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SCP

欢迎来到随机SCP的页面,这里有几项重点需要紧记:

  • 你在这里看见的评分并不是该页的评分。要看该页的实际评分,还有为该页评分或回覆,请在页底点连结进入该页进行。
  • 由于Wikidot的机制,你要等六十秒才能再次刷新一次随机页面。

此页为:阴谋,Part VI 点击这里进入该页。

搜寻

阿曼西北部,基金会研究基地Site-29
1988.12.25,星期天,当地时间3:00

直升机着陆在了Site-29的营地边缘。营地里没有多少设施,只有一道标准围网,一些大型帐篷,以及一座由预制建材搭建而成的架有重型机枪与探照灯的瞭望哨。不过现在围栏的周围已经放置了铁丝网,并且在地表50米以下布置了雷区,这样看来站点的安全措施已经得到了相当大的改善。根据文件中提供的信息,为收容在搜寻一支失踪的地质勘探队时发现的SCP-557,该站点刚刚于数月之前建设完成。

Harper跳下直升机,迎面向前来迎接的两名男子走去。其中矮个的男子一套卡其布服装,头上扣着一顶斯坦森毡帽,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而边上的阿拉伯大块头则有着发达健硕的身姿,令人印象深刻的黑色络腮胡子,穿着一身沙漠迷彩。

“你就是那位计划来访的特别贵宾吗?”在螺旋桨的轰鸣声中,这个矮个子男人不得不提高了自己的分贝,纯正的美国口音,“我是Nick Ford博士,站点主管。这是Ali El-Hashem上校,站点的安全主管。”

“Tim Harper,基金会反情报署。”Harper嘶吼着回应道。直升机熄火之后,他跟随在两人之后走向附近作为指挥中心的帐篷之中。

整个帐篷里冷冷清清(考虑到这个时间那也就毫不意外了);角落中只有一名电台话务员正在安静地看书。“Lieutenant,给我出去喝杯咖啡。”El-Hashem的声音浑厚而又响亮。听到一声咆哮,技术员赶忙从帐篷中溜了出去。“我这里的安保还过得去?”上校侧过头来,不怀好意地盯着贸然来访的Harper。

“行了吧上校。”Ford博士赶忙接过话头,“抱歉没法在这个时候向我们的客人表示欢迎,我想这也并非……”

“不是个鸟蛋!”El-Hashem的喉管疯狂地振动着,“一个狗屁的5级情报官大半夜的跑到我的地盘来能有个狗屁的事?”

“没错。”Harper的回应却是很平淡,“没错,就像我没发现你们这儿的安保有多糟,也没发现你们这人的人有多少毛病一样。”阿拉伯大汉一下子被噎住了,不过好歹看上去稍稍老实了一些。

“那么,Harper特工,所以深夜赶来本站,究竟是有何贵干?”Ford博士说道。

“叫我Harper先生就好。”Harper纠正道,“我不是特工。我前来对SCP-557-1进行调查,我有理由相信某个POI试图利用其发动一起针对基金会的阴谋袭击。”

这让两名主管不禁面面相觑。“但是,-1还没有被我们收容。”Ford汇报道,“另外,我们连那是什么都还不能确定。”

“文件里没写么?”El-Hashem不甚客气。

“SCP-557还有Site-29的相关文件我都已经在飞机上看过了。”Harper解释道,“不过其中的信息都还非常粗略。我在想你们这里是不是会有些还没被更新的信息,毕竟你们刚刚安顿下来。”

Ford点头称是:“有道理。那我就带路领你四处转转吧。”他领着Harper离开了指挥中心,大步穿过营地。营地的中央,一座高达十米的巨石造物耸立于此。二人从一个离地2米左右的石洞中穿过,进入其中。

望着倚墙陈列的蒙尘书架上盛放着的一卷卷古旧莎草文卷,毫无疑问,这里是一个古代图书馆的遗址。大厅的正中安放着一张大桌,如此研究人员们也就可以就地对古卷,以及一些别的文物进行研究了。“这是第一层。”领头的Ford解释道,“这个地下遗迹总共有五层,这样的建筑结构是相当少见的。其本身的话是一个Umm an-Nar时代1的墓葬,据推算修建于公元前24世纪左右。我们现在还腾不出精力来对周边的村落进行一次彻底的调查,我想我们应该还会发现更多的相关遗址。从破译的语言中分析,我们推测历史上可能存在着一条连接了这个城市与一个叫做Ubar或者Irem的城市(未发现)的贸易路线。不过沙漠最终把一切都掩埋进了地底。不过,我们在第一层发掘的文卷中发现了一些古代语言。其中包括希腊语、古埃及语、苏美尔语、以及阿卡德语。我们才刚开始破译。”

“有什么跟-1有关的信息吗?”Harper问道。

“也许,我们还在破译。我们之前已经把所有猜测与-1有关的问卷集中起来并且优先进行破译了。”Ford回答道。Harper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了摊开在桌上的一卷卷文卷。他走上前去,随手翻看着,然后发现了一份有着特殊表格的活页纸,于是他将这份现代产物拿在手中细细翻阅起来。“这是翻译复件,原本是收藏在这个图书馆里的唯一一份用希腊语写作的文卷。根据碳同位素的断代,估计应该在公元300年附近,确定是这里最新的馆藏了。”

我用希腊文写下这个,希望任何找到这个地方的学者能够看懂它。我是最后的守护者,并且我快死了。沙子正在吞噬这个地方,这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不能让犯人逃走,而通向黑暗的大门必将永不开启。我不认为门能被移动,不过犯人呢?连众神都杀不了它,而全靠众神的帮助才抓住他。没有了仪式,我不知道。尽全力封死大门,永远不要移动石头。

“很有趣。”Harper读完之后说道。

“嗯哼。”Ford同意道,“我们不确定这是否跟-1存在关联。毕竟不是只有-1呆在这儿。”他顿了一下,“哦对了,就第一层中发现的大量住所,以及其中的生活区中的青铜时代以及铁器时代的武器来看,在历史上的某一时期这里存在着大量的人类活动,推测可能是之前文卷上提到的‘守护者’。不过至今在该层中,我们仅发现了两具骸骨,所以我们推断这个设施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被逐渐废弃掉了。”

Ford领着Harper顺着石阶向地底进发,深不可测的长廊两侧,可以看见一个个由人工凿出来的石室。“这里是第二层。根据记载,第二层以及第三层被用作关押‘异教徒和巫师’而设立的监狱。不过我们并没有发现它们被使用过的痕迹。我想,这些牢房在这个设施被废弃前的一千年内或许都没有被使用过了。”

“这些被囚禁的异教徒还有巫师,你觉得会是些什么人?”

“谁知道呢。”Ford领着他向四号层进发,“我们连所谓的守护者是何方神圣都搞不清楚。”

第四层跟第三层和第二层的构造相仿,除了更多的由基金会考古小队留下的痕迹外。“这里是第四层,说是‘异常物放置区’。看上去在设施废弃之前,这里就已经耗竭了。”

“什么样的异常?”

“那个,我们在这里的石室中发现了几具骸骨,似乎像是属于某几个已知的SCP的。Bhala博士已经确认了包括SCP-439,SCP-610,以及一些从SCP-354中爬出来的小家伙们,不过放心,这些骸骨都很安全。”Ford看到Harper脸上阴晴不定,赶忙劝导道,“还有一些骸骨我们的小队尚未成功对其进行匹配。不过我们认为,与上层的石室相比,这里的石室应该还曾存在一定的安保设施。”

“听上去是我们的同行一样。”

Ford点头称是:“对,因为总得有人跟超自然们打交道。现在,我们有基金会和GOC,分别负责收容和毁灭。而在中世纪,教会们(无论是天主教还是东正教)则凭借建立起来的神学体系与超自然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符合体系的得以保留,相悖的异常则应诛杀殆尽。这个建筑应该是属于某个已经被完全遗忘了的类似基金会的组织吧。”

“这里就是第五层了吗?”

“没错。”Ford确认道。他将手电与一个安全头盔递给了Harper。“下去的时候请务必小心。这里有很多陷阱和陷坑。我相信我们已经找到并全部排除了,不过我们最开始这样认为时,却还是损失了四个D级,两名研究员,以及一名安全护卫。”

“听上去跟夺宝奇兵一样。”Harper涩涩地回应道。

“更糟。”Ford正色道,“这不是电影特效,这些都是真的,而且甚至比我在其它墓葬中见过的机关更复杂。请别碰任何东西。白色胶带已经把安全区域标示出来了。红色胶带附近请千万不要靠近。”

“走白不走红。”Harper重复道,“明白。”

二人沿着石阶继续行进。第五层似乎是一个空旷的走廊,大概有五十米长。每隔一段距离,就有研究团队设置的电池驱动的电灯。地面和墙壁布满了红色和白色的胶带标记,暗淡无光的深井到处都是,如果没有红色的警示胶带的话就算是最细心的观察也无法发现。Ford和Harper谨慎而缓慢地蹑步前行。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后,两人终于走到了尽头。一扇巨门横亘在长廊中间,很明显这扇门是被来自于另一侧的外力摧毁的。“这里是501房的入口。”Ford解说道,“我们探索到此处时,门就已经是这个模样了。这扇门的材质是数种合金,具体组成就不谈了,没什么好说的,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锻造这些材料的冶金术,是大概20世纪中期才出现的。”

“公元前?”

“不,公元后20世纪中期。这扇门的一个关键部分使用的主要材料是贫铀。但同时,这扇门的又跟整个建筑一样古老。我们难以想象4400年前究竟是何等的状况。总之,我们认为,这扇门的崩塌,大概就在近十年左右的某个时间点,里面的东西——也就是我们所说的SCP-557-1——逃走了。”

“听上去似乎不妙。”

“还好还好。”Ford说,“这扇门有,呃,曾有3腕尺厚。噢抱歉,那是古埃及的度量单位,其实差不多是1.5米的样子。同时,Morales博士对断裂模式进行了分析。这东西只遭受了一次物理击打就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事实上很难想象有东西能够一次性释放出如此大的物理作用力,就算是我们这个年代亦是如此。El-Hashem上校精通爆破技术,他也无法保证在对大门进行爆破的同时石室内的生物还能够得以生还。”

Harper跟在Ford的身后进入房间。501很大,二十米见方,5米高。房间中央的地面,一块巨大的花岗石板嵌在其中,上面铭刻着Harper难以理解的符文。房中的另一处还竖着一个小型石墩,断裂的金属粗链从中垂下无力地躺在地面上。“-1曾被囚禁在这里,用锁链铐在这个石墩上。这些锁链的材质跟大门是一样的。”

Harper轻轻吁了一口气,现在不管577-1是什么,总之肯定体型巨大而且力大无比。“所以还是不能确定那是什么?”

“毕竟大部分的文卷都还没被破译出来。”Ford回答说,“这就是我们能够确认的部分了,包括501的墙壁本身,也只把-1称作‘囚徒’。只有一个例外,一份古埃及文卷提到它时,使用了‘Apep2私生子’这个称谓。”

“Apep?”Harper问道。

“Apep,或者像古希腊文卷中提到的那样叫做Apophis,他是古埃及中黑暗与混沌的化身。”Ford向Harper解释道,“他是一切邪恶事物的化身,形象是一条巨龙。或者是巨蛇。不过他并不是那种受人崇拜的神明;古埃及的人们相信,在每天的夜里,太阳神,Ra,会与Apep进行搏斗,如果Ra在战斗中败北,那么太阳也就将不会再次升起。”

“所以说-1就是它的私生子?”

“不知道,不过在我们发现的某卷文卷中有详细提到过。”Ford说,“El-Hashem上校正负责-1的定位和控制工作,直到收集到其它证据之前我们会将其定义为Keter。不过现在依旧没有风声。不过你说有人找到了-1?如果你带来的消息是真的,那么我们就有大麻烦了。”

Harper沉思着点了点头,“是的,大麻烦。”


华盛顿特区,基金会Command-02
1988.12.24,星期六,当地时间22:00

Muir跟Monica在安全电话前挤作一团。线路的另一头是身处阿曼荒无人烟的某地刚刚结束调查的Harper。

“所以,是要我们去调查那个什么古埃及黑暗混沌神的私生子是什么?”Monica的语气听上去满是怀疑。

“欢迎来到基金会。”Muir截过话头。实习生嗔怒地瞪了他一眼。

Harper没有理他。“那么,我猜七已经跟你们说过1440了吧?有何发现?”

“确认一下我们的进度是否一致,你手头有1987年6月15日更新的那份文件吗?”Muir问道,再次确认一下总是有必要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嗯,有的。”

Monica此时低头正快速阅读着那天夜里她在记录薄上匆匆记下的信息。“Harper先生,Site-11表示他们不能准确对1440进行定位,他们只能猜测其大概位于高加索山脉中位于格鲁吉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境内的卡兹别克山附近。”

“有——谁——当地——联络?”Harper的声音被杂音淹没了。

“Tim,再说一遍,听不清。”Muir说道。

“——是说——谁可——联——?”对面传来回复。

Monica看着Muir,“他是想说在当地有没有联络人。”

Muir拿起话筒:“联络人是Ivan Petrovich Gagarin上尉。你们在弗拉季高加索碰头。”

“Gagarin上——在——加索。”对面的声音断断续续。

“Tim?Harper?!”Muir喊道,不过似乎彻底断开联络了。


阿曼西北部,基金会研究基地Site-29
1988.12.25,星期天,当地时间07:00

“Troy?在吗,Monica?”Harper向安全无线电台喊叫道。

无线电的操作员满是歉意地望向Harper。“抱歉,先生,通讯已经断开了。”

“似乎是沙暴的原因。”坐在指挥中心帐篷另一侧的一名技术员解释道,“正从西边过来,预计五分钟后达到。”

Harper看向一旁的El-Hashem跟Ford;“沙暴大概会持续多长时间?”

“鬼知道,搞不好得好几个小时。”阿拉伯上校回答道。

Harper一把抓起背包:“直升机可以起飞了吗?”

“可以了,不过我建议你最好等沙暴过去后再行动。”Ford劝诫道。

Harper径直向帐篷门口走去。“我们没时间了。”说着他走向外面(he said over his shoulder as he stepped outside.)。

数千米高的沙墙正自西向东袭来。Harper快速跑向直升机的起降点,示意驾驶员马上爬升。60秒内,他们终于成功升空,返回城市,而随后沙暴也毫不留情地将整个营地吞没。


[地点删除],基金会观察哨3-02
1988.12.25,星期天,当地时间03:00

红色的警报不停闪烁着,在一片稳定的蓝色或绿色的指示灯中是如此的扎眼,这些指示灯表示的正是基金会在世界各地的设施的状况。新人特工Johnson坐直身子,然后呼出了对应的状态指示器。他是个新人,于是被分配到了最基层的工作,一下火车就被船运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前天刚到而已。

2级优先警报
自动通告:研究基地Site-29失去联络。

“呃,是Marcus特工吗?我们接到了一个2级优先警报。Site-29失去了联络。”Johnson焦急地报告道。

“放心啦菜鸟。”他的上级回复道,“卫星图像显示阿曼当地出现了沙暴。自从我们几个月前建立办事处后那边就一直问题不断,地面通讯线路还在铺设当中。”

“所以失去联络的原因就是这次沙暴了吗?”

“这周都已经是第三次遇见这码事儿了。”Marcus啜了一口咖啡,说,“失去联络前系统有没有记录到什么警报或者紧急电码之类的东西?”

Johnson呼出系统检查了一下相关报告,“没有,先生。”

Marcus笑了笑。“得了,放心吧菜鸟,没事儿的。向总部还有Site-11发送军情报告CL-287(Fire off a sitrep and Form CL-287)。按照协议的话,如果沙暴结束后仍没有接到回复,那么他们将派遣一支MTF前往调查。”

Johnson吞了一口口水,点头称是。如果Marcus特工都不担心,他决定他也懒得操这份心。


« Part V | 中心 | Part VII »

要为刚才所看的页面评分,请点击这里: 阴谋,Part VI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