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ven的提案
评分: +40+x
%E6%9B%BE%E4%BE%AF%E4%B9%99.PNG

战国时期██████墓内漆画,被认为是对SCP-CN-001的描绘

项目编号:SCP-CN-001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SCP-CN-001的完整书面记录当前被保存在Site-CN-01的主档案库内,每月应按照标准文书程序进行检查、保养。此外,基金会中国分部应随时存有15份电子或书面记录副本,保密等级与原始文件相等。各历史版本也应在档案库内进行存档备份。

以中国传统历法计算的每年最后一天,特殊执行小组Alpha-205(“方相氏”)将抵达Site-CN-01,一片专门准备出的场地将被用于198-Gamma(“夏官”)程序的执行。一组武装保卫人员应在附近待命,直到确认程序完成。

描述:SCP-CN-001是一组复杂的仪式,对时间、用具、参与人员有极高的要求。在正常情况下,完成SCP-CN-001内容一次需要至少███名受训练的人员,耗时█时██分以上。具体信息见文件CN-001-A。

SCP-CN-001的历史可以上溯至3███年前的一枚龟甲,这是目前最早有关SCP-CN-001的记录,推测其成型时间还要更早。详细的书面记录出现于成书于公元前1███左右(中国西周早期)的《████》,先秦时期的考古成果中亦发现了对SCP-CN-001的描绘。

SCP-CN-001程序严密,内容繁复,风格沉郁磅礴。在被编入基金会编号系统前,中国地区对SCP-CN-001的称呼多为“傩礼”“大傩”等。可以确认的是,SCP-CN-001脱胎于上古时期的祭祀文化,在发展过程中加入了“迎神”“驱鬼”等戏剧要素(此类仪式后来确实演变为了中国戏剧的雏形),在演出过程中着重表现人与恶鬼等“超常”事物的戏剧性对抗。历代有关SCP-CN-001的文字记录也明确指出了这一点,例如,《██████》载,“先腊一日,大傩,谓之逐疫”。显然,这可以说明古代中原地区的人类对于SCP-CN-001的异常形质已经具备初步的认识。

根据历史记录,SCP-CN-001对中国及其周边地区的休谟指数(即现实扭曲指数)具有显著的降低作用。简而言之,实施SCP-CN-001可以极大地降低影响范围内异常事物、事件的出现频率。在基金会介入中国地区前,SCP-CN-001已经被本地区的统治者运用长达近3000年。为了更好地行使SCP-CN-001的功能,基金会中国分部于19██年制定了标准程序198-Gamma(“夏官”)。

鉴于这一性质对基金会的作用极其重要,严禁一切有关中断、延迟SCP-CN-001的实验。任何试图干扰程序进行、修改SCP-CN-001内容者将面临最高等级的处罚。

SCP-CN-001的归档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