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对局

”采样与评估小组“。这是能让基金会员工吐血的名字之一。每当特工与特别机动队捕获某物,收拾好痕迹并做好记忆擦除后,采评组的工作就是想好下一步他妈的该怎么办。这是个拼凑而成的小组,他们和各领域的特工、职员、安保人员合作,写出原始的SCP文档,尽量减少收容造成的伤亡人数,并建立研究目标。总而言之,在这个将压力所致精神崩溃仅视为小小的误工的组织里,这是份相当辛苦紧张的工作。

Poly特工在餐厅看见坐在他旁边的Shun特工微笑时,他想的就是这些。Poly非常确定,自从Shun在八个多月前看见SCP-914把一头死猪变成一堆培根后,就再也没笑过。

“卧槽你咋了?”

Shun咧嘴一笑,故意装傻,“啥,你几个意思?”

“我看你简直太舒心了,不像在这干活的。”

Shun摆了摆手,靠在椅子上,“我只是庆幸我还活着……还把这星期要处理的案子搞定了。”

Poly一口可乐喷出来,差点没被呛死,“卧槽?你……说啥?据我所知你起码得处理三个新案子,有一个估计还得是Keter级的!你使了啥黑魔法,赶紧给我瞧瞧。”

“有句老话听过没?众人拾柴火焰高。”Shun咧嘴一笑,跟头满脸是毛的猫似的,“我呀,不过是找到对的人了。”

“赶紧告诉我你的秘密,不然等你下次去研究682之前我就往你内裤里塞鲜肉。”

“行。你还记得几个月前我们收到的一份记录吗?这份记录涉及正在埃及施工的新站点。”

Poly缓缓地点头,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对……那个站点不是和ORIA叛逃者的合作交易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吗?”

Shun狠劲点了点头,又靠在椅子上,斜扫了一眼,“可以这么说。但它也是个仓储站点,研究来自中东各地的异常物品。关键是,它还是个中心站点,意味着他们能运送任何一个乃至所有的项目……”

Poly瞪大了眼睛,“……比如刚进行初步研究的项目。可是,你特么是怎么把评估任务交给他们而不受处分的?你不能就这么推卸责任的。”

“这才是关键。研究部门的头头,Melike特工,好像不怕什么处分。我是在一次专题研究会认识她的,她说她请求接手那次研究。我只要在站点里签好转运命令之类的东西,把案件记录交给她,她就能在一个星期后送来一份完整的SCP计划书。”

Poly沉重地瘫在椅子上,摇了摇头,“天理何在啊。于是,当我拼命工作,担心自己上班时会不会心脏病再次发作的时候,你丫就这么干坐着?”

“嘿,这可不是……我只是……我要是早知道这种好事是真的,就肯定告诉你了。”

“嗯哼,对,我……等下,那个特工是谁来着?”

“谁?哦,那个在新中心站点的?Melike特工。”

Poly皱了皱眉,“……就算在那个地界,这名字也挺奇怪的。”

“这应该是土耳其语,跟皇室有某些关系,就跟Magnus之类的一样。”

Poly看着Shun,问道:“那女孩在那多久了?”

Shun往后拉了拉椅子,突然间有种自己在辩白的感觉,“呃,我不知道……大概几个月?我又没打算约她,我们俩就纯是聊天交流学术而已。”

“几个月……Shun,你听说过有谁资历不足两年却有资格签署转运申请的吗?”

Shun僵住了,霎时脊梁骨直冒冷汗,“……她,她兴许是从别的单位调来的呢。就像Finn自甘堕落之后我们有了Harp一样。”

“即使有海外人事调动,我们也应该会收到通知。别忘了我们总有一堆必须签上名回复的,跟坨翔一样的加密电邮。”

“……天啊。”

Poly推开椅子,迅速站起,“我们去找安保部门走一趟……也许只是他们忘了之类的。”

Poly走的太快,没听到Shun小声嘀咕着“上帝保佑……”


盗窃记录0012-3

辅助资料:收容突破记录

Site 42的站点指挥部已对一次可能发生的收容失效加以了关注。据采样与评估小组报告,一名未知的特工“Melike”与其通信并接受了新项目物品转运工作。然而记录中心报告称,三年之内的档案中并没有名为“Melike特工”的人;过去六年,在埃及地区也没有建立新的中心站点。

所有的正在进行的项目转运任务已经将目标更改为离运输队最近的站点,所有待审批的转运申请已全部取消。所有可疑文档已被扣押并上交至安保部门,以供紧急优先度评估。根据“Melike特工”送来的SCP文档,我们发现文档编篡者对基金会各部门职能没有充分认识。除了基本的评估外,全篇只有密密麻麻的科技术语。经过仔细研究,我们发现这些方案根本毫无可行性。根据转运记录,我们得知收件地址是一个被弃置的码头,这码头已荒废十年之久。

在审讯中,转运与投递人员供出了他们之前见过的一个自称“Rook特工”的人。此人提供了所有必需的安保文件与签名。鉴定结果显示,这些文件都被是行家做的假证。我们在网络调查中发现,特工Pike访问了安保节点和表单数据库,可是该特工已经在两个星期前失踪了。他的网卡以某种方式一直保持活跃状态,其活跃期远超过了网卡正常的自动终止期限。我们相信这就是某人获取档案与安保信息的方法。运输组确信交货地点肯定是一个隐蔽的交通站。

根据“Melike特工”给出的位置,特别机动队找到了“中心站点”,一间废弃的办公楼。除了在主楼层找到两个流浪汉,在地下室找到一张桌子、一副棋盘和一张海报外,调查一无所获。海报上画的是1770年制造的能下棋的机器人“土耳其人”。“土耳其人”看起来像是坐在一张大桌子旁,面前放着一副棋盘。“土耳其人”后来被发现是一场恶作剧——能下棋的是藏在桌子下秘密隔间里的一个小个子男人。

目前我们确信,十二件SCP级物品的盗窃案,悉出自“黑皇后”之手。因为在案发时我们对项目的研究和理解都非常有限,追踪这些物品将会是前所未有的困难。许多项目已经重新归档于记录中心的“失踪”一栏。在损失报告归档前,我们将推迟进一步的行动。

便函:O5-8

关于:黑皇后

天杀的,她竟然用我们自己的安保程序对付我们。基金会各部门之间本当相互隔离,这样就没有人知道太多,或者说,没有人得到一些不必要的信息……于是她就利用这一点给我们来了次大放血——把我们耍得跟头待宰的猪一样。我们将进行一次完整的安保理论研究,在选出解决方案前会肃清安保部门。这意味着我们一边寻找累积的体制漏洞时,一边还得再浪费数千个小时的时间。O5-3最近已经拿胃药当苏打水喝了。总之,我要你们给我找到这个小贱人。

换换规则……

陆战棋

或者保持传统……

后吃兵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