸色不妙,Sophia赶忙插话。“我们需要了解更多,为了解更多,我们差不多肯定要更深入探索那个腐化的地狱星球,甚至可能包括那个星球之外。”

“那个星球之外?”Rainer问。

“十年前,在最初的探索期间,有一次测试制造出了一种颜色,可以通往一个装满了仍能运转的先进技术产品的房间……那里还有几十个SCP-093个体,像书本一样堆放在架子上。”Dan的表情和声音仿佛变得很遥远。他眨了眨眼。“所以,尊敬的Light博士的意思是,我们也许可以利用那些石盘作为路径点,通过它们跳转到其他完全不同的地方。”

“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我真的不认为祂会一直留在已经毁灭的神圣合众国境内。而且祂自己一定也来自某个地方。”

“接下来?”Carlotta问。

“首先,我们要确保武器。现在技术人员正在分析你带回来的那把坏掉的步枪,希望能复原出来,但是我们可能早已掌握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另外,Wilford将军已经确认他的旧部中有一名退休成员对最初探索记录中已编辑的部分了解比较清楚。所以,两个目标,兵分两路。我自己会带一支队伍,去找最初探索的幸存者,由Dan、Rainer和The Specter做我的后援。”

Dan举起手准备要说话,但她压过了他。“你们回收的文档会被传到你们的平板电脑上,供你们路上研究。放松点,Dan。另一支队伍要去确认武器的情况,假如它真的存在的话。队伍成员是Wilford、Carlotta、Lucretia和Irving。这不是战斗任务,所以只需要将军一个人,Tau-1不用去。我会让Deneb特工指挥这次行动;好好干。”

不论Wilford原本想说什么,现在他好像突然张不开嘴,吐不出一个字了。他用力点了点头,眼睛里仿佛有什么在燃烧。

“正义必胜,Light主管!”SCP-4494喊道。

“嗯,但愿如此吧。”Sophia说。“Carlotta,十分钟后来我办公室,我们讨论一下行程安排。其他人做好准备,一个小时内我们就出发。还有Wilford,不要杀了你队里的任何人。”

“跟护目镜说去。”

“我只是一个小叫花子,我们太瘦弱了,杀不了人的。”

“那些小贼最喜欢暗中捅刀子。很适合你,”Wilford沉声说。

“够了,”Sophia叹了口气。“我们走吧,各位。”

两支队伍鱼贯走出房间,Gat抬头看着她。她朝他笑了笑,却无法抑制担忧的神色爬进这个笑容。“Irving,帮我看着点Wilford。”

Gat点点头,他单手旋转着一支钢笔,在房间里漫无目的地游荡,似乎想单纯依靠运气找到出口。Light转回屏幕的方向,看着不洁者缓缓地在墙壁里浮浮沉沉,混凝土碎屑像一层细细的灰雾模糊了便携摄像头的画面。她看着它光滑的半透明皮肤渐渐隆起,她敢发誓自己看见了像是一张痛苦的脸的东西,紧贴在它皮肤的内侧。

她看了一眼Frewer。“快关了这鬼东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