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吃兵

通话记录于 ████年█月█日

经鉴定,其中一个声音为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的高级成员█████ ██████三世,另一人为未知女声,确定为“黑皇后”。

本录音由基金会特工于例行检查中拦截。

“不管你特么的是谁,拨通中央安保专线最好是为了要紧事……”

“我是黑皇后。”

“……天啊。”

“我打扰到你了吗?”

“哦,呃,不,不,岂敢岂敢,没事,只是这有个小聚会,所以……”

“你要是觉得不方便,我可以亲自前来。”

“不行!呃,我的意思是,不、不必。我不敢劳您大驾。”

“放心,对我来说这没什么难的。”

“我……我知道。请您稍等。”

“……”

“……行了,我跟几个董事会成员私下说了几句……Ing,Carter的要员,手里有一份所以已知特工的公开记录。我们找出了几个符合特征的人并已开展搜寻工作。”

“我不在乎你用了什么手段。他现在在哪?”

“啊……是,的确。嗯,东西我们备好了。我们也许需要一点小小的……有诚意的报酬。虽然您……您有您的证明,但是您仍然是俱乐部的新人,而且这次不是什么小买卖。您所说的计划如果真的存在,对您应该颇有价值,并且……”

“不。不。你先听我说。我要这个男人的住址。我需要这个。现在就要。我之前没说清楚吗?我之前跟你说的时候难道口齿不清吗?——你得因为我给你的东西与我合作,不然明年我就让你收到一份包裹,里面装着你孩子的肉渣和切片。我之前没说清楚吗?我要找到他,现在就要,现在就要,现在,现在,现在!老娘可不是什么让人舔着屁股捧着长大的小二世祖,不是你们能拿所谓的“规矩”就能忽悠过去的。我指着冥河发誓,你们要是敢耍我,惹我不痛快,我就让你们尝尝被自己肛门憋死的滋味。现在你他妈告诉我他在哪?!”

“天啊……我……他……他在佛罗里达的一个仓库里,贵重物品仓库,十八单元。我会给你地址和钥匙。”

“这还差不多。谢谢。请原谅,我在涉及某些问题时会变得比较敏感。你可明白?”

“……当然。”

“我会将安保日程交给你并安排好交货地点。尽情享受你的派对吧。或许我们会在那重逢的。”

“……慢着,啥?你……你不会……喂?喂?”

录音摘要1189=00H

暂命名为“黑皇后事件”

██████ ██████ 与 ████ █████████的谈话摘要

回复: “黑皇后”记录

“行,就这样……请您先坐下,然后我们开始吧。”

“为什么连这个也要录?这又不是任务摘要。”

“嗯,案件审理已经开始,所以这些都是……”

“一个在这审理的案件?”

“先生,我给您讲过后,您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好吧,继续。”

“嗯,如您所知,六个月前,我们收到了一卷录像带。确切地说,这卷带子是我们的一个司机停车时在后座上发现的,但那时他身在安保站点,我们……”

“得了,直接说结尾。中午之前我起码还得开两个会呢。”

“……我们研究了一下这卷带子。事实上……多说无益,给您看可能更快一点。请您看屏幕……”

“……我去,这画面怎么这么低俗……啊,对,你刚刚说这就是那卷带子是吧?谁……等下,那是谁?”

“我们认定那人是特工Penbry。我们已确认,他被派往了路易斯安那州。他的搭档被发现死在旅馆房间里,而他在前一晚就不见了踪影,失去了联系。”

“他是怎么被抓住的?最后怎么还变成……这幅样子。不管这些,他被绑在什么东西上?”

“这个……这个叫木马,也叫‘西班牙驴子’。这是一种刑具,也是一种性虐用品……”

“耶稣在上,你干嘛叫我看这种东西?我……那又是谁?”

“我们还不确定。我们猜她是抓住Penbry的人。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准备工作……”

“她在干……天啊……操。”

“……我把声音调小点吧。Penbry的惨叫对这份摘要来说没什么意义。她没有问他任何东西,也没有恐吓他,哪怕是跟他聊天……她只是……把他压下去,就像这样。”

“他怎么还能保持清醒?”

“可能因为她给他嗑了药,不然就是……他太痛了。不然视神经怎么会紧绷成这样……”

“天啊,关了吧……你他妈的给我关了!”

“……如您所见……我们觉得现在可能就得审理这个案子。”

“我能抽根烟吗?”

“请便……于是,不管怎样,这个录影就这么持续着……不过,在最后,她还是开始审问他了。她同时在生理上和心理上对他旁敲侧击……然后……嗯,她知道了。”

“……知道……什么?”

“一切。Penbry所知的一切。就连重度模因保护物品也……她先让他好受一点,让他保持在崩溃边缘……然后再掏空他的秘密。除了我们的人之外,我可没见过谁有这种手段。”

“天啊……然后,她到底是什么人?只是个探子吗?”

“先生,她甚至不知道我们组织的名称。”

“真是人间地狱……所以说……她完全是个外人,不过是个外行……然后走进来,将我们的一个特工玩弄于鼓掌之间,是吗?”

“啊……可能……也有别的什么。我们研究过这卷录影带之后,就开始将每一段分开讨论,为了寻找……任何线索。我们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毕竟只有这么一盘塑料带子和里面的影像;不过我们还在里面找到了粘在上面的东西。”

“……操,你丫把话说全了。”

“是……是一个棋子,黑皇后。这个棋子的冠冕是一颗牙。Penbry的牙……”

“老天……”

“不仅如此,有人还翻到了几个月前我们收到的一封信……那会我们还不信,但是后来有个叫‘黑皇后’的人在某些事上做出了一些非常公开的威胁。现在这封信也在调查中。不过,‘黑皇后’可能不完全是个外行人。她……有可能和基金会有些外围联系。”

“你解释一下所谓的外围。”

“‘黑皇后’表示,我们曾在她幼年时把她父亲抓走了。”

“我们再也不那么干了,就算以前也干的很少,除非是紧急招募……不,不,这不可能……”

“我们在Site 2有一个小队,负责调查专家档案库。因为那个时期的东西都还没更新到数字媒体上,所以……调查进展很缓慢。我们还不能下结论确定她是什么人。”

“难不成是他的女儿?该死的……这怎么可能……”

“先生,我们在这已经谈了这么久了。我很惊讶像这种事居然还能说这么长时间。”

“……跟我说实话,对我们来说这事会有多糟?”

“基金会并不准备对一个暴脾气黄毛丫头大动干戈。而且,研究员观察到,此人有真才实学,但可能有严重的心理失衡。她肯定有帮手,但是我不知道她是如何,又是在哪找到帮手的。她聪明,狡猾,似乎还缺乏同情心。要是我们说的是别人,我现在肯定就做主把她聘进来了。”

“……那你为何又打消念头了呢。”

“先生,她让一个男人吃掉了他自己的视网膜。她现在就这样了,我无法想象她以后会变成什么德行。”


前方的麻烦……

安静的对局

或让时间逆流……

开局走子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