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达到我的目标了
评分: +18+x

正在进行信息读取……

读取完成,关闭冗余进程中……

您好,欢迎查看文件R-60937,文件框架下有5个附录文档。请选择您要查看的文档。

确认5个文档。将按照默认时间顺序从后往前展示,按任意键继续。

附录文档5:

主管?

主管你看的见吗?

我是真的第一次使用如此强大的功能,因此我不知道这段话会显示在你思维的哪个角落,甚至不知道它会不会出现。但是如果你看见了这段对话,那么请你注意。

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达到我的目标了。

请不要激动,这样对身体不好。您现在只是在一场无伤大雅的车祸中晕了过去,博士们正在用这种手段将你唤醒。对,就是向你的脑海里发送讯息,你知道到的。只不过我加了这一段话而已。

当然,我不可能只加上这一段话,我还从您的脑海里提取了一些东西,像是密码啊之类的。不然我怎么达到我的目的呢?

您也许会想,我不可能一个人做完这些事。但我打算一个人把这破差事的后果扛下来呀。您醒来之后直接来找我吧,别找其他人麻烦,浪费时间。现在我也不嫌事大,老实说,那场车祸也是我弄出来的呢。

毕竟我们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搞到这一步,是吧。反正我是没有想到。

那就祝你早日康复咯,拜拜!

备注:该文档从R2型1379号人脑意识探测仪的缓存中取得,记录了该仪器第58次使用中出现的非正常语句。经主管███证实其准确性。该仪器同时进行了一次常规操作外的全脑搜索。

附录文档4:

主管,请不要责怪您家的保姆。如果您去问她,您会知道今天“您”给她放了一天假。也请您体谅一下我,我也是迫于无奈,才把这段话用油漆写在你家的墙上。前两个月我写在叶子上的话,以及其他人发的邮件,您应该都看到了吧。您为何对我的要求置之不理?

您可能马上就处分我。但是说真的,数据库就在那,只要通过终端,我的事情你动动手指就可以解决。我实在想不通,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理睬我,这样做的意义究竟何在。反正数据库就在那,我达不到我的目标,誓不罢休!如果你把我抓了,总会有后继者的,您对现实情况有多严重不是没有概念。

PS:油漆是临时找来的,只找到了红色,希望不会吓着您XD。

备注:此段文字抄录于主管███私人住宅的墙上。该住宅由主管███、主管妻子、主管孩子共三人一同居住。另有一名保姆在10:00至19:00内处于住宅中。文档出现当日主管妻子带孩子外出,主管上班外出,保姆则接到一通自称“主管”打来的电话,声称当日放假,主管███否认了这一事实。但通话记录追踪显示,通话者声音与主管完全相同。

附录文档3:

主管您好,

请不要诧异为什么这段文字会写在叶子上。我利用这几个月观察了一下,您在食堂用餐后最喜欢到这个窗户边看风景,所以窗户边的盆栽里种的大叶子上如此显眼的字,您总有一天会注意到的。我们现在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吸引一下您的注意力,向您强调一下。请您相信我并不是在监视您。

上一次除了我以外应该有其他人给您发信息吧。对于受影响的人数的估计,我可能有严重的错误。收到波及的人应该远远不止我们这一点人。主管啊,您愿意解释一下吗?反正我前两次发的信息您都没有回复,其他人那也没有听到什么消息,要是您忘了,那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还是说,基金会高层是有意制造出现在的情况的?

世界在正常的运转,一切如常。但我们的情况也是拖了一天又一天。对,我们权限不足,我们等级不够,但我们也应该收到我们应有的对待啊!如果事情继续发展下去且无人作出解释的话,我个人不保证不会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我不达到目的是不罢休的,当然,也许你到时候就会逮捕我。我可以发誓我对基金会绝对忠诚,但如果你逮捕我,我可能会认为这从某个方面印证了我的猜测。

既然站点的资金、项目、人员、文件、资源等等都可以从您的个人终端中查看,并且您有调配权。查一查总数据库吧,我依旧希望所有的这一切只是这一台庞大机器出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差错。

特工噬菌体

备注:该文段抄录于Site-CN-██食堂2楼的东北窗户旁的盆栽植物叶片上。文字以亮红色特殊墨水书写于叶片上。

附录文档2:

主管您好,

还是我,噬菌体特工。我在上个月给您写过一次信,您还有印象吗?虽然说这并不是高优先度处理的事情,但事件的情况在这个月依然没有任何改变。请您多关注这件事好吗?现在已经确定了,绝大多数的机动特遣队,和一部分安保人员都收到了影响。我的队友告诉我说存在一个数据库,你们主管们可以自由的查阅。我相信在那里可以找到问题的根源,并且有极为简单的办法解决目前的问题。您现在可能正在全身心投入什么拯救人类的计划,但是请您抽空解决问题,或者目前至少回复我们一下,好吗? 感谢您的关注。

特工噬菌体

备注:此文段回收于主管███的电子邮箱内。

附录文档1:

主管你好,

我叫噬菌体,是一名特遣队成员。我从来都没能有幸和您见一下面,这次写信给您也是十分的冒昧,希望没有麻烦到您。是这样的,我希望您可以抽出一点宝贵的时间,重新规划一下特遣队的相关资源安排表。目前该安排表似乎存在问题,而该问题直接影响到了中国分部的大多数机动特遣队。

问题可能不算严重,但对于我们来说是影响深远啊。详细情况就是特遣队成员的除去个人所得税后可自由支配劳动所得存在流动与支取方面的问题。

简单点说,也就是,我们的工资发放有些不到位。

我们现在的日子过的很苦恼啊,前些日子我们队去Area-CN-42执行任务,而在那里驻留时那里的站点AI都在可怜我们:“哎,喝完酸奶记得舔瓶盖。”便说着还边从自动售货机里突出酸奶来给我们。我知道AI是出于好意,但这不是在打发叫花子是什么!不过那些酸奶真的好喝,我们已经有大半年没有钱去买零食了。

希望您落实一下,谢谢!

特工噬菌体

备注:该文段书写于一标准信纸上,装在信封中,通过站内书信系统寄到主管███处


“达到你的目标了?”主管走进房间,面带微笑的坐在我的对面。

我双手止不住的乱动着,腿也在抖着,试图缓解我内心的不安。这份不安不是来自于压抑的审讯室,不是来自对面这个男人的微笑,也不是来自于我被基金会的自己人所关押——通常这是非常可怕的事。

我不安,是因为我没有被就地处决,没有被记忆消除,甚至,没有被带上手铐。即便我知道原因。

而这原因,更令我不安。

“所以,我们现在就是商谈详细计划。你有在听吗?”主管仍旧是一脸微笑的望着我。

此时我的头脑里一片空白,背上冷汗直流,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但我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好,接下来,仔细听好我说的每一个字……”


16分钟前
……
“请输入安保密码。”
“我庄严宣誓我不怀好意。”
“身份确定,正在打开数据库……”

我的手指不住的颤抖,而内心则在不断的催促。自己随时可能被逮捕或者就地处决。时间所剩不多了,一定要快!

“数据库已打开。”

啊,谢天谢地。幸运女神眷顾了我。今日,我一人身死犹不足惜,这是为了明天更多人的幸福!

等等。

窗口上弹出的信息有些不对劲。

“科学部门,可发放工资:0”
“管理层,可发放工资:0”
“机动特遣队,可发放工资:0”
“人力资源管理部,可发放工资:0”
“外交部门,可发放工资:0”
“安保部门,可发放工资:0”
……
“中国分部,员工个人所得税后可自由支配劳动所得预算:0”

我不知道我愣了几秒钟,就仿佛自己的意识不存在了。基金会,这架久经沙场黄铜机,最终赢得了这微不足道的胜利。门外的脚步声渐渐逼近,几个月冥思苦想的目标就在眼前!但没想到,最后的拦路虎不是计谋,而是真相。工资?不存在的!

“叮~”

一个小窗口弹在桌面上:

特工噬菌体,您好。这只是一份留言,但我知道你正在操作我的终端。

你的坚韧、古灵精怪与目标让我开始注意你,尤其是你的目标。就这么想要工资?

那要是这样,现在有两个选择摆在你的面前。要么被处理,要么接受一个任务。

根据这份留言的触发条件,你应该已经看过我们的工资预算了。那就请让我先介绍一下这个任务。我们打算挑选一批人送到主站去,你就是一个候选人。你们当然可以回来,我完全保证不会让你们待在那里度过余生。但是你们回不回得来,就不关我的事了。

你们需要在那里刺探情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一次间谍行动。主站的资金动向、人脉关系、政治生态、秘密渠道,这些你们都要了解。然后,找出最合适的计划,达到最终的目的——讨薪。

这次是为了整个中国分部讨薪。因此,你们可能需要直面O5,并且对他们死缠烂打。当然,这个可能性不大,你在这之前死掉的可能性都大一些。而且你们只能以个人名义行动,不能打着中国分部的旗号,咱们可吃不起被主站惩罚的后果。不过别太害怕。想想吧,将来的某一天,那些满怀热血的年轻新人,不必再怀疑我们到底是不是慈善机构,不必再到处喊着“王八蛋主管”的同时捡酸奶喝。这,不就是美好的未来吗?这,难道不值得我们去奋斗吗?

所以,你的选择呢?

开个玩笑啦,别当真。我就是走个过场,过个形式。你没得选。

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达到我的目标了。我才不是什么想要钱又不自己去,而我的目标,就是让你这种人才去完成这项光荣的使命。我相信你完全可以胜任这次任务。

我已经派人去抓你了,跟着他们过来,我们详细的谈一下。

霎那间,四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出现在我的身后,饶有兴致的将我压在了身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