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一号

“所以,呃……这整个有关Hartle异常的事情看起来愈演愈烈了。你认为他们会派我们去吗?”

“Hartle是科学方面的事,不是异常现象,”Bullfrog一边小心翼翼的把电池换到一块3英寸的超薄液晶显示屏上,一边说,“我们不做科学研究。”

“‘科学’可以在一瞬间变成‘异常’,” Fartboy指出。他把他的杂志翻到了下一页。“正常与异常之间的界限本来就是模糊的,而且现在它看起来就快要颠倒了。”

“很好,那么,当他们把我们派去的时候,你可以说“我告诉过你了。”在那之前,给我专注于眼前的任务。” Bullfrog轻弹打开了小屏幕一侧的开关,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关掉显示器,把它放进了背包里。

“遵命,长官,队长,干他妈永远忠诚,不是行动就是死亡,奋勇杀敌,勇敢者胜队长1。” Fartboy低声抱怨着,翻向了下一页。

“抬头,”Kitten说,“幽灵和星星来了。”

Bullfrog瞥了一眼军营的门,“我没有看到……”

两下尖锐的敲门声,紧接着门开了,沙漠中的热气涌了进来。两个男人走进了房间。其中的一个是个身材矮小,样貌丑陋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男人,他脸上挂着柴郡猫样的微笑,穿着昂贵但破旧的黑西装。另一个人身材高大,胸肌发达,举止十分有军人的风度,以至于他的屁股上可能插着战功纪念绸带和一颗银星。

“你们他妈的不敬礼吗?”那个军人咆哮道。

“实际上,不,将军,”那个穿西装的笑脸男说,“从技术上讲,我们是一个民间组织,归属于……”

“平民。老天,别让我想起来。一群该死的绵羊,精于算计的小气鬼,还有那些又懒又肥的混蛋。你不打算介绍一下我吗?”

“我正准备这么做,”那个笑脸男说,“火花塞队,认识一下Bowe将军。Bowe将军,火花塞队是我们的顶级渗透和评估团队之一。当然,他们的真名是保密的,不过你可以叫他们Bullfrog、Kitten和Fartboy。”

Bowe将军皱起眉头望向那个淡茶色头发的年轻人,他把脚翘在桌子上,翻着一期《时代》周刊。“Fartboy?什么他妈的士兵的名字会是Fartboy2?”

“这不是我选的,将军。他们,呃……在我第一次没能通过侦察狙击手学校的跟踪课程之后,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 Fartboy羞怯地承认,“我得辩解一下,他们前一天在食堂里提供红豆和米饭。”

“真的,那他妈的太棒了,” Bowe将军讽刺的嘟囔着。“然后?告诉他们那个消息吧。”

那个笑脸男没有改变他那固定的,阴郁的笑容。“任务取消,”他简短地说。“消息是从上面传下来的。我们不用再评估目标了,直接采取攻击。”

“干,” Bullfrog咆哮道。“这正是我们需要的。对安全建筑的一场盲目的袭击。太他妈的棒了。”

“不,你们算是很幸运的了。你们不用去攻击,你们只需要掩护。攻击与周边安保由潘多拉之盒负责。”

房间里明显的安静了下来。

“长官?” Bullfrog缓慢而小心地说。“我们可以谈谈吗?”

“当然,Bull。将军,我可以跟我的团队单独谈谈吗?”

“长官,男孩们,你们慢慢聊。”

“潘多拉之盒被启动了?”当将军一离开房间,Bullfrog就立马问道。

“这将是他们的第一个任务,”笑脸男说道。“根据我从高层听来的消息,Bowe将军正受到预算上的压力,这在当前的经济情况下并不奇怪。他要求了这一个,他们就给了他。”

“那么,他们又要给我们什么作为践踏我们领土的补偿呢?”

“你用不着担心那部分,Bull。让恐怖女士和她的十二个邪恶的仆从去担心吧。”

“我……我有点担心。” Fartboy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手。“这不是我们的专场领域,长官。袭击一栋建筑是机动队的工作,不是我们评估队的。我们并没有足够的装备来对付这个。”

“我知道。Bowe将军慷慨地表示愿意借给我们他军械库的一些装备。”

“Kitten,怎样?” Bullfrog问道。

“我们需要制服来和其他人保持一致。还有防弹衣,我们的武器都有带,但是我们还需要些弹药。” Kitten简短地说。

“你没有带弹药?”

“我带了一些弹药,但这本来应该是一次秘密评估行动。如果我们需要开枪射击,事情就将会变得一塌糊涂,所以我把我们的负重花在了别的东西上,像COLLICULUS。”Kitten皱起了眉头。“该死的。我得教周边安保队设置节点。他们中有人受过COLLIC使用的训练吗?”

“据我所知,没有。”笑脸男说。

“那么,我可以帮他们预先校准发射器,” Kitten说道,“那样的话,他们就可以直接打开,然后把它们甩到目标建筑的外墙上。那场面不会怎么有趣,但应该没问题。”

“只是出于好奇,你打算怎么伪装节点呢?” Fartboy问道。

“我不用。研发部门给了我这个小型钻孔机器人。我准备从下水系统里挖地道过去。”

“哦,漂亮。”

“还有什么问题吗?”那个笑脸男问道

“我想要一份有关袭击计划和我们在之中承担的职责的完整简报。” Bullfrog说。

“袭击计划的话,你们必须向Bowe将军或者他的下属要。至于你们的职责……和往常一样。潜入,观察,评估和报告。这是Bowe将军的主场,不是我们的。如果一切顺利,你们就只需要看着任务进行,然后向我们做细节的汇报。”

“然后如果事情不顺呢?” Bullfrog问道。

“如果不顺?读读你们的指南手册,然后选你认为最好的事去做吧。祝你们好运,队员。”

“这糟透了。”当微笑男一离开房间,Fartboy就深深的叹了口气。

“对,我知道,” Bullfrog说,“好吧。Kitten?是时候打开行李了。”

“在做了。我们都需要些什么?”

“你和我拿5.56和9毫米口径的,Fartboy?”

“7.62和0.45。” Fartboy说。

“了解。” Kitten迅速地转身离开了房间。她做事总是尽可能的迅速。

“你知道吗,” Fartboy说,“Bowe将军显然没学过神话。”他打开了一个破旧的步枪盒,拿出了一支高度定制的狙击步枪。

“潘多拉之盒那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盒子里难道不是装着希望吗?” Bullfrog打开自己的武器箱,拿出一把M-4,先查看了一下弹匣中是否还有子弹。

“对,希望。还有一大堆的痛苦,不幸和苦难。” Fartboy皱着眉头,用一块软布擦去了步枪瞄准镜上的一点灰尘。“我不清楚。也许我只是认为他是个混蛋。”

“不,你才是对的。Bowe将军在自欺欺人,他已经脱离了现实了。你听到他走出去之前说的那句话了吗?他叫我们‘男孩们’,包括Kitten。”

“如果他要辩解的话,这确实是个挺容易犯的错误。”

“或许吧,又或许这是思维僵化的一种表现。在没有核实事实之前就进行假定。” Bullfrog说。

“我们完蛋了,对吗?”

“对,很可能。”


“总有一天,” Fartboy叹了口气,“有人会发明出可以让我穿着挠痒痒的防弹衣,然后我他妈的就嫁给他,或者她,或者它。”他瞟了Kitten一眼,Kitten正在以一种令人感到不安的速度做着数量多到荒唐的引体向上。“那样真的明智吗?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把自己累坏了怎么办?”

“紧张。我需要消耗些能量。” Kitten从引体向上的杆上跳下来,又开始做起了俯卧撑,“我可以在路上休息。”

“随你便。Bull,怎么样?”

“嗯哼。Kitten,听好我们的命令。他们希望我们留在直升机上,在空中提供狙击支援。既然他们希望平民对他们的干扰越小越好,我们就应该在飞机上坐着,看着这一切都过去。” Bullfrog讥讽地说道。“还有,支票已经寄出,空中支援也已经在路上了,我只需要付个小费。”

“天佑美国。哈,被我发现了3。来啊,他妈的放马过来。” Fartboy嘟囔着。

“没错。Fartboy,你都准备好了吗?Kitten?你准备好要出发了,还是说你还想再去跑个马拉松?”

“好了,长官。出发。” Kitten做完了最后一个俯卧撑,拍手掸去手上的灰尘,然后拿起背包和装备箱。

“是的,让我们把这事解决掉吧。” Fartboy说着,拿起他自己的背包和步枪。

他们穿过停机坪朝直升机走去。这时,Kitten停了下来,转向一群围着黑鹰直升机的人。“高,黑,十分危险,三点钟方向。”

在沙漠的高温中,男人不穿衣服四处走动是很平常的事。但不同寻常的是,那男人的身体上到处都是锯齿状的红色纹身。他的脖子上铐着一个沉重的项圈,钢制的镣铐束缚着他的双手。十几个人全副武装,拿着突击步枪,一直把武器对准着他。

那个高个子的男人停顿了一下,然后向着他们转过身来。当他们视线交汇的时候,Fartboy感到一股寒意从内脏之中蔓延开来。这是鲨鱼的眼睛,他想。杀手的眼睛。在他们之中只有死亡和战争。

接着,有人用步枪的枪口捅了捅那个男人,他们保持着这个奇怪的姿势穿过停机坪,然后进入了直升机。

“就是那个人?”Kitten问道。

“对,”Bullfrog说,“对象亚伯,又名混蛋一号。你看过那个视频吗?”

“看过,”Kitten说,“印象深刻。”

“令人印象深刻,见鬼,他妈的吓死我了。我们应该把那家伙轰走,而不是把他武器化。”

“我们已经试过了,九次。而他只是不断的重新出现。”Bullfrog指出。

“真是太他妈的棒了。他肯定个好人。”

“我们也是。游戏开始,队员们。”


“经过各方面的考虑,情况并不会那么糟!”Bullfrog的叫声盖过了直升机旋翼的声音。

Fartboy点点头。他俯卧在直升机舱地板上的一块填充泡沫垫上,通过他的瞄准镜扫视着周围的城市。除了几个像是在商场里闲逛的人小心翼翼地看着从直升机里降落在大楼上的人,一切都很十分安静平和。没有人挥舞着枪或是煽动人群进行暴力活动。老实说他并不惊讶。这里不是Baghdad4或者Kabul5,在这里,人们很少看到拿着枪的人四处走动。他们还没有学会把士兵跟暴力和混乱联系起来。

“CLOLLIC准备完毕,”Kitten对着耳麦说。她在平板电脑上点击了一个按钮,然后花了几秒钟看着进度条被填满。当屏幕再次清晰起来的时候,目标建筑和周围城区的图像出现了。建筑物本身看起来是幽灵般的白色和半透明的,里面那些无生命的物体也是如此。人看起来像是黑色的轮廓,周围环绕着五彩的火焰。

只有一个例外:领头的直升机中,有一个特别高大的消瘦身影,他从20英尺高的地方跳到了目标建筑的屋顶上,不屑于使用绳索。那个人的气场是深紫色的,深的发黑。它挥动手腕,一对残忍的钩状刀刃出现在它的手上,上面还燃着黑色的火焰。

“嗯……,”Kitten说道,“十分有趣。”

“什么?”

“那些剑。我们一直怀疑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是有生命的。这证实了这一点。”

在屋顶上,突击队的其他队员也已经到达,在屋顶上奔跑着。其中两个人拿着巨大的,盘子状的破门武器。混蛋一号将他们一把挥开,他简单利落的用剑将门的铰链砍断,然后一脚踢了上去。

接下来的几分钟就像一首屠杀的交响曲。惊慌失措的人们被直升机和枪声惊醒,他们从床上跳起来开枪,然后被无情的砍倒。生命的气场在痛苦和恐惧之中闪耀,随后很快便熄灭了。一个非常勇敢的敌人试图带着刀越过突击队的队员,最终却分成三段掉下了三楼的窗户。

“目标的嫌疑是什么来着,Bull?”Fartboy问道。

“他的嫌疑是‘白型(Type White)’的不死。他应该有五百岁了。没有其他异常特征。如果不是因为政治原因,我想根本没人会该死的在乎。”

“哦,这样的话,这一切都看起来做的太过了。”Fartboy沉思着说。在下面,一个拿着突击步枪的吓坏了的少年被一把巨大的弯刀切成了两半。

“有点吧。”Kitten平和地说。

潘多拉一号,报告所有单位。目标已被控制,重复一遍,目标已被控制。”在Kitten的屏幕上,六个人围在第七个人的周围,第七个人双手放在头上,蹲在地上。

如果一切都会出问题的话,Bullfrog想,那么现在就是时候了。

一个带着黑色气场的人走进房间,把地上的人砍成了碎片,然后有条不紊地迅速砍倒了另外六个人。

我就是讨厌一切顺利。


该死的!混蛋一号失控!混蛋一号——”地上的那个受伤士兵的声音在一阵痛苦的尖叫和一阵鲜血喷出的声音中戛然而止。

按开关!快按开关!

“那个黑影抓住自己的喉咙。几秒之后,灰尘和玻璃的碎片从底部两层的所有窗户中喷出。

过了一会,混蛋一号从大楼中走了出来。他的左臂在肩部以下残缺不全。他左侧的身体血淋淋的,几乎被撕成了碎片。有的部位仍在冒着烟。但他的右手仍然握着一把漆黑的剑。

在那之后,事情就开始失控了。

束缚已脱出!重复一遍,束缚已被脱出!

他已经出了建筑!他已经出了建筑!

我们需要一架救护直升机,现在马上!

“别把这架飞机开下去!”Bullfrog大叫着回应那最后一声惊慌失措地叫喊。

“去你妈的!下面那都是我的人!”飞行员喊了回去。

在下面,第一架试图疏散伤员的直升机被一柄投掷上去的剑劈成了两半。飞行员停止了争论,把直升机升回了原来的高度。

“把你的通讯设备给我,”Bullfrog冷冷地说。他插上耳机,切换到没有在通讯指令中出现过的频率。


当Bullfrog呼叫安全频道的时候,那位笑脸男并不惊讶。失望,也许有点。但他绝不惊讶。

“看到这些了,长官?”

“是的,”那个笑脸男说。“至少,Bowe将军现在相当的慌张。他们正准备发动空袭。你的评估?”

接着是一段短暂的停顿,也许是为了让Bullfrog大喊的脏话不出现在官方的记录里。“长官,等飞机从他们的头顶飞过的时候,亚伯就已经在市区里了。要把他赶出来的话,我们就需要进行全面轰炸。如果美国人轰炸了这座城市,事情将会变得非常不妙。不妙指的是的是国际间稳定关系的不妙,不是在说Ban-Ki6会发怒。”

“那么你们能搞定吗?”

一段更长的停顿。“能,长官。给我们下命令,然后我们就能搞定。”

“这就是命令,行动。”

那个笑脸男站起来清了清嗓子:“先生们!”他在混乱的喧哗声之中喊道,“这件事现在由我接手。根据《联合国宪章》第45条、联合国安理会与美利坚合众国政府之间的特别协定,以及《全球超自然联盟宪章》,这一行动现在是GOC……”


Kitten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下她的防弹衣。依她所见,这对于混蛋一号的黑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而且她也无法承担多余的负重。她也把大部分的弹药留下了:如果她的计划成功,一个弹夹就已经足够了。如果计划失败,再多一个弹夹也不会起什么作用。

尽管如此,她还是带上了刀。

当直升飞机下降到10英尺的时候,她跳了下去,在地上翻滚了几圈。Bullfrog把来复枪扔给了她,她转身就跑向了目标建筑的庭院。

她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她并不常做这种工作,但每当她做的时候,她都会感受到无比的兴奋。

她一看到混蛋一号就立马开始开枪:她不在乎是否打中了,她只是需要引起他的注意。她一边快速奔跑着,一边将步枪换成了手枪,然后同样把子弹全部打空。然后她把空的手枪扔向他——他抓住了手枪,又把它扔回给她——她躲开了,然后以冲刺的方式跑完了最后的10米。

她所有的体力,所有她一直压抑着,在她冷漠的面孔与钢铁般的自制力之后隐藏着的情绪,全都如手榴弹般的爆炸了。


“Kitten,”Bullfrog时常思索,这对于一个身高6尺、肌肉发达的亚马逊人来说实在不是个合适的代号。“猎豹”,也许吧。“老虎”,也还行。但是“小猫”?它带有一种性别歧视和根深蒂固的男权思想的味道,那种把女性的形象固定在幼稚和可爱的观点。又或者这里面还带着些讽刺的意味。他总有一天要亲口问问她。

同时,他也十分讨厌自己总会在极度紧张的时刻开始担心那些最为愚蠢的事。

飞行员在附近一栋建筑的屋顶上把他们放了下来。Bullfrog第一个跳出去,抱着泡沫垫和Kitten的平板电脑。Fartboy紧随其后,像个婴儿一样把他的来复枪抱在胸前。他跑到屋顶的边缘,迅速摆好射击的姿势,然后开始透过瞄准镜观察。

然后他立马皱起了眉头。“该死,他们移动的太快了。”

“你能开的了枪吗?”

“呃……不行。我甚至不能把他们固定在我的视野之内。抱歉,Bull。”

应该让Kitten减速吗?不,依他所见,她现在光是要防止自己被他剖开就已经用尽全力了。她甚至没有花费一个呼吸来回答的精力,现在去分散她的注意力是致命的。她也正在变得疲倦。无论她有多么的迅速与强大,她都仍是个人类,而混蛋一号简直就是神:即使他被炸得半死,她仍不是他的对手。

这意味着他可能必须要去帮忙了,干。

“好吧,我要去了,”Bullfrog叹了口气,“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你一找到机会就开枪。”

“不用多提。祝你好运,Bull。”

“他妈的。”Bullfrog一脚踢开了门,开始跑下楼梯,咕哝着向惊恐的蜷缩在里面的平民道歉。如果他真的要去那里,他想,他需要一把更大的枪。


Kitten快要死了。

这不是她的错。混蛋一号只是单纯的比她更快,更强,也更加的优秀。他不会疲倦,但她会。他感觉不到疼痛,但她可以。

她已经比从前她见过的和他战斗的人多坚持了两分钟了,这使她多少得到了一些安慰。至少,这也算些成果吧。

这一切很快就会发生。她会露出破绽,然后她就会死。情况糟透了,但她也无能为力。

她往后退时,那一步踏的稍远了一点。然后她失去了平衡。

他要来杀掉她了。

但是他却突然停了下来,班用自动式武器7的子弹倾泻在他和她之间。

“嘿,混蛋!”Bullfrog喊道,“你妈给山羊口交!”

他用机枪扫射了一会,却只看见混蛋一号用他的剑把子弹打了出去。这情景使Kitten回忆起了一些东西,她朝他扔了一把刀。

混蛋一号立即在空中抓住了它。

这个动作占去了他唯一的一只能用的手,所以他无法再制造另一把新剑了。

这让Bullfrog的下一发子弹废掉了他的腿。

紧跟着的是Fartboy的十发快速狙击,亚伯的头像哈密瓜一样爆开。

保险起见,Kitten花了些时间用煤渣砖块把他的脊髓彻底捣碎。

这一切完成之后,她才真正松了口气。


这是一个非常棒的小屋,一个非常漂亮的湖,笑脸男不得不承认。这是个远离繁世一周的好地方……或者说是个自我放逐,躲避公众的指责羞辱的好地方。

便服根本不适合Bowe将军。他那又大又宽的胸肌少了绶带和奖章的点缀,显得既空虚又悲伤。他身旁的那一大杯冰伏特加补完了这幅悲剧的画面。

“我刚刚得到国防部长的消息,”他说,“潘多拉之盒计划结束了。他们取消了我们的预算,清算了我们的资产。”他讽刺的举起酒杯敬礼。“干。”

清算资产。对于大规模处决来说,这真是个完美又干净的术语。Palmdale基地将会成为屠杀场。想到那副画面,笑脸男在心中打了个冷颤。“不过对于你的某些资产来说,要处理掉应该是挺困难的吧,”他指出,“比如说亚伯。”

“他们要挖一个巨大的矿井,把那个箱子放在一万吨水泥底下。真他妈的浪费。”Bowe将军嘟囔道。

“也许这才是最好的选择。”笑脸男说。“有些东西,我们根本无法控制或是摧毁……而且我们也不从事收容这些东西的工作。”

“嗯。”Bowe将军喝了一大口伏特加,然后开始凝望着夕阳。“说到这个,前几天我在回看那天行动的录像。”

“哦?”笑脸男问道。

“对。那个可怕的大婊子?她最后一次冲刺的速度测量出来有每小时80公里。虽然只有几秒钟,但速度几乎是该死的Usain Bolt8的两倍。”

“啊。”笑脸男说。

“然后那个有个蠢名字的金发小孩?他在300码之外把M-14的所有子弹精准的打进了那个男人的脑袋里。用了大约两秒。”

“嗯……”笑脸男说。

“介意解释一下吗?”

那个笑脸男盯着夕阳看了很久。当太阳终于消失在群山之后,只剩下灰色的暮色时,他终于开口了。“现今的武器研究倾向于关注奇特性。政治家和将军们想要巨大的,浮夸的,令人兴奋的进步和发展。航空母舰,战斗机,坦克,一个带着魔法剑的永生武士。但如果你要问一个士兵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答案往往要更加的普通。一支永远不会卡弹的更好的步枪。一个不会断掉的通讯系统。一条不会撕裂的裤子。”

“一个弹无虚发的狙击手?”

“呃……”

“我觉得他们就是你的团队本应该杀掉的那种人。”

“对,我们的工作确实是保护人类免受异常现象的侵害。但正常和异常的界限通常都是……模糊的。”笑脸男看了看他的表,然后站了起来。“对不起,我还要去和NASA会面。看起来发生了些关于Hartle异常的奇怪现象。再见,祝你能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将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