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SCP

欢迎来到随机SCP的页面,这里有几项重点需要紧记:

  • 你在这里看见的评分并不是该页的评分。要看该页的实际评分,还有为该页评分或回覆,请在页底点连结进入该页进行。
  • 由于Wikidot的机制,你要等六十秒才能再次刷新一次随机页面。

此页为:幕间剧2:Great Mare的来信 点击这里进入该页。

2003.6.21

今日是夏至日。那意味着,我算对了日期的话,今日正是我的第五千三百二十七个生日。

祝我生日快乐。

我几乎不能相信自我写下这些日记其一之时已过去近两月。他们催促我们日夜操劳。我们在大概两小时才回到十九号站点。又一次,是破碎之神教会。我们一直试着将他们清除,但他们总是能能更强力地反击。今天有四名特工牺牲了。

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我也不再关心了。编号就行了,反正他们都会被杀死。……这戳到了我的痛处。我可以把一个倒下的人记录成一串数字,然后继续按部就班的工作,毫不动摇。我不再拥有感情。我想对自己感到恶心,但我不能了。

我疲惫万分。我们也一样。我们仍在行动,但我想我们不能算活着了。Able试着让一切运转正常,从不抱怨,将整个队伍抗在了肩上,但大家有目共睹,他正在被压垮。他不再是原来的模样。Iris不再开口了,甚至如果不给她大量服药,她都不会从床上下来。她很少吃饭,很少睡觉,很少挪动步子。几天前我把她拽到了走廊里,问她是否还好,她就开始哭了。她在行动中犯了错,两周前她忘记补充自己的支援用相片,导致我们陷入了弹尽粮绝的境地。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她不让任何人接近去安慰她。

即使如此,Clef还是让情况变得更糟。他们把他层层关押起来。他们说他现在变得太不稳定了,不能让他自由行动。我一有时间就去试着和他对话,但……一半时间他看起来都在发呆。当他开始把注意力放在谈话上时……他开始恐吓我。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难听,这种事也越来越常发生,一些时候他都无法自控。他会完全失去控制并开始呕吐出秽物,或者蜷成一团,祈求缓解他的疼痛。

看见他这样也令我很难过。我还是感受得到这些东西的。

我在回来的路上和Dodridge主任谈了一下。他说他会试着和O5们再讨论讨论,让他们听进意见把我们解散。但我不觉得这会管用,他们从不听取意见。

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支特遣队的死亡率是基金会里最高的。是我们与混沌分裂者的战斗令人印象深刻吗?使他们拍拍脑袋就把我们丢出来,去处理无论巨细的事情吗?

说到底我什么要去关心这些事?我需要的不是一个答案。他们之前从来不给答案,现在又怎么会变。

我要去睡一觉。希望有谁在这些事情都结束后再来叫醒我。

2003.6.22

Iris昨晚上自杀了。她用藏起来的剃须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就躲在死角里,在监管员的眼皮子底下干了这件事。

我感到很空虚。不是悲伤,不是愤怒,只是空虚和麻木。

不论她在哪里,大概都比这儿要好。

2003.6.23

他行动了。Jason行动了。O5们终于有了理由。

多数赞成之下,潘多拉之盒被解散了。他们说,因为“无法接受的损失”。

这还是很难令我高兴,但我想我应该是高兴的。只有一点点。

Iris的葬礼在今天举行。不会太隆重,只是一个告别仪式。大概只有我和Able还有牧师在场。Clef不会来了。他有别的事。

2003.7.6

看样子他们开始用母亲的残骸去制造实验体了,而且已经进行了好几年,而我刚刚才决定去把这件事弄明白。

我说,管他们呢。如果他们想和死去的女神身上掉下来的肉块性交的话,没关系,去吧。我真的不关心。

2003.8.15

今天和Jack Bright博士擦肩而过令我感到不愉快。我已经躲了他一段时间了,但我的运气迟早会用完的。

我很久都没有感到过真正的愤怒了……这感觉真好。

这个人完全疯了,但为什么他还要挡我的路?他从没做过任何有用的事,像个毛刚长齐的小男孩,每天都制造麻烦,而且O5们还明令否决处理他。他们还明令否决削减他的权限。他就这么让他无法无天下去,无法撼动。

干脆地清除他的记忆,把他关起来灌上水泥再埋掉,这就处理掉他了。我很愿意去踢他的脑袋,但他会回来的。他总是能回来。

不,死太便宜他了。他想死。哦,真遗憾你是不死的,呜huo呜gai,让我给你唱首悲伤的歌,你再滚去舔一根又大又肥的马屌吧。你看不见Able或我在做这无趣的意淫,编排充满恶意的日程表。我已经暗示你我不感兴趣了,我会踢爆你的卵蛋,让你菊花爆出翔来。

唉……

我向人事部提出申诉了。他们说他们会注意的。

2003.8.17

那该死的表上又添了一句“会注意的”。

2003.9.1

今天我能和Clef交谈了,他也没走神。没有怪喊怪叫之类的,我们只是在谈话。就像以前一样。

我不敢相信自己变得有多刻薄。听了一些我以前的录音,我知道我有理由变成那样,但……我不明白。就是这个地方,他们接近你,把你药倒变得一团糟,这里肮脏,冷酷,恶毒,你还得蹒跚穿过条条深沟。如果它们填满了你,成为你眼中的一切,你要去憎恨,去愤怒,感受空虚的痛苦,让你甚至意识不到这一点,你就能退回一步,去稍作思考。

不只是我。是所有人,所有特工,所有研究员,所有人。我们都会发疯的。

要为刚才所看的页面评分,请点击这里: 幕间剧2:Great Mare的来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